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7月21日星期六

清 明 上 河 圖

因 為 協 助 藝 術 館 舉 辦 《 國 之 重 寶 》 的 推 廣 活 動 , 受 邀 作 為 嘉 賓 , 在 閉 館 期 間 觀 賞 了 這 批 來 自 北 京 故 宮 的 晉 唐 宋 元 書 畫 。 館 內 寥 寥 落 落 有 幾 批 小 學 生 , 乖 乖 跟 老 師 巡 禮 , 也 不 知 他 們 心 想 的 是 什 麼 , 瞪 無 邪 的 大 眼 睛 , 像 探 照 燈 一 樣 , 掃 過 來 掃 過 去 , 望 出 口 方 向 , 大 概 是 盼 趕 緊 看 完 , 好 到 外 面 買 客 冰 淇 淋 吃 。 於 是 , 我 們 就 輕 易 地 來 到 〈 清 明 上 河 圖 〉 跟 前 , 恣 意 觀 賞 。
前 兩 年 上 海 博 物 館 聯 合 故 宮 博 物 院 及 遼 寧 博 物 館 , 展 出 七 十 二 件 國 寶 , 其 中 就 有 〈 清 明 上 河 圖 〉 。 我 因 公 務 之 便 , 剛 好 在 上 海 , 又 因 探 望 一 位 老 人 家 , 他 患 有 眼 疾 , 轉 送 給 我 貴 賓 觀 賞 券 , 得 以 越 過 蜂 擁 的 人 潮 , 順 利 入 館 參 觀 。 進 入 館 內 , 有 一 特 別 長 龍 , 一 問 , 是 排 隊 觀 賞 〈 清 明 上 河 圖 〉 的 , 說 要 排 兩 小 時 , 而 在 畫 前 只 准 停 留 一 分 鐘 。 我 就 放 棄 了 張 擇 端 , 觀 賞 了 其 他 的 七 十 一 件 書 畫 。 每 一 件 都 好 , 真 是 觀 之 不 足 , 印 象 特 別 深 的 是 董 源 的 三 幅 圖 卷 , 還 有 宋 徽 宗 趙 佶 的 〈 瑞 鶴 圖 〉 。 既 然 不 看 〈 清 明 上 河 圖 〉 , 也 就 有 暇 看 人 家 是 怎 麼 觀 賞 的 。 為 了 一 睹 真 蹟 , 大 家 都 緊 貼 玻 璃 櫃 , 人 頭 洶 湧 , 自 然 就 鼻 頭 與 玻 璃 廝 磨 , 留 下 一 層 層 油 漬 。 後 面 還 有 工 作 人 員 吆 喝 , 快 走 快 走 , 向 前 移 動 , 大 殺 風 景 , 莫 過 於 此 。 古 人 霧 看 花 , 在 朦 朧 中 揣 想 奼 紫 嫣 紅 的 嬌 媚 , 現 在 的 上 海 人 卻 隔 油 汪 汪 的 玻 璃 罩 , 想 看 清 楚 汴 梁 城 的 宋 人 生 活 畫 卷 , 想 來 不 禁 失 笑 。
眼 前 這 幅 〈 清 明 上 河 圖 〉 , 靜 靜 地 敞 開 , 邀 請 我 仔 細 看 個 端 詳 。 五 米 多 長 的 絹 幅 , 散 發 赭 黃 色 的 輝 光 , 凝 聚 了 一 千 年 的 讚 嘆 , 好 像 時 光 在 此 停 頓 , 歷 史 在 此 定 格 , 展 現 宋 代 京 師 的 熱 鬧 與 繁 華 。 虹 橋 一 段 精 采 絕 倫 , 橋 上 人 馬 喧 闐 , 有 擺 攤 販 貨 的 , 有 賣 吃 食 的 , 有 推 車 的 , 有 挑 擔 的 , 有 騎 驢 的 , 有 閒 走 的 , 有 轎 馬 爭 途 的 , 有 攘 臂 廝 打 的 , 形 形 色 色 , 不 一 而 足 。 橋 下 則 急 湍 中 行 舟 , 降 下 桅 檣 以 穿 越 橋 洞 , 水 手 各 司 其 職 , 神 態 緊 張 , 岸 邊 人 等 也 大 呼 小 叫 , 指 手 畫 腳 。 看 畫 , 好 像 聽 到 濤 聲 中 夾 雜 呼 喊 , 小 心 啊 , 要 撞 上 啦 。 如 此 生 動 的 畫 面 , 看 上 一 天 , 也 不 嫌 煩 。 〈 清 明 上 河 圖 〉 本 來 是 藏 在 宋 室 宮 廷 的 , 北 宋 覆 滅 , 流 入 金 人 手 中 。 後 來 又 不 斷 轉 手 , 出 入 皇 家 就 有 好 幾 次 , 最 後 還 被 溥 儀 偷 出 。 總 算 上 天 垂 憐 , 一 九 五 ○ 年 , 在 東 北 被 楊 仁 愷 發 現 , 我 們 才 看 得 到 。 阿 彌 陀 佛 , 善 哉 。

(程步奎(詩人學者))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