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5日星期四

金髮碧眼的紅衛兵


中國人在巴黎 Les Chinois à Paris
是一部法國導演尚•揚安(JeanYann)的喜劇電影,
拍於1973年。描述中國大軍入侵西歐,法國總統出逃美國,
法國在中國解放軍統治下光怪陸離情況。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QJMTeCkiyc
這場紅色娘子軍全用西方古典音樂作配樂

1968年,中國文化大革命時期,很多法國青年崇拜紅衛兵的造反行為,紛紛模仿紅衛兵的衣着、口號、甚至是其行為。
越戰爆發,一群反對美國出兵越南的法國大學生向美國企業放炸彈,多人被捕。學生進行示威、罷課,運動漫延全國,。法國政府派員鎮壓活動,卻使學生運動一發不可收拾,史稱「五月風暴」,
法國總統戴高樂最終受影響下台。文化大革命深深影響法國青年,因而出現很多自稱毛澤東主義的追隨者。
《中國人在巴黎》正是在這氣氛下拍攝,片中有大量對法國人的調侃和反思,以搞笑方式道盡法國人在中國統治下的情況,反映五月風暴中的法國。其導演尚•揚安,他為法國著名左派人士,在劇中亦出演一角。

-----------------------------------
故事概述
中國派了六億解放軍解放歐洲,歐洲各國領袖聞風先逃,英女王也逃到香港去。法國總統發佈演說後,迫不及待與眾政府官員擠上飛機,逃亡美國。法國人民有的視若無睹,有的紛紛出逃,但逃亡人潮竟在公路上自相殘殺。解放大軍途經公路,向滿地屍體拋下鮮紅紙花,像是對法國人民自相殘殺表示無言的嘲諷。
法國軍方認為只要發射核彈,就可擊退解放軍,偏偏導彈發射鑰匙不知放在哪裡,東找西找,解放軍已來了。眾法國軍官舉手投降,解放軍查查手上的記事本,提起抽櫃,原來鑰匙就藏在抽櫃底中]。
法國人民在睡夢醒來(或一場性愛)之後,放眼窗外,滿街盡是解放軍壯麗軍容,一隊解放軍步操經過性玩具商店,有生意頭腦的老闆立刻張貼告示:「七折優待英勇的中國軍人」。
解放軍在愛麗舍宮扎營,法國議會、軍方和教會代表前來向解放軍將領表示合作和效忠中國政府。解放軍將軍表示愛麗舍宮不合適作扎營之用,於是法國代表帶將領參觀巴黎市內,將領對凡爾賽宮、巴黎聖母院、先賢祠等地方通通不滿意,終選定老佛爺百貨公司作行政大樓之用]。
電視台也要受解放軍的監督,各地掛滿了卡爾•馬克思、列寧畫像,和「中法合作萬歲」等等的標語。解放軍清空了老佛爺百貨公司,將領表示在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指示下(一提到「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人人不忘高舉毛語錄高呼以示忠精),要找法國人來協助統治。這樣,法國人爭先恐後來登記,個個都掛上支持共產黨的扣針,一些法國人不懂漢語,卻堅持自己懂說,希望謀個參謀來當。
這時,北京又來了消息,中央委員會指定了一名法國總督、一名法國行政長官。並下令取締色情業。禁令一下,性玩具商店不能再做生意,但聰明的老闆稍一改裝,就變身成中國餐館。電視台廣播中國消息,很多法國青年都去了中國改造去。
他們認為西方資本主義家沒有思想,只懂瞎從美國,故此中央委員會表示,每一個佔領國家,只能發展一項工業,例如英國生產帽子、西德生產電器、奧地利生產汽車。由於法國是懶人最多的國家,所以負責生產煙囪。
寫字樓全改作煙囪工廠,只懂文書工作的文員都要勞動,敲敲打打。而糧食轉作配給制,糧食配給站顯現長長人龍。將軍要求法國總督沒收所有的汽車,全改成人力黃包車代替,因為汽車是資本主義產物,妨礙人民勞動,法國總督無奈下令,行動代號為「長龍作戰」。法國人見自己的愛車被沒收,欲哭無淚,有的反抗,但也無可奈何。性玩具商店老闆駕車經過,人人奇怪他為何仍可擁有汽車,原來他成為幹部,享有特權。
由於禁止飲酒,法國人在餐廳沒酒喝,大覺無癮。性玩具商店老闆又改經營黃包車,手下有一大隊車隊,身穿中山裝的他,比任何人更快活,並高舉香檳,興祝自己生意成功。他的友人看不過眼,大罵他是法奸,並用漢語罵他「懦夫」。
現在所有信件經解放軍檢查,通通不合共產主義社會的信件內容都會「特別處理」,將軍在記號「淫亂」的信件找找,不過是普通情信。將軍提意反革命的法國人輕鬆一下,舉辦嘉年華會。夜裡,法國警察和解放軍一同巡邏,一個法國人不理宵禁令,法國警察用武力對待,解放軍一見就制止他們,紛紛抽出毛語錄,表示共產黨人不會暴力對抗市民,把他帶走,卻將他送至馬戲團改建的批判大會去。
