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12日星期六

李泰祥 / 阿姆斯特丹交響樂團


  《那些 天地人》专辑简介 (1989)

馬車夫之戀


李泰祥,臺灣人,1964年畢業于臺灣國立藝專,1974年赴美深造,曾擔任臺北市交響樂團首席小提琴手及臺灣省立交響樂團指揮等職。李泰祥的音樂創作以橫跨學院派音樂與流行音樂而聞名,1976年他以現代節奏重編中國傳統民歌的演奏曲《鄉》之系列,獲得空前成功,震撼了臺灣唱片業。隨後,李泰祥作曲、編曲、製作的《橄欖樹》專輯掀起了臺灣70年代民歌運動的最高潮,演唱者齊豫也從此成為臺灣最重要的歌手之一。《橄欖樹》被法國知名輕音樂團保爾·莫利亞重新改編成演奏曲,收錄在他們的最暢銷唱片之中。多年來,李泰祥一直矢志製作多種類、多元化的大眾音樂唱片,成績斐然。重要的作品除上面提到的《鄉》系列唱片、《橄欖樹》,還包括:《祝福》、《你是我所有的回憶》、《有一個人》、《蹈》、《黃山》等。


荷蘭阿姆斯特丹大會堂交響樂團創立于1888年,歷史悠久,享譽全球,被公認為是歐洲三大交響樂團之一。曾經和該團合作過的音樂家包括:史特拉文斯基、馬勒、理查·斯特勞斯、德彪西、拉威爾等。從這些音樂史上閃耀的名字,不難瞭解阿姆斯特丹交響樂團的重要地位。這張唱片是李泰祥與阿姆斯特丹大會堂交響樂團的合作成果。李氏充任指揮、編曲和製作人,是華人音樂家的才華在西方樂壇的最高體現。《那些天地人》中,李泰祥以全新境界演繹中國民歌的改編曲。


李泰祥一直覺得,民歌應該回歸民眾。但是,今日社會已經有很大的改變,民歌不可能再回到過去那種"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社會,現代人也無法再過那種拙朴單純的生活。要詮釋民歌,必須用新的方法、新的語言、李泰祥一直在尋找一種既是大眾的語言,與普通人息息相關而又能含蓄傳遞他個人音樂理念的途徑。他相信,大眾音樂雖不是他唯一的表達方式,但絕對是一種與社會溝通的具體的新形象,也是一種相應于社會變遷的文化產品。為此,在《那些天地人》一碟中,李泰祥企圖表現的,不是繡花鞋式的中國表像,而是中國人從過去到現在艱苦成長中的毅力、胸襟和生命力。他希望從中國音樂中呈現出中國人的喜怒哀樂,讓不同國度的人都感受中國人感情的橫切面。中國傳統音樂通常都被認為偏重柔潤、細膩的描寫,在此碟開首的一曲《長白山上》(山東民歌),李泰祥卻刻意強調了中國民族性格中豪邁、爽朗的一面。音樂一開始,以電子合成器和其他特殊樂器製造一種地動山搖的效果,激發聽者想像的畫面是"盤古開天"的一刹那,中國大地,迸發出一股陰陽交會的力量。整首樂曲表現出中華民族澎湃的生命力,以及樂觀的處世精神。《阿拉木汗》在唱片中以亮麗的舞曲形式出現。這首民歌的詞原是描寫邊疆一位出色動人的女孩,她的名字叫做阿拉木汗,但在李泰祥的新詮釋下,阿拉木汗被當作地名一樣來處理,不難看出他企圖表達一種很豪邁、跳動的感覺。他想要讚頌的是整個地方、整個民族的歡樂。《送我一朵玫瑰花》又是一首新疆民歌,但描寫的是浪漫情懷。樂曲的配器以鐘琴表示少女美麗的外貌,中間加入印度鼓,強調新疆色彩,並描述男女共舞的情境。音樂結尾漸趨平靜,引導人們作種種浮想。最後一首《蒙古牧歌》是錄音室科技的成果,李泰祥以歐洲最時興的節奏,給電子節拍器設計程式,賦予這首樂曲以通俗的語法和別具一格的情感,耳目一新。阿姆斯特丹樂團在李泰祥的雙手舞動下,既展現出一種僅屬東方血脈的底蘊,又染上了幾分地球人都能感知的古典美,每一位聽眾聽後都會確信:音樂是人類溝通的橋樑,沒有地理之界,時空之分,透過它的和諧,世界總有共通的理想和美麗。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