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6日星期三

鼠 年 吉 語 化 春 聯

鼠 年 吉 語 化 春 聯


大 年 初 一 。 鼠 年 。 人 喜 歡 各 種 動 物 , 但 鮮 有 喜 歡 老 鼠 的 。 因 此 我 常 想 到 一 個 解 不 開 的 謎 團 , 古 人 何 以 把 鼠 列 為 十 二 生 肖 , 而 且 居 於 十 二 生 肖 之 首 。 中 國 舊 時 的 民 間 俗 信 , 在 正 月 舉 行 祀 鼠 活 動 , 亦 稱 「 老 鼠 嫁 女 」 或 「 老 鼠 娶 親 」 。 具 體 日 期 各 地 不 同 , 有 的 在 正 月 初 七 , 有 的 在 初 十 , 有 的 在 二 十 五 。 有 的 地 方 在 祀 鼠 日 , 將 餅 置 牆 角 , 名 為 「 賀 老 鼠 嫁 女 」 ; 有 的 風 俗 在 祀 鼠 日 忌 開 箱 櫃 , 怕 驚 動 老 鼠 ; 有 的 風 俗 在 祀 鼠 前 一 晚 , 由 兒 童 將 糖 果 、 花 生 放 在 陰 暗 處 , 並 將 鍋 蓋 等 物 大 敲 大 打 , 意 思 是 「 為 老 鼠 催 妝 」 , 第 二 天 早 晨 , 將 鼠 穴 閉 塞 , 認 為 此 後 一 年 可 使 老 鼠 絕 。 還 有 的 地 區 於 老 鼠 嫁 女 日 很 早 上 床 睡 覺 , 為 了 不 驚 擾 老 鼠 , 因 為 你 擾 牠 一 天 , 牠 就 擾 你 一 年 。 「 老 鼠 嫁 女 」 的 民 間 傳 說 , 意 指 老 鼠 害 人 , 故 要 把 牠 嫁 出 去 , 以 確 保 全 年 平 安 吉 祥 。 「 老 鼠 嫁 女 」 的 年 畫 、 剪 紙 在 中 國 民 間 被 視 為 吉 祥 物 , 過 年 過 節 時 貼 在 牆 上 或 窗 戶 上 , 內 容 大 都 是 一 伙 老 鼠 掮 旗 打 傘 , 敲 鑼 吹 喇 叭 , 抬 花 轎 迎 親 。 迎 接 鼠 新 娘 的 , 卻 大 都 是 一 頭 大 黃 貓 。 鼠 新 娘 淚 流 滿 面 , 自 知 末 日 將 至 。 不 過 , 中 國 人 總 有 辦 法 化 厭 惡 為 喜 慶 , 故 鼠 年 也 有 吉 祥 語 , 可 作 對 聯 。 較 好 的 有 : 「 鼠 女 出 嫁 千 里 外 ╲ 鐘 聲 敲 響 兩 年 間 」 。 「 鼠 懷 不 可 告 人 事 ╲ 年 到 非 常 吉 慶 時 」 。 「 鼠 無 大 小 名 稱 老 ╲ 年 接 尾 頭 歲 更 新 」 。 「 年 畫 喜 人 鼠 嫁 女 ╲ 紅 梅 傲 雪 鵲 鳴 春 」 。 「 萬 千 禽 獸 尊 為 子 ╲ 十 二 生 肖 獨 佔 先 」 。 「 一 日 時 辰 子 為 首 ╲ 十 二 生 肖 鼠 佔 頭 」 。 「 宰 掉 肥 豬 開 美 宴 ╲ 迎 來 金 鼠 慶 新 春 」 。 「 子 夜 鐘 聲 燃 爆 竹 ╲ 鼠 年 吉 語 化 春 聯 」 。 這 些 都 是 鼠 年 好 句 , 可 作 揮 春 用 途 。

