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27日星期二

星洲歌王舒雲

星洲歌王舒雲
歌壇開荒牛遺韻留人間 

在娛樂圈享有極高聲譽的“星洲歌王”舒雲,是第一位打進港台歌唱圈的新加坡歌星,當年是女歌手天下的台灣歌壇更受此衝擊,促使男歌手的崛起。 

出道52年的舒雲,從40年代至70年代,在新馬歌壇,堪稱是流行歌曲歌迷家喻戶曉響噹噹的知名人物。舒雲因罹患腸癌不幸於1995年7月25日在新加坡與世長辭享年69歲。 








讓人感到悲慟的是舒雲生前紅光滿面擁有“福像”圓臉,知道患上癌症依舊堅強樂觀,具有信心對抵抗癌症,豈料,承受藥物的折磨後,從風流倜儻的外表竟變成老態龍鍾。經過年多的治療,保管抱病在身仍堅持重回公電台主持的卡拉OK歌唱班上課,公認是位難的盡責師長。

擁有柔美磁性嗓音深獲各界讚賞的舒雲,在50年代與蘇坤、陳楓、寧光基三位著名男藝人成為新加坡街知巷聞的《四大歌王》。

1926年在怡保出生的舒雲,本姓陳原籍福建後因送給符姓瓊籍人士撫養故改姓符,藝名用原名。

天生愛好歌唱的舒雲,12歲時即穿短褲球鞋在歌台客串唱歌大展歌喉,當時他只覺得好玩,音樂細胞顯然在他的血液沸騰了!40年代初的新加坡稱為昭南島,舒雲白天工作晚上在夜總會客串,將時間消耗在沒有工資的歌唱上,想不到竟唱出一個春天來!

當年在新加坡,舒雲輾轉《怡園》、《仙樂》、《滿江紅》等歌台長達8年之漫長歲月,1959年,在一班好友慫恿下,頂下了停業的《鳳凰歌廳》創立了《新生歌台》,成為他一生的轉捩點。

設於新加坡世界游藝場內的《新生歌台》,舒雲不遣餘力當節目主持,更粉墨登場演歌劇及演唱……到70年代成為新加坡碩果僅存的唯一傳統歌台,不啻在歌台業上留下了燦爛光輝的史跡。

由於夜總會及酒吧歌廳在年代如雨後初B到外林立,外來歌星湧向夜總會,歌台歌手也競向外發展成為夜總會歌星,《新生歌台》在面臨威脅之下不得不停止歇業。

《新生歌台》在舒雲运籌帷幄精心努力下栽培了大量後起之秀,眾多新人追隨舒雲學唱歌,堪稱桃李滿門《新生歌台》更成為職業歌星的搖籃,後來成為著名的歌星如秦淮、櫻花、凌雲、櫻櫻、華怡保、任約翰、凌霄、黃鸝、郜小麗……等全是從《新生歌台》磨練出來的。

人緣絕佳的舒云秉著樂善好施的本色,極力照顧後輩,創辦藝人公會,將所有藝人聯系一起成為一家人,理所當然舒云一直被推選當藝人公會主席。

17歲的舒云與巴樂風唱片公司灌錄了他的第一張78轉黑膠唱片,以《愛的傾訴》為主打歌,從而圓了他的唱片歌星美夢。

在新生歌台期間舒云加盟百代唱片公司灌錄了大量的45轉及33口轉唱片,歌曲如《好姑娘》、《黃昏放牛》、《星夜的奇遇》、《回聲先生》、《我帶T眼淚走》、《夜茫茫》……等全是廣受歡迎的名曲,其中《黃昏黃牛》、《牧歌》中之耍舌功唱法更無人出其右,後來還任唱片監制人。

舒云最初嘗試撰寫歌詞,可惜被人擯棄不採用,難得他不服氣,不氣餒,再接再厲埋頭苦幹終於熬出頭來,當年掀起中詞西曲新浪潮,舒云從《SAD MOVIE》英文歌曲中撰詞,以《知心話》為名並由阿哥哥公主櫻花灌錄成唱片,結果一唱而紅,顯示出舒云成功了!

另一首歌名與詞意取自“TELL LAURA I LOVE HER”的《告訴羅娜我愛她》,撰好歌詞後無人問津,舒云自己演繹並收錄在他的唱片中,由于唱出感情在东南亞廣泛地傳開,不僅成為他的成名曲之一更讓他吐氣揚眉。

舒云用過“紫豔”、“牛郎”、“曉韻”、“曉音”、“小川”……等好幾個筆名撰寫歌詞,創作了無以數計的歌曲成為流行歌壇紅人。

在當年的歌壇上,男歌星能在芸芸女星中脫穎而出確不簡單,舒云在歌壇竄紅後還成為第一位勇闖香港台灣的新馬男歌星,他憑美妙悅耳的歌聲打動了香港台灣歌迷的心不僅為新馬爭光,更成為歌壇的《開荒牛》,教人激讚。

溫文有禮的舒云除了歌唱外也具有演戲專業精神,50年代是音燕福建戲團的活躍分子,也拍過一部由畢虎執導的廈語片《恩情深似海》,另曾參加潮語實驗劇團演出時裝潮語話劇,1956年舒云在中國武漢合唱團的徐蕉萌執導,電影片《幸福之門》中擔任主角,舒云雖愛好演戲但成就不比歌唱來得突出。

1963年舒云創辦了“遠东唱片出版公司”在他盡心盡力發展下搞得有聲有色,堪稱是他一生中最光輝燦爛的時期,後來因遭翻版商的打擊致生意一落千丈,囤集存貨又不得退回,舒云在負責欠下鉅款下,結束公司,更馬不停蹄到處演唱清償債務,後來幸獲公司通融收回存貨抵賬,舒云終告渡過難關。

為人忠厚為善最樂的舒云脫離唱片事業後,轉行從事餐廳生意,與友人合資創辦“金葉餐廳有限公司”業務蒸蒸日上並開了分店,除了照顧生意外,仍醉心於民謠民歌的創作。還開唱詩班,編寫教會歌詞並灌錄聲帶遠銷至加拿大、美國各地,負起傳播福音工作。

舒云生前希望開辦一間福音歌唱學院,有意到世界各地傳福音,隨著他的不幸永別人間,心願遂成遺憾,感到慰藉的是遺韻永留人間……

2014年5月25日星期日

Johann Pachelbel D大調卡農

No. 6
Johann Pachelbel - Canon in D Major
約翰·帕海貝爾
D大調卡農, 也稱約翰·帕海貝爾卡農(Pachelbel's Canon),
是德國作曲家約翰·帕海貝爾最著名的作品。
卡農(Canon)並非曲名,而是一種曲式。
卡農是「輪唱」的意思。
D大調卡農作於1680年前後,
是巴洛克時期的室內樂作品,
供三個小提琴演奏。


2014年5月24日星期六

Jack Jones

Jack Jones生於1938114日,

是美國20世紀60年代爵士樂和流行歌手,

曾兩次獲格林美獎,

是很受歡迎的夜總會及歌廳歌手,

也有拍電影及電視,


現在與他的第七任妻子住在是國加州。



2014年5月21日星期三

京劇 - 楊門女將


我對京劇認識不多兒時只看過一兩套, 當然以最有印像, 
因喜歡看那些武打場面, 對於唱腔就不什了了, 
因不識國語不知唱什麼, 幾十年後再看, 才知京劇是有很大學問。

主演: 郭錦華 / 楊淑琴 / 樑幼蓮 / 楊秋玲 / 王晶華
地區: 大陸
導演: 崔嵬 / 陳懷皚
上映時間: 1960

製作公司: 北京電影製片廠
別名: Women Generals Of The Yang Family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tC6l7yJTSk#t=11



