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15日星期六

母 語 學 的 傷 逝

母 語 學 的 傷 逝


母 語 學 失 敗 , 不 是 所 謂 「 母 語 」 的 問 題 , 而 是 人 的 問 題 。 六 十 年 代 , 香 港 有 許 多 優 秀 的 中 文 中 學 , 真 光 就 是 其 中 之 一 。 真 光 的 學 生 , 用 中 文 讀 書 , 唸 到 中 六 , 與 培 正 一 樣 , 隨 時 可 以 去 美 國 的 長 春 藤 直 升 大 學 一 年 級 。 用 中 文 學 , 怎 樣 雙 語 並 重 ? 因 為 真 光 的 校 長 何 中 中 是 美 國 哥 倫 比 亞 的 育 系 博 士 。 真 光 的 校 祖 , 是 一 位 叫 那 夏 禮 的 美 國 女 傳 士 , 十 九 世 紀 末 , 那 夏 禮 來 到 廣 州 傳 , 看 見 中 國 的 女 人 纏 小 腳 , 不 識 字 , 從 小 就 賣 給 富 有 人 家 當 童 養 媳 , 成 奴 為 婢 , 可 憐 得 不 得 了 , 於 是 決 定 在 廣 州 白 鶴 洞 創 立 了 嶺 南 第 一 家 女 子 中 學 。 那 夏 禮 是 美 國 人 , 卻 決 定 用 中 文 為 廣 東 的 女 孩 子 施 , 除 了 讓 她 們 讀 書 , 還 聖 經 、 人 權 。 為 什 麼 不 推 行 英 語 學 ? 因 為 十 九 世 紀 的 中 國 , 傳 統 文 化 深 厚 , 人 民 還 學 不 懂 崇 洋 , 二 來 古 代 的 傳 士 , 從 利 瑪 竇 、 南 懷 仁 開 始 , 來 中 國 傳 , 除 了 堅 信 唯 基 督 可 以 拯 救 這 個 愚 昧 的 大 國 , 自 己 必 先 學 好 中 文 。 美 國 的 傳 士 , 不 像 英 國 的 殖 民 地 統 治 者 , 他 們 尊 崇 中 國 文 化 , 而 且 覺 得 , 用 中 文 辦 好 一 所 會 學 校 , 讓 中 國 人 保 留 中 國 文 化 的 精 粹 , 也 接 受 西 方 基 督 文 明 , 才 是 更 大 的 挑 戰 , 這 一 點 , 也 是 他 們 的 信 仰 。 何 中 中 是 那 夏 禮 的 衣 缽 傳 人 , 從 小 唸 過 私 塾 , 中 英 文 都 精 通 。 真 光 的 女 學 生 穿 長 衫 , 在 學 校 還 要 讀 家 政 ─ ─ 也 就 是 廚 藝 ─ ─ 因 為 女 人 除 了 以 知 識 爭 取 人 權 , 最 後 , 要 縛 住 男 人 的 心 , 不 是 靠 女 人 當 CEO 的 那 份 高 位 年 薪 , 而 是 燒 得 一 手 好 菜 , 熬 得 一 煲 好 湯 。 這 就 是 清 末 民 初 現 代 中 文 學 的 方 程 式 : 在 人 文 育 方 面 , 耶 的 西 學 為 體 , 中 學 為 用 , 聖 經 和 科 學 是 精 神 , 中 文 是 學 語 言 。 但 訓 練 中 國 婦 女 的 淑 德 懿 範 , 則 是 中 學 為 體 , 西 學 為 用 , 保 留 中 國 女 子 的 賢 慧 含 蓄 , 不 要 希 拉 莉 和 珍 芳 達 那 一 套 囂 橫 的 女 權 主 義 , 因 為 中 國 女 子 跟 美 國 婆 不 一 樣 , 美 國 女 人 的 DNA 有 太 多 的 睾 丸 酮 。 中 文 學 不 是 不 能 成 功 , 而 是 有 一 條 通 融 中 西 文 化 的 心 法 秘 方 。 何 中 中 當 校 長 , 永 遠 穿 一 對 精 亮 的 皮 鞋 , 短 襪 子 , 聲 若 洪 鐘 , 她 女 生 男 相 , 但 在 運 動 場 邊 一 站 , 看 小 學 生 玩 樂 , 一 絲 笑 容 , 法 相 莊 嚴 之 中 , 別 有 慈 悲 , 七 分 像 英 國 的 皇 太 后 , 三 分 似 廣 東 西 關 大 宅 用 蠅 頭 小 楷 寫 信 的 一 位 祖 母 。
這 是 與 胡 適 、 蔡 元 培 同 一 代 的 中 國 育 家 , 中 西 文 化 融 通 , 所 謂 母 語 學 , 只 可 以 由 這 一 系 人 物 的 衣 缽 傳 人 知 道 如 何 做 。 如 果 他 們 已 經 成 為 歷 史 , 後 繼 無 人 , 其 中 的 藝 術 太 高 深 了 。 百 年 孽 劫 , 一 切 都 不 一 樣 了 , 只 剩 一 批 庸 官 和 政 治 投 機 分 子 , 時 代 的 風 沙 吹 過 去 , 就 向 中 文 學 說 一 聲 再 見 吧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