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7月15日星期日

酷   暑

夏 天 攝 氏 三 十 四 度 , 不 但 是 酷 暑 , 還 是 惡 暑 。 夏 天 最 宜 人 的 氣 候 是 二 十 六 度 。 莎 士 比 亞 的 十 四 行 詩 : 「 我 怎 樣 把 你 跟 夏 日 相 比 (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 , 你 比 夏 天 更 可 愛 更 靜 嫻 , 狂 風 搖 撼 五 月 的 嬌 蕊 , 夏 天 的 租 約 總 令 人 嫌 短 。 」 一 個 四 季 得 宜 的 國 家 , 人 會 從 氣 候 學 會 浪 漫 : 春 天 是 調 情 , 夏 天 是 做 愛 , 秋 天 是 做 愛 之 後 在 枕 邊 的 一 陣 耳 語 , 而 冬 天 , 是 熄 燈 之 後 的 就 寢 。 香 港 的 春 天 很 短 , 男 女 相 好 , 男 人 不 注 重 前 奏 , 夏 天 濕 熱 冗 悶 , 許 多 港 男 看 見 女 人 只 想 到 上 床 , 上 了 床 馬 上 進 帳 , 草 草 完 事 。 長 長 的 夏 天 , 沒 有 海 風 , 只 有 翳 悶 的 潮 濕 , 就 像 新 填 地 街 一 家 三 樓 公 寓 的 一 場 簡 陋 的 例 行 公 事 : 窗 門 幾 乎 都 關 上 , 樓 下 一 家 麻 雀 館 的 霓 虹 燈 把 半 條 街 的 燈 色 富 有 侵 略 性 地 照 射 進 房 間 , 像 《 旺 角 黑 夜 》 的 場 景 , 雖 然 男 主 角 是 吳 彥 祖 , 女 主 角 是 楚 楚 可 憐 的 北 姑 張 芝 , 一 對 年 輕 人 在 人 海 黑 色 的 泡 沫 叢 中 軟 弱 地 依 偎 , 樓 下 的 汽 車 喇 叭 聲 , 喧 鬧 聲 , 霓 虹 燈 光 有 毒 地 映 照 面 頰 , 下 一 把 電 風 扇 沙 沙 地 在 搖 頭 。 香 港 的 夏 天 不 止 是 酷 暑 , 熱 得 很 歹 毒 , 潮 濕 之 中 醞 釀 罪 惡 的 病 菌 : 街 上 的 魚 蛋 、 牛 雜 , 樓 上 K 廊 的 冷 氣 間 。 香 港 的 夏 天 停 駐 在 銅 鑼 灣 的 崇 光 店 外 ─ ─ 相 約 在 炎 夏 , 女 仔 姍 姍 來 遲 , 等 得 衣 衫 上 斑 斑 的 都 是 汗 , 然 後 到 對 面 的 果 汁 舖 子 ─ 那 家 小 店 檔 , 據 新 聞 周 刊 報 道 , 是 全 世 界 租 金 呎 價 最 貴 的 地 方 ─ 各 買 一 杯 西 瓜 汁 。 她 拿 出 紙 巾 , 笑 替 你 拭 抹 面 頰 和 唇 間 的 汗 珠 。 那 一 年 你 剛 發 育 不 久 , 她 拭 抹 的 地 方 剛 好 是 青 嫩 的 一 片 鬍 根 。 有 一 種 蠢 蠢 的 慾 望 , 在 攝 氏 三 十 三 度 的 悶 熱 中 煖 煖 地 茁 長 。 她 穿 一 條 吊 帶 裙 , 胸 部 平 平 的 , 鎖 骨 很 深 , 跟 去 年 F5 畢 業 相 比 , 一 年 不 見 , 臉 上 的 酒 渦 依 舊 , 一 身 的 裝 扮 完 全 融 入 了 社 會 , 她 畢 竟 不 再 是 昔 日 一 起 上 學 校 Library 的 那 朵 校 花 , 一 年 人 事 , 背 後 有 一 輛 電 車 重 重 地 輾 過 , 畢 竟 不 是 同 一 般 的 風 景 。 香 港 的 夏 天 , 在 罪 惡 中 另 有 一 股 淺 淺 的 透 心 涼 , 合 該 是 失 身 的 季 節 , 只 有 做 愛 , 沒 有 調 情 , 一 切 都 太 匆 匆 , 雖 然 許 多 年 後 , 你 從 外 國 回 來 , 在 同 一 個 盛 夏 , 經 過 崇 光 , 遙 遙 看 見 昔 日 的 她 , 在 挽 一 個 小 孩 在 過 馬 路 , 綠 色 的 行 人 路 燈 一 閃 一 閃 , 她 看 見 了 你 , 拖 小 孩 , 快 要 轉 燈 了 , 她 訝 然 站 , 就 是 沒 有 走 過 來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