宋朝仁宗年間,西夏王舉兵侵犯宋朝邊境,宋朝元帥楊宗保率兵戍邊抗敵,

但不幸中暗箭陣­亡。楊家年滿百歲的佘太君正爲孫兒宗保50壽辰設宴慶賀,
驚聞噩耗,舉家悲痛。朝廷欲­割地求和,佘太君壓住悲痛,
凜然駁斥主和謬論,並親自掛帥,率領楊門女將奔赴邊關抗敵­。
重孫楊文廣也要隨軍出征,但其祖母柴郡主擔心楊家斷後,不准他去。
佘太君要穆桂英母­子比武以定去留。
楊文廣在母親暗讓和七夫人的幫助下以梅花槍得勝,
隨軍來到邊關。西夏­王陣前大敗,設計欲將楊文廣誘進絕谷生擒,
但被佘太君等人識破。一番分析後,穆桂英母­子、
七夫人等人將計就計闖進絕谷,幾經波折,得採藥老人相助,
攀上棧道,然後與佘太君­裏外夾攻,一舉殲滅了西夏兵將。

--------------------------------------------------------------------------


  焦廷貴:(白)二哥!
  孟懷遠:(白)賢弟!
  焦廷貴:(白)催馬!
  孟懷遠:【西皮散板】王文興兵犯邊境,
  焦廷貴:【西皮散板】宗保元帥竟喪生。
  孟懷遠:【西皮散板】邊關告急軍情緊,
  焦廷貴:【西皮散板】披星戴月搬救兵。
  焦廷貴、孟懷遠:(白)嘚!馬來!
  丫環:(白)有請少夫人!
  穆桂英:【西皮慢板】宗保誕辰心歡暢,天波府內喜氣揚。紅燭高燒映壽幛,懸燈結彩【二六】好輝煌。想當年結良緣穆柯寨上,數十載如一日情意深長。可笑我彎弓盤馬巾幗將,今日裏簪翠鈿,換紅裝,去廚下,進壽堂,傳杯擺盞內外忙。矚目關山心向往,
  丫環:(白)少夫人!您看午門擺設得可好哇?少夫人!少夫人!
  穆桂英:【西皮搖板】願征人青春長在永保安康。
  柴郡主:【西皮搖板】人逢喜事精神爽,閉門慶壽慰高堂。
  穆桂英:(白)婆婆萬福!
  柴郡主:(白)桂英免禮!壽筵可曾齊備?
  穆桂英:(白)俱已擺好,婆婆請看!
  柴郡主:(白)你我一同觀看!
  楊洪:(白)管家八十載,楊洪須發白。壽堂一聲報,噢!夫人!少夫人!
  柴郡主、穆桂英:(白)老管家!
  楊洪:(白)稀客到府來!
  柴郡主:(白)哪個來了?
  楊洪:(白)焦廷貴、孟懷遠兩個娃娃,打從三關回來了!
  柴郡主:(白)噢!焦、孟二位賢侄到了?這還通報什麽?
  穆桂英:(白)快快有請!
  楊洪:(白)有請啊!
  楊洪:(白)待我報與太君知道!
  焦廷貴、孟懷遠:(白)夫人、嫂嫂在哪裏?夫人、嫂嫂在哪裏?夫人!嫂嫂!
  柴郡主:(白)你二人為何身穿素服,面帶愁容?
  焦廷貴、孟懷遠:(白)這!
  穆桂英:(白)莫非宗保他——
  焦廷貴、孟懷遠:(白)唉!
  柴郡主、穆桂英:(白)你……快快講來!
  焦廷貴、孟懷遠:(白)夫人!嫂嫂!
  孟懷遠:(白)可恨西夏番王文興兵犯境,
  焦廷貴:(白)宗保大哥遇賊埋伏。
  孟懷遠:(白)他身中暗箭,
  柴郡主:(白)噢!
  焦廷貴:(白)傷重身亡!
  柴郡主、穆桂英:(白)哎呀!【西皮小導板】驚聞噩耗魂飛蕩,
  柴郡主:(白)宗保!我兒!兒啊!  穆桂英:(白)宗保!我夫!夫啊!  焦廷貴、孟懷遠:(白)元帥!大哥!元帥啊!
  穆桂英:【西皮散板】恰好似萬丈高崖——
  柴郡主:【西皮散板】墜身汪洋。
  穆桂英:【西皮散板】痛我夫出師未捷身先喪,
  柴郡主:【西皮散板】嘆楊家一線單傳又無下場。
  穆桂英:(白)罷!【西皮散板】稟太君頃刻間發兵點將,
  柴郡主:(白)桂英!
  楊洪:(白)太君傳話:請焦、孟二將一同入席!
  柴郡主:(白)知道了!【西皮散板】切莫要失常態急壞高堂。(白)你二人快快更衣去吧!
  焦廷貴、孟懷遠:(白)是!
  柴郡主:(白)轉來!少時見了太君,酒要少飲,話要少回!
  焦廷貴、孟懷遠:(白)遵命!
  孟懷遠:(白)元帥殉國在疆場,
  焦廷貴:(白)怎忍華堂進壽殤?
  穆桂英:(白)神馳千裏肝腸斷,【哭頭】宗保、我的、我的——
  柴郡主:【哭頭】兒啊!  穆桂英:【哭頭】夫哇!
  眾女將:(白)太君到!
  穆桂英:【西皮散板】我只得強作歡笑迎高堂。
  佘賽花:(白)哈哈……【西皮搖板】為孫兒慶生辰滿心歡暢,百歲人喜的是四代同堂。似這等花團錦簇楊門少見,
  柴郡主、穆桂英:(白)參見太君!太君!
  佘賽花:【西皮搖板】只可惜宗保出征遠在疆場。
  柴郡主:(白)酒筵齊備,請婆婆入座!
  佘賽花:(白)七娘、文廣呢?
  柴郡主:(白)想是又在後花園中練武。
  楊文廣:(白)七祖母!您快點來呀!
  楊七娘:(白)參見太君!  楊文廣:(白)參見太祖母!
  佘賽花:(白)看你只顧習武,連你父帥的生辰都不顧了麽!
  楊文廣:(白)太祖母!您聽我說呀:剛才七祖母教了我一手絕招:梅花槍。練好梅花槍,殺敵保邊疆。日後等我父帥告老還鄉,我還要憑本領,爭個小元帥當當!
  楊七娘:(白)太君!我這個徒弟就是有誌氣!
  佘賽花:(白)哈哈……
  柴郡主、穆桂英、楊七娘、眾女將:(白)請太君入座!
  佘賽花:(白)一同入座!
  佘賽花:(白)哈哈……
  焦廷貴:(白)換下素衣裳,
  孟懷遠:(白)忍淚進廳堂。
  焦廷貴:(白)二哥!
  焦廷貴、孟懷遠:(白)孫兒等與太君叩頭!
  佘賽花:(白)罷了!見過眾家伯母、嬸娘!
  焦廷貴、孟懷遠:(白)是!見過眾家伯母、嬸娘!
  眾女將:(白)少禮!請坐!
  焦廷貴、孟懷遠:(白)謝座!
  佘賽花:(白)懷遠、廷貴!你二人不在三關,回來做甚?
  穆桂英:(白)他二人是為宗保壽辰而來。
  焦廷貴:(白)宗保大哥,
  孟懷遠:(白)軍務繁忙。命我二人回府,與太君叩頭!
  楊文廣:(白)哎!二位叔父!你們給我父帥帶來壽禮了嗎?
  焦廷貴、孟懷遠:(白)這壽禮!
  柴郡主:(白)這壽禮麽,已在前廳擺好。文廣!快與太祖母敬酒!
  楊文廣:(白)哎!祝太祖母再活一百歲,長生不老!
  柴郡主、穆桂英、眾女將:(白)祝太君長生不老!
  佘賽花:(白)哈哈……
  佘賽花:(白)文廣!你焦、孟二位叔父與你父患難至交,理當先敬他二人一杯呀!
  楊文廣:(白)哎!二位叔父!來來來!喝酒!喝酒!哎!叔父!來來來!
  柴郡主:(白)啊!二位賢侄!風塵勞祿,就只此一杯吧!
  焦廷貴、孟懷遠:(白)好!只此一杯!
  楊七娘:(白)什麽?只此一杯?那可不成!今兒是宗保的五十壽辰,理應多喝幾杯。來來來!多喝點兒!來來來!多喝點兒!
  柴郡主:(白)二位賢侄!今日乃是你宗保兄長五十壽辰,難得太君如此歡喜,眾家伯母如此高興,你二人就再、再——
