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7月12日星期四

假 如 我 是 朱 培 慶

公 務 員 失 職 , 理 應 下 台 ; 但 因 為 「 失 措 」 而 黯 然 「 提 早 離 任 」 , 朱 培 慶 , 恐 怕 是 香 港 開 埠 第 一 人 。 不 是 都 在 講 要 有 「 危 機 意 識 」 , 要 學 會 「 危 機 處 理 」 嗎 ? 一 家 機 構 , 居 安 , 還 得 思 危 , 提 早 訂 定 大 難 臨 頭 的 應 變 之 策 , 像 「 走 火 警 」 這 種 集 體 活 動 , 閒 時 演 練 , 到 火 燒 後 欄 , 或 者 水 浸 眼 眉 , 才 不 會 慌 不 擇 路 , 失 常 失 控 。 一 個 人 , 做 了 高 官 , 當 上 要 職 , 怎 可 以 這 樣 失 策 ? 卸 膊 之 餘 , 怎 可 以 不 修 習 脫 身 遁 逃 之 術 ? 假 如 我 是 朱 培 慶 , 面 對 忽 然 來 襲 的 照 相 機 和 閃 光 燈 , 要 是 來 得 及 掙 開 「 豔 女 」 的 肉 臂 , 我 會 利 落 地 轉 身 , 以 尋 常 步 調 離 開 。 攝 記 拍 出 來 的 照 片 , 只 會 見 到 在 一 個 「 豔 女 」 背 後 , 有 @ 個 像 朱 培 慶 的 路 人 經 過 ; 事 後 , 就 算 報 館 利 誘 「 豔 女 」 供 出 所 謂 的 「 糗 事 」 , 我 大 可 以 矢 口 否 認 ; 或 者 , 暗 示 那 是 政 府 的 陰 謀 。 如 果 來 不 及 甩 開 那 隻 害 人 的 肉 手 , 沒 辦 法 , 只 能 「 以 進 為 退 」 , 大 方 地 , 搭 著 「 豔 女 」 的 肩 膀 , 環 顧 左 右 , 朗 聲 說 : 「 還 有 哪 家 報 館 沒 拍 照 的 ? 大 家 一 起 來 ! 」 然 後 , 笑 瞇 瞇 的 , 讓 大 家 拍 個 夠 , 最 好 再 找 幾 個 攝 記 合 照 , 以 示 親 民 。 一 個 「 親 民 」 的 高 官 , 遇 上 仰 慕 自 己 的 「 豔 女 」 , 即 使 那 是 性 工 作 者 , 大 家 合 照 留 念 , 好 正 常 。 「 你 難 道 要 我 歧 視 這 個 女 人 ? 一 面 對 鏡 頭 , 就 扮 假 道 學 , 打 完 她 心 口 , 打 背 脊 ? 」 假 如 我 是 朱 培 慶 , 假 如 我 事 前 組 織 一 個 「 脫 困 研 習 班 」 , 上 下 同 心 , 一 起 補 習 , 我 就 可 以 繼 續 去 唱 K ; 處 長 唱 K , 就 算 唱 得 聒 噪 , 唱 完 自 己 埋 單 , 旁 人 無 權 , 也 無 必 要 干 涉 。 世 上 , 除 了 「 謹 慎 豬 」 , 還 有 好 多 道 貌 岸 然 的 「 謹 慎 牛 」 、 「 謹 慎 馬 」 、 「 謹 慎 狗 」 … … 他 們 不 「 失 措 」 , 全 因 為 訓 練 有 素 。 假 如 我 是 朱 培 慶 , 我 會 常 備 一 枚 響 亮 的 馬 後 炮 , 遇 上 有 人 出 糗 主 意 , 我 對 付 可 怕 , 而 且 可 恥 的 香 港 傳 媒 , 我 就 會 一 個 大 炮 扔 過 去 , 炸 得 他 不 敢 再 來 置 喙 。

(鍾偉民)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