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1日星期二

Palace IFC播映五齣好萊塢經典以慶賀該戲院兩周年,當中包括Lawrence of Arabia。執筆之際優先場只剩下三個頭排座位,唯有等待遲些上正場吧﹗
Lawrence of Arabia 堪稱一部偉大的電影,一生人起碼要在大銀幕上看一次。我有幸三年前於香港藝術中心看過,完全領略何謂氣魄宏大。本網誌的命名跟T.E. Lawrence有莫大關係,而Lawrence of Arabia也是我最喜歡的電影;不過Lawrence of Arabia這篇電影筆記只在七月時出了上篇,下半篇卻久久未見蹤影——其實還在電腦裏,只是不大滿意,所以遲遲未發表:對David Lean這部史詩式巨著我可不敢有半點輕率。
百老匯的電影簡介不 例外地將Lawrence of Arabia跟當今中東局勢相提並論。這也難怪,自美英聯軍入侵伊拉克開始,T.E. Lawrence 便突然在國際媒體中熱起來,不單英美軍方拿他的著作當軍事教材,連他的洋洋巨著Seven Pillars of Wisdom及 好幾本傳記也銷量大增。但電影Lawrence of Arabia讓我們所知的其實很有限,對局勢加以簡化自然難免,而對諸人物的刻劃也為了製造戲劇化的對揚而有所扭曲。電影把T.E. Lawrence 塑造成反殖民主義的悲劇英雄,天真地相信能為阿拉伯人爭取獨立,但卻給老練的英國政客欺騙。可是,歷史上的T.E. Lawrence 豈如此天真?他不錯為阿拉伯人(正確點來說只限歸順Prince Feisal的貝都人)爭取利益,惟與此同時亦沒有將大英帝國的利益拋諸腦後。他跟英國長官的分歧不在於應否讓阿拉伯獨立,而是在於如何規劃戰後的中東地 圖:在他眼中,他的方案才能確保英國在中東的利益,並能抗衡跟英國在中東爭雄的法國。
電影最後交代T.E. Lawrence意興闌珊離開阿拉伯,很容易令人誤會他從此便洗手不幹,但事實並非如此。戰事結束後他積極參與中東建構,並陪同Prince Feisal出席巴黎和會,為Prince Feisal爭取建立他的王國(Prince Faisal本獲分派敘利亞,但不久便遭法國趕走;最後在T.E.Lawrence協助下爭取到伊拉克;他的兄長則獲得約旦,其子孫到現在仍統治該國。) 而巴黎和會後他亦曾擔任英國中東政策的顧問,相當受邱吉爾重用。電視電影A Dangerous Man: Lawrence After Arabia (1990) 便是以他在巴黎和會的經歷為題,算是不俗之作,大可視為Lawrence of Arabia的延續,也比Lawrence of Arabia較真實反映政治形勢。Lawrence of Arabia 所呈現的T.E.Lawrence 在政治上很天真;但Lawrence After Arabia所描繪T.E. Lawrence則是政治手腕圓熟的外交家,而這亦較接近歷史上的T.E. Lawrence。飾演T.E. Lawrence是Ralph Fiennes,他無疑是個好演員,但我卻覺得他的氣質跟T.E. Lawrence 相差太遠。不過其實Peter O’Toole跟T.E. Lawrence 也毫無相似之處,但他卻演話飽受煎熬的靈魂,令Robert Bolt及Michael Wilson筆下的T.E. Lawrence栩栩如生,自然深入民心。
無論如何,T.E. Lawrence 是現代史上最引人入勝的人物,這兩齣電影都或多或少捕捉到他多個面目其中一二。看完電影,不妨再借一冊Seven Pillars of Wisdom回家,跟T.E. Lawrence 在漫天風沙的阿拉伯走一趟。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