解放軍宿舍中,有些軍人色瞇瞇的望住街對面居住的法國美女,將軍感到不文明,立即下令另找住所。他們看中了市郊的住所,視察是否可徵用作宿舍。戶主表示歡迎,但解放軍一見戶主吸煙時,受不住載上口罩,掛上「請勿吸煙」告示。法國人見和解放軍一同生活,有點不自在,不過形勢比人強,也無話可說。
批判大會成為法國人餘興的電視節目,被徵用住所的戶主看見同房竟是年輕的將軍,不免嘖嘖稱奇,這時,將軍被戶主性感的女兒深深吸引。接下來,解放軍趕製鮮紅紙花,為嘉年華會作準備。協和廣場嘉年華會上,人人戴歌戴舞,表演馬戲,舞龍舞獅,一片昇平。但最後法國人舞龍隊為爭位問題互相打起上來,將軍氣得離開,表示要用共產黨樣版戲來教化法國人。
新創作的樣版戲《卡門》演罷,劇員掛起「只有全解放人類,才能最後解放無產階級自己」標語,將軍非常滿意。將軍回到宿舍,偷偷觀看戶主女兒的照片,徹夜未眠。結果他出外走走,遇到戶主,戶主請他喝酒,將軍忍不住也喝了。將軍喝得醉醺醺,摸入戶主女兒的房間,和她發生性關係。醒來以後,他對自己的行為感到羞恥和悔意,痛哭失聲,戶主女兒則安慰他。
很多法國人不滿中國統治,拆走中文路牌,遭到逮捕。而部份到中國改造的法國青年也乘火車回國了,個個身穿中山裝,手持毛語錄,似是被洗腦似的。法國人的反抗越加劇烈,搞破壞,放炸彈,將解放軍弄個灰頭土臉。性玩具商店老闆立即研製防彈背心,售與解放軍。中央委員會見到如此,唯有解除禁令,妓院重開,馬照跑,舞照跳,酒照喝。
解放軍被法國五光十色的夜生活迷住了,在中國他們不敢如此想像,感覺新奇又新鮮。但法國青年在改造後變得保守,衝擊妓院,示威抗議。相反解放軍受不住法國的桃色炸彈誘惑,變得墮落,吸煙喝酒賭博,出入色情場所。將軍眼見純良的軍人墮落如斯,含淚向中央委員會要求立即撤出法國,中央委員會批准,就這樣,一夜間解放軍全撤退。法國反抗軍打算這夜反攻,但解放軍早早走了,冷手執個熱煎堆。
法國總統歸國,法國反抗軍大清算法奸,法國總督和法國行政長官跟隨解放軍大隊流亡。偏偏性玩具商店老闆和反抗軍有交情,安然無恙。解放軍解放大業未完,轉眼大軍南侵意大利,兵臨梵蒂岡城下,連教皇也向中國稱臣了。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5UwvUit0zY4&list=PLCBBF6261028B1DB2

2014年9月23日星期二

Beautiful Dreamer




"Beautiful Dreamer"其實只可歸入流行曲的類別
不過己有百多年歴史不是古典也是古董了。 
作者於1862年已寫了這曲1864年才發表
不過幾天之後他便去世了。

曲詞
Beautiful dreamer, wake unto me,
Starlight and dewdrops are waiting for thee;
Sounds of the rude world, heard in the day,
Lull'd by the moonlight have all pass'd away!
Beautiful dreamer, queen of my song,
List while I woo thee with soft melody;
Gone are the cares of life's busy throng,
Beautiful dreamer, awake unto me!
Beautiful dreamer, awake unto me!


Beautiful dreamer, out on the sea
Mermaids are chanting the wild lorelei;
Over the streamlet vapors are borne,
Waiting to fade at the bright coming morn.
Beautiful dreamer, beam on my heart,
E'en as the morn on the streamlet and sea;
Then will all clouds of sorrow depart,
Beautiful dreamer, awake unto me!
Beautiful dreamer, awake unto me!



