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28日星期一

Christian the lion (名叫Christian 的獅子)

1969年兩位年青人在英國Harrods 百貨公司看到一只小獅子被困在籠內出售,
因可憐小獅的環境, 而把牠買回家, 並取名Christian,
又得當地教會借出後園給它作短暫玩耍,
一年後, Christian 長大了, 看來已不大可能繼續在London飼養了,
雖然是捨不得,但聽取了專家的意見後,
還是把它送往非洲Kenya的自然保護區。
一年後他們計劃到非洲探訪牠,
專家說Christian已有了自已的獸群了,
可能不會再與兩人相認, 還可能出現危險!
由於很掛念Christian, 他們最終到了Kenya,
到了保護區, 幾經辛苦終找到了Christian 的影蹤,
Christian看到他們, 還慢慢走近, 結果......................
http://www.youtube.com/watch?v=adYbFQFXG0U







Christian was a lion purchased in 1969 by two Australians living in London, John Rendall and Anthony 'Ace' Bourke (sometimes erroneously cited as Ace Berg) from Harrods department store.[1] They had discovered him for sale in Harrods' exotic pets department and, concerned for his conditions and fate, decided to buy him.
Contents[hide]
1 Relocation and reunion
2 Movie
2.1 Viral video
3 References
4 External links
//

[edit] Relocation and reunion
Rendall, Bourke and their girlfriends Jennifer Mary and Unity Jones cared for the lion until it was a year old. Christian's increasing size and the cost of looking after him led them to the realization that they could not keep him in London for much longer.[1] The solution came when Bill Travers and Virginia McKenna, stars of the film Born Free, visited Rendall and Bourke's furniture shop, where Christian spent his days. They suggested that they ask the assistance of George Adamson, the Kenyan conservationist who, together with his wife Joy, was the subject of their movie. Adamson agreed to help them rehabilitate Christian into the wild at his compound at Kora National Reserve.
Adamson slowly introduced Christian to an older lion 'Boy' and subsequently to a female cub in order to form the nucleus of a new pride. This approach was successful and over the course of several years the pride established itself in the region around Kora.
External images

Christian with London owners John Rendall and Anthony Bourke

Christian with George Adamson at Kora National Reserve.
When Rendall and Bourke were informed by Adamson of the successful result in 1971, they traveled to Kenya to pay one last visit to Christian in order to say goodbye. Adamson warned them that it would most likely be a wasted trip as he had not seen Christian's pride for nine months. However they discovered when they reached Kora that Christian and his pride had returned to Adamson's compound the day before their arrival.
According to Rendall, "We called him and he stood up and started to walk towards us very slowly. Then, as if he had become convinced it was us, he ran towards us, threw himself on to us, knocked us over, knocked George over and hugged us, like he used to, with his paws on our shoulders."
The reunion lasted until the next morning when everyone went to bed. According to Rendall that was the last anyone saw of Christian.

2008年7月22日星期二

兩個靈魂

~~這兩個靈魂是一體的~~

一天,一個盲人帶著他的導盲犬過街時,
一輛大卡車失去控制,直沖過來,
盲人當場被撞死,他的導盲犬為了守衛主人,也一起慘死在車輪底下。主人和狗一起到了天堂門前。
一個天使攔住他倆,為難地說:
'
對不起,現在天堂只剩下一個名額,你們兩個中必須有一個去地獄。 ' 主人一聽,連忙問:
' 我的狗又不知道什麼是天堂,什麼是地獄,能不能讓我來決定誰去天堂呢? ' 天使鄙視地看了這個主人一眼,皺起了眉頭,她想了想,說:
'很抱歉,先生,每一個靈魂都是平等的,你們要通過比賽決定由誰上天堂。 '
主人失望地問: ' 哦,什麼比賽呢? ' 天使說: ' 這個比賽很簡單,就是賽跑,
從這裡到天堂的大門,誰先到達目的地,誰就可以上天堂。
不過,你也別擔心,因為你已經死了,所以不再是瞎子,
而且靈魂的速度跟肉體無關,越單純善良的人速度越快。

'主人想了想,同意了。 天使讓主人和狗準備好,就宣佈賽跑開始。
她滿心以為主人為了進天堂,會拼命往前奔,誰知道主人一點也不忙,慢吞吞地往前走著。
更令天使吃驚的是,那條導盲犬也沒有奔跑,
它配合著主人的步調在旁邊慢慢跟著,一步都不肯離開主人。

天使恍然大悟:
原來,多年來這條導盲犬已經養成了習慣,永遠跟著主人行動,在主人的前方守護著他。
可惡的主人,正是利用了這一點,才胸有成竹,穩操勝券,
他只要在天堂門口叫他的狗停下,就能輕輕鬆鬆贏得比賽。 天使看著這條忠心耿耿的狗,心裡著急,她大聲對狗說:
'你已經為主人獻出了生命,現在,你這個主人不再是瞎子,你也不用領著他走路了,你快跑進天堂吧! '
可是,無論是主人還是他的狗,都像是沒有聽到天使的話一樣,
仍然慢吞吞地地往前走,好像在街上散步似的。 果然,離終點還有幾步的時候,主人發出一聲口令,狗聽話地坐下了,天使用鄙視的眼神看著主人。 這時,主人笑了,他扭過頭對天使說:
'我終於看到天堂了,我最擔心的就是它根本不想上天堂,只想跟著我一起 ......
所以我才想幫它決定,請你照顧好它:

天使愣住了! 主人留戀地看著自己的狗,又說:
' 能夠用比賽的方式決定真是太好了,只要我再讓它往前走幾步,它就可以上天堂了。
不過它陪伴了我那麼多年,這是我第一次可以用自己的眼睛看著它,
所以我忍不住想要慢慢地走,多看它一會兒。
如果可以的話,我真希望永遠看著它走下去。
不過天堂到了,那才是它該去的地方,請你照顧好它。 ' 說完這些話,主人向狗發出了前進的命令,

就在狗到達終點的剎那,主人像一片羽毛似的落向了地獄的方向。
他的狗見了,急忙掉轉頭,追著主人狂奔。
滿心懊悔的天使張開翅膀追過去,想要抓住導盲犬,
不過那是世界上最純潔善良的靈魂,速度遠比天堂所有的天使都快。 所以導盲犬又跟主人在一起了,即使是在地獄,導盲犬也永遠守護著它的主人。 天使久久地站在那裡喃喃說道: ' 我一開始就錯了,這兩個靈魂是一體的,他們不能分開 ......'
這個世界上,真相只有一個,可是在不同人眼中,卻會看出不同的是非曲直。

這是為什麼呢?其實,道理很簡單:

因為大部分人看待事物,都無法站在絕對客觀公正的立場上,
而是或多或少地戴上有色眼鏡,
用自己的經驗、好惡和道德標準來進行評判,
結果就是--我們可能看到了假像。

所以:不要一味地按自己以為的那樣去思考!

