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13日星期六

碧海狂僧

碧海狂僧是已故名伶何非凡的首本名曲,在上世紀六十年代風靡全港的大街小巷。

伍氏夫婦與好友葉氏指腹為婚,惜葉氏夫婦早逝,遺下一女飄紅由伍氏撫養。伍氏十五年後誕下一子小鵬,惜其出生後一直病弱,更曾於一歲時病危。伍夫人望飄紅能依約下嫁沖喜,她無奈答應與小鵬拜堂,十八年後始正式結婚。轉眼十八年過去,小鵬與芳鄰柳秋嬋兩情相悅,且一向視飄紅為姊。一日秋嬋為償父債被迫下嫁凌天雁,小鵬欲替愛人還債,飄紅不允。糾纏間秋嬋被凌府家丁搶走,小鵬追往營救卻遭伏擊重傷。為贖回秋嬋及小鵬,飄紅被迫獻身凌天雁。小鵬見飄紅一夜未歸,反對她多番奚落,飄紅悲極暈倒。鵬父責備兒子,更指出他與飄紅的夫妻關係。小鵬打算與秋嬋遠走高飛,然秋嬋得知飄紅之委屈,唯有假裝與天雁訂情圖使小鵬死心。小鵬深受刺激下欲削髮為僧,時飄紅感懷身世蹈海自盡。鵬父趕至道出前因後果,飄紅臨終前囑小鵬與秋嬋和好,小鵬追悔不已,全劇結束。


「飄紅、飄紅」這個名字給人唱足了半個世紀,「老婆愈老愈可愛」更成為討愛妻歡心的名句。可是,《碧海狂僧》光榮的背後卻是一個歷盡滄桑的故事。
1951年,何非凡在香港中央戲院演出《紅花開遍凱旋門》和《狂歌入漢關》,被說成是解放戲,是禁戲,要馬上停演。當時距劇團轉到東華戲院演出只餘一星期,班主鄧碧雲的丈夫雷老十要求陳冠卿馬上寫一齣新戲,由於陳冠卿已構思好寫《碧海狂僧》,便爽快接下任務。他在柯士甸道「溫莎酒店」寫戲,頭一晚已完成一半劇本;翌日因應何非凡的要求,撰寫主題曲;第三天把後半場的戲完成,用不到一星期,只是三天時間,一齣膾炙人口的《碧海狂僧》便面世了。
到了一九五四年,《碧海狂僧》在內地被定性為封建社會的產物,當時風行一時的粵劇雜誌《舞台與觀眾》率先刊登批判文章,劇被禁演,編劇陳冠卿也被劃成右派,停職停筆。三十五年後,至八十年代中,陳冠卿重新修改《碧海狂僧》再度演出。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