 老牌歌星冰哥羅士比

2014年9月19日星期五

蘇格蘭之歌

Scotland the Brave






Scotland the Brave

Hark when the night is falling
Hark! hear the pipes are calling,
Loudly and proudly calling,
Down through the glen.
There where the hills are sleeping,
Now feel the blood a-leaping,
High as the spirits of the old Highland men.
Refreng:
Towering in gallant fame,
Scotland my mountain hame,
High may your proud standards gloriously wave,
Land of my high endeavour,
Land of the shining river,
Land of my heart for ever, Scotland the brave.
High in the misty Highlands,
Out by the purple islands,
Brave are the hearts that beat beneath Scottish skies.
Wild are the winds to meet you,
Staunch are the friends that greet you,
Kind as the love that shines from fair maidens' eyes.
Refreng
Far off in sunlit places,
Sad are the Scottish faces,
Yearning to feel the kiss
Of sweet Scottish rain.
Where tropic skies are beaming,
Love sets the heart a-dreaming,
Longing and dreaming for the homeland again.





英國統治香港百多年, 相信蘇格蘭風笛對老一輩香港人來說一定不會陌生,  而Scoutland the brave 更加耳熟能詳, 每次軍操表演或外國貴賓到訪,
此曲必會出場。全世界人每提起蘇格蘭歌曲必想起此曲,
很多人誤會這是他們的國歌, 其實他們的半官方國歌是Flower of Scotland才對。Scoutland the brave在二十世紀初出現, 作者已不可考, 至1950一位名 Cliff Hanley的記者加上曲詞。他們有一種獨特的傳統樂器名風笛Bagpipes

在一般香港人眼中, 什麼「格蘭」都一個樣很難分得清, 人口五百多萬,
全境多高地,北部高地海拔在600至1000米之間, 他們常以Hinglander自稱



2014年9月14日星期日

山口淑子(李香蘭)

於中國出生,以藝名李香蘭於40年代憑住《夜來香》、
《何日君再來》等於內地大受歡迎的傳奇日本女星山口淑子,
今個月7日於東京千代田區嘅家中,因為心臟問題去世,享年94歲。
-------------------------------------------

山口淑子(李香蘭)
李香蘭(1920年2月12日)
生於奉天省撫順市(即今遼寧省撫順市)
祖籍日本佐賀縣杵島郡北方村(現已併入武雄市)
是從事歌唱和電影藝術的演員,
後曾以日本名山口淑子(やまぐちよしこ)成為日本參議院議員。

山口淑子的祖父山口博酷愛漢學,仰慕中國文化,所以在1906年舉家來到滿洲。
1920年2月12日,山口淑子出生於奉天省撫順。
由於父親山口文雄在南滿洲鐵道株式會社所屬的撫順煤礦任職。舉家遷往撫順。
1931年,日本侵占中國東北,成立滿洲國。
1933年被父親的乾兄弟瀋陽銀行經理李際春將軍收為義女,起中文名字為李香蘭。
1933年,李香蘭患肺病。為鍛煉肺部,開始跟一位白俄女士學習聲樂。
李香蘭亦為天津市長潘毓桂義女。曾以潘淑華之名義在北京翊教女子中學就學,1937年畢業。
然而她從不公開自己的身世,中國民眾也都不知她的日本血統,說得一口非常標準京片子的她,
中國民眾還把她當作地道北京人。在滿洲國的流行歌曲大賞賽中獲得頭獎。
1937年,滿洲映畫協會(簡稱“滿映”)成立。李香蘭進入満洲電影界,並成為其頭號女星。
拍攝了多部電影,從而成爲當時的頭號演藝巨星。其中多以中國女子身份扮演崇尚日本侵略軍的角色,後為其行為道歉。