2008年7月21日星期一

歌后

http://www.youtube.com/watch?v=2dC_iIzVYo0&feature=related


歌 后 多 悲 慘

以 前 寫 稿 界 有 一 位 大 名 鼎 鼎 小 生 姓 高 , 當 今 舞 台 劇 界 有 一 位 好 出 名 春 天 高 。 呢 日 春 天 高 在 蘇 浙 同 鄉 會 請 食 飯 , 起 筷 前 係 咁 意 講 番 幾 句 : 「 潤 發 哥 哥 有 一 句 名 言 , 佢 好 鍾 意 到 影 棚 食 飯 盒 , 有 飯 盒 食 就 表 示 有 工 開 啦 ! 我 就 好 鍾 意 請 大 家 食 飯 , 請 你 食 飯 就 表 示 我 有 project 在 手 ! 」 春 天 高 謙 , 佢 有 時 間 與 朋 友 吃 晚 飯 話 , 何 須 等 到 有 工 開 至 請 ? 在 座 一 位 朋 友 話 佢 係 藝 術 發 展 局 委 員 , 問 春 天 高 有 冇 申 請 藝 發 局 資 助 , 春 天 高 一 聽 見 就 進 入 狀 態 , 聲 音 提 高 半 度 咁 講 : 「 我 申 請 過 好 多 次 , 次 次 肥 佬 , 藝 發 局 話 我 搞 商 業 化 , 唔 係 搞 藝 術 , 不 符 資 格 。 其 實 係 委 員 老 爺 概 念 不 清 , 商 業 化 與 藝 術 係 兩 個 不 同 層 面 。 戲 劇 本 身 可 以 係 藝 術 , 但 營 運 包 裝 方 面 可 以 係 商 業 , 兩 者 結 合 就 可 以 在 市 場 生 存 。 你 話 Phantom 係 藝 術 還 是 商 業 ? 當 然 兩 樣 都 係 。 香 港 有 團 體 空 談 藝 術 , 就 一 味 向 納 稅 人 錢 , 藝 發 局 唔 批 , 佢 就 唔 做 , 然 後 寫 文 章 罵 特 區 政 府 不 培 養 藝 術 文 化 , 無 整 體 文 化 政 策 。 我 就 唔 同 , 以 商 業 養 藝 術 , 藝 發 局 唔 畀 錢 我 都 捱 住 做 。 」 越 聽 越 有 火 , 但 不 無 道 理 , 「 蘋 果 批 」 不 妨 批 一 批 , 班 「 蘋 果 批 」 老 友 相 信 會 與 一 班 「 文 化 伸 手 作 家 」 大 打 擂 台 ! 春 天 高 今 次 有 project , 一 共 兩 個 , 都 係 大 膽 之 作 , 其 一 係 搵 歐 錦 棠 一 人 演 足 全 場 九 十 分 鐘 《 死 佬 日 記 》 , 八 月 六 日 在 理 工 大 學 賽 馬 會 綜 藝 館 開 演 , 套 劇 由 精 通 歐 洲 歌 劇 陳 鈞 潤 繙 譯 自 Rob Becker 百 老 匯 長 壽 棟 篤 笑 。 另 一 套 係 由 劉 雅 麗 個 人 唱 足 、 演 出 《 蔓 珠 莎 華 》 , 以 梅 艷 芳 三 十 二 首 金 曲 刻 畫 一 代 歌 后 的 傳 奇 一 生 , 七 月 三 十 日 開 始 , 共 演 七 場 。 有 朋 友 問 春 天 高 : 「 唱 阿 梅 三 十 二 首 歌 , 係 唔 係 影 射 佢 ? 」 春 天 高 話 : 「 並 無 此 意 , 我 研 究 過 梅 艷 芳 、 周 璇 、 法 國 歌 后 Edith Piaf 甚 至 加 埋 鄧 麗 君 人 生 , 發 覺 有 好 大 共 通 點 , 就 係 小 時 坎 坷 , 唱 歌 支 持 家 庭 , 青 年 時 走 紅 , 愛 情 失 敗 , 遇 人 不 淑 , 英 年 早 逝 , 結 局 悲 慘 , 好 令 人 唏 噓 感 慨 , 《 蔓 珠 莎 華 》 用 梅 艷 芳 金 曲 表 達 歌 后 一 生 , 只 係 形 式 , 並 非 故 意 影 射 。 」


歌 后 一 生

聽 春 天 高 講 劉 雅 麗 演 《 蔓 珠 莎 華 》 、 歐 錦 棠 演 《 死 佬 日 記 》 , 講 到 歌 后 多 悲 慘 , 不 禁 神 傷 。 周 璇 自 殺 、 鄧 麗 君 死 於 服 藥 過 量 、 梅 艷 芳 死 於 子 宮 癌 , 皆 屬 英 年 早 逝 型 。 次 日 連 忙 上 網 尋 找 Edith Piaf 一 生 資 料 , 一 睇 , 唉 , 苦 過 金 葉 菊 , 幾 乎 慘 過 梁 天 來 。 Piaf 生 於 一 九 一 五 年 , 原 名 Edith Giovanna Gassion , 死 於 一 九 六 三 年 , 享 年 四 十 八 歲 。 歌 后 在 巴 黎 出 生 , 父 母 靠 街 頭 表 演 搵 食 , 兒 童 時 代 生 活 貧 窮 , 經 常 生 病 , 幾 乎 盲 , 懂 事 後 就 在 街 頭 賣 唱 , 後 來 被 發 掘 到 巡 迴 表 演 團 唱 歌 , 取 藝 名 Piaf , 越 唱 越 紅 , 一 九 三 六 年 二 十 一 歲 開 始 灌 唱 片 , 此 後 一 路 紅 到 戰 後 , 紅 遍 大 西 洋 兩 岸 , 成 為 法 國 流 行 歌 后 , 但 佢 拍 拖 幾 次 , 皆 無 結 果 , 一 九 四 九 年 佢 男 友 遇 上 飛 機 失 事 死 亡 , 到 一 九 五 一 年 ( 三 十 六 歲 ) 就 開 始 無 酒 不 歡 , 吸 嗎 啡 , 捱 到 一 九 六 三 年 逝 世 , 同 梅 艷 芳 一 生 有 甚 多 相 似 地 方 。 莫 非 真 係 天 妒 紅 顏 ? 劉 雅 麗 在 《 蔓 珠 莎 華 》 唱 足 三 十 二 首 歌 , 有 人 問 佢 同 梅 艷 芳 熟 唔 熟 ! 劉 雅 麗 話 大 家 係 識 , 間 中 有 來 往 , 佢 媽 咪 同 阿 梅 仲 更 加 熟 。 佢 話 阿 梅 一 生 追 求 真 愛 而 不 可 得 , 身 邊 朋 友 雖 多 , 無 一 可 託 終 身 , 只 能 鎮 夜 拉 相 識 、 劈 酒 大 吃 大 喝 , 以 掩 心 靈 寂 寥 。 最 可 嘆 者 , 乃 係 知 道 患 上 子 宮 癌 後 , 不 肯 接 受 手 術 切 除 , 心 仍 抱 一 絲 希 望 , 他 日 能 誕 下 兒 女 ! 阿 梅 當 然 不 知 道 , 死 後 仍 有 阿 媽 打 官 司 爭 遺 產 。 左 丁 山 在 家 翻 看 梅 艷 芳 最 後 一 個 演 唱 會 影 碟 , 睇 睇 有 心 寒 , 佢 身 穿 白 長 裙 , 步 上 舞 台 長 梯 , 回 首 與 觀 眾 拜 拜 , 神 色 ( 當 時 不 知 ) 似 有 必 死 決 心 , 抱 重 病 在 紅 館 演 出 , 非 求 死 為 何 ? 睇 影 碟 , 參 考 聽 回 來 之 故 事 , 實 在 不 忍 , 熄 機 長 嘆 。 社 長 M 話 一 定 要 入 場 聽 劉 雅 麗 《 蔓 珠 莎 華 》 , 重 溫 梅 艷 芳 金 曲 , 至 於 是 否 會 聽 到 悲 從 中 來 , 仍 然 未 知 。 左 丁 山 同 意 之 至 , 有 衝 動 想 買 一 Piaf 唱 片 , 聽 佢 法 文 歌 及 英 文 版 本 , 不 過 年 代 久 遠 , 不 知 何 處 有 貨 , 要 畀 時 間 去 慢 慢 搵 。

