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27日星期日

昨 夜 夢 魂

昨 夜 夢 魂


同 一 個 世 界 , 怎 會 人 人 同 一 個 夢 想 ? 因 為 夢 不 一 樣 , 世 界 才 多 姿 多 采 。 女 人 喜 歡 向 情 人 述 說 她 昨 夜 做 了 什 麼 夢 ; 我 夢 見 跟 你 在 一 起 , 我 夢 見 與 你 一 起 遊 巴 黎 , 昨 夜 , 我 夢 見 你 身 邊 有 了 另 一 個 女 人 , 我 追 上 來 , 你 轉 過 身 , 把 我 打 了 一 巴 掌 。 女 人 喜 歡 向 男 人 說 夢 , 因 為 女 人 是 迷 信 的 動 物 , 在 接 吻 時 閉 上 眼 睛 , 她 們 本 來 就 不 太 分 得 清 楚 夢 幻 與 現 實 。 男 友 在 她 的 夢 中 給 她 的 味 覺 , 總 是 先 甜 後 苦 : 本 來 是 溫 婉 和 纏 綿 , 然 後 是 冷 淡 和 苦 澀 。 夢 中 一 定 最 終 出 現 一 位 第 三 者 , 他 貪 新 忘 舊 , 最 後 狠 狠 把 她 遺 棄 。 女 人 的 夢 境 像 法 國 的 默 劇 : 黑 暗 的 舞 台 , 一 盞 大 光 燈 , 籠 罩 在 戀 人 的 身 上 , 他 穿 黑 禮 服 , 結 黑 蝴 蝶 結 , 那 個 橫 刀 奪 愛 的 女 人 , 一 襲 低 胸 的 黑 裙 , 戴 一 串 珍 珠 項 鍊 , 一 雙 銀 光 閃 閃 的 長 手 套 。 女 人 在 夢 中 , 都 會 把 那 個 狐 狸 精 的 一 身 裝 扮 看 個 仔 細 , 她 要 記 住 她 的 容 貌 , 彷 彿 記 住 上 一 輩 子 的 仇 。 在 舞 台 般 的 夢 境 , 她 永 遠 在 燈 光 照 射 不 到 的 角 落 , 悲 哀 地 看 另 一 個 女 人 把 自 己 的 男 人 搶 走 。 惡 夢 其 實 是 夢 者 的 心 魔 , 女 人 的 惡 夢 情 節 永 遠 都 大 同 小 異 。 第 二 天 , 她 們 都 向 男 人 興 問 罪 之 師 : 那 個 女 人 是 誰 ? 我 要 挽 住 你 , 你 為 什 麼 那 樣 的 鐵 石 心 腸 ? 男 人 如 果 曾 經 滄 海 , 都 會 聆 聽 過 不 一 樣 的 女 人 , 同 一 個 惡 夢 。 沒 有 情 趣 的 男 人 , 這 時 會 暗 中 忍 住 呵 欠 , 悄 悄 瞄 看 他 的 手 錶 。 男 人 最 不 耐 煩 聽 女 人 講 述 夢 境 , 女 人 卻 描 繪 每 一 個 細 節 。 當 你 對 她 的 激 情 開 始 減 退 , 就 不 會 再 bother 聽 她 說 夢 。 但 浪 漫 的 男 人 終 究 不 同 。 即 使 聽 過 一 千 次 , 他 也 知 道 怎 樣 做 一 個 古 埃 及 的 卜 夢 師 。 他 會 輕 撫 她 的 長 髮 和 指 尖 : 不 , 沒 有 這 樣 的 事 , 一 切 只 是 幻 覺 , 看 , 我 不 是 坐 在 你 面 前 嗎 ? 我 永 遠 不 會 離 開 你 。 女 人 只 需 要 這 樣 一 句 結 論 , 無 論 重 複 了 千 次 。 女 人 都 是 蝶 化 的 一 翅 花 魂 , 像 中 國 的 莊 子 , 分 不 清 到 底 睜 眼 時 是 今 生 , 還 是 前 世 是 閉 目 時 的 昨 夜 夢 魂 。 女 人 喜 歡 在 夢 中 哭 泣 , 她 目 送 他 遠 去 的 背 影 , 摟 另 一 個 女 人 , 她 哭 哭 , 在 濕 濡 的 枕 上 痛 醒 過 來 , 此 時 , 曙 色 透 進 了 百 葉 窗 , 她 坐 起 在 床 頭 , 驀 然 回 首 , 但 見 一 盆 情 淚 澆 成 的 幽 菊 , 在 晨 熹 中 幽 幽 地 開 放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