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7月21日星期六

童   夢

《 哈 利 波 特 》 大 結 局 , 像 一 場 奇 幻 的 畢 業 禮 。 你 想 做 哈 利 、 榮 恩 , 還 是 妙 麗 ? 哈 利 太 苦 , 卻 是 故 事 的 主 角 , 背 負 陰 暗 千 仞 的 孤 獨 。 榮 恩 雖 然 是 一 片 綠 葉 , 卻 是 水 來 火 去 的 好 朋 友 。 童 年 時 候 , 每 個 男 孩 子 都 有 過 一 個 妙 麗 般 的 伴 侶 , 她 是 女 孩 子 , 喋 喋 不 休 , 最 初 頗 招 人 厭 煩 , 但 在 捉 迷 藏 的 時 候 她 卻 有 一 份 冷 峻 的 公 正 和 忠 貞 。 當 情 愛 還 沒 有 發 芽 , 草 叢 的 螢 火 映 照 夜 半 的 星 星 , 在 鄧 布 多 的 白 鬍 觸 鬚 伸 抵 不 到 的 角 落 , 宿 舍 膳 堂 的 晚 鐘 召 喚 不 及 的 地 方 , 有 一 個 秘 密 而 欣 喜 的 所 在 , 叫 做 童 年 , 就 像 小 說 頭 : 陰 暗 的 樓 梯 , 斑 駁 的 牆 壁 , 妖 邪 千 里 的 傳 說 , 謠 言 四 合 的 風 雲 , 榮 恩 和 妙 麗 , 是 夜 黑 的 路 上 僅 可 扶 持 的 人 生 儔 侶 , 圍 坐 在 一 起 , 點 燃 幾 截 蠟 燭 , 在 山 野 間 的 一 座 殘 破 的 廢 墟 。 每 一 個 人 都 曾 經 是 哈 利 、 妙 麗 、 榮 恩 。 當 天 涯 路 遠 , 兒 時 的 那 兩 張 好 友 的 面 孔 無 端 都 浮 入 夢 來 。 兒 童 的 世 界 是 多 麼 清 純 , 沒 有 算 計 和 陰 謀 , 一 句 話 就 是 一 句 話 , 不 必 揣 摸 細 味 , 不 須 機 關 提 防 , 就 像 一 根 魔 杖 一 揮 , 念 一 句 咒 語 , 從 A 到 B , 很 簡 單 的 因 果 。 連 貓 頭 鷹 的 長 唳 和 野 狗 的 呼 吠 , 雖 然 是 一 個 謎 , 必 定 找 到 答 案 的 , 只 要 身 邊 有 了 榮 恩 和 妙 麗 。 一 聲 驚 呼 , 原 來 如 此 , 三 個 人 一 陣 風 一 樣 奔 下 樓 梯 , 找 到 了 在 櫥 櫃 的 秘 密 。 《 哈 利 波 特 》 接 通 了 人 心 一 條 秘 道 通 往 的 幽 境 , 那 有 一 片 魔 幻 的 月 色 , 所 有 驚 險 都 會 歸 於 安 寧 , 一 切 橫 逆 定 能 戰 勝 , 雖 然 父 母 不 在 身 邊 , 幽 晦 的 盡 頭 必 有 光 明 。 因 為 上 蒼 永 遠 守 護 在 我 們 這 邊 , 隱 隱 地 迷 信 , 祂 不 會 讓 佛 地 魔 得 勝 。 邪 不 能 剋 正 的 結 局 一 早 寫 在 劇 本 , 我 們 信 任 祂 的 公 正 。 榮 恩 和 妙 麗 一 對 童 年 的 舊 侶 , 打 開 小 學 畢 業 發 黃 的 留 言 冊 , 寫 他 倆 歪 斜 的 句 子 和 名 字 。 因 此 世 人 不 可 以 接 受 小 說 血 腥 的 結 局 , 哈 利 可 以 長 大 , 可 以 失 蹤 在 無 有 飄 渺 的 幻 鄉 , 但 不 可 以 在 正 邪 的 交 戰 中 捐 軀 死 亡 。 因 為 童 年 是 一 個 沒 有 結 局 的 故 事 , 主 角 長 大 了 , 太 陽 出 來 了 , 星 辰 和 月 輝 都 隱 退 , 書 本 閤 上 最 後 一 頁 , 童 話 卻 永 遠 沒 有 完 。 正 如 榮 恩 和 妙 麗 , 幻 消 在 一 片 絢 麗 的 雲 海 。 過 了 許 多 年 , 當 你 長 大 , 遇 到 數 不 盡 的 佛 地 邪 魔 , 你 知 道 人 間 並 無 不 死 藥 , 四 周 盡 是 平 庸 的 麻 瓜 人 , 走 在 九 又 四 分 三 的 月 台 , 一 道 夢 鄉 的 入 口 , 推 沉 甸 甸 的 記 憶 行 李 , 淚 盈 於 睫 , 魔 法 不 在 了 , 再 也 衝 不 進 那 童 夢 的 世 界 , 榮 恩 和 妙 麗 也 在 黎 明 的 時 份 消 失 了 , 從 此 不 再 回 來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