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20日星期日

坐 看 雲 起 時

坐 看 雲 起 時

因 為 空 氣 污 染 , 香 港 人 少 了 一 項 天 賦 人 權 , 就 是 看 雲 。 故 此 , 每 當 有 人 說 什 麼 什 麼 於 我 如 浮 雲 , 反 應 特 別 波 動 。 沒 有 幾 天 有 白 雲 的 日 子 , 不 是 陰 暗 就 是 灰 濛 。 香 港 天 文 台 長 期 愚 民 , 說 「 今 日 有 煙 霞 」 , 市 民 就 開 心 了 : 沒 有 白 雲 , 但 有 煙 霞 , 也 好 , 就 像 佐 丹 奴 的 襯 衣 買 不 起 , 但 不 怕 , 我 有 得 Gucci 。 一 個 城 市 , 連 如 此 低 俗 的 騙 局 也 相 信 了 , 多 麼 蠢 呀 ? 香 港 的 男 人 最 不 浪 漫 , 其 中 一 個 病 症 , 是 不 會 因 為 今 天 是 一 個 特 別 的 日 子 , 與 女 朋 友 一 起 看 雲 。 開 一 輛 開 篷 車 , 停 在 西 貢 的 碼 頭 邊 , 呆 呆 地 看 天 空 , 然 後 側 過 頭 來 , 笑 告 訴 她 : 「 連 上 天 也 慶 祝 你 的 生 日 , 看 , 滿 天 鵝 絨 般 的 祥 雲 。 」 然 後 把 禮 物 送 給 她 , 一 幅 你 親 自 畫 的 水 彩 : 澄 藍 的 天 空 , 如 歌 聲 一 樣 緲 蔓 的 雲 海 , 從 前 在 藝 專 讀 過 三 年 , 功 夫 只 用 在 這 個 骨 節 眼 上 。 日 出 日 落 , 是 理 性 的 , 雲 展 雲 舒 , 是 感 性 的 , 而 女 人 是 感 性 的 動 物 。 每 一 個 女 人 , 五 歲 的 那 一 年 , 就 倚 在 窗 前 看 天 空 出 神 , 她 們 喜 歡 看 雲 , 雲 有 無 窮 的 幻 想 : 衣 裳 裙 子 的 形 狀 , 愛 情 的 憧 憬 和 遐 思 , 當 一 首 歌 在 心 頭 升 起 : 「 當 我 還 是 小 女 孩 的 時 候 , 我 問 媽 媽 , 我 將 來 會 怎 樣 ? 我 會 美 麗 嗎 ? 我 會 不 會 很 有 錢 ? 她 告 訴 我 : Que Sera Sera , 將 來 怎 樣 的 , 就 怎 樣 吧 。 」 雲 海 的 變 幻 , 佐 證 Que Sera Sera 的 生 命 之 謎 , 女 人 不 喜 歡 哲 學 , 但 永 遠 喜 歡 雲 彩 。 一 個 懂 得 讀 雲 的 男 人 , 在 柏 克 萊 主 修 地 質 學 , 副 修 過 兩 個 學 期 的 氣 象 , 開 一 輛 開 篷 豐 田 , 從 三 藩 市 沿 加 州 海 岸 , 一 直 南 下 聖 地 牙 哥 , 在 公 路 上 , 共 賞 一 幅 雲 翔 羽 化 的 天 地 壁 畫 。 直 到 浪 花 擊 濺 的 天 邊 , 這 一 段 旅 程 , 一 生 須 有 一 次 , 應 該 在 二 十 八 歲 之 前 完 成 , 在 雲 合 霞 開 的 時 刻 , 懸 崖 邊 的 一 吻 , 她 永 遠 都 會 記 住 。 然 後 你 們 分 開 了 , 她 嫁 給 了 一 個 她 不 算 深 愛 的 人 , 你 在 天 涯 的 另 一 方 。 當 你 一 個 人 飛 紐 約 公 幹 , 在 機 上 的 圓 窗 , 又 一 次 看 見 粼 粼 的 雲 海 , 這 時 , 心 情 都 不 一 樣 了 , 就 像 胡 蘭 成 說 的 : 「 在 雲 上 飛 , 完 全 望 不 見 下 界 , 已 入 昏 暮 , 雲 亦 多 是 煙 氣 黑 霧 , 上 不 見 日 月 星 光 。 惟 見 機 翼 兩 微 現 紅 光 , 似 地 獄 的 火 , 又 如 螢 火 蟲 的 腹 部 的 光 , 這 點 點 火 光 非 常 非 常 的 可 哀 。 」 還 記 得 在 一 起 看 雲 的 時 候 ? 有 一 天 , 當 我 們 都 老 去 , 在 浮 雲 過 眼 的 回 憶 中 , 我 們 都 熱 淚 盈 眶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