台灣日治時期的台灣自製日語電影莎勇之鐘,李香蘭主演
1942年,來上海發展,以李香蘭的名字登上舞台,
為中華電影公司中華聯合製片公司··満映拍了經典電影“萬世流芳”
電影與電影插曲“賣糖歌”及“戒菸歌”使之紅遍全中國,
跟著“夜來香”,“恨不相逢未嫁時”,“海燕”使之更上一層樓,
成為與周璇,白光,張露,吳鶯音齊名的上海灘“五大歌後”之一。
1943年,莎勇之鐘於台滬滿三地上映。
1944年,李香蘭從“滿映”辭職。
1945年,李香蘭在上海·大光明大戲院舉行個人演唱會“夜來香幻想曲”。
1945年日本戰敗,滿洲國滅亡,李香蘭以漢奸被中華民國國民政府逮捕。
但隨後在證明了她的日本移民身份後,她被無罪釋放並于1946年2月遣送回日本。
1947年改回原名山口淑子於日本繼續其演藝事業,
為東寶,松竹拍了一系列電影並於20世紀50年代尾到香港為邵氏
兄弟有限公司拍攝電影。
1951年,山口淑子嫁給了美國的雕刻藝術家野口勇1956年離婚。
1958年,山口淑子嫁給外交官大鷹弘後,冠夫姓成為大鷹淑子,
並告別舞台轉而從政。大鷹弘當時為日本駐聯合國大使加藤俊一的秘書官,
三等書記官。
1974年,山口淑子被自由民主黨提名,當選參議院議員,
在1980年及1986年成功連任。歷任環保政務次官,
參議院沖繩及北方問題事務特別委員會委員長,
參議院外務委員會委員長,自民黨婦人(女)局長。
1993年11月3日,獲頒授勳二等寶冠章。
2005年李香蘭發表長文,勸誡日本首相不要參拜靖國神社,
原因是“那會深深傷害中國人的心。”
李香蘭是花腔女高音,而且受過正式的西洋聲樂教育,
很擅長美聲唱法,她的代表作有歌曲“夜來香”
“恨不相逢未嫁時”,“海燕”“不要告訴我”
“三年”,“蘭閨寂寂”“梅花”“小時候”“十里洋場”
“分離”“心曲”等等。