  眾女將:(白)再飲一杯吧!
  焦廷貴、孟懷遠:(白)喝!
  楊七娘:(白)嘿!好小子!再來點!
  焦廷貴、孟懷遠:(白)哎!夠了!夠了!
  楊七娘:(白)再來點!
  穆桂英:(白)啊!文廣!快與眾家祖母敬酒!
  楊文廣:(白)哎!
  楊七娘:(白)喲!忙了半天,把壽星婆給忘啦?文廣聽令:
  楊文廣:(白)在呀!
  楊七娘:(白)壽酒一杯,敬賀你母!
  楊文廣:(白)得令!
  楊文廣:(白)母親!今當父帥壽誕之日,孩兒敬酒一杯,請母親賜飲!
  穆桂英:(白)兒啊!快快與眾家祖母敬酒!
  楊文廣:(白)哎!
  楊七娘:(白)慢著!文廣!你還沒給你父帥敬酒哪?
  楊文廣:(白)父帥不在呀!
  楊七娘:(白)嗨!請你母親代飲了吧!
  眾女將:(白)是啊!理當桂英代飲!
  楊文廣:(白)哎!
  楊文廣:(白)這杯壽酒孩兒拜敬父帥,請母親代飲!兒願父帥福體康寧,永鎮邊疆!
  楊七娘:(白)喝呀!喝了吧!
  穆桂英:【西皮散板】眼望著杯中酒珠淚盈眶,癡兒語似亂箭穿我胸膛。一霎時難支撐悲聲欲放,我只得吞酸淚把苦酒來嘗。
  佘賽花:(白)桂英!
  穆桂英:(白)不妨事!不妨事!
  柴郡主:(白)桂英連日勞累,空心飲酒,怕是醉了!文廣!快扶你母親回房去吧!
  楊文廣:(白)哎!
  楊七娘:(白)來來來!我和你扶她回去!
  佘賽花:(白)啊?【西皮散板】桂英兒平日裏頗有酒量,為什麽一杯酒醉倒在廳堂?郡主她支支吾吾精神迷惘,焦孟將吞吞吐吐神態失常。莫不是風波陡起在三關上?這件事必須要細問周詳。(白)郡主!
  柴郡主:(白)婆婆!
  佘賽花:(白)桂英兒可是真的醉了?
  柴郡主:(白)怕是真的。
  佘賽花:(白)她莫非有什麽心事在懷?
  柴郡主:(白)不會!不會!
  佘賽花:(白)你呢?
  柴郡主:(白)我麽?婆婆!只因兩個侄兒一路辛苦,媳婦怕他們飲酒過多,醉後生事啊!
  佘賽花:(白)是啊!我正要問你:懷遠、廷貴這兩個娃娃平日最喜飲酒,今日又是宗保五十壽辰,反而這樣推三推四,你又從中阻攔,分明有難言之隱。莫非這三關之上——
  焦廷貴:(白)啊!太君!三關之上——
  孟懷遠:(白)無有什麽!
  焦廷貴:(白)無有什麽!
  佘賽花:(白)噢!無有什麽?
  焦廷貴:(白)無有什麽!
  柴郡主:(白)廷貴吃醉了,快快歇息去吧!
  孟懷遠:(白)遵命!
  佘賽花:(白)且慢!焦、孟二將!你二人不在三關,到底回來做甚?
  焦廷貴:(白)哎!這!
  柴郡主:(白)他二人實為宗保——
  佘賽花:(白)為娘未曾問你。廷貴!
  焦廷貴:(白)在!
  佘賽花:(白)近前講話!
  焦廷貴:(白)這!
  佘賽花:(白)還不快來!
  焦廷貴:(白)喳!
  佘賽花:(白)廷貴!我來問你:你二人不在三關,到底回來做甚?
  焦廷貴:(白)我二人實為元帥壽辰而來。
  佘賽花:(白)我再來問你:宗保他在三關可好?
  孟懷遠:(白)太君放心!元帥安泰!
  佘賽花:(白)哼!廷貴!你講!宗保他、他在三關可好?
  焦廷貴:(白)元帥安泰!
  佘賽花:(白)你二人此番進京,可是宗保親自差遣?
  焦廷貴:(白)正是元帥親自差遣。
  佘賽花:(白)可有家書前來!
  焦廷貴:(白)這!並無家書!
  佘賽花:(白)既無家書,臨行之時,他又是怎樣囑咐於你?
  焦廷貴:(白)這!
  佘賽花:(白)講!
  焦廷貴:(白)他臨終之時——
  孟懷遠:(白)哼!臨行之時!
  佘賽花:(白)多口!廷貴!你講!
  焦廷貴:(白)元帥他……
  佘賽花:(白)他怎麽樣?
  焦廷貴:(白)他……為國捐軀了!
  柴郡主:(白)婆婆!
  佘賽花:【西皮散板】聽一言如雷震魂飛目眩,
  柴郡主:(白)婆婆!恕媳婦隱瞞之罪!
  佘賽花:(白)媳婦!你回房歇息去吧!
  柴郡主:(白)媳婦遵命!
  佘賽花:(白)轉來!文廣年幼,你不要對他多講!
  柴郡主:(白)是!婆婆保重!
  佘賽花:(白)八姐、九妹!看大杯伺候!
  楊八姐、楊九妹:(白)母親保重!
  佘賽花:(白)斟上!
  佘賽花:【西皮散板】願孫兒飲此杯神遊九天。(白)宗保哇!孫兒啊!今當兒五十壽辰,為國盡忠,竟然不、不在!爾不愧是楊門的好後代!你對得起列祖列宗、爾父爾母!你是祖母的好孫孫!你、你、你要痛飲一杯!
  楊七娘:(白)太君!我要與宗保報仇!  楊文廣:(白)太祖母!我要與父帥報仇!
  眾女將:(白)太君!速點兵將,殺敵報仇!
  佘賽花:(白)爾等稍安勿躁!文廣!太祖母自有道理!
  佘賽花:(白)焦、孟二將!
  焦廷貴、孟懷遠:(白)在!
  佘賽花:(白)速將此事報與聖上知道!
  焦廷貴、孟懷遠:(白)遵命!
  佘賽花:(白)安排靈堂,祭奠亡靈!
  佘賽花:(白)國仇家恨終當報,不滅敵寇恨怎消!
  寇準:(白)進宮哇!唉!焦孟將一聲報,
  王輝:(白)寇天官!
  寇準:(白)王大人!
  王輝:(白)三關難保事不妙哇!
  寇準:(白)是啊!發兵解圍不可緩,
  王輝:(白)呃!派使求和計為高哇!
  寇準:(白)不妥!唉!
  寇準:(白)闖宮門,
  王輝:(白)登殿道,
  寇準:(白)鳴鐘,
  王輝:(白)擊鼓,
  寇準、王輝:(白)快請萬歲早臨朝!
  趙禎:(白)何人鳴鐘擊鼓?
  寇準:(白)臣寇準,  王輝:(白)臣王輝,
  寇準、王輝:(白)有本啟奏!
  大太監:(白)上殿面奏哇!
  寇準:(白)領旨!
  寇準、王輝:(白)臣寇準(王輝)見駕!吾皇萬歲!
  趙禎:(白)二卿平身!
  寇準、王輝:(白)萬萬歲!
  趙禎:(白)二卿上殿,有何本奏?
  寇準、王輝:(白)臣啟萬歲:大事不好了!
  趙禎:(白)啊!何事驚慌?
  寇準:(白)西夏王興兵犯境,楊元帥為國身亡。
  王輝:(白)焦、孟將搬兵求救,請萬歲早做主張!
  趙禎:(白)哎呀!【西皮散板】一聲邊報如雷震,呆坐龍廷難作聲。倘若賊兵長驅進,只恐難以保汴京。(白)賊兵如此猖狂,二卿速速為孤決策!
  王輝:(白)臣啟萬歲:我朝連年征戰,兵微將寡,府庫空虛。縱然再戰,未必取勝。依臣之見,不如暫時求和,以保萬全。
  趙禎:(白)這!
  寇準:(白)哎呀!萬歲呀!茍且偷安乃是誤國之道!萬萬使不得!
  趙禎:(白)依卿之見?
  寇準:(白)依臣之見,速發大兵,邊關解圍!
  王輝:(白)呃!臣啟萬歲:如今賊兵銳氣方張,難以力敵。倘若一敗再敗,大局不可收拾矣!啊!寇天官!謀國之道,持重為是啊!
