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7月26日星期四

曾 灶 爺

九 龍 皇 帝 駕 崩 , 老 頭 遺 下 的 街 頭 「 墨 寶 」 , 粉 刷 得 差 不 多 了 , 真 蹟 稀 少 , 一 百 年 之 後 , 可 能 炒 成 像 畢 加 索 一 樣 的 藝 術 奇 珍 。 皇 帝 的 字 跡 , 由 「 書 法 」 的 角 度 , 雖 然 沒 什 麼 看 頭 , 但 曾 老 頭 的 「 灶 體 」 , 不 可 以 用 傳 統 的 中 國 書 法 覽 賞 , 而 是 與 天 橋 、 街 道 、 牆 壁 一 起 配 襯 的 「 視 覺 藝 術 」 。 這 就 是 中 國 的 文 人 士 大 夫 ─ ─ 如 果 還 有 的 話 ─ ─ 看 不 起 這 個 老 頭 , 只 有 洋 人 和 高 等 華 人 懂 得 「 欣 賞 」 的 原 因 。 論 「 愛 國 反 殖 」 , 誰 也 不 夠 曾 灶 爺 資 格 老 。 當 今 天 執 政 在 朝 、 在 金 紫 荊 廣 場 看 見 五 星 旗 自 稱 想 流 淚 的 一 干 治 港 精 英 , 二 三 十 年 前 陪 伴 訪 問 香 港 的 英 女 皇 、 一 副 點 頭 哈 腰 、 垂 手 拱 立 的 時 候 , 曾 灶 爺 早 已 經 對 英 女 皇 橫 眉 怒 目 , 在 牆 上 寫 下 「 × 英 女 皇 」 的 中 華 民 族 主 義 宣 言 了 。 榮 獲 大 紫 荊 , 曾 灶 爺 比 什 麼 暴 動 頭 目 更 加 Qualified , 至 少 他 的 墨 寶 , 只 針 對 所 謂 「 港 英 」 的 統 治 和 英 女 皇 的 貞 操 , 要 求 英 國 交 還 九 龍 城 的 領 土 主 權 , 不 會 化 為 土 製 炸 彈 , 濫 殺 同 胞 。 可 惜 一 九 九 七 年 , 「 港 英 」 還 政 於 中 , 沒 有 把 九 龍 城 到 觀 塘 一 帶 「 還 土 於 灶 」 , 不 然 曾 灶 爺 就 變 成 了 二 千 年 前 的 「 南 粵 王 」 , 對 於 中 國 皇 朝 , 不 可 容 忍 , 曾 灶 爺 沒 有 五 花 大 綁 , 關 在 囚 車 的 木 枷 上 , 露 出 一 個 禿 頭 , 由 香 港 押 解 北 京 去 凌 遲 處 死 , 其 實 還 是 英 女 皇 暗 中 救 了 這 老 頭 。 因 為 曾 灶 爺 的 行 為 , 屬 於 英 文 所 說 的 Eccentric : 性 格 怪 異 、 孤 獨 奇 行 , 英 國 人 講 寬 容 , 特 別 能 容 忍 Eccentric 、 欣 賞 Eccentric 。 一 本 大 英 百 科 全 書 的 知 識 , 從 探 險 家 、 傳 士 到 外 交 官 , 多 半 是 患 有 自 閉 症 的 奇 行 人 士 搜 集 到 的 知 識 和 貢 獻 。 何 況 「 灶 體 」 的 毛 筆 字 , 幾 十 年 「 風 格 」 不 變 , 雖 然 幼 稚 而 單 調 , 但 從 字 跡 上 看 , 這 位 「 藝 術 家 」 有 一 腔 燒 不 盡 的 激 情 , 他 有 一 份 堅 毅 和 執 , 他 認 定 英 女 皇 佔 領 的 那 幅 土 地 , 確 實 是 他 的 , 一 生 都 向 英 女 皇 追 討 , 像 《 英 雄 本 色 》 的 Mark 哥 , 多 一 分 也 不 要 , 只 要 本 來 屬 於 自 己 的 那 一 份 權 利 。 如 果 香 港 人 對 於 普 選 , 擁 有 曾 灶 爺 一 樣 的 堅 持 , 不 是 不 會 有 的 。 曾 灶 爺 鍥 而 不 捨 , 貫 徹 始 終 , 你 說 他 精 神 不 正 常 ? 他 比 許 多 意 志 脆 弱 的 「 正 常 人 」 正 常 多 了 。 曾 灶 爺 是 香 港 最 後 一 位 風 骨 之 士 , 對 於 這 樣 一 位 瘦 弱 而 強 大 的 敵 人 , 一 個 迷 你 版 的 甘 地 , 英 國 人 應 懂 得 欣 賞 , 彭 定 康 撤 出 之 前 , 欠 灶 爺 至 少 一 個 OBE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