詠 一 隻 老 鼠

詠 一 隻 老 鼠


鼠 年 來 了 。 老 鼠 是 十 二 生 肖 排 隊 的 A 一 號 , 但 「 過 街 老 鼠 , 人 人 喊 打 」 , 中 國 社 會 缺 糧 多 饑 荒 , 老 鼠 是 最 受 憎 厭 的 動 物 , 以 致 鼠 年 出 生 的 人 士 , 問 及 生 肖 , 都 有 點 難 以 齒 。 中 國 文 化 對 老 鼠 的 鞭 撻 很 嚴 重 , 戰 國 的 李 斯 , 窮 的 時 候 , 看 見 廁 所 的 老 鼠 , 見 到 人 嚇 得 四 散 竄 逃 , 但 米 倉 的 老 鼠 , 吃 得 很 飽 肥 , 見 到 人 也 不 怕 了 。 李 斯 立 時 省 悟 , 做 老 鼠 , 要 做 米 倉 的 貴 鼠 , 不 要 做 廁 所 的 壯 鼠 。 兩 千 年 來 , 中 國 的 平 民 , 都 是 廁 鼠 , 官 吏 就 是 倉 鼠 , 李 斯 把 老 鼠 分 了 等 級 , 難 怪 中 國 的 貪 污 , 是 那 麼 理 所 當 然 。 李 斯 的 做 人 和 做 官 態 度 , 在 英 文 叫 做 Cynical , 中 文 勉 強 譯 為 「 憤 世 嫉 俗 」 。 以 李 斯 之 例 , 「 憤 世 」 是 有 的 , 「 嫉 俗 」 半 點 也 無 , 李 斯 看 見 倉 鼠 之 鄙 俗 , 沒 有 嫉 恨 , 反 而 很 羨 慕 , 要 學 做 米 倉 的 老 鼠 , 李 斯 的 心 理 太 過 陰 暗 , 做 事 太 絕 , 結 局 父 子 同 遭 腰 斬 , 也 很 活 該 。 只 因 為 看 見 老 鼠 , 感 受 太 過 沉 重 了 , 放 鬆 一 下 可 以 嗎 , 中 國 的 文 人 ? 宋 代 的 秦 觀 , 看 見 老 鼠 , 態 度 就 「 客 觀 中 立 」 得 多 : 「 夢 破 鼠 窺 燈 , 霜 送 曉 寒 侵 被 」 , 夜 半 夢 醒 , 看 見 油 燈 下 有 一 隻 老 鼠 , 只 是 覺 得 有 點 冷 , 論 心 理 質 素 , 秦 觀 比 李 斯 「 健 康 」 。 然 而 , 英 國 蘇 格 蘭 詩 人 彭 斯 ( Robert Burns ) , 卻 寫 過 一 首 詩 , 叫 做 「 致 一 隻 老 鼠 ─ ─ 因 為 我 用 鋤 頭 搗 了 牠 的 窩 」 ( To A Mouse, On Turning Her Up In Her Nest With The Plough ) 。 彭 斯 平 時 務 農 , 有 一 天 , 他 在 田 野 耕 種 , 不 小 心 揮 鋤 破 壞 了 一 隻 母 老 鼠 的 巢 穴 , 眼 見 鼠 媽 媽 帶 幾 隻 孩 子 逃 亡 , 彭 斯 於 心 不 忍 , 回 家 寫 下 這 首 小 詩 : 哎 呀 , 可 愛 的 小 老 鼠 呀 , 我 驚 動 了 你 的 生 活 , 雖 然 你 有 時 也 偷 吃 人 的 食 物 , 但 這 是 你 的 天 地 , 我 搗 了 你 的 老 巢 , 真 是 對 不 起 。 「 我 真 抱 歉 , 人 的 國 度 , 侵 略 了 天 地 的 倫 盟 」 ( I'm truly sorry man's dominion / Has broken nature's social union ) ─ ─ 二 百 年 前 , 對 於 人 和 自 然 的 關 係 , 彭 斯 已 經 懂 得 反 省 , 今 天 , 大 陸 動 不 動 就 捕 熊 貓 、 獵 殺 野 生 動 物 , 彭 斯 的 小 詩 , 令 人 感 動 。 彭 斯 是 蘇 格 蘭 的 靈 魂 , 也 就 是 歌 曲 《 友 誼 萬 歲 》 的 作 者 。 彭 斯 的 年 代 , 是 英 國 詩 的 浪 漫 時 期 , 發 現 了 自 然 的 諧 美 , 遇 上 了 法 國 大 革 命 人 權 的 解 放 , 那 是 一 個 輝 煌 的 世 代 , 連 老 鼠 也 煥 發 人 性 的 光 輝 。 彭 斯 的 老 鼠 可 愛 , 李 斯 的 老 鼠 可 怖 , 文 化 的 興 衰 , 在 一 隻 老 鼠 身 上 , 盡 見 人 格 的 尊 卑 。