2008年7月20日星期日

丈夫送病妻返港揭感人故事

http://www.youtube.com/watch?v=TTpViC0I8u0&feature=related

只因為李婆婆一句想家的夢話,商學凱不惜奔走千里相送,在轟隆作響的 30小時火車旅途上,他無數次將嘴巴貼近愛妻的耳旁,柔聲鼓勵說﹕「你要堅持下去呀,我們快回家了。」但昏迷的李婆婆一直閉眼不語。直至踏進上水家門,老人家心願已了,殘存的體溫終於漸漸消散,剩下商伯孤零零地拿發黃的結婚照片,老淚縱橫。這對兒時因京劇結識的玩伴,由青梅竹馬到各有所屬,由婚姻失意到老年重逢,緣起緣落,連故事結局也充滿戲劇性。情路途遠,他倆一走便是半個世紀。祖籍天津的商伯說,年幼時隨母親搬到北京的叔父家居住,李婆婆的家就在對面。湊巧的是,商母唱京劇,李父則懂伴奏,二人兩小無猜名副其實門當戶對,早植下深厚感情,商伯甜絲絲地說﹕「我們那時很親密,她經常跟在我屁股後面走。」但當時大家都沒意想到,半個世紀之後會成為生死夫妻。各自經歷破碎婚姻他們於 1960年代初走上分岔路,李婆婆在家人介紹下與姓丁丈夫結婚, 76年來港定居,輾轉搬到上水天平 天怡樓住了 10多年。商伯說,自己結婚後搬往西安居住,在一間綜合服務公司工作,他聲稱於 1981年被人誣告貪污,和妻子經常出入官門,感情逐漸轉淡, 88年,妻子更單方面登報宣布離婚。商伯情場失意,他說,當時突然想起幼時玩伴李春宜,於是約對方夫妻倆到深圳見面。商伯說,李婆婆自幼患羊癇,後來更精神分裂,兩度留院,與丈夫日漸疏離,有次單獨會面時,她突然說﹕「我要離婚,和你結婚!」商伯說﹕「我跟你結婚即是破壞她(原妻子)的家庭,那不行!」後來,連對方丈夫也承認他倆才是天生的一對,商伯才放下道德包袱,於 1996年與李婆婆在愛情的十字路口結合,那年他 56歲,她已經 57了。此後 11年來,「她有精神病、中風、羊癇、風濕、不良於行、失禁」,但商伯說,從來沒有嫌棄過妻子,「我們從小玩大,不容易啊!」無論吃東西、外出,還是換尿片,事無大小均細心照顧。「沒想過她就這樣死了,我好痛苦。雙眼閉上,很安詳……」仵工將李婆婆的屍體包好,緩緩送上「黑箱車」,商伯眼看車門快要關上,忍不住衝上去隔厚厚的帆布,撫摸愛妻的遺體,說不出話來。西安送妻回港老翁殮房認屍
用輪椅推著昏迷的太太由西安趕返香港,才知道太太死去的老翁,早上到殮房認屍。該名姓商的老翁由警員陪同,到沙田富山殮房認屍。他指,現時要處理亡妻的身後事,他會繼續留在香港生活。他較早時談及自己與太太一段青梅竹馬的感情,但曲曲折折,才可以一起生活,可惜只有短短六年。

回家的路

http://www.youtube.com/watch?v=AvnMaJwqmHw

回家的路

為人父母都有同感的片段

坐 看 雲 起 時

坐 看 雲 起 時

因 為 空 氣 污 染 , 香 港 人 少 了 一 項 天 賦 人 權 , 就 是 看 雲 。 故 此 , 每 當 有 人 說 什 麼 什 麼 於 我 如 浮 雲 , 反 應 特 別 波 動 。 沒 有 幾 天 有 白 雲 的 日 子 , 不 是 陰 暗 就 是 灰 濛 。 香 港 天 文 台 長 期 愚 民 , 說 「 今 日 有 煙 霞 」 , 市 民 就 開 心 了 : 沒 有 白 雲 , 但 有 煙 霞 , 也 好 , 就 像 佐 丹 奴 的 襯 衣 買 不 起 , 但 不 怕 , 我 有 得 Gucci 。 一 個 城 市 , 連 如 此 低 俗 的 騙 局 也 相 信 了 , 多 麼 蠢 呀 ? 香 港 的 男 人 最 不 浪 漫 , 其 中 一 個 病 症 , 是 不 會 因 為 今 天 是 一 個 特 別 的 日 子 , 與 女 朋 友 一 起 看 雲 。 開 一 輛 開 篷 車 , 停 在 西 貢 的 碼 頭 邊 , 呆 呆 地 看 天 空 , 然 後 側 過 頭 來 , 笑 告 訴 她 : 「 連 上 天 也 慶 祝 你 的 生 日 , 看 , 滿 天 鵝 絨 般 的 祥 雲 。 」 然 後 把 禮 物 送 給 她 , 一 幅 你 親 自 畫 的 水 彩 : 澄 藍 的 天 空 , 如 歌 聲 一 樣 緲 蔓 的 雲 海 , 從 前 在 藝 專 讀 過 三 年 , 功 夫 只 用 在 這 個 骨 節 眼 上 。 日 出 日 落 , 是 理 性 的 , 雲 展 雲 舒 , 是 感 性 的 , 而 女 人 是 感 性 的 動 物 。 每 一 個 女 人 , 五 歲 的 那 一 年 , 就 倚 在 窗 前 看 天 空 出 神 , 她 們 喜 歡 看 雲 , 雲 有 無 窮 的 幻 想 : 衣 裳 裙 子 的 形 狀 , 愛 情 的 憧 憬 和 遐 思 , 當 一 首 歌 在 心 頭 升 起 : 「 當 我 還 是 小 女 孩 的 時 候 , 我 問 媽 媽 , 我 將 來 會 怎 樣 ? 我 會 美 麗 嗎 ? 我 會 不 會 很 有 錢 ? 她 告 訴 我 : Que Sera Sera , 將 來 怎 樣 的 , 就 怎 樣 吧 。 」 雲 海 的 變 幻 , 佐 證 Que Sera Sera 的 生 命 之 謎 , 女 人 不 喜 歡 哲 學 , 但 永 遠 喜 歡 雲 彩 。 一 個 懂 得 讀 雲 的 男 人 , 在 柏 克 萊 主 修 地 質 學 , 副 修 過 兩 個 學 期 的 氣 象 , 開 一 輛 開 篷 豐 田 , 從 三 藩 市 沿 加 州 海 岸 , 一 直 南 下 聖 地 牙 哥 , 在 公 路 上 , 共 賞 一 幅 雲 翔 羽 化 的 天 地 壁 畫 。 直 到 浪 花 擊 濺 的 天 邊 , 這 一 段 旅 程 , 一 生 須 有 一 次 , 應 該 在 二 十 八 歲 之 前 完 成 , 在 雲 合 霞 開 的 時 刻 , 懸 崖 邊 的 一 吻 , 她 永 遠 都 會 記 住 。 然 後 你 們 分 開 了 , 她 嫁 給 了 一 個 她 不 算 深 愛 的 人 , 你 在 天 涯 的 另 一 方 。 當 你 一 個 人 飛 紐 約 公 幹 , 在 機 上 的 圓 窗 , 又 一 次 看 見 粼 粼 的 雲 海 , 這 時 , 心 情 都 不 一 樣 了 , 就 像 胡 蘭 成 說 的 : 「 在 雲 上 飛 , 完 全 望 不 見 下 界 , 已 入 昏 暮 , 雲 亦 多 是 煙 氣 黑 霧 , 上 不 見 日 月 星 光 。 惟 見 機 翼 兩 微 現 紅 光 , 似 地 獄 的 火 , 又 如 螢 火 蟲 的 腹 部 的 光 , 這 點 點 火 光 非 常 非 常 的 可 哀 。 」 還 記 得 在 一 起 看 雲 的 時 候 ? 有 一 天 , 當 我 們 都 老 去 , 在 浮 雲 過 眼 的 回 憶 中 , 我 們 都 熱 淚 盈 眶 。

2008年7月17日星期四

嗔,嗔是什麼?

如何對待你面前的………...

http://www.youtube.com/watch?v=hBzHTNzjN1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buiq_mMjhQY
http://www.youtube.com/watch?v=XIjMhYfGUvw
http://www.youtube.com/watch?v=vA1ZT88SRak
http://www.youtube.com/watch?v=S1hArJ2gLwo
------------------------------------------------------------------------------------
嗔,嗔是什麼?以至於佛門將其定為三毒之一?