  寇準:(白)王大人!如今邊關告急,你我理當共議破敵之策,此時議求和,猶如飲鴆止渴!
  王輝:(白)啊!我看你呀!無非是紙上談兵!
  寇準:(白)你目光短淺!
  王輝:(白)哎呀!你不顧大局呀!
  寇準:(白)你不顧大局!
  王輝:(白)我不顧大局?
  趙禎:(白)呃!慢來!慢來!二卿不必爭論!寇卿!
  寇準:(白)臣!
  趙禎:(白)替孤傳旨:看看可有人願掛帥出征?
  寇準:(白)臣領旨!【西皮搖板】站立殿前傳聖命,【流水】曉諭兩廊文武臣:可恨那西夏王文興兵犯境,宗保元帥已捐生。哪個願到邊關禦敵掛帥印,請上金階來面聖君。(白)哪位接旨?何人願往?
  王輝:(白)嘿嘿!皮槌打鼓,不響啊!
  寇準:(白)噯!【西皮快板】往日裏封賞把爵晉,爭先恐後上龍廷。今日邊關風雲緊,裝聾作啞默默無聲。一時之間難復命,何人奉詔退賊兵?低下頭來我暗思忖,
  王輝:(白)啊!寇天官!方才我道你是紙上談兵,你看如何?
  寇準:(白)嘿嘿!有了哇!
  王輝:(白)嘿嘿!
  寇準:【西皮搖板】到如今只好到楊府搬兵。(白)臣啟萬歲:傳旨已畢,滿朝文武無人應聲。
  趙禎:(白)既然如此,只好求和的了!
  王輝:(白)哎!是啊!
  寇準:(白)且慢!萬歲但放寬心!臣保一家,可以掛帥出征破敵。
  趙禎:(白)但不知是哪一家?
  寇準:(白)就是那楊門女將!
  王輝:(白)呵呵……哎呀呀……如今楊家一門孤寡,老的老了,小的還小,怎擔當此重任?
  寇準:(白)不然!楊家雖然一門孤寡,佘太君老謀深算,
  王輝:(白)不錯!老太君比我還年長三十歲呢!
  寇準:(白)穆桂英不讓當年,
  王輝:(白)哎呀!眼前再有天門陣哪,只怕她也無能為力了哇!
  趙禎:(白)是啊!楊門女將退隱已久,非比當年,依孤看來,還是求和的好!
  王輝:(白)哎!是啊!
  寇準:(白)這個!求和也罷,出征也罷,只是楊家世代忠良,八房只存宗保,如今又為國身亡。萬歲縱然要和,也該到楊府祭上一祭,一來昭宣萬歲恤忠之德;二來要太君體諒萬歲求和之苦,免得忠良寒心哪!
  王輝:(白)哎!不錯!寇天官此話講得倒也有理!佘太君素以大局為重,自能體念朝廷的苦心哪!
  趙禎:(白)好!二卿隨孤陪祭!
  寇準、王輝:(白)是!
  趙禎:(白)內侍!
  大太監:(白)有!
  趙禎:(白)擺駕天波府!
  大太監:(白)擺駕天波府哇!
  趙禎:【西皮搖板】悶悶不樂出宮門,
  寇準:(白)嘿嘿!【西皮搖板】我料他扳不過楊府的老壽星。(白)嘿嘿!他扳不過她呀!
  眾鑾駕:(白)聖駕到!
  佘賽花:(白)郡主、桂英隨我接駕!
  佘賽花:(白)老臣接駕!
  趙禎:(白)太君!
  王輝:(白)老太君!
  佘賽花:(白)王大人!
  趙禎:(白)二卿替孤上香!
  佘賽花:(白)爾等退下!
  趙禎:(白)唉!可恨西夏興兵犯境,宗保元帥捐軀沙場。朝廷失此棟梁,孤心實為痛悼!
  佘賽花:(白)為國盡忠,雖死猶榮!只是三關危在旦夕,不知萬歲何日發兵,以救燃眉?
  趙禎:(白)燃眉之急,勢不可緩!孤有意——
  佘賽花:(白)但不知萬歲命哪家出兵?何人掛帥?
  趙禎:(白)孤有意出兵,怎奈朝中無將。故而麽——
  佘賽花:(白)噢!老臣明白了!啊!萬歲!朝中有何為難之事,只要萬歲做主,老臣無不遵從!
  趙禎:(白)太君此話當真?
  佘賽花:(白)焉有虛謊?
  趙禎:(白)若得如此,孤心安矣!
  王輝:(白)是啊!是啊!我知道老太君是顧全大局的呀!
  寇準:(白)啊!太君!如此說來,你也願意與西夏求和麽?
  佘賽花:(白)噢!怎麽?要與西夏求和?
  寇準:(白)是啊!萬歲今日前來,一非調兵遣將,二非商議出征。只因宗保殉國,朝野震動。如今賊兵勢大,縱然再戰哪,也是必敗無疑。因此萬歲聽從一家大臣的高見,有意暫讓一步,前去求和。
  佘賽花:(白)寇大人!
  寇準:(白)哎!
  佘賽花:(白)這是你的主意?
  寇準:(白)噯!不不不!喏喏喏!這是王大人的高見!太君!你總要以大局為重啊!
  佘賽花:(白)萬歲!此乃誤國之道,萬萬使不得!
  趙禎:(白)太君呀!
  王輝:(白)寇大人!你怎麽煽起火來了哇?
  寇準:(白)我實話實說啊!
  趙禎:【西皮散板】求和西夏非本願,怎奈是選將求帥——
  王輝:【西皮散板】難難難。
  佘賽花:(白)大人!【西皮快板】說什麽無有良將選,說什麽求帥難上難。還未出兵先喪膽,一葉障目不見泰山。只要朝中一聲喚,【散板】這掛帥——
  寇準:(白)怎麽樣?
  佘賽花:【西皮散板】我佘太君一力承擔!
  寇準:(白)嘿嘿!有了元帥了哇!
  王輝:(白)呵呵……哎呀呀!從古至今,哪有百歲高齡掛帥出征之理呀?啊!老太君!你不要意氣用事啊!
  寇準:(白)噯!何言意氣用事?有道是“虎老雄心在”,太君老當益壯,正好掛得帥印!
  王輝:(白)老太君掛不得帥印!
  寇準:(白)掛得!
  王輝:(白)掛不得!
  寇準:(白)掛得!
  王輝:(白)掛不得!掛不得!掛不得!
  寇準:(白)啊!萬歲!太君掛得掛不得?
  王輝:(白)掛不得!
  趙禎:(白)太君麽?
  王輝:(白)掛不得!
  趙禎:(白)掛得!掛得!
  寇準:(白)哎!如何?
  王輝:(白)好好好!就算老太君掛得帥印,只是缺少能征慣戰的先鋒。難道叫她老人家親自沖鋒陷陣不成麽?
  佘賽花:(白)大人!【西皮散板】楊家的先行官天下少見,
  王輝:(白)噢!老太君,有先鋒?
  寇準:(白)哎!不錯!有先鋒!
  王輝:(白)現在哪裏?
  寇準:(白)自然有啊!
  王輝:(白)現在哪裏呀?
  穆桂英:【西皮散板】穆桂英抖威風勇似當年。
  王輝:(白)啊!渾天侯!
  穆桂英:(白)大人哪!【西皮快板】你聽說西夏嚇破膽,我看那王文也等閑。你要求和遞降表,我要殺敵保河山。楊家將豈容人信口褒貶?天波府寶劍埋塵鍔未殘。老太君若是掛了帥,穆桂英就是先行官。抖銀槍,出雄關,躍戰馬,踏狼煙。旌旗指處敵喪膽,管叫那捷報一日三傳。
  寇準:(白)好哇!【西皮搖板】當年威風猶未減,
  王輝:【西皮搖板】光桿牡丹也枉然!
  寇準:(白)不然!【西皮搖板】你豈不知楊門女將都善戰?
  王輝:【西皮搖板】有道是“去年的皇歷不能翻”。
  寇準:(白)王大人!你講些什麽?
  王輝:(白)方才大人說,楊門女將都善戰,話倒也不錯。唉!可惜呀!可惜!這是三十年前的事兒了!
  寇準:(白)如今呢?
  王輝:(白)如今哪,只怕與我一樣,他們都老邁無用了!
  寇準:(白)王大人!你講什麽?我不曾聽見。
