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29日星期日

陳歌辛






陳歌辛(1914年9月19日-1961年1月25日),原名陳昌壽,出生於中國上海南匯,著名流行音樂人,與黎錦光被認為是中國流行樂壇成熟期最傑出的代表,分別有「歌仙」與「歌王」之譽。其祖父為印度人,後被其母過繼給一戶陳姓人家。

陳歌辛畢業於格致中學,曾短暫跟隨猶太音樂家弗蘭克爾學習音樂理論及作曲、指揮等。其後在上海一些中學教授音樂,並創作歌曲。1938年,任中法劇專音樂教授,與張昊、鐵錚、鄭守燕等組辦「歌詠指揮訓練班」,譜寫了一些抗戰歌曲。

1941年,陳歌辛被日本佔領當局逮捕,關入著名的極斯菲爾路76號酷刑折磨三個月後放出。之後,陳寫出了代表作《玫瑰玫瑰我愛你》、《鳳凰於飛》、《夜上海》等名曲,由周璇等演唱出名,在上海風靡一時。

1945年8月,日本戰敗投降,中國經歷八年抗戰後取得勝利,陳歌辛於是在1946年抗戰勝利後第一個農曆新年創作《恭喜恭喜》,此曲日後成為華人世界最重要的賀年歌曲。

1946年,陳歌辛赴香港投奔夏衍,1950年回到上海,任崑崙電影製片廠作曲。1957年在反右運動中被打倒,送往安徽白茅嶺農場勞動,在三年自然災害中因飢餓死於當地。1979年獲得平反。

陳有三子一女,其中長子陳鋼為著名音樂家,作有著名小提琴協奏曲《梁祝》,三子陳東為男中音歌唱家。


----------------------------

陳歌辛在十幾歲的時候,就彈得一手好琴, 1930年,
黎錦暉在上海創辦了明月歌舞團,陳歌辛成為明月社的鋼琴教師。
這一年,他與學員金嬌麗相識,陳歌辛風流倜儻才華橫溢,
自然是金嬌麗這樣喜愛藝術的小女孩所喜歡的。
於是,十七歲的陳歌辛與十五歲的金嬌麗,開始了他們的早戀。
金嬌麗的父親是一個大酒店的老闆,陳歌辛則是一個平常的文人,
他們的戀情遭到金家強烈的反對,
但兩個墜入愛河的年輕人對一切都不管不顧,
他們在工作之餘頻頻約會,甚至還多次一起跑到杭州去。
這對私奔的鳳凰並沒有把金家大老爺放在眼裡,
在一張陳歌辛寄給未來岳父的賀年卡上,
陳歌辛只寫了四個字:膽大包天。
女兒遇到這麼一個才華橫溢又無拘無束的音樂家,
金家老爺真是束手無策,直到女兒有了身孕,金家才默許了這樁婚事。
有愛人相伴,有大上海寫不盡的風浪樂事,
陳歌辛的創作一直處於一種巔峰狀態, “薔薇處處開” ,
“夜上海” , “夢中人” , “可愛的早晨” ,
“漁家女“等歌曲,一首接一首。