從字典中所解釋,嗔是責怪,是怨,是指責。

放下自我的人才不會抱怨,才能做到不嗔

我們為什么抱怨,因為有事物與自己的價值觀有沖突了

如果放下自我,那就沒有沖突,可以包容一切

神 父 也 嚇 跑 - 林夕

神 父 也 嚇 跑

高 僧 寒 山 子 詩 道 : 「 嗔 是 心 中 火 / 能 燒 功 德 林 」 。 不 可 低 估 了 憤 怒 的 破 壞 力 , 一 個 人 一 發 怒 , 就 把 之 前 累 積 下 來 的 功 德 都 燒 個 淨 盡 。 如 果 我 是 長 毛 , 就 不 會 把 假 銀 紙 送 給 特 首 , 只 願 把 這 句 詩 送 給 特 首 , 如 果 特 首 每 天 有 靈 修 , 請 他 也 記 得 聖 經 有 一 句 不 可 含 怒 到 日 落 。 可 惜 , 特 首 到 立 法 會 答 問 大 會 答 最 後 一 條 問 題 怒 行 於 色 時 , 還 未 到 日 落 。 那 一 臉 怒 容 , 值 得 存 檔 成 為 硬 照 , 或 放 上 youtube , 然 後 跟 站 立 在 習 近 平 面 前 聽 訓 示 , 或 是 坐 在 一 旁 寫 筆 記 的 小 學 生 表 情 , 作 一 個 對 比 。 這 該 是 08 年 香 港 大 事 回 顧 圖 片 輯 的 亮 點 。 以 陳 偉 業 平 常 的 火 力 , 發 問 口 氣 已 很 斯 文 , 問 題 倒 是 辣 的 , 關 於 親 疏 有 別 。 其 實 可 以 大 膽 假 設 , 特 首 本 人 也 後 悔 說 過 這 四 個 字 , 作 為 一 個 罵 過 二 流 分 析 員 的 政 治 家 , 該 懂 得 策 略 難 以 訴 諸 口 , 何 不 將 這 手 法 放 進 心 。 本 來 蠻 大 方 地 破 例 多 答 一 條 , 本 來 難 得 有 急 才 或 早 已 找 文 膽 為 親 疏 有 別 再 創 造 一 個 政 治 極 正 確 的 詮 釋 , 本 來 願 意 再 像 中 華 鱘 跟 海 狼 共 處 , 本 來 吹 風 五 十 億 臨 場 宣 佈 動 用 百 一 億 紓 民 困 抵 通 脹 , 為 的 是 如 浮 雲 跟 風 的 民 望 , 措 施 合 理 有 效 與 否 , 都 是 為 政 府 積 功 德 , 如 今 , 肌 肉 繃 緊 , 雙 眼 噴 火 , 真 如 一 把 火 , 燒 去 了 可 加 的 分 數 , 還 燒 出 了 本 來 的 真 面 目 , 一 個 人 , 管 你 是 市 民 或 是 議 員 的 老 闆 , 一 動 怒 , 就 失 去 以 理 服 人 的 本 錢 , 既 然 把 親 疏 有 別 重 新 演 繹 得 那 麼 漂 亮 , 何 不 笑 娓 娓 道 來 , 這 副 嘴 臉 , 若 有 前 功 都 盡 廢 , 親 近 市 民 ? 怕 連 為 這 耐 不 住 的 官 威 而 告 解 , 也 把 神 父 嚇 跑 了 。

捨得

人的年紀大了, 所擁有的東西越多, 捨不得的也更多,!

一位高僧說 :「同樣一個『得』字,
有『捨得』和『得失』兩種完全不同的心境。
有智慧的人,能捨也能得——得到無限快樂;
不能捨就會有失——失去心靈的安寧。」

耶穌說 :我實在告訴你們、凡要承受 神國的、若不像小孩子、斷不能進去 。

http://balas.typepad.com/balas/2008/04/post-17.html#more

動物有情

動物有情 - 丁凡

除了人類以外,其他的動物到底有沒有情感與靈魂?這是古今中外都有的爭議。基督教的教義就不認為其他動物有靈魂,佛教也把投生為動物視為一種懲罰。但是真正親近過動物的人,大概都會觀察到許多深情流露的動物行為。我小時候,和動物的關係比和人類的關係更為親密,親眼看過許多非常「人性」的動物行為,至今難忘。如果要我細數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的話,前十名裡就有三隻狗、一隻貓。
對動物懷有這樣深刻的情感,在某些人眼中,大概是有點過度濫情的吧。最近讀了一本書,終於讓我有知音之感。時報出版的新書《哭泣的大象》是一本翻譯書籍,作者文筆普通,但是我還是看得津津有味,一口氣讀完。作者收集了一大堆動物行為研究報 告,重點不外乎想要證明:除了人類之外,其他動物也有種種感情和心靈活動,例如哭泣、悲傷、嫉妒、害羞、美感、愛、、、等等。書中有許多溫馨感人的故事、 許多令人印象深刻的畫面,例如靜靜欣賞落日的猿猴、喜愛畫畫的大象、、、讓我想起自己的童年玩伴。

小時候,最要好的朋友就是一隻白色狐狸狗「來喜」。因為牠很小就被領養,始終自以為是人類, 對於其他狗狗都不屑一顧,任何公狗想要「一親芳澤」,牠就會一反平常的溫和個性,凶狠的反擊,以至於「終身未婚」,始終沒有交配過。
我若受了委屈、蹲在院子角落偷偷哭的時候,來喜一定會過來依偎著我、舔掉我的眼淚。
有一次, 來喜經過客廳的時候,放了一個響屁,牠馬上抬頭,看到我們都在看牠,立刻一臉訕訕的夾了尾巴,假裝若無其事的走掉了。
又有一次,爸爸又在大發脾氣。他叫我們集合在客廳聽他訓話,來喜躲在角落偷聽,爸爸看到了說:「你們這些白眼兒狼,不聽我的話,連隻狗都不如,我若是叫來喜,牠還會聽話過來呢!」說著說著,爸爸就一連聲的喊:「來喜!來這裡!」
來喜一看,苗頭不對,怎麼罵到牠頭上了呢?快快轉身溜了。我們忍住笑,看爸爸尷尬的乾咳幾聲。事後,大家都把自己的零用錢拿出來買東西給來喜吃。
印象最深的一次,村子裡一群頑童經過,對著來喜丟石頭。我一時鬼迷心竅,為了拉攏小朋 友,也加入了戰局,抓起一大把沙子丟了過去。來喜有些不可置信的呆看著我的動作,忘了躲避,沙子輕易擊中了來喜的臉。牠的鼻孔裡、眼睛裡都是沙,牠一直用前爪撓著,想要把沙子從眼睛裡撓掉,大家看到牠滑稽的動作都笑了。我忽然覺得憤怒起來,大吼著追打他們:「笑甚麼笑?」
哭著把小朋友都打跑了以後,我領著來喜去水龍頭底下沖水,幫牠清理沙子。牠滿臉的信任和感激,一直搖尾巴、舔我、親我。我心裡充滿了羞愧,七八歲的稚齡從此知道了背叛和殘酷的苦澀滋味,知道勇氣和愛是甚麼,知道如何原諒和乞求原諒。
而這都是一隻狗教給我的。
如果這樣的靈魂進不了天堂,那樣的天堂我也不想進了。

2008年7月12日星期六

李泰祥 / 阿姆斯特丹交響樂團


  《那些 天地人》专辑简介 (1989)

馬車夫之戀


李泰祥,臺灣人,1964年畢業于臺灣國立藝專,1974年赴美深造,曾擔任臺北市交響樂團首席小提琴手及臺灣省立交響樂團指揮等職。李泰祥的音樂創作以橫跨學院派音樂與流行音樂而聞名,1976年他以現代節奏重編中國傳統民歌的演奏曲《鄉》之系列,獲得空前成功,震撼了臺灣唱片業。隨後,李泰祥作曲、編曲、製作的《橄欖樹》專輯掀起了臺灣70年代民歌運動的最高潮,演唱者齊豫也從此成為臺灣最重要的歌手之一。《橄欖樹》被法國知名輕音樂團保爾·莫利亞重新改編成演奏曲,收錄在他們的最暢銷唱片之中。多年來,李泰祥一直矢志製作多種類、多元化的大眾音樂唱片,成績斐然。重要的作品除上面提到的《鄉》系列唱片、《橄欖樹》,還包括:《祝福》、《你是我所有的回憶》、《有一個人》、《蹈》、《黃山》等。


荷蘭阿姆斯特丹大會堂交響樂團創立于1888年,歷史悠久,享譽全球,被公認為是歐洲三大交響樂團之一。曾經和該團合作過的音樂家包括:史特拉文斯基、馬勒、理查·斯特勞斯、德彪西、拉威爾等。從這些音樂史上閃耀的名字,不難瞭解阿姆斯特丹交響樂團的重要地位。這張唱片是李泰祥與阿姆斯特丹大會堂交響樂團的合作成果。李氏充任指揮、編曲和製作人,是華人音樂家的才華在西方樂壇的最高體現。《那些天地人》中,李泰祥以全新境界演繹中國民歌的改編曲。