  王輝:(白)噢!
  寇準:(白)來來來!王大人!你、你再高聲些!高聲些!
  王輝:(白)唉!我說她們哪,
  寇準:(白)啊?
  王輝:(白)都老邁無用了!
  楊七娘、眾女將:(白)呔!楊門眾女將來也!
  寇準:(白)王大人!
  楊七娘、眾女將:(白)參見萬歲!
  趙禎:(白)哎!哎!平身!平身!
  楊七娘、眾女將:(白)謝萬歲!
  寇準:(白)呵呵……
  楊七娘:(白)呔!王大人!你道楊門女將老邁無用,不敢出征,可知俺楊七娘的本領?
  眾女將:(白)眾女將的威名?
  楊七娘、眾女將:【西皮散板】沖鋒陷陣經百戰,
  楊七娘:【西皮散板】好似那七郎八虎在世間。你敢把楊七娘——
  眾女將:【西皮散板】眾女將——
  楊七娘、眾女將:【西皮散板】來小看?
  王輝:(白)哎呀呀!老朽怎敢?老朽怎敢哪?只是這一門女將,十二釵裙,兩軍陣前,豈不被西夏恥笑哇?
  楊文廣:(白)呔!休道楊家無有兒男,俺楊文廣來也!【西皮散板】還有俺楊文廣英雄少年!
  穆桂英:(白)文廣!聖駕在此,休得放肆!
  寇準:(白)呃!不不不!郡主!我看文廣啊,哎!壯誌可嘉,萬歲不怪,啊!萬歲!不怪吧?
  趙禎:(白)哎,孤王不怪!孤王不怪!
  寇準:(白)萬歲不怪,文廣!有話就講!講來呀!
  楊文廣:(白)萬歲!俺楊家要帥有帥,要將有將。一門忠勇,蓋世無雙。刀斧不懼,就是不能求和!請賜聖旨一道,容俺殺敵報國!
  楊七娘、眾女將:(白)解救三關!
  王輝:(白)老夫人!少夫人!我的眾位夫人哪!軍國大事,非同兒戲,掛帥出征,不是空談。與楊元帥報仇事小,這朝廷的安危事大呀!
  佘賽花:(白)怎麽講?
  王輝:(白)與楊元帥報仇事小,這朝廷的安危事大呀!
  佘賽花:(白)呵呵……王大人!你好小量我楊家也!【西皮導板】一句話惱得我火燃雙鬢,
  楊七娘:(白)呔!王大人!照你這麽說,我們是為了報私仇,為了報私仇嗎?
  佘賽花:(白)嗯!【西皮原板】王大人且慎言莫亂猜我忠良之心。自楊家統兵馬身膺重任,為社稷稱得起忠烈一門。恨遼邦打戰表興兵犯境,楊家將請長纓慷慨出征。眾兒郎齊奮勇沖鋒陷陣,【流水】老令公提金刀勇冠三軍。父子們忠心赤膽為國效命,金沙灘拼死戰鬼泣神驚。眾兒郎壯誌未酬疆場飲恨,灑碧血染黃沙浩氣長存。兩狼山被遼兵層層圍困,李陵碑碰死了我的夫君。【快板】哪一陣不傷我楊家將?哪一陣不死我父子兵?可嘆我三代男兒傷亡盡,單留宗保一條根。到如今宗保三關又喪命,才落得老老少少、冷冷清清、孤寡一門、歷盡滄桑我也未曾灰心。楊家報仇我報不盡,(白)大人!【散板】哪一戰不為江山不為黎民?
  楊七娘:(白)萬歲!【西皮散板】你要求和俺不允,
  眾女將:【西皮散板】出征,出征,快出征。
  趙禎:(白)呀!【西皮散板】驚天動地喊出征,忠勇果然在楊門。心有余悸主意定,
  王輝:(白)啊!萬歲!事關國家安危,萬歲要謹慎哪!謹慎哪!
  佘賽花:(白)王大人!你敢誤國不成?
  王輝:(白)啊!老太君!老朽一生飽經風險,敢說萬無一失。老太君此番出兵,若不敗與西夏,下官情願摘下這頂烏紗,從今以後,子孫三世永不入朝為官!
  佘賽花:(白)哼!我楊家將只知忠心報國,哪有烏紗可奪?但求萬歲信及老臣,臣一門願死戰沙場,斷不容寸土流失!就請萬歲當機立斷!
  趙禎:(白)好哇!【西皮散板】孤不求和就發兵,
  王輝:(白)萬歲!
  趙禎:(白)哼哼!【西皮散板】險些誤了孤的大事情哪!【二六】老太君一門多忠藎,甘冒風霜遠出征。命你即日掛帥印,率領女將把賊平。但願你馬到功成解圍困,早日奏凱回都門。孤在金殿把捷報來等,
  寇準:(白)啊!太君!此番掛帥出征,老朽與你催押糧草,軍前聽用!
  佘賽花:(白)怎敢勞動大人!
  寇準:(白)王大人!你我一同前往,料無推辭的了!
  王輝:(白)噢!好好好!啊!老太君!萬歲既已傳旨,老朽怎敢不遵?只是西夏軍威浩大,銳氣方張——
  寇準:(白)哎哎哎!王大人!此事啊,你就不用多慮了!
  王輝:(白)唉!人無遠慮,必有近憂哇!
  寇準:(白)哎呀!好了!好了!
  趙禎:(白)太君哪!【西皮搖板】凱旋日孤親自接你到長亭。(白)擺駕!
  佘賽花:(白)送駕!
  佘賽花:(白)此番掛帥出征非比尋常,眾家兒媳各自準備,明日發兵。
  眾女將:(白)遵命!
  楊文廣:(白)哎!太祖母!還有我呢?
  佘賽花:(白)你麽?
  柴郡主:(白)婆婆!文廣年幼,留在家中為是。
  楊七娘:(白)太君!文廣雖然年幼,若論本領,不讓桂英,就帶他去吧!
  楊文廣:(白)太祖母!孩兒雖然年幼,武藝精通,我定要殺敵報國!
  柴郡主、楊七娘:(白)太君!
  佘賽花:(白)你等不必爭論,明日校場之上,文廣與你母比武較量,老身自有安排。
  焦廷貴、孟懷遠、楊七娘、眾女將:〔引子〕浩蕩蕩掛帥出征,保國家,還看我忠烈一門!
  焦廷貴、孟懷遠、楊七娘、眾女將:(白)參見元帥!
  佘賽花:(白)站立兩廂!
  焦廷貴、孟懷遠、楊七娘、眾女將:(白)啊!
  佘賽花:(白)〔定場詩〕赤膽忠心發似霜,百歲掛帥保家邦。校場分列桃花馬,楊門女將氣昂揚。
  佘賽花:(白)今日校場發兵,比武之後即刻出征,七娘!喚桂英、文廣上馬!
  楊七娘:(白)桂英、文廣上馬!
  穆桂英:【西皮導板】威凜凜換戎裝齊跨金鐙,
  穆桂英、楊文廣:【西皮搖板】我的兒(母)馬上英姿果驚人。奔將臺躬身拜聽候傳命,(白)參見元帥!
  楊文廣:(白)比武三合,各顯本領,休得相讓!
  穆桂英、楊文廣:(白)得令!【西皮搖板】母子們在校場各顯奇能。
  穆桂英:(白)兒啊!放馬過來!
  楊文廣:(白)哎!
  穆桂英:【西皮快板】適才母子對一陣,我兒武藝果然精。楊門有後心振奮,足慰我夫在天靈。二次再試兒本領,【散板】抖一抖當年的老精神。
  佘賽花:(白)呀!【西皮散板】眼看七娘要取勝,
  楊七娘:【西皮散板】急得七娘汗淋淋。
  柴郡主:【西皮散板】眼看文廣要敗陣,
  楊七娘:(白)只怕未必吧!
  柴郡主:(白)一定哪!
  楊七娘:(白)未必!
  佘賽花:(白)七娘!【西皮散板】擂鼓三通定輸贏!
  楊七娘:(白)得令!
  楊七娘:(白)最後一合,桂英、文廣上馬!
  楊文廣:(白)媽呀!只此一合了!您要是不輸,兒就不能殺敵報國了!媽!您高擡擡手,孩兒我就過去了!
  穆桂英:(白)這個!
  楊文廣:(白)媽!孩兒我哪打得過您哪!
  穆桂英:(白)呀!【西皮散板】小嬌兒為出征低聲懇請,憑本領上戰場娘不擔心。我這裏暗思忖主意拿定,