2008年2月5日星期二

談「博益」結業 - 蘇賡哲

談「博益」結業蘇賡哲
2008年2月5日
廣 告
博益出版社結業,將會「冰封」作品版權,不售予原作者,已出版書籍三月份賣不完即銷毀。這些舉措,無非顯示財團的霸氣。作者的版權為出版社擁有,出版社這個「法人」消失了,不存在了,誰來決定繼續擁有這些版權?誰來長期執行「冰封」?冰封符不符合公眾利益?不冰封而將版權售予作者,損害了誰?這些問題均值得探討。
我在加拿大近乎沒有賣過博益的書。主要原因是它雖然財雄勢大,但沒有星級作家。所謂星級作家,指讀者只要看是他的新作,不必考慮內容就買下來。具體點說,如亦舒、蔡瀾之於天地出版社;陶傑、張小嫻之於皇冠出版社;董橋之於牛津大學出版社;張五常之於花千樹出版社都是。博益沒有這個級數的作家,當然吃虧得多。搞出版,往往出十種書有一、二種暢銷便不至於蝕本,四、五種暢銷可以有滿意盈利,相信博益沒有明星級作家,不容易達到這目標。至於報道指博益當年「迅速在出版界冒起,成為精裝書類的龍頭」,我不大明白其意,精裝書是袋裝書之誤吧。正如人有服裝打扮的潮流,書籍的裝幀和開度大小亦有潮流,袋裝書已過時,只要看陶傑的書愈出愈厚,開度也愈大,已可知一二。
後期博益主攻年輕人市場,發掘畢華流、梁望?、黃易等新星。這幾位在我印象中沒有叫座力。也許加拿大香港移民讀者群以中年人為主力,年輕人的閱讀趣味有別於香港。這幾位新星的舊書要三元才有人買,梁望?舊書的市場價更低至一元。