李泰祥一直覺得,民歌應該回歸民眾。但是,今日社會已經有很大的改變,民歌不可能再回到過去那種"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社會,現代人也無法再過那種拙朴單純的生活。要詮釋民歌,必須用新的方法、新的語言、李泰祥一直在尋找一種既是大眾的語言,與普通人息息相關而又能含蓄傳遞他個人音樂理念的途徑。他相信,大眾音樂雖不是他唯一的表達方式,但絕對是一種與社會溝通的具體的新形象,也是一種相應于社會變遷的文化產品。為此,在《那些天地人》一碟中,李泰祥企圖表現的,不是繡花鞋式的中國表像,而是中國人從過去到現在艱苦成長中的毅力、胸襟和生命力。他希望從中國音樂中呈現出中國人的喜怒哀樂,讓不同國度的人都感受中國人感情的橫切面。中國傳統音樂通常都被認為偏重柔潤、細膩的描寫,在此碟開首的一曲《長白山上》(山東民歌),李泰祥卻刻意強調了中國民族性格中豪邁、爽朗的一面。音樂一開始,以電子合成器和其他特殊樂器製造一種地動山搖的效果,激發聽者想像的畫面是"盤古開天"的一刹那,中國大地,迸發出一股陰陽交會的力量。整首樂曲表現出中華民族澎湃的生命力,以及樂觀的處世精神。《阿拉木汗》在唱片中以亮麗的舞曲形式出現。這首民歌的詞原是描寫邊疆一位出色動人的女孩,她的名字叫做阿拉木汗,但在李泰祥的新詮釋下,阿拉木汗被當作地名一樣來處理,不難看出他企圖表達一種很豪邁、跳動的感覺。他想要讚頌的是整個地方、整個民族的歡樂。《送我一朵玫瑰花》又是一首新疆民歌,但描寫的是浪漫情懷。樂曲的配器以鐘琴表示少女美麗的外貌,中間加入印度鼓,強調新疆色彩,並描述男女共舞的情境。音樂結尾漸趨平靜,引導人們作種種浮想。最後一首《蒙古牧歌》是錄音室科技的成果,李泰祥以歐洲最時興的節奏,給電子節拍器設計程式,賦予這首樂曲以通俗的語法和別具一格的情感,耳目一新。阿姆斯特丹樂團在李泰祥的雙手舞動下,既展現出一種僅屬東方血脈的底蘊,又染上了幾分地球人都能感知的古典美,每一位聽眾聽後都會確信:音樂是人類溝通的橋樑,沒有地理之界,時空之分,透過它的和諧,世界總有共通的理想和美麗。














 

2008年7月11日星期五

三年(李香蘭) 為何被禁?


1949年國民政府撤退到台灣後,隔年三月蔣介石
為加深在台灣的統治和表明反攻的決心,
在演講時指出:「一年準備,二年反攻,三年掃蕩,五年成功。」
遷徙流離的國民政府,反共更恐共,在這樣的社會基調之下,
台灣流行音樂發展開始受到更大的限制。
其中一首禁歌就是"三年"


1961年6月,台灣警備總部公布包括〈三年〉在內等257首禁歌,及十項查禁標準:一、意識左傾,為匪宣傳;二、抄襲共匪宣傳作品之曲譜;三、詞句頹喪,影響民心士氣;四、內容荒謬怪誕,危害青年身心;五、意境誨淫,妨害善良風化;六、曲詞狂蕩,危害社教;七、鼓勵狠暴仇鬥,影響地方治安;八、反映時代錯誤,使人滋生誤會;九、文詞粗鄙,輕佻嬉罵;十、幽怨哀傷,有失正常。






三年
作詞:李雋青 / 作曲:姚敏

想得我腸兒寸斷   望得我眼兒欲穿
好容易望到了你回來 算算已三年
想不到才相見    別離又在明天
這一回你去了幾時來 難道又三年

*左三年 右三年 這一生見面有幾天
橫三年 豎三年 還不如不見面
明明不能留戀  偏要苦苦纏綿
為什麼放不下這條心 情願受熬煎


在曲詞中不難找到此曲被禁的理由!

大時代的歌者 - 李香蘭

山口淑子,中文名字為李香蘭,是一位有著傳奇經歷的女子,記者久聞其名:中國人收養的日本少女,上世紀40年代以一曲《夜來香》紅遍中國大江南北、“東亞第一影星”、促進日中友好的使者……在日本外國新聞中心協助下,歲末的一個下午,我在日本國會附近的記者俱樂部採訪了這位傳奇女性。
一身淡藍色衣裙,一條深色彩巾,滿頭黑髮,步履輕快,面對眼前這位“昔日的李香蘭”,讓我難以相信她已有84歲高齡,匆匆流逝的歲月似乎沒有在她的臉上留下印記。
由於山口淑子有過記者經歷,談話很自然地從這個話題開始。山口淑子說她最喜歡的職業就是新聞記者,也很喜歡記者俱樂部的氣氛。儘管距1946年離開中國已有半個多世紀,但她仍“鄉音未改”,採訪過程中不時冒出幾句標準的北京話,令人感到親切。多年的從政經歷,又使她在謙和中多了一份莊重。
想告別“李香蘭”,卻無法割捨
往事不堪回首,回憶需要勇氣。山口淑子說,她在執筆《李香蘭———我的半生》時,不得不翻看戰前由她主演的影片,有時陷入“自我厭惡”,感到悔恨。她想與“李香蘭”告別,卻又無法割捨。
山口淑子1920年生在日本一個漢學世家,祖父是佐賀縣的漢學學者,父親受其影響早年到中國學習,後任職于“滿鐵”公司。生在瀋陽、後居撫順的山口淑子,少年時代留在腦海裏的那片血紅讓她終生難忘———1932年,她親眼看到幾名被綁的中國人被日本憲兵當場槍殺,血肉模糊。後來她才知道那與平頂山慘案———3000名中國平民遭日軍屠殺的事件———有關。平頂山事件中,由於父親因“通敵”受到拘留,事後山口淑子一家遷居瀋陽。13歲時,山口淑子認了父親的中國同學、當時的親日派瀋陽銀行總裁李際春為養父,她也因此有了一個好聽的名字———李香蘭。
命運有時是在不經意之間改變的。李香蘭與白俄羅斯女孩柳芭的邂逅就是這樣,那次相識使李香蘭有機會跟一位俄羅斯聲樂家學習聲樂,她的音樂天分得以發掘。這一時期,日本為推行“日滿親善”、“五族協和”的懷柔政策,開始在電臺上播放“滿洲新歌曲”,既懂日語又會北京話的李香蘭於是作為“少女歌手”被推上舞臺。14歲時,李香蘭前往北京讀書。1937年,由“滿鐵”公司出資的電影公司“滿映”成立,李香蘭被聘為專職演員。她主演的第一部電影《蜜月快車》奠定了她“懂日語的中國少女影星”的地位,後又演出了《支那之夜》、《熱砂的誓言》和《白蘭之歌》等“大陸三部作”。1943年,因參演《萬世流芳》,李香蘭這個名字曾轟動一時。
追憶往事,山口淑子說:“在那個戰爭年代,為了生存,我的確是拼足了力氣學唱歌”。她稱,對那些曾為軍國主義服務、歧視中國人的電影而感到內疚。因受不了“李香蘭”身份的重壓,她在1944年從“滿映”辭職,客居上海。1945年日本戰敗,李香蘭被軍事法庭以“漢奸罪”嫌疑審訊,後因公佈了自己的日本人身份得以倖免。對自己以中國人的名義演出的《支那之夜》等電影,她說“雖因年輕但考慮愚昧”而表示道歉。1946年2月,她被釋放回國。
回國後當了18年議員
告別了“李香蘭”的山口淑子,回國後跨入影壇,其間甚至想過要到好萊塢發展,後因故放棄。1958年,山口淑子與外交官大鷹弘墜入愛河,婚後改姓大鷹,並退出演藝界當起了外交官夫人。1969年,已將50歲的大鷹淑子圓了記者夢,當起了富士電視臺的節目主持人,還前往越南、柬埔寨、中東等戰爭前線,採訪過阿拉法特、曼德拉等風雲人物。1974年,頻頻在電視上出鏡的大鷹淑子在田中角榮首相的勸說下出馬競選,從此當了18年的參議院議員……
1975年,已是國會議員的大鷹淑子訪問平壤,路經北京時,受到廖承志會長的盛情款待。1978年,她再次訪問了留下過青春足跡的北京、上海、哈爾濱和長春等地。同年8月,她含著淚水看了中日締結和平友好條約的實況轉播。
談及這段經歷時,山口淑子打開了畫冊,讓我看鄧小平先生在1978年訪日時與她在田中角榮家中的合影。在翻到阿拉法特的照片時,她唏噓不已,“阿拉法特很了不起,可惜去世了”。看到畫冊裏她年輕時與周璇、白楊等中國演員的合影時,她變得愉快起來。她回憶起1978年作為日本環境訪華團團長訪問的情景,提到重訪長春電影製片廠時,她這位“金魚美人”受到“古典美人”鄭曉君、“妖艷美人”白玫、“活潑美人”夏佩傑和“永遠青年”浦克等同行的歡迎。她說:“我有中國和日本兩個親人,中國是養育我的母親之國,日本是我的父親之國。中國是我的故鄉,所以去中國應說‘回’中國。”
在命運的夾縫中掙扎
山口淑子的“李香蘭時代”,正值日本侵華時期。《李香蘭》的作者之一藤原作彌說,“她在祖國日本和故國中國之間的夾縫中受到命運捉弄,度過了非常苦惱的青春歲月。”對此,山口淑子說有兩件事讓她終生難忘,至今想起來還覺得心酸。
1938年10月,18歲的李香蘭作為“日滿親善”代表首次回日本,興奮之中的她萬萬沒想到,當驗過護照剛要下船時,聽到官員兇狠地喝叫:“你還是日本人嗎?一等國民卻穿著支那服,不覺得羞恥嗎?”山口淑子說:“當時我都蒙了,不明白那個日本人為什麼說那種話,為此我十分苦惱。”後來在東京,當她身穿中式服裝演唱中國歌曲時,掌聲中不時傳來謾罵。這使她對祖國日本的幻想開始破滅,她感到可悲的,“不是為日本人錯把我當成中國人而歧視,而是祖國的日本人對我出生的中國———我母親之國的侮辱。”
1943年,李香蘭參與演出了描寫林則徐禁鴉片的歷史劇《萬世流芳》,她在劇中扮演了一位訴說鴉片之害的賣糖少女,唱過《賣糖歌》。在北平的一次記者招待會後,有位年輕記者追上來問她:“李香蘭,你不是中國人嗎?為什麼演出《支那之夜》、《白蘭之歌》那樣侮辱中國的電影?你中國人的自豪感到哪去了?”面對責問,她道歉說:“那時我年輕不懂事,現在很後悔。在此向大家賠罪,再不幹那種事了。”不料這番話引起一陣掌聲。她回憶說:“實際上那時他們已經知道我是日本人,只是希望我能謝罪。”
希望“父親之國”和“母親之國”友好相處
1992年,山口淑子從參議院退休。3年前丈夫去世後,她選擇了獨居。其間,她仍擔任著“亞洲女性基金”的副理事長(理事長是前首相村山富市)。她希望以此促成日本政府向戰爭受害者、當年的從軍“慰安婦”道歉賠償。明年是二戰結束60週年,她向記者透露,日本一家電視臺計劃拍一部以她的經歷為題材的電視片。劇本目前正在構思,她希望能有一位既懂中文又通日語的大眼睛演員擔綱。
對目前較“冷”的日中關係,山口淑子說,日中之間有些摩擦,但對此應該正視,不能使它積重難返。在談及接受專訪的初衷時,她表示希望中國的年輕人了解她的命運,借此促進日中兩國關係的發展。“中國和日本是我的‘母親之國’和‘父親之國’,我最不希望見到兩國的友好關係出現問題。周恩來總理說過要以史為鑒,面向未來,日本人應該用自己的良知清算過去,兩國年輕人更應用全新的廣闊視野,認真考慮將來如何友好相處”。