大時代的歌者 - 李香蘭

山口淑子,中文名字為李香蘭,是一位有著傳奇經歷的女子,記者久聞其名:中國人收養的日本少女,上世紀40年代以一曲《夜來香》紅遍中國大江南北、“東亞第一影星”、促進日中友好的使者……在日本外國新聞中心協助下,歲末的一個下午,我在日本國會附近的記者俱樂部採訪了這位傳奇女性。
一身淡藍色衣裙,一條深色彩巾,滿頭黑髮,步履輕快,面對眼前這位“昔日的李香蘭”,讓我難以相信她已有84歲高齡,匆匆流逝的歲月似乎沒有在她的臉上留下印記。
由於山口淑子有過記者經歷,談話很自然地從這個話題開始。山口淑子說她最喜歡的職業就是新聞記者,也很喜歡記者俱樂部的氣氛。儘管距1946年離開中國已有半個多世紀,但她仍“鄉音未改”,採訪過程中不時冒出幾句標準的北京話,令人感到親切。多年的從政經歷,又使她在謙和中多了一份莊重。
想告別“李香蘭”,卻無法割捨
往事不堪回首,回憶需要勇氣。山口淑子說,她在執筆《李香蘭———我的半生》時,不得不翻看戰前由她主演的影片,有時陷入“自我厭惡”,感到悔恨。她想與“李香蘭”告別,卻又無法割捨。
山口淑子1920年生在日本一個漢學世家,祖父是佐賀縣的漢學學者,父親受其影響早年到中國學習,後任職于“滿鐵”公司。生在瀋陽、後居撫順的山口淑子,少年時代留在腦海裏的那片血紅讓她終生難忘———1932年,她親眼看到幾名被綁的中國人被日本憲兵當場槍殺,血肉模糊。後來她才知道那與平頂山慘案———3000名中國平民遭日軍屠殺的事件———有關。平頂山事件中,由於父親因“通敵”受到拘留,事後山口淑子一家遷居瀋陽。13歲時,山口淑子認了父親的中國同學、當時的親日派瀋陽銀行總裁李際春為養父,她也因此有了一個好聽的名字———李香蘭。
命運有時是在不經意之間改變的。李香蘭與白俄羅斯女孩柳芭的邂逅就是這樣,那次相識使李香蘭有機會跟一位俄羅斯聲樂家學習聲樂,她的音樂天分得以發掘。這一時期,日本為推行“日滿親善”、“五族協和”的懷柔政策,開始在電臺上播放“滿洲新歌曲”,既懂日語又會北京話的李香蘭於是作為“少女歌手”被推上舞臺。14歲時,李香蘭前往北京讀書。1937年,由“滿鐵”公司出資的電影公司“滿映”成立,李香蘭被聘為專職演員。她主演的第一部電影《蜜月快車》奠定了她“懂日語的中國少女影星”的地位,後又演出了《支那之夜》、《熱砂的誓言》和《白蘭之歌》等“大陸三部作”。1943年,因參演《萬世流芳》,李香蘭這個名字曾轟動一時。
追憶往事,山口淑子說:“在那個戰爭年代,為了生存,我的確是拼足了力氣學唱歌”。她稱,對那些曾為軍國主義服務、歧視中國人的電影而感到內疚。因受不了“李香蘭”身份的重壓,她在1944年從“滿映”辭職,客居上海。1945年日本戰敗,李香蘭被軍事法庭以“漢奸罪”嫌疑審訊,後因公佈了自己的日本人身份得以倖免。對自己以中國人的名義演出的《支那之夜》等電影,她說“雖因年輕但考慮愚昧”而表示道歉。1946年2月,她被釋放回國。
回國後當了18年議員
告別了“李香蘭”的山口淑子,回國後跨入影壇,其間甚至想過要到好萊塢發展,後因故放棄。1958年,山口淑子與外交官大鷹弘墜入愛河,婚後改姓大鷹,並退出演藝界當起了外交官夫人。1969年,已將50歲的大鷹淑子圓了記者夢,當起了富士電視臺的節目主持人,還前往越南、柬埔寨、中東等戰爭前線,採訪過阿拉法特、曼德拉等風雲人物。1974年,頻頻在電視上出鏡的大鷹淑子在田中角榮首相的勸說下出馬競選,從此當了18年的參議院議員……
1975年,已是國會議員的大鷹淑子訪問平壤,路經北京時,受到廖承志會長的盛情款待。1978年,她再次訪問了留下過青春足跡的北京、上海、哈爾濱和長春等地。同年8月,她含著淚水看了中日締結和平友好條約的實況轉播。
談及這段經歷時,山口淑子打開了畫冊,讓我看鄧小平先生在1978年訪日時與她在田中角榮家中的合影。在翻到阿拉法特的照片時,她唏噓不已,“阿拉法特很了不起,可惜去世了”。看到畫冊裏她年輕時與周璇、白楊等中國演員的合影時,她變得愉快起來。她回憶起1978年作為日本環境訪華團團長訪問的情景,提到重訪長春電影製片廠時,她這位“金魚美人”受到“古典美人”鄭曉君、“妖艷美人”白玫、“活潑美人”夏佩傑和“永遠青年”浦克等同行的歡迎。她說:“我有中國和日本兩個親人,中國是養育我的母親之國,日本是我的父親之國。中國是我的故鄉,所以去中國應說‘回’中國。”
在命運的夾縫中掙扎
山口淑子的“李香蘭時代”,正值日本侵華時期。《李香蘭》的作者之一藤原作彌說,“她在祖國日本和故國中國之間的夾縫中受到命運捉弄,度過了非常苦惱的青春歲月。”對此,山口淑子說有兩件事讓她終生難忘,至今想起來還覺得心酸。
1938年10月,18歲的李香蘭作為“日滿親善”代表首次回日本,興奮之中的她萬萬沒想到,當驗過護照剛要下船時,聽到官員兇狠地喝叫:“你還是日本人嗎?一等國民卻穿著支那服,不覺得羞恥嗎?”山口淑子說:“當時我都蒙了,不明白那個日本人為什麼說那種話,為此我十分苦惱。”後來在東京,當她身穿中式服裝演唱中國歌曲時,掌聲中不時傳來謾罵。這使她對祖國日本的幻想開始破滅,她感到可悲的,“不是為日本人錯把我當成中國人而歧視,而是祖國的日本人對我出生的中國———我母親之國的侮辱。”
