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4日星期一

詹小屏

詹小屏訪問(文摘)

  這篇訪問是小美寫的,刊於1982年11月23日出版的《年青人周報》。詹小屏是香港早年的傳奇歌手,比如無線電視第一首電視劇主題曲《星河》(國語歌)便是由她主唱的。而今,已經很難找到她的資料。但從小美這篇近二千字的訪問,可以讓我們初步了解一下她。事實上,從訪問裡她所說的輟歌理由,也真是教人意外,卻是極有意思的!

  對詹小屏(Judy Jim)留下印象是始於《山水之歌》(註:無線六十年代後期的音樂節目,「山水」是某音響器材的商標名字),當時十分愛她那曲《忘不了的你》,令我駐守在電視機旁。雖然Judy唱的歐西流行曲為多,但我對她印象難忘,始終是那一首《忘不了的你》。

  很多人都把Judy看作老牌歌星,其實Judy只是出道得早,她十多歲唸初中時,一把唱歌的傻勁推使她去參加歌唱比賽,得到第一屆星晚歌唱比賽英文歌曲組的冠軍,因緣際會,湊巧當時商業二台開辦歐西流行曲介紹節目,將這個剛得獎冒頭的瑪利諾女校初中生請進商台,當起DJ來,說起來,Judy緬懷起來仍然失笑不已,她說:「當時天天放學還背着書包上電台做節目,當時的音樂節目絕大部份是點唱項目,沒有一面播歌一面做介紹或分享的部份。」

  所以算起來,Judy可算是DJ中的開山祖師,也可算得上是第一個在香港做DJ性質工作的播音工作者。

  商台經過幾次的遷移,但未在廣播道上築起廣播大樓之前,商台的大本營是在荔枝角的,相信不少人已不大知商台的掌故了,但Judy卻為我們娓娓道來,且狀甚陶醉的說:「當時在荔枝角的商台,環境真是十分漂亮,靠近一個海灣,又有樹木林蔭,特別黃昏時候,我最愛獨坐這裡,預備明天的資料或者要講的話,那時真覺得是一種無比的享受!」Judy說時流露出的表情,令我相信當時那良辰美景,肯定剎是迷人。

  很多人以為Judy只是唱歌的,卻不知她真正的意願是在電視製作方面。那時她中學畢業,考進崇基英國文學系,唸了兩年,發覺唸大學還跳不出甚麼的階段,仍有點像中學式的教育,所以向開明的父親說了個理由,退學了,正當無線開台,向這位DJ前輩招手,但Judy要做編導工作,TVB卻要她附上一項主持之職,於是很多人便不知道Judy其實亦是TVB的第一代幕後人。當時Judy主持的《星光晚會》,就真正名副其實,星光熠熠,名歌星如潘迪華、潘秀瓊等也是此節目的常客,而如今紅得發紫的關正傑也在此節目中成長過,但當時Micheal實在年青得可以,只可當個新人看。

  Judy的歌唱得十分好,可惜她的歌唱生命沒有延續下去,但她卻以一個中國人和DJ第一個嘗試去灌錄歐西流行曲而大紅特紅,實為港人增光不少!

  除了她的歌令我激賞外,Judy的修養我該為認真好!就以那天我們相扚在一餐廳談話,一位女侍應的態度奇差,三番四次沒禮貌,但Judy沒有光火,反而平心靜氣跟她說端詳,修養之高,實在難得。

  以前我只羡慕Judy的歌唱得好,但是和她攀談過之後,發覺她真是另一個才情橫溢的新女性,能幹而且見解獨到,分析事物透徹而深遠,令我明白到甚麼叫做內外皆美的標準是甚麼了!

  她停了唱歌,原因是她感到台下的人與自己溝通不到,而她又不喜歡唱太多國語時代曲,她說:「因為當時的歌曲內容大多是指女子在家日盼夜盼等郎歸,流露女性十分懦弱的一面,所以我不喜歡再唱下去。」Judy不唱歌,無疑是我們的損知,但她自己卻不斷去得着,由TVB到台灣,由台灣到港台,由港台再到英國廣播電台,及再返港台,在這個歷程中,Judy更成熟,更令人喜愛,如今她在港台當高級監製,製作的《八十年代面面觀》就極有時代觸角,很敏銳地去製作具探討性問題的節目,這是歌唱以外她帶給我們的。

  我們談話間,彷彿將Judy的歌影褪去,換上是一個走出廚房的新女性。她希望香港的年青人會有政治醒覺,會關心社會,但她感慨的說:「香港發展太快,快得有點窒息,於是年青人只看到事情的結果,而看不到事情進展的過程,看不到其中正常的發展規律。」Judy一面享受她的午餐,一面溫婉地細說,她也認為:「不少年青人高估自己,而慨嘆機會難尋,其實他們有否想過每件事情必定有不同的分工,在乎每個崗位的人是否都發揮得好,正如沒有可能每一個人都做經理,沒有人做職員吧!」她再說:「社會沒有可能清一色!」

  Judy很反對性別的壓力,但她強調她不是一個婦解份子,只是希望社會能盡量減低性別壓力,將公平釋放開來,Judy打了個比喻說:「一男一女出來見工,大多是男的那個人工比女的多,因為傳統上男人要養妻活兒,道理上要多些錢,但有否有人想過女人如果說養丈夫養子女,就覺得很不通,這就不是傳統給予性別的壓力?我不欣賞!」所以Judy基本上不喜歡太因循傳統,不過她又不承認而傳統,因為以前已有不少人反傳統,將反傳統的習慣沿用下來已變成傳統了。不過不少中國社會優良傳統就甚值得流傳及欣賞,如中國的書法,中學生已沒有這個練習的機會,原子筆已將毛筆淘汰了,甚至有化學水彩毛筆出品哩!說時,Judy也好奇地躍躍欲試,於是她說:「待我稍一會兒去買一枝來玩玩。」誰知她祖家卻是文房四寶的老字號呀,Judy又着實可愛!

  覺得Judy可愛不止我一個人,嬌小而清悄的Judy,有一位十分體貼的好伴侶,著名樂評人,亦是無線的行政大員梁濃剛先生,快要與Judy渡過十周年的結婚紀念了,他們彼此相識相愛到結婚,都是一對好朋友,彼此了解、研究、關心,所以,在傳統目光下,Judy既是一個能幹的傳播工作者,在家亦是一個幸福的俏人兒。

1 則留言:

CydJDee 說...

Please post a follow-up interview, an update on someone who still touches the hearts of many through her music. Forty years or more have gone by; but her fans still remember. I found your blog via google.com.hk and was pleasantly surprised at how much there is on JJ, not only on google, but also on Baidu and Youtube.

Thanks for posting this interview.

Cyd J. Dee
Cana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