----------------
  《 李 香 蘭 自 傳 》 是 李 香 蘭 自 己 寫 的 傳 記 。 在 書 中 她 回 憶 十 二 歲 時 到 北 京 上 翊 教 女 中 , 當 時 偽 滿 州 國 剛 成 立 , 但 不 為 「 國 際 聯 盟 」 所 承 認 。 學 生 們 反 日 情 緒 很 強 。 因 此 乾 媽 告 誡 李 香 蘭 : 「 不 必 要 時 不 要 做 出 笑 臉 , 不 要 行 最 敬 禮 , 否 則 人 家 會 發 現 你 是 日 本 人 。 」 一 日 一 個 學 生 社 團 的 領 導 者 問 : 「 日 軍 越 過 北 京 城 牆 時 , 我 們 應 如 何 戰 鬥 ? 」 各 人 有 各 的 答 案 , 而 李 香 蘭 的 回 答 居 然 是 「 我 要 站 在 北 京 的 城 牆 上 」 , 站 在 城 牆 上 可 能 會 被 打 死 , 而 她 覺 得 死 了 就 免 得 做 日 本 人 或 中 國 人 左 右 為 難 了 ! 這 竟 是 十 幾 歲 女 孩 的 想 法 !   李 香 蘭 於 小 學 六 年 級 時 偶 然 於 大 車 上 認 識 俄 國 女 孩 劉 芭 , 後 來 經 其 介 紹 跟 歌 劇 歌 星 坡 特 列 索 夫 夫 人 學 歌 , 這 是 她 走 入 演 藝 界 的 開 始 。 一 九 三 二 年 奉 天 ( 瀋 陽 ) 成 立 廣 播 電 台 , 她 被 邀
請 上 電 台 唱 「 滿 州 新 歌 曲 」 。 這 件 事 , 後 來 成 為 她 被 指 為 「 漢 奸 」 的 原 因 之 一 。   李 香 蘭 認 識 川 島 芳 子 於 川 島 經 營 的 中 國 料 理 店 「 東 興 樓 」 。 川 島 芳 子 是 清 朝 肅 親 王 的 女 兒 。 屢 與 中 、 日 男 人 同 居 , 曾 任 「 滿 州 帝 國 」 官 廷 女 官 長 。 改 名 金 璧 輝 , 並 曾 耽 溺 於 麻 藥 。 她 是 滿 州 人 , 其 為 「 漢 奸 」 之 名 能 否 成 立 , 也 是 見 仁 見 智 之 事 。  
戰 後 , 李 香 蘭 被 留 在 上 海 , 報 紙 報 導 「 文 化 漢 奸 李 香 蘭 將 在 上 海 國 際 賽 馬 場 槍 斃 」 。 但 劉 芭 替 她 送 來 戶 口 謄 本 。 證 明 她 是 日 本 人 , 被 判 無 罪 … 以 上 是 自 傳 中 的 記 述 。  
在 自 傳 中 , 李 香 蘭 只 記 述 事 情 經 過 , 並 未 多 為 自 己 辯 護 。 但 字 裡 行 間 , 看 出 她 以 一 個 日 本 血 統 的 女 子 長 期 住 在 中 國 , 對 日 本 及 中 國 都 有 深 厚 的 感 情 。 為 偽 滿 做 宣 傳 ( 唱 歌 ) 時 年 僅 十 三 歲 , 其 對 政 治 及 政 權 的 分 際 及 意 義 是 否 很 清 楚 也 令 人 懷 疑 。 但 終 其 一 生 她 努 力 過 自 己 的 生 活 , 其 所 表 演 的 歌 、 影 、 演 藝 令 人 印 象 深 刻 。 在 近 代 中 日 史 上 , 這 樣 的 女 子 也 算 是 奇 女 子 吧 。
譯 者 陳 鵬 仁 先 生 在 附 錄 中 也 透 過 事 件 的 敘 述 , 對 這 位 中 日
藝 壇 上 的 才 女 , 多 所 肯 定 。

2008年7月10日星期四

山口淑子(李香蘭)

李香蘭(1920年2月12日),
生于奉天省抚顺市(即今遼寧省抚顺市),
祖籍日本佐贺县杵岛郡北方村(現已併入武雄市),
是從事歌唱和電影藝術的演員
后曾以日本名山口淑子(やまぐち よしこ)成为日本參議院議員。


山口淑子的祖父
山口博酷爱汉学,仰慕中国文化,所以在1906年举家来到满洲
1920年2月12日,山口淑子出生于奉天省撫順
由于父亲山口文雄在
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所属的抚顺煤矿任职。举家迁往抚顺。
1931年日本侵占中国东北,成立满洲国
1933年被父亲的乾兄弟瀋陽银行经理李際春将军收為義女,起中文名字为李香蘭。
1933年,李香兰患肺病。为锻炼肺部,开始跟一位白俄女士学习声乐。
李香兰亦為
天津市長潘毓桂義女。曾以潘淑華之名義在北京翊教女子中学就學,1937年毕业。然而她從不公開自己的身世,中國民眾也都不知她的日本血統,說得一口非常標準京片子的她,中國民眾還把她當作地道北京人。在满洲国的流行歌曲大赏赛中获得头奖。
1937年满洲映画协会(简称“满映”)成立。李香蘭进入満洲電影界,并成为其头号女星。拍攝了多部電影,從而成爲當時的頭號演藝巨星。其中多以中国女子身份扮演崇尚日本侵略军的角色,后为其行为道歉。[1]