1943年,李香蘭參與演出了描寫林則徐禁鴉片的歷史劇《萬世流芳》,她在劇中扮演了一位訴說鴉片之害的賣糖少女,唱過《賣糖歌》。在北平的一次記者招待會後,有位年輕記者追上來問她:“李香蘭,你不是中國人嗎?為什麼演出《支那之夜》、《白蘭之歌》那樣侮辱中國的電影?你中國人的自豪感到哪去了?”面對責問,她道歉說:“那時我年輕不懂事,現在很後悔。在此向大家賠罪,再不幹那種事了。”不料這番話引起一陣掌聲。她回憶說:“實際上那時他們已經知道我是日本人,只是希望我能謝罪。”
希望“父親之國”和“母親之國”友好相處
1992年,山口淑子從參議院退休。3年前丈夫去世後,她選擇了獨居。其間,她仍擔任著“亞洲女性基金”的副理事長(理事長是前首相村山富市)。她希望以此促成日本政府向戰爭受害者、當年的從軍“慰安婦”道歉賠償。明年是二戰結束60週年,她向記者透露,日本一家電視臺計劃拍一部以她的經歷為題材的電視片。劇本目前正在構思,她希望能有一位既懂中文又通日語的大眼睛演員擔綱。
對目前較“冷”的日中關係,山口淑子說,日中之間有些摩擦,但對此應該正視,不能使它積重難返。在談及接受專訪的初衷時,她表示希望中國的年輕人了解她的命運,借此促進日中兩國關係的發展。“中國和日本是我的‘母親之國’和‘父親之國’,我最不希望見到兩國的友好關係出現問題。周恩來總理說過要以史為鑒,面向未來,日本人應該用自己的良知清算過去,兩國年輕人更應用全新的廣闊視野,認真考慮將來如何友好相處”。
----------------
  《 李 香 蘭 自 傳 》 是 李 香 蘭 自 己 寫 的 傳 記 。 在 書 中 她 回 憶 十 二 歲 時 到 北 京 上 翊 教 女 中 , 當 時 偽 滿 州 國 剛 成 立 , 但 不 為 「 國 際 聯 盟 」 所 承 認 。 學 生 們 反 日 情 緒 很 強 。 因 此 乾 媽 告 誡 李 香 蘭 : 「 不 必 要 時 不 要 做 出 笑 臉 , 不 要 行 最 敬 禮 , 否 則 人 家 會 發 現 你 是 日 本 人 。 」 一 日 一 個 學 生 社 團 的 領 導 者 問 : 「 日 軍 越 過 北 京 城 牆 時 , 我 們 應 如 何 戰 鬥 ? 」 各 人 有 各 的 答 案 , 而 李 香 蘭 的 回 答 居 然 是 「 我 要 站 在 北 京 的 城 牆 上 」 , 站 在 城 牆 上 可 能 會 被 打 死 , 而 她 覺 得 死 了 就 免 得 做 日 本 人 或 中 國 人 左 右 為 難 了 ! 這 竟 是 十 幾 歲 女 孩 的 想 法 !   李 香 蘭 於 小 學 六 年 級 時 偶 然 於 大 車 上 認 識 俄 國 女 孩 劉 芭 , 後 來 經 其 介 紹 跟 歌 劇 歌 星 坡 特 列 索 夫 夫 人 學 歌 , 這 是 她 走 入 演 藝 界 的 開 始 。 一 九 三 二 年 奉 天 ( 瀋 陽 ) 成 立 廣 播 電 台 , 她 被 邀
請 上 電 台 唱 「 滿 州 新 歌 曲 」 。 這 件 事 , 後 來 成 為 她 被 指 為 「 漢 奸 」 的 原 因 之 一 。   李 香 蘭 認 識 川 島 芳 子 於 川 島 經 營 的 中 國 料 理 店 「 東 興 樓 」 。 川 島 芳 子 是 清 朝 肅 親 王 的 女 兒 。 屢 與 中 、 日 男 人 同 居 , 曾 任 「 滿 州 帝 國 」 官 廷 女 官 長 。 改 名 金 璧 輝 , 並 曾 耽 溺 於 麻 藥 。 她 是 滿 州 人 , 其 為 「 漢 奸 」 之 名 能 否 成 立 , 也 是 見 仁 見 智 之 事 。  
戰 後 , 李 香 蘭 被 留 在 上 海 , 報 紙 報 導 「 文 化 漢 奸 李 香 蘭 將 在 上 海 國 際 賽 馬 場 槍 斃 」 。 但 劉 芭 替 她 送 來 戶 口 謄 本 。 證 明 她 是 日 本 人 , 被 判 無 罪 … 以 上 是 自 傳 中 的 記 述 。  
在 自 傳 中 , 李 香 蘭 只 記 述 事 情 經 過 , 並 未 多 為 自 己 辯 護 。 但 字 裡 行 間 , 看 出 她 以 一 個 日 本 血 統 的 女 子 長 期 住 在 中 國 , 對 日 本 及 中 國 都 有 深 厚 的 感 情 。 為 偽 滿 做 宣 傳 ( 唱 歌 ) 時 年 僅 十 三 歲 , 其 對 政 治 及 政 權 的 分 際 及 意 義 是 否 很 清 楚 也 令 人 懷 疑 。 但 終 其 一 生 她 努 力 過 自 己 的 生 活 , 其 所 表 演 的 歌 、 影 、 演 藝 令 人 印 象 深 刻 。 在 近 代 中 日 史 上 , 這 樣 的 女 子 也 算 是 奇 女 子 吧 。
譯 者 陳 鵬 仁 先 生 在 附 錄 中 也 透 過 事 件 的 敘 述 , 對 這 位 中 日
藝 壇 上 的 才 女 , 多 所 肯 定 。








