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7月25日星期三

鴿 子 廣 場

書 展 人 次 七 十 六 萬 , 當 局 大 樂 , 認 為 可 以 把 書 展 列 為 「 文 化 盛 事 」 。 香 港 的 書 展 , 不 是 「 文 化 盛 事 」 , 是 「 消 費 壯 舉 」 。 來 書 展 買 書 的 , 多 半 不 是 讀 者 , 在 整 體 上 , 是 一 消 費 者 。 為 什 麼 ? 因 為 那 二 十 五 元 「 入 場 券 」 。 進 書 展 的 人 , 是 買 了 門 票 的 。 書 展 人 的 香 港 消 費 行 為 心 理 學 , 是 付 出 了 二 十 五 元 , 必 須 收 回 加 倍 的 「 數 」 。 這 就 解 釋 了 為 什 麼 書 展 最 後 一 天 , 書 商 割 價 屠 宰 , 一 本 旅 遊 指 南 , 印 刷 精 美 , 圖 片 文 字 , 瀝 血 嘔 心 , 訂 價 六 十 元 , 沒 有 人 翻 看 , 一 見 割 價 十 元 , 立 時 人 山 人 海 的 圍 哄 搶 。 書 展 最 精 采 的 是 最 後 一 天 。 就 像 站 在 威 尼 斯 的 聖 馬 可 廣 場 , 拿 一 包 穀 米 , 本 來 風 平 浪 靜 的 , 最 後 一 天 , 把 穀 米 往 地 上 大 把 大 把 地 灑 , 一 天 的 野 鴿 子 , 黑 壓 壓 地 圍 飛 過 來 , 拍 翼 爭 食 , 肚 子 一 面 發 出 咕 咕 的 怪 響 。 書 展 的 最 後 一 天 , 參 展 商 都 在 廣 場 餵 鴿 子 , 在 魚 池 邊 餵 鯉 魚 , 在 河 邊 餵 鴨 子 , 分 別 在 於 , 在 外 圍 餵 這 些 魚 鳥 , 自 然 風 光 , 田 園 景 色 , 看 見 這 野 生 動 物 , 餵 食 的 人 , 覺 得 天 人 合 一 , 心 情 暢 快 , 然 而 在 書 展 , 雖 然 有 冷 氣 , 仍 是 一 個 農 墟 , 買 了 二 十 五 元 的 票 , 十 元 一 本 書 , 他 也 嫌 貴 , 問 可 不 可 以 再 減 到 五 元 , 不 看 書 名 作 者 , 只 問 廉 價 , 書 本 大 把 大 把 地 爭 撈 , 真 像 在 惠 康 搶 購 廁 紙 。 令 人 在 內 心 深 處 , 為 他 們 感 到 憐 憫 和 悲 傷 。 二 十 五 元 的 門 票 主 導 , 師 奶 拖 小 孩 , 務 必 要 覺 得 「 好 抵 」 。 逛 書 展 , 看 見 明 星 藝 人 真 身 亮 相 , 省 回 去 將 軍 澳 無 電 視 錄 影 廠 當 現 場 觀 眾 的 來 回 車 程 , 又 不 必 跟 隨 「 請 鼓 掌 」 的 紅 燈 指 示 , 這 就 是 「 抵 」 了 。 二 十 五 元 門 票 , 享 受 免 費 冷 氣 , 見 明 星 索 簽 名 , 掃 平 貨 , 增 值 相 當 巨 大 , 就 像 拿 報 紙 附 送 的 購 物 現 金 券 , 起 早 摸 黑 的 換 領 , 如 果 這 是 「 文 化 盛 事 」 , 那 麼 一 年 一 度 盂 蘭 節 深 水 街 頭 的 長 者 派 米 日 , 可 以 令 外 國 遊 客 了 解 中 國 餓 鬼 的 習 俗 和 傳 統 , 一 樣 有 「 文 化 」 。 書 展 這 個 盛 事 , 唯 一 有 「 文 化 」 的 地 方 , 是 消 費 者 排 隊 進 場 , 人 龍 蔓 繞 , 秩 序 井 然 , 竟 然 沒 有 口 角 、 械 鬥 , 進 而 互 相 踐 踏 , 此 一 異 象 真 有 文 化 , 不 過 都 是 英 國 前 殖 民 地 一 百 五 十 年 化 之 功 , 就 像 孩 子 讀 了 《 哈 利 波 特 》 之 後 , 一 定 不 會 學 壞 , 此 一 文 化 , 倒 是 應 該 由 政 府 申 報 為 聯 合 國 前 殖 民 地 乙 級 文 化 遺 產 。 至 於 書 展 商 , 向 會 場 交 了 租 , 換 來 最 大 的 快 感 , 是 最 後 大 割 價 的 一 天 。 面 對 一 大 群 蜂 擁 而 至 的 廉 價 客 , 揮 臂 用 勁 , 穀 米 一 把 接 一 把 灑 向 東 : 吃 吧 , 搶 吧 , 再 往 西 撒 一 把 : 嘖 嘖 , 那 邊 還 有 呢 , 再 往 那 邊 搶 吧 , 一 面 聽 亂 翼 拍 打 和 咕 咕 亂 叫 的 聲 音 , 有 如 天 籟 , 省 了 一 程 去 威 尼 斯 聖 馬 可 廣 場 餵 鴿 子 的 機 票 , 如 果 我 是 出 版 商 , 死 纏 賴 活 , 就 等 這 一 刻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