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17日星期四

動物有情

動物有情 - 丁凡

除了人類以外,其他的動物到底有沒有情感與靈魂?這是古今中外都有的爭議。基督教的教義就不認為其他動物有靈魂,佛教也把投生為動物視為一種懲罰。但是真正親近過動物的人,大概都會觀察到許多深情流露的動物行為。我小時候,和動物的關係比和人類的關係更為親密,親眼看過許多非常「人性」的動物行為,至今難忘。如果要我細數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的話,前十名裡就有三隻狗、一隻貓。
對動物懷有這樣深刻的情感,在某些人眼中,大概是有點過度濫情的吧。最近讀了一本書,終於讓我有知音之感。時報出版的新書《哭泣的大象》是一本翻譯書籍,作者文筆普通,但是我還是看得津津有味,一口氣讀完。作者收集了一大堆動物行為研究報 告,重點不外乎想要證明:除了人類之外,其他動物也有種種感情和心靈活動,例如哭泣、悲傷、嫉妒、害羞、美感、愛、、、等等。書中有許多溫馨感人的故事、 許多令人印象深刻的畫面,例如靜靜欣賞落日的猿猴、喜愛畫畫的大象、、、讓我想起自己的童年玩伴。

小時候,最要好的朋友就是一隻白色狐狸狗「來喜」。因為牠很小就被領養,始終自以為是人類, 對於其他狗狗都不屑一顧,任何公狗想要「一親芳澤」,牠就會一反平常的溫和個性,凶狠的反擊,以至於「終身未婚」,始終沒有交配過。
我若受了委屈、蹲在院子角落偷偷哭的時候,來喜一定會過來依偎著我、舔掉我的眼淚。
有一次, 來喜經過客廳的時候,放了一個響屁,牠馬上抬頭,看到我們都在看牠,立刻一臉訕訕的夾了尾巴,假裝若無其事的走掉了。
又有一次,爸爸又在大發脾氣。他叫我們集合在客廳聽他訓話,來喜躲在角落偷聽,爸爸看到了說:「你們這些白眼兒狼,不聽我的話,連隻狗都不如,我若是叫來喜,牠還會聽話過來呢!」說著說著,爸爸就一連聲的喊:「來喜!來這裡!」
來喜一看,苗頭不對,怎麼罵到牠頭上了呢?快快轉身溜了。我們忍住笑,看爸爸尷尬的乾咳幾聲。事後,大家都把自己的零用錢拿出來買東西給來喜吃。
印象最深的一次,村子裡一群頑童經過,對著來喜丟石頭。我一時鬼迷心竅,為了拉攏小朋 友,也加入了戰局,抓起一大把沙子丟了過去。來喜有些不可置信的呆看著我的動作,忘了躲避,沙子輕易擊中了來喜的臉。牠的鼻孔裡、眼睛裡都是沙,牠一直用前爪撓著,想要把沙子從眼睛裡撓掉,大家看到牠滑稽的動作都笑了。我忽然覺得憤怒起來,大吼著追打他們:「笑甚麼笑?」
哭著把小朋友都打跑了以後,我領著來喜去水龍頭底下沖水,幫牠清理沙子。牠滿臉的信任和感激,一直搖尾巴、舔我、親我。我心裡充滿了羞愧,七八歲的稚齡從此知道了背叛和殘酷的苦澀滋味,知道勇氣和愛是甚麼,知道如何原諒和乞求原諒。
而這都是一隻狗教給我的。
如果這樣的靈魂進不了天堂,那樣的天堂我也不想進了。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