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24日星期五

每 事 瞎 問

想 不 到 中 國 還 有 那 麼 多 「 學 者 」 , 以 「 輕 功 一 躍 哪 能 跳 上 十 尺 屋 簷 」 的 「 偽 理 性 」 來 看 金 庸 武 俠 小 說 。 那 麼 哈 利 波 特 的 霍 格 華 茲 學 校 掃 帚 飛 天 運 動 比 賽 , 又 合 乎 哪 一 條 科 學 定 理 ? 《 哈 利 波 特 》 暢 銷 , 英 國 從 來 沒 有 一 個 學 者 抨 擊 這 部 小 說 違 反 牛 頓 的 三 大 物 理 定 律 , 只 有 書 評 家 質 問 小 說 好 不 好 看 。 因 為 一 旦 進 入 哈 利 波 特 的 創 意 宇 宙 , 讀 者 就 要 接 受 這 個 宇 宙 的 定 律 。 「 上 帝 說 有 光 , 就 有 光 」 , 作 者 就 是 上 帝 , 不 要 問 光 從 哪 來 , 不 要 問 上 帝 本 身 又 是 誰 創 造 的 , 只 須 問 這 個 世 界 , 春 花 秋 月 , 美 景 良 辰 , 在 這 個 世 界 活 得 好 不 好 玩 。 一 路 追 問 下 去 , 以 為 就 叫 做 「 理 性 」 , 這 種 人 不 但 不 懂 小 說 , 還 不 懂 人 世 間 的 情 趣 。 金 庸 小 說 和 《 哈 利 波 特 》 一 樣 , 情 節 虛 幻 , 人 物 的 性 情 都 是 寫 實 的 。 華 山 、 武 當 、 衡 山 、 少 林 , 就 像 《 哈 利 波 特 》 霍 格 華 茲 的 巫 術 學 校 。 哈 利 、 榮 恩 、 妙 麗 , 在 一 片 幻 境 恩 怨 情 仇 中 的 心 理 活 動 , 就 像 郭 靖 、 黃 蓉 、 楊 過 、 張 無 忌 , 遇 到 的 妖 邪 奸 佞 , 時 而 憤 慨 , 時 而 柔 弱 , 時 而 動 搖 , 時 而 悲 哀 , 都 是 現 實 世 界 中 的 人 性 真 情 。 小 說 好 不 好 看 , 不 在 於 情 節 之 荒 誕 、 背 景 之 虛 無 , 在 於 以 虛 證 實 , 寫 不 寫 得 出 人 世 間 真 實 的 人 物 性 情 典 型 。 《 紅 樓 夢 》 發 生 在 哪 一 個 朝 代 ? 但 以 榮 國 府 的 府 宅 政 治 , 印 證 二 十 一 世 紀 家 族 生 意 的 人 事 勾 鬥 , 一 樣 準 確 常 新 。 以 物 理 定 律 , 輕 功 跳 不 上 屋 簷 , 以 地 理 考 據 , 桃 花 島 從 來 沒 有 住 過 一 個 黃 藥 師 , 如 同 沒 有 人 騎 掃 帚 飛 得 上 寄 宿 學 校 的 半 空 。 韋 小 寶 十 三 四 歲 , 不 可 能 打 得 過 大 漢 鰲 拜 , 正 如 哈 利 波 特 與 兩 個 同 學 , 也 不 可 能 鬥 得 過 佛 地 魔 。 對 這 些 問 題 窮 根 究 底 繼 而 把 小 說 的 品 種 全 盤 推 翻 的 , 都 是 一 等 的 蛋 。 許 多 中 國 人 的 「 理 性 」 , 用 在 錯 誤 的 地 方 , 中 國 的 學 者 尤 為 可 憐 , 不 敢 用 理 性 質 疑 半 世 紀 其 悲 慘 命 運 的 由 來 , 只 翻 開 幾 冊 武 俠 小 說 挑 剔 物 理 、 生 理 、 地 理 之 「 不 合 理 」 , 只 因 為 挑 剔 金 庸 , 金 庸 不 會 把 他 們 抓 起 來 , 挑 戰 共 產 黨 , 共 產 黨 會 。 打 開 小 說 的 第 一 頁 , 跨 進 門 檻 , 走 進 一 個 神 奇 的 世 界 , 其 中 的 法 則 由 作 者 制 定 , 就 像 走 進 「 威 尼 斯 人 」 的 賭 場 , 人 家 規 定 , 要 穿 西 裝 , 結 領 帶 , 這 只 玩 二 十 一 點 、 輪 盤 、 百 家 樂 , 閣 下 如 果 同 意 , 坐 下 來 玩 就 是 。 拍 桌 子 , 質 問 經 理 : 為 什 麼 這 沒 有 牌 九 ? 剝 奪 了 賭 客 的 選 擇 權 , 你 這 家 賭 場 , 就 是 不 夠 寬 容 , 有 違 美 國 憲 法 , 缺 乏 多 元 文 化 的 民 主 思 想 。 去 拉 斯 維 加 斯 這 樣 一 吵 鬧 , 人 家 就 會 叫 兩 個 黑 人 保 鏢 把 你 這 位 人 權 鬥 士 打 一 頓 , 踢 出 門 。 上 白 宮 找 美 國 總 統 投 訴 吧 。 許 多 大 陸 學 者 , 評 武 俠 小 說 , 擺 起 一 副 學 術 臉 孔 , 不 過 是 拉 斯 維 加 斯 的 幾 個 身 癢 欠 揍 的 流 氓 賭 客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