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11日星期五

Herbert von Karajan 卡拉揚


Herbert von Karajan 卡拉揚(1908-1989),
生於奧地利,薩爾斯堡,是二十世紀最著名的指揮家。
卡拉揚為歐洲各樂團指揮凡70年。他與柏林愛樂樂團合作長達34年。

他熱衷於錄音和導演,為後人留下了大量的音像資料,
到1988年為止他發行超過1億張唱片, 約700款錄音,
包括眾多的管弦樂,歌劇錄音和歌劇電影,
涵括從巴洛克到後浪漫主義歐洲作曲家的作品。
其中一些作品,如貝多芬的交響曲還被多次錄製。
他記性驚人指揮不用看譜, 在音樂界享有盛譽,
被人稱為「指揮之王」


他曾經加入納粹黨, 成為黨員,戰後曾被審查,
幸而被EMI賞識, 經友人之助免了入罪。

1955年,柏林愛樂樂團和卡拉揚到美國巡迥演奏,
美國音樂家聯盟在《紐約時報》頭版刊登了一篇文章,
名曰《音樂家反對納粹帶領的柏林樂團在此舉行的音樂會》。
不過這些反對最終還是未能成功,原因很簡單,
因為這次巡迴是由西德政府出資的。

樂團抵達美國,一切平靜。
卡拉揚對此也出了一簡短的聲明:
「我不談政治,我只是作為一位音樂家來到這裡。」
他們在華盛頓,紐約卡內基音樂廳,辛辛那提和巴爾的摩等城市演出,
以其音樂打動了美國聽眾和樂評界。

此後他正式成為柏林愛樂樂團終身總指揮,
1957帶樂團訪問日本。
之後兼任維也納愛樂團指揮,
1959年秋季巡迴印度,菲律賓,香港和美國等地演,
可惜那時年紀太少, 沒有機會親身目到。

1979年,卡拉揚率領柏林愛樂樂團訪問北京,
演出莫扎特的《第三十九交響曲》、
勃拉姆斯的《第一交響曲》和德沃夏克的《第八交響曲》等。
隨行的記者Charlotte Kerr)為南德意志報寫到:

“ 首場音樂會,莫扎特降E大調交響曲和勃拉姆斯第一號,
應該在19點30分開始。藍領綠領慢慢塞滿大堂。
綠領是軍方派來的人。藍領則是剛下班的人,或是步行過來,
或是騎車過來,疲累而又滿身塵土。 其中一些已經趕了兩天的路;
如果不能從企業那裡拿到票,就得排上個把小時長的隊去買。
最貴的票1元。工人的月薪50元,中學教師的則低一點,
我們的女翻譯則有60元一個月。兩個月的月薪可以養活4個人。
開場前的5分鐘,部長仍沒到場。貴賓席上擺着一張長長的桌子,
鋪着雪白的亞麻檯布。桌子上有茶杯,桌前則有一個水藍色花痰罐。
廣播中不停響着一個女聲:「請在音樂會期間保持安靜,
不要隨處走動,不要互相談話。」
19點40分卡拉揚奏起莫扎特的降E大調交響曲,
然後沒有休息直接繼續勃拉姆斯的交響曲。
為了不讓木地板被大提琴和低音大提琴的金屬尖划傷,
中國人在這用上了本應在機場迎接的時候鋪的紅地毯。
音樂聽起來好像從一個大罐放出來似的。
可是這5700人的會堂就是安靜。一些運氣好的人帶上了磁帶錄音機,
用兩個麥克風錄起音來。
一位藍領在勃拉姆斯第二樂章時要離開,但被女工作人員阻止了。
那位中國人鬧起來。另一個坐在旁一排的中國人站起來,給了他一下耳光。
最後一個曲目是貝多芬的第四和第七交響曲。
中國的電視現場直播。40位中國樂手接替了40位愛樂樂團成員。
在文革四人幫時期,貝多芬在中國被看作是資產階級修正主義的化身,
其作品是被禁止的。音樂會無疑成了一次表白宣明,
在政治靈感的火焰中,貝多芬放射着光芒。 ”

回程途中,有人問卡拉揚,這一行是否值得。
卡拉揚答道:「當然值啦!那裡的民眾第一次真正聽了音樂會。
這兩個民族之間的接觸是很少見的。」
卡拉揚其實本來還打算在紫禁城上演普契尼的歌劇圖蘭多特,
但是沒能如願。這一直要等到後來祖賓·梅塔才付諸於實現。"

聽了幾十年卡拉楊的音樂,也未能親目其風範,
幸而現在有了youtube,
我們可隨時欣賞這位大師的出神入化表演!

Maurice Ravel - Bolero 我最喜歡的曲目
《波萊羅舞曲》


The Blue Danube Waltz 籃色多惱河



Beethoven Symphony No. 5 (命運交響曲) - Part 1


William Tell Overture (Finale)(威廉·泰爾序曲)

Radetzky March - Viena 1987 輕騎兵進行曲


Beethoven Symphony No. 9 (貝多芬第九交响曲“歡樂颂—自由颂”



Mendelssohn Symphony No.2 in B-flat major Op. 52 'Lobgesang' - Sinfonia
孟德爾遜第二交響曲


Beethoven Symphony No. 3 'Eroica'

G. Verdi - Don Carlo 華爾弟歌劇《唐卡洛斯》
Act III 第三幕

Requiem de Verdi (1967) 華爾弟(安魂曲)
Soprano: Leontyne Price
Alto: Fiorenza Cossotto
Ténor: Luciano Pavarotti
Basse: Nicolaï Ghiaurov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