2008年2月2日星期六

心   魔

心   魔


人 的 心 中 ( 思 想 上 ) 易 生 魔 障 , 幾 乎 無 人 可 以 避 免 。 這 魔 障 , 大 抵 是 由 慾 念 而 生 , 一 經 發 生 , 就 會 勢 不 可 擋 , 蓬 勃 發 展 , 為 之 費 盡 心 機 , 化 盡 心 血 , 成 為 人 生 目 標 , 所 求 若 不 得 , 輾 轉 反 側 , 不 但 再 無 安 逸 , 而 且 生 命 行 為 , 俱 為 這 心 魔 操 控 , 從 此 , 人 已 只 剩 軀 殼 。 這 種 情 形 何 等 可 怕 , 可 是 人 人 如 此 , 卻 又 見 怪 不 怪 , 認 為 理 所 當 然 , 渾 渾 噩 噩 , 就 此 了 卻 一 生 。 心 魔 既 然 由 自 己 心 中 產 生 , 要 將 之 驅 除 , 也 只 有 靠 自 己 , 即 使 有 菩 薩 神 通 , 當 頭 棒 喝 , 若 不 是 自 己 幡 然 醒 悟 , 一 樣 擺 脫 不 了 , 心 魔 依 然 盤 踞 在 心 。 非 要 到 自 己 醒 悟 了 , 心 魔 才 會 離 去 。 一 般 來 說 , 人 在 童 年 、 少 年 、 青 年 、 中 年 時 期 , 受 心 魔 控 制 的 情 況 嚴 重 , 到 老 年 , 有 機 會 ( 有 機 會 而 已 ) 可 以 擺 脫 , 因 為 老 年 , 慾 望 會 相 應 減 弱 , 心 魔 力 量 , 也 自 然 減 弱 。 這 只 是 理 論 上 如 此 。 理 論 上 , 人 越 老 , 就 智 慧 越 高 , 自 然 能 夠 「 無 令 心 魔 自 起 深 孽 」 ( 「 楞 嚴 經 」 ) 。 而 事 實 卻 往 往 大 謬 不 然 , 眼 見 許 多 老 人 , 心 魔 旺 盛 , 猶 在 青 壯 年 之 上 , 構 成 奇 景 , 嘆 為 觀 止 , 才 知 理 論 是 理 論 , 現 實 是 現 實 。 雖 說 老 人 具 大 智 慧 , 但 要 勘 破 心 魔 這 一 關 , 談 何 容 易 ! 心 魔 之 生 快 , 要 走 , 也 快 , 只 在 存 心 一 念 之 間 , 情 形 就 可 以 完 全 改 變 , 聽 來 很 玄 。 一 個 人 的 心 魔 , 又 可 以 影 響 許 多 人 , 入 魔 者 如 癡 如 狂 , 受 影 響 的 也 會 跟 瘋 狂 , 此 類 例 子 , 歷 史 上 屢 見 不 鮮 。 最 新 修 訂 版 《 天 龍 八 部 》 , 段 譽 自 見 了 「 神 仙 姐 姐 」 玉 像 之 後 , 心 魔 遂 生 , 轉 生 癡 念 到 王 語 嫣 身 上 , 及 至 突 然 醒 悟 , 王 語 嫣 ? 哈 哈 , 有 沒 有 都 不 要 緊 了 。 這 段 修 訂 情 節 , 是 對 「 心 魔 」 的 最 佳 闡 釋 , 卻 偏 惹 來 許 多 讀 者 的 反 對 聲 。 忍 不 住 喝 道 : 段 譽 早 放 下 了 , 你 們 怎 麼 還 放 不 下 ?

2008年2月1日星期五

中 国 神 仙 排 行 榜

如沒閒看完全文, 先看最後一句。 
---------------------

中 國 神 仙 排 行 榜

如沒閒看完全文, 先看最後一句。
---------------------
中 國 神 仙 排 行 榜 

說明:一、 本榜單只收中國本土之全國性神仙,佛教神仙一律不收,約略相當於現今之「中國原創歌曲排行榜」。二、 本榜單依據神仙之神格高低決定是否上榜及名次,而不依據受信仰程度之高低,大致近似于中央政治局常委相片順序。三、 本榜單變動週期較長,由於本人水準有限,很難以周、月、年為週期變動,甚至百年都不可能。四、 由於榜單本著甯缺勿濫之原則,各時期上榜人數會有所不同。 五、 本榜單最終解釋權歸 www . 神神鬼鬼 . com 所有。

先 秦 期

第一名:黃帝 簡評:《山海經》說黃帝是「天帝」,兒子禺號、孫子禺京都是海神,曾孫顓頊也做過天帝。戰國時又貴為五帝之首,還發明了一大堆東東。雖然黃帝本人神格不明顯,介於神人之間,但兒孫爭氣,父以子貴,祖以孫貴,登上首席。

第二名:帝俊 簡評:帝俊只見于《山海經》,但聲名極其顯赫,為東方第一天神。與其妻羲和生十日、常羲生月十有二,連日月都為其子女,近乎創世神。可惜其後代殷商人不爭氣,將大好江山送于西周,遂使豎子成名。帝俊後被改造為人王舜,從此湮沒無聞。嗚呼!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