  楊文廣:(白)媽呀!您就讓我這一回!媽呀!您就讓我這一回吧!媽呀!你就讓我——
  穆桂英:(白)噤聲!
  柴郡主:(白)桂英!不得相讓!
  穆桂英:(白)媳婦不敢!【西皮散板】憑本領比輸贏——
  楊文廣:(白)媽!媽!
  穆桂英:【西皮散板】我讓兒三分。
  楊文廣:(白)提防梅花槍!
  眾將:(白)好槍法!
  佘賽花:(白)哈哈……【西皮散板】文廣雖小好本領,桂英的心意我看得清。同去三關心放穩,
  楊七娘:(白)六嫂!你看我這徒弟怎麽樣?
  柴郡主:(白)桂英!你為何敗了?
  楊文廣:(白)是孫兒的梅花槍用得好!
  佘賽花:(白)不要這樣得意喲!【西皮散板】還不謝過兒娘親。
  楊文廣:(白)孩兒多謝母親!
  焦廷貴、孟懷遠:(白)恭喜太君!賀喜太君!楊氏門中又出了少年的英雄!
  佘賽花:(白)少年英雄?
  焦廷貴、孟懷遠:(白)一員虎將!
  佘賽花:(白)一員虎將?
  眾將:(白)一代勝似一代!
  佘賽花:(白)哈哈……好個一代勝似一代!郡主!文廣武藝不讓其母,就帶他前去。
  柴郡主:(白)就依婆婆!
  佘賽花:(白)眾將官!
  眾將:(白)有!
  佘賽花:(白)點起號炮,起兵前往!
  眾將:(白)啊!
  楊洪:(白)太君!
  佘賽花:(白)楊洪!你也來了?
  楊洪:(白)我跟太君八十多年了,您掛帥出征,我能不來嗎?
  佘賽花:(白)來!
  楊洪:(白)哎!
  王文:(白)鐵騎困三關,指日取中原。
  番探子:(白)報!大王在上,探子參!
  王文:(白)打探哪路軍情?起來講!
  番探子:(白)大王容稟:
  王文:(白)講!
  番探子:(白)旌旗招展卷黃塵,三關之上來救兵。
  王文:(白)噢!
  番探子:(白)楊門女將齊上陣,男兒文廣少將軍。
  王文:(白)嗯!
  番探子:(白)佘太君百歲掛帥,穆桂英馬前先行。
  王文:(白)啊!
  番探子:(白)一路之上,殺氣騰騰,好不威嚴人也!
  王文:(白)賞爾羊羔美酒,再去打探!
  番探子:(白)得令!
  王文:(白)哈哈!哈哈!啊!哈哈……可笑宋朝無人,派來些女流之輩。趁她立足未穩,殺她個落花流水。軍師隨孤掠陣,我兒奮勇殺敵,兒郎的!
  眾番兵:(白)哎!
  王文:(白)殺!
  眾番兵:(白)啊!
  王文:(白)哈哈……
  王文:(白)天波府老太君請了!
  佘賽花:(白)西夏王請了!
  王文:(白)老太君!看你年過百歲,何必身到險地?聽孤相勸,及早獻出三關,免動幹戈!
  佘賽花:(白)哼!無故興兵犯境,反敢口出狂言!速速馬前歸順,饒爾不死!
  王文:(白)嗯!
  魏古:(白)哎呀呀!可笑宋室無人,派來十二個寡婦前來送死。叫我魏古好笑哇!哈哈……
  楊文廣:(白)呔!西夏賊子,休發狂言!待俺取爾首級!
  王文:(白)搭話者何人?
  楊文廣:(白)元戎之子,你少爺楊文廣!
  王文:(白)噢!楊文廣!哎呀!這!哎呀!這……哈哈……黃口孺子,何足道哉?我兒聽令:
  王翔:(白)在!
  王文:(白)速擒文廣!
  王翔:(白)遵命!
  佘賽花:(白)七娘!與我擒賊!
  楊七娘:(白)得令!
  王文:(白)殺!
  王文:(白)且住!實指望將楊門孤寡一鼓而擒,不想被她殺得大敗,逃回飛龍山老營。哎呀!這!哎呀!這這……嘿!
  魏古:(白)啊!大王不必著惱!為臣有計獻上!
  王文:(白)講!
  魏古:(白)大王!附耳上來!
  王文:(白)葫蘆谷!楊文廣!哈哈……軍師真乃妙計!我兒聽令:
  王翔:(白)在!
  王文:(白)帶領三千人馬,埋伏葫蘆谷,不得有誤!
  王翔:(白)得令!
  王文:(白)兒郎的!
  眾番兵:(白)哎!
  王文:(白)堅守大營,不得出戰,違令者斬!
  眾番兵:(白)啊!
  王文:(白)哈哈……
  佘賽花:【二黃導板】乘月光了敵營山高勢險,【回龍】百歲人哪顧得征鞍萬裏、冷夜西風、白發凝霜,楊家將誓保三關。【原板】賊王文憑天險堅守不戰,妄想我糧草斷進退兩難。這一旁飛龍山山高萬丈千裏遠,那一旁葫蘆谷陡壁懸崖攀登難。(白)賊兵前營紮在飛龍山口,據險防守,一時難攻。後營接連葫蘆谷,這葫蘆谷,噢!【原板】都道那葫蘆谷峰絕路斷,為什麽宗保孫兒他夜探叢山?我料他定有那奇謀妙算,(白)噢!【原板】倘若是有棧道,闖谷口,奇兵暗下飛龍山,他後營失守全軍亂,我裏外夾攻,豈不是一舉全殲?(白)八姐、九妹、楊洪,你道是與不是?
  楊八姐、楊九妹:(白)母親高見!  楊洪:(白)太君高見!
  佘賽花:(白)話雖如此,只是宗保歸途遇難,只有馬童張彪帶傷而還。如今傷勢未曾痊愈,看來此事麽,【二黃散板】還須要細斟酌再下決斷,(白)回營!
  穆桂英:(白)太君!
  佘賽花:(白)桂英!來得好!【二黃散板】虎帳內夜談兵共解疑難。
  穆桂英:(白)啊!太君!深夜不眠,莫非籌劃破敵之策麽?
  佘賽花:(白)正是!桂英淩晨到此,敢是前來議論軍情?
  穆桂英:(白)正是!賊兵據險不出,以逸待勞。我軍糧草不濟,利於速戰!
  佘賽花:(白)不錯!利於速戰!只是不能強攻啊!
  穆桂英:(白)必須智取!
  佘賽花:(白)智取之道?
  穆桂英:(白)葫蘆谷!
  佘賽花:(白)噢!怎麽?你也看中那葫蘆谷?
  穆桂英:(白)莫非與太君所見相同?
  佘賽花:(白)是啊!宗保探谷,豈能無因?
  穆桂英:(白)絕谷之中,確有棧道!
  佘賽花:(白)聽你之言,馬童張彪傷勢痊愈了?
  穆桂英:(白)正是!啊!太君!如今谷內情勢已明,兒願輕騎探谷越天險,
  佘賽花:(白)奇襲智取勝攻堅。須防賊兵守谷口,
  楊洪:(白)太君!西夏差官求見!
  佘賽花:(白)噢!辨明虛實用機關。吩咐升帳!
  楊洪:(白)升帳!
  佘賽花:(白)傳西夏差官進見!
  焦廷貴、孟懷遠:(白)差官進見!
  下書人:(白)天波府老太君請了!
  佘賽花:(白)到此何事?
  下書人:(白)今有我家大太子王翔,要與你家文廣在葫蘆谷前比武較量。我家大王言道:這男來便出戰,女來不交鋒。敢來是英雄,不來速退兵!
  楊七娘:(白)去你娘的!
  楊文廣:【西皮散板】太祖母快傳令容兒出戰,
  楊七娘:【西皮散板】楊七娘丈八槍一馬當先。
  穆桂英:【西皮散板】分明是誘兵計須當防範,
  王翔:(白)楊文廣聽者:太子來到,性命難保!縮頭不出,真真可笑!我等好笑哇!哈哈……
  佘賽花:(白)哈哈……【西皮散板】笑王文派人來引我入山。
