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28日星期五

一個貧富懸殊的課題

一個貧富懸殊的課題 - 蘇賡哲

從生活現實觀察,加拿大貧富懸殊沒有香港嚴重。我認識的香港人中,月薪十多萬港元,和月薪四五千港元的比比皆是。加拿大月薪一萬多加元或月薪五百加元的,恐怕都不太多見。
在香港高級餐館,一頓飯吃掉一萬幾千港元是尋常事。我在「大快活」快餐店只花數十元也是一頓。有位女士坐在鄰座,吃飽離去,立刻有個漢子坐到她的原位,風捲殘雲式將她剩下殘羹冷飯吃得乾乾淨淨。後來注意到,這不是個別情況。不用說吃什麼名貴海鮮,其實名店一碗蟹粉麵的價錢,已可在快餐店吃一個月晚飯,但還有人連快餐也吃不起。這當然很容易令人想起「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可是,我在香港並不大感受到貧富懸殊引致的衝突。最近,個人入息稅稅率下調到百分之十五,還有這樣那樣的寬減。以我們的「加拿大經驗」,當然很容易明白,窮人在這麼低的稅率下,肯定得不到政府太多照顧。但香港窮人似乎很能安貧,很能與富裕階層和諧相處。他們最多就是「羨富」,沒有明顯的「仇富」心結。其中原因,可能是社會流動仍然靈活。像周融為了當廣播處長,大反「唯大學學位論」,其姿態雖討厭,但也顯示沒有學歷仍有成功之道,給掙扎在貧窮線上的人不少安慰。
另一個原因可能是香港有健全的窮人消費世界。富人固然窮奢極侈,窮人在自己的消費世界中一樣可以生活得自自在在。萬多港元和二百多港元都可以買到一件西裝外衣,如果不去考究牌子,廉價的一件說不定穿得更帥氣。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