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7月18日星期三

黃 永 玉 的 糊 塗 論 語

坐 了 十 多 小 時 飛 機 , 上 周 末 回 到 香 港 。 受 時 差 影 響 , 周 日 起 了 一 個 大 早 。 既 不 想 工 作 , 又 不 想 看 書 , 去 散 步 也 累 , 於 是 與 老 妻 去 時 代 廣 場 隨 便 找 一 部 電 影 看 。 看 完 出 來 , 見 時 代 廣 場 有 「 黃 永 玉 畫 展 」 , 我 說 去 看 看 吧 。 他 每 次 畫 展 , 我 都 看 到 些 新 東 西 , 新 意 念 , 這 次 大 概 也 不 例 外 吧 。 上 了 二 樓 畫 展 大 堂 , 赫 然 見 到 黃 永 玉 、 梅 溪 和 黃 黑 蠻 。 我 沒 想 到 會 見 到 他 們 , 因 為 畫 展 不 可 能 畫 家 天 天 來 , 何 況 是 星 期 天 一 大 早 。 不 過 見 到 了 可 高 興 , 因 為 真 是 好 多 年 沒 見 了 。 自 從 香 港 回 歸 , 而 黃 老 也 回 歸 北 京 、 鳳 凰 之 後 , 就 極 少 機 會 見 面 。 上 次 他 在 藝 術 中 心 開 畫 展 , 我 也 正 好 外 出 , 回 來 倒 是 去 看 了 畫 展 , 卻 沒 碰 上 畫 家 。 他 的 畫 , 已 有 許 多 人 評 點 了 。 何 況 我 也 沒 資 格 寫 畫 評 。 畫 展 中 倒 是 看 到 兩 幅 字 屏 , 字 體 的 蒼 勁 、 草 莽 , 並 非 我 過 去 熟 悉 的 黃 永 玉 的 字 。 兩 幅 字 也 是 他 自 己 思 考 出 來 的 句 子 , 他 稱 之 為 「 糊 塗 論 語 」 。 其 中 一 幅 是 : 「 小 樹 苗 長 大 以 後 , 嫌 那 護 持 它 成 長 的 木 架 子 有 礙 觀 瞻 」 ( 大 意 ) 。 我 記 得 黃 老 過 去 喜 歡 畫 一 些 古 詩 的 詩 意 。 八 九 年 他 畫 屈 原 《 哀 郢 》 , 把 整 首 《 哀 郢 》 以 工 整 的 楷 書 抄 在 畫 上 。 我 問 他 : 是 不 是 現 在 覺 得 直 接 把 自 己 的 想 法 用 文 字 寫 出 來 , 比 畫 畫 更 能 表 達 自 己 的 胸 臆 ? 他 說 , 對 了 , 我 還 有 許 多 個 「 糊 塗 論 語 」 , 有 的 太 刺 激 , 就 不 展 出 了 。 接 , 他 說 了 其 中 一 些 。 子 女 長 大 了 , 有 嫌 父 母 有 礙 觀 瞻 的 ; 一 個 人 名 成 利 就 了 , 有 嫌 糟 糠 有 礙 觀 瞻 的 … … 。 這 類 人 生 故 事 太 多 了 。 黃 老 的 人 生 感 懷 , 一 語 中 的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