  穆桂英:【西皮快板】老太君一言來指點,恍然大悟在心間。葫蘆谷口有暗算,要將文廣困絕山。誘兵計,將我賺,將計就計來周旋。順水推舟虎穴探,險中制勝把敵殲。(白)太君哪!賊兵既來討戰,正好闖入谷口。就請太君傳令,文廣前去迎敵,孫媳二隊截殺!且看兒縱馬雲端尋棧道,奇兵飛下九重霄!
  佘賽花:(白)好!爾等進谷之後,
  穆桂英:(白)連夜搜尋。
  佘賽花:(白)尋得棧道,
  穆桂英:(白)偷渡天險。
  佘賽花:(白)怎樣破敵?
  穆桂英:(白)內外夾攻!
  佘賽花:(白)以何為號?
  穆桂英:(白)賊營火起為號!
  佘賽花:(白)何人隨行?
  穆桂英:(白)七嬸母!
  佘賽花:(白)哪個斷後?
  穆桂英:(白)焦、孟二將!
  焦廷貴、孟懷遠、楊七娘、楊文廣:(白)太君!我等赴湯蹈火,萬死不辭!
  佘賽花:(白)好哇!【西皮小導板】英雄兒女氣沖霄漢!【快板】闖虎穴入龍潭氣壯河山。輕騎滿載眾望去,三關安危一身擔。我要兒憑智憑勇越天險,不出明晚把捷報傳;我要兒乘風舉火飛烈焰,笑迎金鼓並馬還。臨戰前傳將令張彪進見,
  焦廷貴、孟懷遠:(白)張彪進見!
  張彪:(白)來也!
  張彪:(白)參見太君,有何差遣?
  佘賽花:(白)元帥夫人再闖絕谷,你可願引路同行?
  張彪:(白)此乃元帥遺誌,張彪萬死不辭!
  佘賽花:(白)好!【西皮散板】牽過了白龍馬再跨征鞍。
  張彪:(白)是!
  佘賽花:(白)忠烈楊門一脈傳,前赴後繼探絕山。識途老馬盡爾力,白龍馬呀!白龍馬!破敵歸來共凱旋!文廣!
  楊文廣:(白)在!
  佘賽花:(白)騎上你父白龍馬!
  楊文廣:(白)得令!
  佘賽花:(白)奮勇殺!
  楊文廣:(白)多謝太祖母!
  楊洪:(白)太君!寇、王二位大人押糧至此!
  佘賽花:(白)快快有請!
  楊洪:(白)有請啊!
  王輝:(白)老太君!
  佘賽花:(白)王大人!
  宋探子:(白)報!啟稟太君:小將軍追趕王翔,誤入葫蘆谷,正副先行趕去接應,一同被困。
  佘賽花:(白)再探!
  宋探子:(白)啊!
  寇準:(白)太君!她母子被困絕谷,就該速速派兵接應才是啊!
  王輝:(白)是啊!
  佘賽花:(白)大人不必驚慌!此事老身早已料到。
  宋探子:(白)報!那王文言道:限太君三日之內獻出邊關;如若不然,他就放火燒谷,將少將軍等,燒得屍骨不存!
  佘賽花:(白)再探!
  宋探子:(白)啊!
  王輝:(白)老太君!我道西夏英勇難敵,你執意不信。如今她母子被困絕谷,這便如何是好?啊!這便如何是好哇?
  佘賽花:(白)王大人!不必驚慌!此非賊人之勇,乃我之計。大人請至後帳歇息,靜候佳音。
  佘賽花:(白)葫蘆谷,這葫蘆谷,呵呵……噢!二位大人請!
  王輝:(白)葫蘆谷?哎呀呀!也不知道這葫蘆裏賣的什麽藥哇?
  寇準:(白)王大人!
  王輝:(白)啊!
  佘賽花:(白)哈哈……
  寇準:(白)哈哈……
  王輝:(白)呵呵……唉!
  王翔:(白)兒郎的!
  眾番兵:(白)哎!
  王翔:(白)將谷口團團圍住了!
  眾番兵:(白)啊!
  穆桂英:【高撥子導板】風蕭蕭霧漫漫星光慘淡,【回龍】人吶喊,胡笳喧,山鳴谷動,殺聲震天。一路行來天色晚,不覺得月上東山。【原板】風吹驚沙撲人面,霧迷衰草不著邊。披荊斬棘東南走,石崩谷陷馬不前。揮鞭縱馬過斷澗,
  張彪:(白)來到東南山麓!
  穆桂英:(白)呀!【高撥子散板】山高萬仞入雲端。(白)軍士們!
  眾宋兵:(白)有!
  穆桂英:(白)速尋棧道!
  眾宋兵:(白)啊!
  張彪、眾宋兵:(白)叢山峻嶺,棧道難尋!
  穆桂英:(白)起過了!
  張彪、眾宋兵:(白)啊!
  穆桂英:【高撥子搖板】九回懸峰俱尋遍,一夜辛勞未下鞍。四面八方再查看,難道說識途的老馬待揚鞭?(白)文廣!追!
  楊七娘:(白)文廣!你別打它呀!
  楊文廣:(白)好怪的畜生!剛才勒不住,現在打它也不走!
  穆桂英:(白)莫非老馬識途,已是棧道不成?張彪!
  張彪:(白)在!
  穆桂英:(白)前去看來!
  張彪:(白)是!
  張彪:(白)前面無路!絕壁難攀!
  張彪:(白)夫人!重霧茫茫,難以辨認,這便如何是好?
  穆桂英:(白)當日元帥是怎樣尋得棧道的?
  張彪:(白)當日元帥也在此地迷路,偶遇老丈采藥歸來,問明道路,方能尋著棧道!
  穆桂英:(白)現在哪裏?
  張彪:(白)是他言道:深山古洞,到處是家。
  穆桂英:(白)當日在此相遇,今日何得重逢?大家分頭尋訪,再做道理!
  眾宋兵:(白)老丈!老丈!
  楊七娘:(白)哎!老頭兒!你別跑啊!文廣!攔住他!
  楊文廣:(白)哎!
  穆桂英:(白)老丈快快請起!啊!這一老丈!你可曾與宋軍指引過道路麽?
  楊七娘:(白)嘿!老頭兒!問你話哪!
  楊文廣:(白)喲!是個啞巴!
  張彪:(白)走!
  張彪:(白)參見夫人!
  穆桂英:(白)張彪!前去看來!這一老丈可是當日引路之人?
  張彪:(白)好像是他!
  穆桂英:(白)他可是聾啞之人?
  張彪:(白)哎!耳朵有點背,可是不啞呀?
  楊七娘:(白)哈哈!你這個老頭兒!竟敢裝啞巴!
  穆桂英:【二黃散板】七嬸母且耐心我再把話論,(白)啊!老丈!不必害怕,我等並非旁人,乃是宋軍,前來尋找棧道的!
  張彪:(白)夫人!他耳朵有點背,您高聲些!
  穆桂英:(白)噢!老丈啊!【二黃散板】俺本是楊家將——
  采藥老人:(白)噢!
  穆桂英:【二黃散板】你何必心驚?
  采藥老人:(白)哈哈……
  楊文廣:(白)嘿!啞巴說話啦!
  采藥老人:【二黃散板】賊兵到此我不出聲,楊家將進山親又親。我裝聾作啞太不恭敬,
  張彪:(白)老伯伯!你還認識我嗎?
  采藥老人:(白)哎!好像見過!好像見過!此位是?
  張彪:(白)噢!此乃是楊元帥的夫人到了!
  采藥老人:(白)噢!夫人!【二黃散板】休怪我看不出你是大破天門穆桂英。
  穆桂英:(白)老丈啊!【二黃散板】入絕谷尋棧道望再指引,
  采藥老人:(白)那個自然!那個自然!那楊元帥呢?那楊元帥呢?
  穆桂英:(白)元帥他麽!老丈啊!【二黃散板】可嘆他中賊箭為國捐生。
  采藥老人:【二黃原板】聽說是楊元帥為國喪命,不由得年邁人珠淚淋淋。楊家將保社稷忠心耿耿,數十載東西征南北剿,立下了汗馬功勞,老漢我聽得明來記得清。夫人你繼夫誌再探絕嶺,我也要表一表報國之心。抖一抖老精神我忙把路引,(白)這就是棧道!【散板】懸崖上有棧道直搗賊營。
  穆桂英:(白)軍士們!
  眾宋兵:(白)有!
  穆桂英:(白)且喜尋得棧道,何愁大功不成?登懸崖,下絕嶺,備火種,焚敵營,勝似鄧艾渡陰平!