玉置浩二所寫的這首『李香蘭』,是1991年富士電視台30週年紀念電視劇
【Sayonara!李香蘭】的主題曲『Ikanaide不走』

2014年9月13日星期六

The Student Prince(學生王子)1954

The Student Prince(學生王子)是1954年
由安柏芙Ann Blyth 與愛門普頓 Edmund Purdom 合演的歌舞片,
片中歌曲是歌王馬里奧蘭沙幕後主唱。 
事緣高梅MGM早與馬里簽約為男主角, 
而且歌曲也灌錄完成, 不過在拍攝期間馬里與劇組人員不和而罷拍,
因而改用愛門普頓擔網演出

內容 - 歐洲一小國王子 Karl 奉命跟富有的 Johanna 公主成婚﹐ 
可是自小受軍事式﹐態度很拘謹﹐
於是聽從老師的建議﹐進入 Heidelberg 大學體驗平民生活。
豈料 Karl 很快就喜歡上這種無拘無促的生活﹐
而且與客棧女待應 Kathie 互生情愫﹐
可是突然駕崩﹐
回到皇宮生活﹐而且被迫與公主成親。
後來兩人再遇﹐已仿如隔世﹐縱使不願意分離﹐但也無奈。




Scarborough Fair 的故事

在12世紀中頁, 英國海邊約克郡一個名士嘉堡的小鎮, 每年都舉辦一個大形交易會,
 來自全國各地的商人雲集,從8月15日起至9月尾,長達45天。
後來歐洲各地, 如挪威,丹麥,波羅的海國家和拜占庭帝國的商人也加入了。
這交易會一直維持了近300年, 後 因更多海道開通, 競爭大了, 

交易會才息微, 但每年9月鎮上還會舉辦嘉年華會作紀念!
此地也成了旅遊景點!

Scarborough Fair是Simon and Garfunkel 於1968年唱紅的上榜歌,

同年成為電影 畢業生The Graduate的插曲

原曲來自蘇格蘭民謠, 內容是男女互出難題給對方, 考驗誠意及才華,
以歌寄意, 最早版本出於16世紀, 歌詞不斷更新!
其中提及的難題很有趣, 如要女友做一件毫無裁剪和針線麻紗襯衫,
在無水的井前洗衣, 放在天地初開已來未開過花的荊棘上晾乾。
而女子也不示弱, 要男友在海水與海沙之間買一畝地。
用公羊角犁這塊地,然後用一粒胡椒籽種滿它。
用皮鐮刀將產物收割, 用一根孔雀羽毛將其束起,
在牆上碾磨脫殼, 但不準有一粒掉在地上,
能完成這些才來取無裁剪和針線麻紗襯衫!

曲詞中有四種西方人常用的香草
Parsley香芹, sage藥用鼠尾草, rosemary迷迭香, and thyme百里香
在西方社會是有特別意義

香芹 - 被用作一種助消化劑,它可以去除某些食物中的苦味。

某些中世紀的醫生用來治精神方面的病
藥用鼠尾草 - 是力量的象徵。
迷迭香 - 代表忠誠、愛情與回憶,因此它通常用於傳統婚禮的習俗。
百里香 - 象徵勇氣,因此它也
在紋章中出現




2014年9月11日星期四

perhaps perhaps perhaps 在天堂路上

兩個己去世的男人在天堂路上相遇,
他們互問死因,。
甲:「我是心臟病發而死的!」
乙:「我是泠死的!」
甲:「我回家時在門外聽到我老婆與男人在內的戲笑聲,
          但我進屋後, 怎也找不到那奸夫, 就是這樣給氣死了!」
乙:「啀!為何你不打開你的門呢?
          那樣你和我或者都不會死了!」

2014年9月10日星期三

是時候做一切喜歡做的事

老王見家庭醫生看化驗報告。
醫生說:「你今年已六十多歲了, 
現在我不準備在你身上做任何事了
食得就食多D, 玩得就玩多D, 鍾意聽歌就聽多D
老王:「看來時候做一切喜歡做的事了

盧冠廷 快樂老實人



醫生:「當然啦! 二三十年之後牙齒沒有了. 
雙腿行不遠路. 耳又聽不清楚, 你還能做什麼,
不如現在就做個快活人更好丁!

