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25日星期六

是 非 無 實 相

我 在 西 安 買 了 一 束 閑 章 , 尤 喜 「 我 師 造 化 」 和 「 師 法 自 然 」 兩 枚 , 因 為 合 乎 道 。 何 謂 「 道 」 ? 若 按 筆 畫 拆 解 , 就 是 一 陰 一 陽 ( 兩 撇 ) 合 而 為 一 ( 一 橫 ) 按 照 自 然 的 規 律 ( 自 ) 運 行 不 已 ( 走 之 ) 。 人 生 有 高 低 、 起 伏 、 好 壞 , 危 險 往 往 埋 藏 機 會 。 最 近 有 朋 友 無 端 遭 到 欺 壓 , 我 勸 他 : 倒 楣 倒 到 好 望 角 , 再 忍 片 刻 就 到 大 西 洋 ; 只 要 沉 住 氣 , 天 塌 不 下 來 , 過 些 時 會 海 闊 天 空 , 沒 有 人 是 永 遠 得 意 或 失 意 的 。 我 剛 出 道 時 , 碰 到 不 學 無 術 而 又 狐 假 虎 威 的 學 官 。 他 總 是 安 排 年 輕 同 事 課 , 自 己 只 在 起 頭 和 結 尾 兩 堂 出 現 , 卻 向 上 面 報 他 的 鐘 點 , 簡 直 強 取 豪 奪 。 同 事 敢 怒 不 敢 言 , 只 暗 地 引 述 錢 鍾 書 : 「 有 學 問 能 書 , 不 過 見 得 有 學 問 ; 沒 有 學 問 而 偏 能 書 , 好 比 無 本 錢 的 生 意 , 那 就 是 藝 術 了 。 」 有 一 天 , 他 喚 我 去 辦 公 室 , 提 議 合 一 門 課 。 我 有 心 理 準 備 , 當 場 將 他 一 軍 : 「 你 是 前 輩 , 有 經 驗 , 你 前 半 部 , 我 好 學 習 如 何 下 半 部 。 」 他 無 法 推 辭 , 又 提 議 合 寫 書 。 早 有 人 警 告 我 , 「 我 辦 事 , 他 放 心 」 , 我 乃 支 吾 不 應 。 事 後 心 有 未 甘 , 向 高 人 申 訴 , 不 料 對 方 安 慰 我 : 「 好 機 會 , 讓 學 生 知 道 你 得 比 他 好 。 」 一 語 解 頤 , 引 導 我 轉 個 彎 想 問 題 , 峰 迴 路 轉 。 輪 到 我 上 課 , 學 官 果 然 認 真 筆 記 。 為 免 他 移 花 接 木 , 我 咬 牙 每 周 寫 一 章 , 書 稿 幾 經 修 改 後 付 梓 , 竟 是 二 十 多 年 來 華 文 世 界 行 內 的 蒙 書 。 我 遇 見 舊 雨 新 知 , 常 有 人 提 起 無 心 插 下 的 柳 枝 。 失 之 東 隅 , 收 之 桑 榆 。 當 年 指 點 我 的 高 人 就 是 佛 門 密 宗 黑 的 林 雲 大 師 , 文 首 所 引 的 「 道 」 字 正 是 他 的 獨 特 解 釋 。 八 月 初 , 光 華 新 聞 文 化 中 心 舉 辦 座 談 會 , 談 如 何 克 服 人 生 的 困 難 。 我 拿 往 事 說 明 「 是 非 無 實 相 , 轉 眼 究 成 空 」 的 道 理 。 漂 亮 的 蕭 芳 芳 小 姐 接 娓 娓 述 如 何 與 失 聰 搏 鬥 , 她 以 堅 強 的 毅 力 到 美 國 唸 兒 童 心 理 學 , 主 持 「 護 苗 基 金 會 」 有 聲 有 色 , 說 起 來 無 人 不 敬 佩 。 林 雲 大 師 最 後 壓 軸 , 介 紹 除 了 「 入 世 解 」 , 還 有 表 面 上 不 合 邏 輯 甚 至 荒 誕 卻 有 實 效 的 「 出 世 解 」 , 可 以 幫 人 渡 難 解 厄 。 他 勸 人 「 出 外 要 講 理 , 在 家 要 通 氣 」 , 警 語 如 珠 。 聽 眾 欲 罷 不 能 , 座 談 會 超 出 一 個 半 小 時 才 結 束 。


(李金銓)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