  番兵:(白)報:大營起火!
  王文:(白)再探!馬來!
  眾番兵:(白)殺!
  楊七娘:(白)哪兒跑!
  王文:(白)弓箭伺候!
  眾番兵:(白)啊!
  王文:(白)看箭!
  王文:(白)哇呀呀……
  眾宋兵:(白)西夏人馬全部被殲!
  穆桂英:(白)轉至大營!
  穆桂英:(白)太君!
  穆桂英:(白)西夏人馬全部被殲!
  佘賽花:(白)此乃孫媳與眾將之功也!
  王輝:(白)是啊!你們殺得好!殺得好哇!哈哈……
  寇準:(白)哎哎哎!王大人!這!
  王輝:(白)啊!
  佘賽花:(白)眾將官!
  眾宋兵:(白)有!
  佘賽花:(白)歇兵三日,凱旋還朝!
  眾宋兵:(白)啊!

完美人生



完美人生

我有了知覺, 漸漸也有了生氣,身體開始暖起來,
呼吸由停頓, 微弱至暢順有力,
病床四面圍着很多親友, 他們因我而哭泣起來,

很多人為我祝禱
我進了一間安老院,起居飲食全由別人照顧,
身体一天一天的強壯起來, 已可行動自如,
過着優遊自在的退休生活,
後來回到一個家, 有一天老伴也回來了,
我開始工作, 是公司的管理層,
下屬對我必恭必敬, 但工作壓力很大,
總有些不能解的難題。
不久, 我降到一個普通員工的職位。
同事對我比以前真誠得多了,  朋友也多了,
我的老伴一年比一年更青春, 更漂亮起來,
我們更多户外活動, 游水, 遠足,生活得更甜蜜,
就這樣的工作了四十多年!
是時候進大學了, 老伴現在是一個年青貌美的同學,
生活也自由自在, 無需為金錢煩惱。
四年之後轉入中學, 這裹過得更多姿多采,
舞會, 飲酒, 打波, 佔了很多時間,
好像有用不完的精力。
又過了六年了!
轉到一間小學, 老師是嚴厲了一些,
不過書本越來越淺, 無需多大氣力便過了幾年,
最後兩年只是唱唱歌, 玩玩遊戲又完成了幼稚園!

現在我是一個起居飲食也有人照顧的Baby,
無牽無掛, 身體一天一天少起來,
常常
安祥睡在小床上, 大人對我千依百順,
有一天又回到了醫院,
護士, 醫生又忙起來了,
一會便進入了一個水的世界, 温暖安全,
在這裹住了約十個月, 突然被推入一條管道,
在一個男人快樂了幾分鐘之後,
我便完成了完美的一生!

2014年5月15日星期四

八十日環遊世界Around the World in 80 days

是一本由法國作家 Jules Verne於 1873寫成出版的小說。
1956由米高安德遜Michael Anderson拍成電影,
演員包括大衛尼雲David Niven, 馬利奧莫蘭奴Mario Moreno,
莎利麥蓮Shirley MacLaine, 還有小佩角法籣仙納杜拉,
用了680,000呎(128哩)長的菲林, 最後剪成22,000呎上影。
影片成本用了六百萬美元, 在140個地點拍攝, 包括英國,
法國, 印度, 西班牙, 泰國和日本, 加100個佈景,
36,000套戲服, 獲世界各大獎項80個, 包括奧斯卡的
最隹電影, 最佳佩樂。全球收入是十億美元。





片內此曲並無歌詞, 但佩上歌詞的Around the World 更受歡迎

2014年5月8日星期四

The song from 「Moulin Rouge青樓情孽」

The song from Moulin Rouge 是1952年電影主題曲
此片由José Ferrer荷西花拉, Zsa Zsa Gabor莎莎嘉寶主演。
Georges Auric作曲。



後由William Engvick配上英文曲詞為Where Is Your Heart


2014年5月7日星期三

Jamaican rumba



Jamaican rumba又名Mango Song是澳洲作曲家Arthur Leslie Benjamin作於1938年, 有一說原出於美洲印弟安人民謠, 耳, 雖然曲名是Rumba但下面很多版本都是採用較快的Samba節奏


Mantovani & His Orchestra的版本最為香港人熟識,

因當年商業電台的天空小說就用了這首曲開場
 (蕭湘/李我?)










2014年5月6日星期二




難得一睹鄭孟霞的舞姿,白雪仙也甚少在時裝片裏跳舞吧。
片段來自唐滌生編導的《花都綺­夢》。

《布蘭詩歌》(Carmina Burana)


《布蘭詩歌》(Carmina Burana),
亦譯作《博伊倫之歌》或《布朗尼之歌》,
是德國作曲家及音樂教育家卡爾·奧福(Carl Orff)
的大型合唱及管絃樂作品。
亦是二十世紀其中一首最為人所認識的古典音樂作品,
尤其是它的開場/終曲《O Fortuna哦 命運女神》
最為膾炙人口,在電視、電影、
廣告及全球資訊網中經常出現。
奧夫在創作的技法上,運用最簡單的旋律素材、

強烈吃重的節奏,將沒有任何發展與變樣的樂句大量的反反覆復,
在看似單調乏味的手法上,營造出源源不斷的能量,
挑動現代聽眾的情緒。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D3VsesSBsw

Carmina Burana布蘭詩歌
在德国慕尼黑南部阿爾卑斯山谷中的小鎮, 
有一所始建于公元740年的古老修道院。
由于偏僻和隐秘,很少受到戰亂和其它天災人禍的破壞,
因而保存着许多具有重要价值的歷史文献。
19世纪初,考古學家在這所修道院中發现了大量中世纪诗歌,
其創作時間大约在11至13世纪,
内容可分為宗教和世俗两類,
其中的两百多首作者不詳的世俗诗歌
經巴伐利亞的學者整理出版,
這就是《Carmina Burana 布蘭詩歌》。  
这些大部分用拉丁文寫成的詩歌顯然出自神職人员
和落魄文人以及流浪學生的手筆,
其中蕴含的放蕩不羁的精神和對放浪形骸的生活方式的讚美,
並對封建社会無情嘲諷。
1803年,Johann Christoph von Aretin在Benediktbeuern修道院發現了《布蘭詩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