台灣日治时期的台灣自製日語電影莎勇之鐘,李香蘭主演
1942年,來上海發展,以李香蘭的名字登上舞臺,
為中華電影公司・中華聯合製片公司・満映拍了經典電影《萬世流芳》,
電影與電影插曲《賣糖歌》及《戒煙歌》使之紅遍全中國
跟著《夜來香》《恨不相逢未嫁時》《海燕》使之更上一層樓,
成為與周璇白光張露吳鶯音齊名的上海灘“五大歌后”之一。
1943年莎勇之鐘滿三地上映。
1944年,李香蘭从“满映”辞职。
1945年,李香兰在上海・大光明大戲院举行个人演唱会“夜来香幻想曲”。
1945年日本战败,满洲国灭亡,李香蘭以汉奸中華民國國民政府逮捕。
但隨後在證明了她的日本移民身份後,她被無罪釋放並于1946年2月遣送回日本。
1947年改回原名山口淑子於日本繼續其演藝事業,
東寶松竹拍了一系列電影並於20世纪50年代尾到香港邵氏
兄弟有限公司拍攝電影。
1951年,山口淑子嫁給了美國的雕刻藝術家野口勇1956年离婚。
1958年,山口淑子嫁給外交官大鷹弘後,冠夫姓成為大鷹淑子,
並告別舞臺轉而從政。大鷹弘當時為日本駐聯合國大使加藤俊一的秘書官、
三等書記官。
1974年,山口淑子被自由民主黨提名,当选參議院议员,
在1980年及1986年成功連任。歷任環保政務次官、
參議院沖繩及北方問題事務特別委員會委員長、
參議院外務委員會委員長、自民黨婦人(女)局長。
1993年11月3日、獲頒授勳二等寶冠章。
2005年李香蘭发表长文,劝诫日本首相不要参拜靖国神社
原因是“那会深深伤害中国人的心。”
李香蘭是
花腔女高音,而且受過正式的西洋聲樂教育,
很擅長美聲唱法。她的代表作有歌曲《夜來香》
《恨不相逢未嫁時》《海燕》《不要告訴我》
《三年》《蘭閨寂寂》《梅花》《小時候》《十里洋場》
《分離》《心曲》等等。

李香蘭

Shina No Yoru - 支那之夜 - China Night - 李香蘭 - 1940
http://www.youtube.com/watch?v=qT8T3Shb8gU&feature=related

Soshu Yakyoku 蘇州夜曲 2 (李香蘭)
http://www.youtube.com/watch?v=jwQjPFuMWp4&feature=related

李香蘭-賣糖歌
http://www.youtube.com/watch?v=GMrYnf2rH6Y&feature=related

李香蘭-夜來香 (A)
海燕~B 上海百代唱片公司 35866 衡山詞 林枚曲 李香蘭唱 (B)
http://blog.sina.com.tw/listen2me/article.php?pbgid=39298&entryid=575963


新しき夜(Russian Version+Japanese Version)-李香蘭
http://www.youtube.com/watch?v=Y0W99Q0rmtc&feature=related

Akai Suiren 紅い睡蓮 (李香蘭) 七十年前的北京
http://www.youtube.com/watch?v=wg11c7h4x7Y&feature=related

三年(San Nien - Three Years) - Sung by Li Xiang Lan (李香兰)
http://www.youtube.com/watch?v=ICL061nPcA8&feature=related

Persian bird(Перская птица)(ペルシャの鳥) sang by 李香蘭
http://www.youtube.com/watch?v=Avvmz_De3YA&feature=related

天涯歌女 (李香蘭)
http://www.youtube.com/watch?v=BncpL0wGFlY&feature=related

李香蘭(山口淑子) ~ 恨不相逢未嫁時 [上海版]]
http://www.youtube.com/watch?v=mj4adGbG7iM

歌舞今宵,李香蘭,Li Xianglan
http://www.youtube.com/watch?v=aP39JmiJjZo&feature=related

2008年7月9日星期三

何日君再來 - 一首多難的禁歌



何日君再來 (李香蘭)



鄧麗君~~何日君再來(清唱)

------------------

「何日君再來」

好花不常開,好景不常在,愁堆解笑眉,淚灑相思帶。今宵離別後,何日君再來?喝完了這杯,請進點小菜,人生難得幾回醉,不歡更何待?
(道白:來來來,喝完了這杯再說吧!)

今宵離別後,何日君再來? 當你聆聽有「台灣最令人懷念的聲音」之譽的鄧麗君唱紅的「何日君再來」,可能難以想像,這首膾炙人口的歌曲,背後卻有著一段迷離曲折的故事。這首歌誕生於民國26年中日戰爭前夕,之後輾轉被日本政府、國民政府和共產黨政府禁唱。更令人想不到的是,名作曲家劉雪庵因為寫了這首歌,一生受盡屈辱,在中國「文化大革命」中被紅衛兵狠狠地批鬥,並關進牛棚進行10年勞改,命運十分悲慘,令人一掬同情之淚。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一首歌的故事日本NHK最近製作一部名為《一首歌的故事》的紀錄片,把一些重要歌曲的相關背景故事介紹給廣大聽眾,「何日君再來」也被選入其中。為此NHK記者還專程飛往海峽兩岸三地,慎重其事地訪問有關人士,試圖解開這首在東亞地區流傳了六十餘載的歌曲的神秘面紗。 說到「何日君再來」,必先提到創作此曲的劉雪庵。

劉雪庵生於1905 年,四川銅縣人,早年在成都美專學習鋼琴、小提琴、崑曲及作曲,1930 年始進入上海音專,跟民國初年的著名音樂家蕭友梅和黃自學習作曲,是黃自的得意門生之一。劉雪庵寫過許多叫好叫座、帶有藝術氣息的歌曲,像是「追尋」、「飄零的落花」、「紅豆詞」、「長城謠」等。話說劉雪庵從上海音專畢業後,有一次應邀參加校內同學舉辦的聯歡會,席間大家相約作曲留念,劉雪庵寫了一首探戈舞曲,就是日後的「何日君再來」。

民國26年(1937) 2月,上海藝華電影公司籌拍一部由周璇主演的《三星伴月》,「何日君再來」是此片的插曲,女主角周璇在片中演唱此曲,音樂採用探戈節奏,速度雖然緩慢,但流動感較強,再加上詞曲優美,很快就在街頭巷尾流行起來。可以說,「何日君再來」是一首專為電影配樂寫的歌曲,沒有任何意圖。

此「君」非彼「軍」

「何日君再來」在中國各大城鎮廣為流傳後,碰上中日抗戰開打,被日本人一手炮製為「中國人」的日本"間諜"李香蘭(原名「山口淑子」)開始在大陸走紅,她的電影和唱片受到許多中國人的歡迎。李香蘭很喜歡「何日君再來」,除了用中文演唱外,還譯成日文。日文版的「何日君再來」流傳到日本軍營,居然也受到熱烈歡迎,人人爭唱。 可惜好景不長,沒有多久中、日版的「何日君再來」都遭到日本檢查機關的禁唱令。日文版禁唱的理由是那種纏綿的靡靡之音會使日本軍紀鬆懈;至於日本政府在中國佔領區裡封殺中文版的「何日君再來」,主要是懷疑中國老百姓以這首歌期待國民軍反攻,解救他們。到了抗戰末期,在南京、上海一帶的日本軍隊,知道自己要打敗仗了,但又敗得不甘心,於是想了一個壞點子,竟在「何日君再來」上面打主意。據資深作家段彩華表示,當時他還是一個11歲的小孩,親眼看見日本人把「何日君再來」的「何」字,改成「賀」,「君」改成「軍」。這樣一竄改,「何日君再來」就變成了「賀日軍再來」!這件竄改歌詞的事,嚴重影響民心,很快被我方的敵後情報人員發現,反映到當時的大後方首都重慶。國民政府蔣中正委員長很生氣,親自下令全國禁唱這首歌。同時出版「何日君再來」的唱片公司也將沒有賣出的唱片統統收回銷燬,廣播電台也不准播放這首歌。很快的這首歌由極盛而衰,從此便沉寂了。