第三名:西王母 簡評:西王母在先秦時還是個糙老爺們,豹尾虎齒,而且蓬頭垢面。這種神原本難以上榜,但他憑藉兩大優勢勝出:一是掌管生死,後來擁有不死之藥,油水之豐厚無人可比。二是佔據了神話界第一旺鋪——昆侖山(昆侖和蓬萊為中國神話兩大發源地)。黃帝得人和,西王母得了地利,因此沖入三甲。

第四名:顓頊簡評:顓頊是黃帝的曾孫(或曰孫子),為北方天帝。安排日月星辰之位次,顓頊下屬最多,三個兒子都是疫鬼。最大神跡是命令下屬重和黎「絕地天通」,就是斷絕了神界與凡界的通道。革命的首要問題是分清敵我,此乃神話界第一重要之大事。不過從此天人隔絕,引出後人無限遐想。總評:先秦時期創世神與始祖神均不明顯,而且記述駁雜不堪,條理殊為不易。其餘神農、炎帝、祝融、蚩尤等,或基本為人王,或神格太低,不予入榜。

秦 漢 期

第一名:伏羲、女媧(並列) 簡評:伏羲與女媧在漢代以人類始祖神身份直竄榜首,漢代畫像石中,伏羲女媧大多作人首蛇身以夫婦姿態出現,手中或捧日月,或持圓規、曲尺,象徵陰陽結合。女媧又有造人、補天之功(均見於《淮南子》),還是婚姻之神。伏羲又有作八卦、結網、作琴瑟之功。

第二名: 西王母 簡評:西王母在漢代轉為女性,成為一皓然白首之慈祥老太。嫦娥奔月即因後羿「請不死之藥于西王母」而起,周穆王也向她求取不死藥(見《穆天子傳》),漢武帝也設祠祭祀。漢代還曾出現席捲全國的崇拜西王母熱潮,大家奔相走告,連官府也制止不住,雖只片言記載,但其規模顯然超過去年被取締的某邪教。真是「一招鮮,吃遍天」。

第三名:老子(太上老君) 簡評:漢代全國性的追求「長生久視」使黃老學盛極一時,老子由周代的圖書管理員一躍成為修煉成仙之榜樣,東漢後期道教興起後,老子更「散形為氣,聚形為太上老君」,成為超越眾神的開天闢地創世神,坐上仙界第一把交椅。真是羨煞凡夫俗子。一時間,滿城爭誦五千言。可惜出現晚了點,漢代快結束了,只好屈居第三。

第四名:黃帝 簡評:黃帝排名下滑主要是神話的歷史化造成的。原本高高在上的天帝,一下成為「人文初祖」。當然也很牛,但到底不是神了。不過還有條後路,由於神仙方士的鼓吹,黃帝也開始服食煉氣,最終羽化登仙。不過,比起太上老君在道與器之間的自由行走,黃帝從神界下至人間再返仙界,氣勢上終究有些弱了。 總評:漢代人很喜歡追問世界本源,還不腳踏實地。於是只好疊床架屋,天上加天,帝下加帝,還有什麼「一氣化三清」。不過,所造之神太過縹緲。什麼天皇、地皇、人皇,連名都沒有。雖然動不動就各自當上幾萬年
的皇帝,但上榜是別想了。

三 國 魏 晉 南 北 朝

第一名:盤古(元始天王或元始天尊) 簡評:三國時出現盤古開天闢地神話,盤古於是一舉登上首位。不過這名字實在太土(據說是從苗族的盤觚神話中轉來),所以著名煉丹道士葛洪替他取了個藝名「元始天王」(後來逐漸變成「元始天尊」),還給找了個老婆「太元聖母」,門人、弟子無數。這家就算置辦起來了,日子過得很是滋潤。

第二名:太上老君簡評:元始天王一出,老君只好退居二線。不過還有個僅次於上清宮的中清宮住著,名字也改了,叫「上清高聖太上玉晨元皇大道君」。道教的好詞全用上了,聽著就顯得有本事。

