2018年4月15日星期日

紅線女

紅線女(1924年12月27日-2013年12月8日),原名鄺健廉,廣東開平人,丘於廣州西關,著名粵劇演員,人稱「女姐」,代表作《紅燭淚》、《昭君出塞》及《荔枝頌》,開創了獨樹一幟的女腔(大陸官方稱為「紅腔」)。

外祖父為鬚生聲架南,舅父為武生靚少佳,舅母為花旦何芙蓮。表妹為前《歡樂今宵》創作人胡美屏,堂伯父為同治年間創建粵劇行會「八和會館」的著名武生鄺新華。8歲隨留聲機學唱粵曲。抗日戰爭前,家住廣州西關,[4]1938年因日軍侵華而輟學,後隨母親經澳門赴香港,拜舅母何芙蓮為師,正式為職業粵劇演員,取藝名「小燕紅」。1939年春,於勝壽年劇團首次登台演出。自此升任第三花旦,於夜場扮演丫環、宮女等配角。1940年,隨何芙蓮臨時於靚少鳳的金星劇團演出,由靚少鳳為其正式改名為「紅線女」。1941年到上海演出,年底日軍占領香港,紅線女遷居於靚少鳳家,並於15歲加入馬師曾劇團。1943年於廣東肇慶演出,於中國內地首次使用「紅線女」的藝名,成為「師曾劇團」的正印花旦。其後不停到抗戰後方巡演,多演馬派劇目,如《苦鳳鶯憐》、《鬥氣姑爺》、《軟皮蛇招郡馬》等。

抗日戰爭勝利後回到香港學習京劇三年,後得何賢贊助成立「真善美劇團」[6],先後與馬師曾、薛覺先合演《蝴蝶夫人》、《清宮恨史》等劇。1946年於香港連續一個月每天不停演出粵劇戲目《我為卿狂》轟動全港,次年以《我為卿狂》為題材拍攝了她首部電影。1950年代初組建紅星粵劇團,與馬師曾領銜到廣州演出現代戲《珠江淚》。1952年演出《一代天驕》、《王昭君》,並且嘗試改編《蝴蝶夫人》和莎士比亞劇作為粵劇。

紅線女在傳統旦角的基礎上,融入京腔、崑腔及西洋美聲技法,創造出著名的粵劇唱腔「紅腔」,使粵劇旦角唱腔發展到一個嶄新的階段。



【子規啼】我今獨抱琵琶望,盡把哀音訴,歎息別故鄉,盡把哀音訴,歎息別故鄉。唉,悲歌一曲寄聲入漢邦,話短卻情長,家國最難忘悲復愴,此身入朔方,唉,悲聲低訴漢女念漢邦。 
【乙反二王】一回頭處,一心傷,身在胡邊心在漢,只有那彤雲白雪,比得我皎潔心腸。此後君等莫朝關外看,白雲浮恨影,黃土竟埋香。 
【弘反二王】莫問我呢個王嬙生死況,最是耐人憑弔,就是塞外嘅一抹斜陽。怕聽那鷟鳥悲鳴,一笛胡笳掩卻了琵琶聲浪。 
【塞外吟】一陣陣胡笳聲響,一縷縷荒煙迷惘,傷心不忍回頭望,驚心不敢向前往,馬上淒涼,馬下淒涼,煩把哀音寄我爹娘。 
【乙反中板】莫惜王嬙,莫掛王嬙。未報劬勞恩,我有未了心頭願,誰知我思故國,怨我地嘅君王。 
【反線中板】手抱琵琶,經已泣不成聲,難把哀弦震響。今日去天涯,他朝倩誰收我嘅白骨,怕難似蘇武還鄉。煩勞寄語我嘅雙親,莫垂老淚望天涯,當少把我呢個王嬙生養。 
【正線二王】寄語漢宮廷,代我拜上元皇帝,此後莫再挑民女,誤了蠶桑,應從愛惜黎民,故念民生著想。 
【二流】回首江山徒惜別,夢魂難望到家鄉。待王嬙跪塵埃,拜別爹娘教養,拜別了漢家姐妹,拜別了護送官韓昌。忽聽得一陣陣胡笳,不由人心弦震盪。 
【二流滾花】王昭君心忙意亂,前路茫茫。






(小曲) (引子) 身飄搖﹐似風飄﹐珠淚搖﹐似江潮﹐悲悲悄悄,魄散魂搖﹐銅琶舊調呀﹐一筆勾銷﹐唉 我慘問情天呀﹐我是否生來苦命招﹐人似鮮花萎了﹐一似勵鬼飄零﹐對住寒山慘叫。 (反線中板) 嘆此一代天嬌﹐變作一地嘅殘紅﹐幸福已隨風﹐消逝了。 呢朵晉宮花﹐竟種在秦宮地﹐惹出一段恨海情潮。 當日一頁銅琶歌﹐今日都變了斷腸詞﹐試問有誰知曉。 哀 哀 哀﹐個一幕亂倫慘劇﹐落在呢個苦命嬌嬈。 悲莫悲﹐骨肉相殘﹐遍野嘅刀鳴﹐劍嘯。 兩王爭位﹐不應把那陰謀播弄﹐唉 迫要額裂與頭焦。 (二王) 個一頁秦仇晉恨﹐真係筆劃難描﹐呢一朵憔悴宮花﹐巳是皆非啼笑﹐一個是我親胞兄﹐我偏把情哥叫﹐一個是我親胞弟﹐偏偏與我結情苗﹐正是夫不夫兮姐不姐也衹天知曉﹐唉 試問我有何顏面﹐再生在於人海狂潮。 (小曲) 唉 悲聲呼叫似鬼調﹐悲聲呼叫﹐過峽上山行橋﹐臨崖遠眺﹐野嶺峭峭﹐徒獲得一片寂寥﹐唉 心驚哥哥佢有不妙﹐心驚哥哥中計﹐中伏葬山腰﹐不死都也難療﹐金甌永缺﹐百姓沉淪葬魔潮。 (小曲) (序) (攝白) 銅琶大哥﹐你去左邊度呀你﹐你出嚟見我啦。 (唱) 唉 倘若吾兄命殞了﹐我就算雖生雖生都也是無聊﹐更哀我東晉亡國恨迢迢。 (七字清中板) 願我山河常永耀。 願哥能掌晉王朝。 何以峭寒山人影杳。都只有荒林月照嬌嬈。 (花) 哎吔 莫不是天妬英雄﹐我亞哥佢巳魂歸太廟。 倘若銅琶遭粉碎﹐我天嬌惟有追伴到奈何橋。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