莫須有罪名

多年後,也就是1966年中國文化大革命時,劉雪庵被拉了出來,說他寫的音樂頹廢、反動,特別是「何日君再來」被一些有心人借題發揮,紅衛兵甚至逼劉雪庵承認,這個「君」(軍)指的就是「日本皇軍」,是標準的大賣國賊行徑。在這種指控下,作曲家縱有再高的才華,也難為自己辯解。 紅衛兵給劉雪庵扣上大漢奸的帽子後,接著進行慘無人道的批鬥與羞辱虐待。劉雪庵的太太喬景雲眼見先生快被活活打死了,於是奮不顧身地衝上去,用自己的身子護著先生。打紅了眼的紅衛兵於是回頭毆打喬景雲,又踢又踹,直到她大量出血還不肯罷手。喬景雲在那場批鬥後不久即撒手西歸,劉雪庵則被送到鄉下進行「勞動改造」,後來又被調回他任教的北京藝術學校,繼續進行勞改。他在學校裡掃廁所、清垃圾,整天戴帽子低著頭,默默工作著,失掉一切人性的尊嚴;他不敢跟別人打招呼,別人也害怕地躲著他。
直到共產黨三中全會後,劉雪庵才獲得平反。1986 年,劉雪庵默默告別人世,他創作的那些經典歌曲,在他死後仍不停地在人間傳唱。

重見光明

由於抗戰時蔣委員長的禁令未解,「何日君再來」在台灣也一直被列為禁歌,但由於時日久遠,一般人都不知道禁唱的理由,當然也少有人演唱。民國55年(1967),香港邵氏公司在不知道台灣有禁令,拍了一部與「何日君再來」同名的電影,影片中重新詮釋此曲,居然僥倖過關,沒有遭禁;甚至林黛的遺作《藍與黑》將此曲納入,也未聞有關人員處理。 民國68年(1979),歌曲的禁令逐漸鬆綁,鄧麗君此時又將「何日君再來」重新整編,這首歌才得以重見光明;之後中國改革開放,這首歌又「反攻」回去,在大陸各地廣為流行。

未料不久,「何日君再來」又遭到中共禁唱,理由是此處的「君」乃暗指國民政府,意在挑動大陸人民期待國民黨來解救他們!真是此一時,彼一時也。一首看似簡單的流行歌曲,竟然被冤枉牽連,扯出這麼多風波,也可見政治掛帥的可怕了。

鄧麗君版的「何日君再來」,省略了二、三兩段,因為原曲太長,歌詞不容易記,有些也不知所云,如第二段的「愁堆解笑眉,淚灑相思帶」,又說「逍遙時中有,春宵飄吾栽」,意指為何,令人瞠目以對。鄧麗君改的正是時候,唱起來輕鬆,又沒有負擔,因此廣受歡迎。一首好曲子,終於得以傳唱不輟,有了令人欣慰的好結果。


好花不常開,好景不常在。 愁堆解笑眉,淚灑相思帶。
今宵離別後,何日君再來? 喝完了這杯,請進點小菜。
人生難得幾回醉,不歡更何待? 
【白】來來來,喝完這杯再說吧。
今宵離別後,何日君再來
停唱陽關疊,重擎白玉杯。 殷勤頻致語,牢牢撫君懷。
今宵離別後,何日君再來。 喝完了這杯,請進點小菜,
人生難得幾回醉,不歡更何待? 
【白】唉,再喝一杯,干了吧。
今宵離別後,何日君再來。

2008年7月7日星期一

牛的爱

牛的爱 這是一個真實故事,發生在中國大陸青海省一個極度缺水的沙漠地區。這個地區嚴格限定每人每天飲用及日常的各種用水量不能超過三公斤,所有的用水均得依靠駐軍從非常遙遠的地方運到。在這種情況下,動物的悲慘處境是可想而知了。 一天,一隻老牛掙脫韁繩,闖到運水車必經的公路上,這是沙漠裡唯一的公路。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人們不知道老牛究竟怎麼了。就在這個時候,運水的軍車來了,老牛迅即衝向前,立在軍車前,軍車只好立刻緊急煞車停下來。老牛默默無語地望著軍車,駕駛員想盡了辦法,老牛就是不走開,即使連挪動半步都不肯。雙方僵持不下,持續了好長一段時間。 運水的士兵過去也曾遇過牲口攔路索水的情形,但是從來都不會因此而造成塞車,但這次卻不同,後面被塞住的司機詛咒著、謾罵著,性急的司機試圖點火驅趕,但是老牛倔強如故,絲毫不為所動。此刻,牛的主人趕來,揚起長鞭狠狠地抽打這隻瘦骨嶙峋的老牛,牛被打得皮開肉綻,痛苦哀嚎著,但仍然不肯讓道。 在北方呼嘯的寒風中,老牛淒厲的哀嚎聲顯得格外地悲淒,站在一旁的運水士兵和那些司機都忍不住地掉淚了。那個士兵終於說:「就讓我違反一次規定吧!我願意接受一次處分。」然後他從車上取出半盆水(剛好三斤),放到牛的面前。可是牛並沒有喝,這太出人意外了! 只見老牛對著夕陽,仰天長哞。不一會兒工夫,從不遠的沙堆後跑來一頭小牛。受傷的老牛慈愛地注視著貪婪的小牛喝完水,然後伸出舌頭舔舔小牛的眼睛。牠們眼中湧著熱淚,彼此舔著眼睛,靜靜地表達牠們的愛。然後沒有等人趕牠們離開,牠們自己離開了。

流浪狗夫妻相依为命

流浪狗夫妻相依为命 3离3聚感动市民

  核心提示:一年前,重庆两只小狗被洪水冲到南滨路,并开始在一小区大门前流浪。近一年时间里,两只小狗被三次分开,又三次回到小区门前一起生活。狗夫妻的“绝恋”,感动了小区居民,他们捐款2000余元为小狗设立账户,并每天轮流照顾它们。
形影不离的“山羊”和“瘸妹” 记者 孙须 摄
重庆商报7月4日报道 一年前,两只小狗被洪水从南岸上新街冲到南滨路,并开始在海棠晓月小区大门前流浪。近一年时间里,两只小狗被三次分开,又三次回到小区门前一起生活。狗夫妻的“绝恋”,感动了小区内30余位居民,他们捐款2000余元为小狗设立账户,并每天轮流照顾它们。昨日,小区居民表示,他们希望有好心人能收养这对流浪狗。
公狗3公里外跑回团聚
昨日上午,当记者来到南坪海棠晓月小区门前采访。对于两只小狗,居民们如数家珍。“我们给他们取了名字,公狗叫‘山羊’,母狗叫‘瘸妹’。”家住海棠晓月2号楼的黄女士介绍,去年7月17日,它们被山洪冲来时,“瘸妹”行动不便,“山羊”每天到处去找食物带回给“瘸妹”吃,两只小狗相依为命,就定居在小区大门口的绿化带里。
在附近工作的彭女士介绍,她家住3公里开外的万寿花园,去年10月初,她认养了“山羊”。没想到三天后,“山羊”悄悄跑回来和“瘸妹”团聚。彭女士再次将“山羊”带走,没过几天,“山羊又跑了回来,她只好依了“山羊”。“它离不开自己的爱人。”从那时开始,当地居民开始轮流照顾两只小狗。今年1月初,“山羊”再次失踪,据称是被家住渝中区的一男子拐走。“‘瘸妹’整天‘呜呜’哀号。”黄女士说,5个多月后的6月4日,骨瘦如柴的“山羊”却再次出现在居民视线中。
每星期给小狗洗一次澡
“为了照顾这两只恩爱小狗,我们设立了一个账户。”负责管账的居民雷萍告诉记者,两只小狗不离不弃的情感感动了大家,从去年10月开始,30余位居民便自发的每人每月捐款10元,如今账户上已有2000多元现金。而所有的支出都全部用于喂养这两只小狗。
记者在海棠晓月小区门前的绿化带内看到,居民们铺上席子和棉絮,为两只小狗搭建了窝棚。“‘瘸妹’、‘山羊’来吃饭咯!”中午12点,端着瘦肉拌饭的居民准时出现。为了照顾两只小狗,居民们还轮班为其送饭。雷萍说,他们专门给小狗打了预防针,每星期给小狗洗一次澡。
希望狗夫妻能有好归属
海棠晓月小区保安告诉记者,有一部分对狗不感兴趣的市民,曾多次向物管提出让小狗尽快离开。但爱狗居民纷纷说:“两只小狗不离不弃,很多人都无法做到这一点,而正是这一点,让我们感动。”因此,他们希望有好心人能收留这两只小狗,给他们一个安稳的家,让它们永不分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