第三名:西王母 簡評:西王母又上榜了,不過這次身份變了。成了元始天王的女兒。還住在昆侖山上,所有西部全歸她管,整個一位女「西北王」。而且宮殿金碧輝煌,下屬眾仙無數。還有個老公——扶桑大帝東王公,住在東海的蓬萊,掌管東部各路神仙。不過葛洪老先生一不小心,把東王公也安排成元始天王之子,結果和西王母又是夫妻又是兄妹,可苦壞了後來的圓謊者。總評:這一時期是道教大發展且逐漸體系化的時期,位子安排好後,比較穩定了。最慘的是黃帝,修煉成功之後再上仙界,主席臺已經坐滿了。只好再和原來的四帝呆在一塊,排名也基本跌出前十。道教神譜最大特點是不嫌神多,於是孔子、顏回也被拉上榜單,當然名次就更靠後了,已在二十名以外。

唐 宋 至 明 清

第一名:玉皇大帝、王母娘娘(即原來的西王母)簡評:玉皇大帝由原來排名十一的玉皇道君和排名十九的高上玉帝,再加上黃帝形象混合而成。中晚唐時以獨立面目出現,宋真宗時不斷尊封玉皇大帝,此後蔚為風氣。元始天尊地位逐漸下降,最終只剩下縹緲虛無的影子。西王母又搖身變為皇后,不再管什麼國家大事,只是像家庭主婦一樣經常主持些「蟠桃會」。神界從此安定。 總評:隨著國家政權的集中和強大,世俗權力對宗教勢力取得了壓倒性優勢。神界也完全按照人間模式建造,元始天尊自然位置不穩。至於其他神仙,也翻不出多少花樣,第一名以下就從略了。

解 放 後


第一名:毛主席 總評:需要理由嗎?

石頭

有一個小學老師在偏遠的鄉村教書,這天,他來到自己班上的教室,問班上的小朋友:「你們大家有沒有討厭的人啊?」小朋友們想了想,有的未作聲,有的則猛力地點點頭。老師接著便發給每人一個袋子,說:「我們來玩一個遊戲。現在大家想想看,過去這一週,曾有那些人得罪過你?他到底做了怎麼樣可惡的事?想到後,就利用放學時間到河邊去找一塊石頭,把他的名字給用小紙條貼在石頭上!如果他實在很過份,你就找一塊大一點的石頭,如果他的錯是小錯,你就找一塊小一點的石頭。每天把戰利品用袋子裝到學校來給老師看哦!」 學生們感到非常有趣且新鮮,放學後,每個人都搶著到河邊去找石頭。第二天一早,大家都把裝著從河邊撿來的鵝卵石的袋子帶到學校來,興高采烈地討論著。一天過去了,兩天過去了,三天過去了…..,有的人的袋子越裝越大,幾乎成了負擔。 終於,有人提出了抗議!「老師,好累喔!」老師笑了笑沒說話,立刻又有人接著喊:「對啊!每天背著這些石頭來上課,好累喔!」這時,老師終於開口了,她笑著說:「那就放下這些代表著別人過犯的石頭吧!」孩子們有些訝異,老師又接著講:「學習寬恕別人的過犯,不要把它當寶一樣的記在心上,扛在肩上,時間久了,任誰也受不了…..。」 這個星期,這班的同學上到了人生中極寶貴的一課。 袋裡裝入越多、越大的「石頭」,心中存留越多、越深的仇恨,所造成的負擔就越重!我很喜歡一句名諺:「寬恕人的過失,便是自己的榮耀」當您打算報復一個人時,首先感到痛苦的, 會是您自己; 相對地,當您準備原諒一個人時,首先感到舒暢與快樂的,也會是自己。 可不是嗎? 懂得「放下」,何等自在! 饒了別人的同時,您也饒了自己。 做一個懂得「放下」的人,放下心中的怒,放下心中的恨,放下心中的不平衡,不要太斤斤計較,您的每一天都將更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