據陳鋼描述,他在幼年的時候,經常看到父親半夜時興奮地叫醒母親,
展示他的得意作品。據陳鋼回憶,父親寫歌稱得上神速,
有時一晚上能寫出三四首來, “明天一拿出去,全流行” 。
陳歌辛這個階段主要是給電影寫插曲,
但這些歌有幾十首在上海灘的酒吧歌廳裡傳唱,
據說,當時上海有四十多個大小電台,有時會同時播陳歌辛的新作。
除了給電影寫歌,陳歌辛在他的青年時代還創作過許多古典音樂和現代音樂作品。
他在1936年發表在“音樂教育”上的歌曲“春花秋月何時了”
被視為中國音樂史上的第一部現代歌曲。
陳鋼說: “現在譚盾他們搞的東西,早幾十年我父親就搞過了,
他沒有學過作曲,沒進過國立音專,是跟洋人學習音樂。
父親接受的西洋音樂的知識和信息,與歐美國家是同步的。
“陳歌辛在當時也給國立音專的刊物投過幾次稿,前兩期刊登了,
後來父親被告知,他的音樂太前衛了,恐怕以後不能刊登了。
思維活躍,追求進步的陳歌辛,在1937年時,
還創作了一首“度過這冷的冬天”的愛國歌曲,
一度傳到了新四軍中。
而當日軍撤離上海,國民黨“還都”南京,上海光復時,
興奮的陳歌辛還創作了一首後來廣為傳唱的歌“恭喜恭喜” 。
1949年後,陳歌辛到上海電影製片廠擔任作曲,
上海音樂學院專門把他聘請去給作曲系的學生講配器。
一個沒有留過洋,沒進過音樂學院的人給作曲家們上課,
這在現在是不能想像的,但當時的上海確實是中西文化碰撞的鋒面,
而陳歌辛這些後世看起來完全是天才的人物,
正是那個特別的年代留給中國文化史的禮物。
在陳歌辛的幾百首作品中,那首“玫瑰玫瑰我愛你”最具有傳奇色彩。
這首歌在二戰結束後,由兩個美國人翻譯成英文,
20世紀40年代美國最著名的爵士歌手弗蘭克萊恩Frankie Laine把它唱遍了全美,
在1951年,它登上了美國流行音樂排行榜第一名。
弗蘭克還出版了同名的唱片,風行全美。按照當時美國的版稅計算方法,
這首歌陳歌辛可以得到一百萬美元的收入。陳歌辛獲悉這個消息的時候,
非常興奮地表示,自己要去美國把這筆錢領回來,買一架戰鬥機捐給志願軍,
“去打美國鬼子” 。
但在當時,這是無法實現的。 三十年後,陳鋼的弟弟陳東在美國演出時,
遇到了弗蘭克萊恩,因為“玫瑰玫瑰我愛你”在美國影響實在太大了,
所有的人都以為它是一首美國歌,但當陳東與弗蘭克講起這首歌是父親創作的時,
弗蘭克興奮得無以复加。從那年開始,弗蘭克每年聖誕節時都會給陳鋼寄一張賀卡,一直到2004年,九十歲的弗蘭克在接受上海電視台記者採訪時,還沙啞著嗓子,表露出異常興奮的情緒。 而在1999年,中國女足在亞特蘭大與美國女足決戰世界杯時,全場華人高唱的,也正是這首“玫瑰玫瑰我愛你” 。 四 像許多從“舊社會”走過來的文人一樣,新中國成立後,陳歌辛滿懷激情地投入到新社會的建設中。作為上海電影製片廠的專職作曲,他先後為故事片“紡花曲“ , ”人民的巨掌“ , ”情長誼深“ ,美術片”驕傲的將軍“ , ”烏鴉為什麼是黑的“ ,戲曲片”蓋叫天舞台藝術“等作曲,並擔任了”女籃五號“ , ”山間鈴響馬幫來“等影片的音樂指揮。可是,也像許多從舊社會走過來的文人一樣,在新中國成立以後,他的作品也失去了很多光澤,寫慣了十里洋場,才子佳人,突然要歌頌人民歌頌黨,陳歌辛和他許多同代人一樣,有點轉不過彎來。 音樂界很快就開始了批判“黃色歌曲”的運動。剛剛卸任的中國文聯主席周巍峙,當年曾寫過一篇著名的文章,叫做“批鬥黃色音樂” ,黎錦暉的歌成了黃色歌曲,陳歌辛的歌也成了黃色歌曲。在回顧這段往事時,周巍峙曾說,那時的他,真是“從無知到狂妄,從狂妄到亂說。 ” 在反右運動一開始,擅寫“黃色歌曲”的陳歌辛就成了右派,天才的作曲家,成了安徽白茅嶺農場裡的工人。妻子金嬌麗每次輾轉來到白茅嶺,看見心目中的白馬王子變得如此瘦弱和驚恐時,她都能真切體味到“心如刀絞”的感覺。飢餓,疾病,時時折磨著這個來自大上海的右派,音樂,成了一個遙遠的模糊的抽象的東西。 正在演奏的陳鋼教授 但是1959年的一天,陳歌辛突然被生產隊裡的大喇叭喚醒了,裡面播放著優雅,細膩而又激情四溢的小提琴曲。 “梁山伯與祝英台” ,作曲何占豪,陳鋼。 陳歌辛依稀聽到了這些詞語。 “陳鋼,那不是我兒子嗎? ” 陳歌辛此時的興奮無以复加,他給妻子金嬌麗寫了一封信,索要一本“梁祝”總譜,他說要兒子陳鋼簽上名字,並給兒子提些建議。當時正在上海音樂學院作曲系學習的陳鋼,已經與父親劃清了界限,金嬌麗也沒有為這件事“麻煩”兒子,她買了一本總譜,帶著它來到白茅嶺。 沒有人能夠知道陳歌辛看到這本沒簽名的總譜時是怎麼樣的一種“悲欣交集”的心情,更沒有人知道,陳歌辛要給兒子提些什麼樣的建議。陳歌辛沒有能夠度過1961年那個寒冷的冬天,在這一年的1月25日,他那顆一直為音樂澎湃的心臟衰竭了,生命只有四十六年。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