Pictures at an Exhibition展覽會之畫組曲

18746月穆索爾斯基寫下鋼琴組曲《展覽會之畫》,
靈感來自於一次畫作展覽會,
會上的作品是由穆索爾斯基一位已逝世的朋友
維克托·阿里山大羅維奇·哈特曼所畫。
同時他寫下了聲樂組曲《暗無天日》,
這是根據高里尼舍切夫-庫圖佐夫的故事創作的。
展覽會之畫原為一鋼琴組曲,經後代音樂家改為管弦樂版



2014年9月9日星期二

Schubert Marche Militaire 舒伯特 - 軍隊進行曲

Schubert Marche Militaire D 733 No. 1舒伯特 - 軍隊進行曲 (1818)
首輕快的進行曲, 很多小學畢業典禮也采用。

                                         石家父女合奏

                                        生多幾個女就可以日日開音樂會, 幾好!


原本是鋼琴曲, 也有改編作管弦樂表演


Love keep us together

亞當:「主啊!你給夏娃造了一個美妙的身材, 為何我沒有?」
主:「我持意這樣設計, 你才會愛她!」
亞當:「你給她又長又有光澤的頭髮, 為何我又沒有?」
主:「我持意這樣設計, 你才會愛她!」
亞當:「你給她溫柔的聲線, 我也沒有!」
主:「我持意這樣設計, 你才會愛她!」
亞當:「不過她是那麼笨, 我就覺得造得不好了!」
主:「我持意這樣設計, 只有這樣她才會愛你呀!」


2014年9月7日星期日

The Last Rose of Summer


The Last Rose of Summer




The Last Rose of Summer
本來是愛爾蘭詩人
Thomas Moore 1805
年作的一首詩,後來由George Alexander Osborne配上曲
1847年貝多芬把這首歌再改編
並放進他的歌劇Martha中在維也納演出。

2014年9月6日星期六

The Carpenters

The Carpenters 是由嘉淋Karen Carpenter(歌手和鼓手)
和李察賈炳達Richard Carpenter(編曲及電子琴)兄妹合组而成,
是七十年代红極一時的組合, 他們有三首Hot 100的榜首歌, 十名內的也有十多首,
唱片銷量至今達一億張。
他們1969年成立, 
歌路大眾化, 人人易
可惜Karen 於1983年因厭食症而突然去世。
此樂隊的官方名稱是Carpenters, 沒有The字的。


THE BEST OF : THE CARPENTERS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h9mCzSRG64

2014年9月4日星期四

Yellow rose





Highland Creek


維也納森林圓舞曲



1868Johann Strauss II Tales From The ViennaWoods
小約翰史特勞斯 - 維也納森林圓舞曲
這是他所作的圓舞曲中最長的一首, 共119 小節(Bars)
此曲
歌劇Geschichten aus dem Wiener Wald的插曲,
劇情是少女Marianne受家庭壓給了
位屠夫, 而放棄她真正的人。




1930 年電影"the Great Waltz".翠堤春曉,
描述此曲創作過程, (未必是實况)




Margarita Voites女高高獨唱

Sweet Dreams

老陳新相識一個人, 早知此人好自大, 
名吹水大王, 於是故意戲弄他!
王:「我是全城最有名百貨公司的總經理, 我一個月的薪金就能買一部汽車了。」
陳:「這真不錯呀!我的公司就沒有什麼出名, 可是我的一個月收入就能買一架757飛機了!」
王聽後面色轉了紅, 知到今次一定給人比下去了, 
但為了好奇便輕聲地問:「陳兄, 你究竟是做什麼的?」
陳:「哈哈!不用猜了,我是做夢的!」


2014年9月3日星期三

Meditation沉思曲

Meditation沉思曲- Massenet馬斯奈


法國作曲家馬斯奈的歌劇Thais泰伊絲(1894)
的一段以小提琴為主的樂章,
在五,六十年代一般人家很難有機會聽古典音樂,
那多上流社會人家的玩意
相信我第一次聽到古典音樂必定是在戲院之內,
上面一段小提琴樂曲, 常看粵語長片的人必定聽過

2014年9月1日星期一

Warsaw Concerto 華沙協奏曲

Warsaw Concerto 華沙協奏曲

這是一首非常有氣勢而悅耳的樂曲,
電影Dangerous Moonlight 危險的月光(1941)相信沒有多少人看過,
但此曲的鋼琴前奏常會在電台廣播劇出現。
樂曲是描寫二次大戰德軍入侵波蘭, 首都華沙被轟炸, 死傷無數。
為了保衛家園, 為了自由, 人人甘願盡自已的每一分力,
希望從危難中找光明
電影原聲
你能感受到那悲壯的呼聲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