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8日星期日

一代天嬌 - 紅線女 (1953年)



1951年投共前的作品

(小曲) (引子) 身飄搖﹐似風飄﹐珠淚搖﹐似江潮﹐
悲悲悄悄,魄散魂搖﹐銅琶舊調呀﹐一筆勾銷﹐
唉 我慘問情天呀﹐我是否生來苦命招﹐
人似鮮花萎了﹐一似勵鬼飄零﹐對住寒山慘叫。
(反線中板) 嘆此一代天嬌﹐變作一地嘅殘紅﹐
幸福已隨風﹐消逝了。 呢朵晉宮花﹐
竟種在秦宮地﹐惹出一段恨海情潮。 
當日一頁銅琶歌﹐今日都變了斷腸詞﹐
試問有誰知曉。 
哀 哀 哀﹐個一幕亂倫慘劇﹐落在呢個苦命嬌嬈。 
悲莫悲﹐骨肉相殘﹐遍野嘅刀鳴﹐劍嘯。 
兩王爭位﹐不應把那陰謀播弄﹐
唉 迫要額裂與頭焦。
(二王) 個一頁秦仇晉恨﹐真係筆劃難描﹐
呢一朵憔悴宮花﹐巳是皆非啼笑﹐
一個是我親胞兄﹐我偏­把情哥叫﹐
一個是我親胞弟﹐偏偏與我結情苗﹐
正是夫不夫兮姐不姐也衹天知曉﹐
唉 試問我有何顏面﹐再生在於人海狂潮。
(小曲) 唉 悲聲呼叫似鬼調﹐悲聲呼叫﹐
過峽上山行橋﹐臨崖遠眺﹐野嶺峭峭﹐
徒獲得一片寂寥﹐唉 心驚哥哥佢有不妙﹐
心驚哥哥中計﹐中伏葬山腰﹐不死都也難療﹐
金甌永缺﹐百姓沉淪葬魔­潮。
(小曲) (序) (攝白) 銅琶大哥﹐你去左邊度呀你﹐
你出嚟見我啦。 
(唱) 唉 倘若吾兄命殞了﹐
我就算雖生雖生都也是無聊﹐
更哀我東晉亡國恨迢迢。 
(七字清中板) 願我山河常永耀。 
願哥能掌晉王朝。 何以峭寒山人影杳。
都只有荒林月照嬌嬈。 
(花) 哎吔 莫不是天妬英雄﹐
我亞哥佢巳魂歸太廟。 
倘若銅琶遭粉碎﹐我天嬌惟有追伴到奈何橋。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