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16日星期六

哀 哀 湖 水 , 只 欠 一 叢 水 仙 的 歡 欣

中 國 太 湖 嚴 重 污 染 , 成 為 一 則 小 新 聞 。 太 湖 是 中 國 的 人 文 之 湖 , 洞 庭 湖 因 登 岳 陽 樓 的 范 仲 淹 稱 著 , 太 湖 卻 因 范 蠡 泛 舟 失 蹤 而 留 名 。 中 國 的 湖 都 有 主 人 , 太 湖 飄 逸 , 洞 庭 沉 重 ; 太 湖 瀟 灑 , 洞 庭 憂 患 。 偏 愛 太 湖 范 蠡 , 道 家 的 氣 質 居 重 , 喜 歡 洞 庭 的 范 仲 淹 , 儒 家 的 胸 襟 彌 深 。 太 湖 歷 代 留 下 的 詩 文 墨 很 豐 富 , 我 自 己 最 喜 歡 宋 代 的 一 首 無 名 氏 的 詞 。 對 文 學 作 品 的 偏 愛 , 沒 有 甚 麼 原 因 , 有 時 端 賴 眼 緣 。 那 一 年 我 念 中 學 , 住 在 灣 仔 的 摩 利 臣 山 道 , 天 氣 很 熱 , 晚 飯 後 我 獨 自 外 出 閒 逛 , 天 樂 里 有 一 家 藝 美 圖 書 公 司 , 頭 的 冷 氣 很 涼 。 我 在 面 隨 便 翻 看 , 有 一 天 打 開 了 一 冊 宋 詞 選 , 看 見 這 一 首 《 水 調 歌 頭 》 : 「 平 生 太 湖 上 , 短 棹 幾 經 過 。 如 今 重 到 何 事 , 愁 與 水 雲 多 。 擬 把 匣 中 長 劍 , 換 取 扁 舟 一 葉 , 歸 去 老 漁 蓑 。 銀 艾 非 吾 事 , 丘 壑 已 蹉 跎 。 膾 新 鱸 , 斟 美 酒 , 起 悲 歌 。 太 平 生 長 , 豈 謂 今 日 識 干 戈 。 欲 瀉 三 江 雪 浪 , 一 洗 邊 塵 千 里 , 不 為 挽 天 河 。 回 首 望 霄 漢 , 雙 淚 墜 清 波 。 」 作 品 很 顯 淺 , 沒 有 甚 麼 艱 深 的 典 故 , 是 一 位 沒 有 留 下 名 字 的 知 識 分 子 , 在 南 宋 時 有 感 於 金 人 的 侵 略 , 遊 太 湖 時 的 即 興 之 作 。 當 時 只 覺 這 首 詞 很 順 口 , 意 境 雖 然 一 般 , 音 色 卻 清 朗 悲 壯 , 一 口 氣 把 全 詞 背 誦 下 來 。 背 誦 文 學 章 句 , 是 一 好 酒 的 儲 藏 , 當 時 不 懂 品 嚐 , 日 後 卻 全 憑 會 心 。 看 到 太 湖 污 染 的 新 聞 , 忽 然 想 起 這 首 詞 , 而 且 有 一 點 點 回 味 和 發 現 。
作 者 是 一 位 書 生 , 他 重 遊 太 湖 的 時 候 , 眼 見 湖 上 的 小 船 , 無 心 賞 景 , 「 愁 與 水 雲 多 」 , 極 目 上 心 都 是 國 運 之 憂 。 時 南 宋 初 年 , 政 府 偏 安 杭 州 , 金 兵 即 將 南 下 , 宋 室 快 要 傾 覆 了 , 這 位 作 者 大 概 想 起 了 范 蠡 , 他 佩 劍 遊 湖 , 很 羨 慕 漁 夫 的 自 由 , 「 擬 把 匣 中 長 劍 , 換 取 扁 舟 一 葉 」 , 也 想 放 棹 歸 隱 。 這 是 上 闋 的 結 論 。 下 半 闋 繼 續 發 牢 騷 : 生 在 太 平 盛 世 , 怎 料 到 長 大 後 遇 上 了 打 仗 呢 ? 但 異 族 侵 略 , 他 又 心 有 不 忿 , 想 想 , 又 大 為 猶 豫 : 「 欲 瀉 三 江 雪 浪 , 一 洗 邊 塵 千 里 , 不 為 挽 天 河 」 。 這 幾 句 , 不 免 跟 「 擬 把 匣 中 長 劍 , 換 取 扁 舟 一 葉 , 歸 去 老 漁 蓑 」 , 大 有 矛 盾 。 是 該 歸 隱 , 還 是 該 投 身 衞 國 的 戰 事 ? 中 國 詩 詞 甚 少 心 理 的 描 寫 , 但 這 一 首 卻 顯 示 了 中 國 知 識 分 子 「 是 則 進 亦 憂 、 退 亦 憂 」 的 心 理 矛 盾 , 也 就 是 《 王 子 復 仇 記 》 的 名 句 : 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 。 許 多 年 之 後 , 在 英 格 蘭 的 湖 區 ( Lake District ) , 我 住 了 幾 天 。 「 湖 區 」 這 個 名 字 , 有 點 俗 在 一 個 「 區 」 字 , 幾 個 小 湖 點 綴 , 沒 有 太 湖 這 個 名 字 的 浩 緲 。 十 九 世 紀 初 , 英 國 詩 人 華 茲 華 斯 ( William Wordsworth ) 住 在 這 。 華 茲 華 斯 年 少 時 嚮 往 法 國 大 革 命 , 鼓 舞 於 一 個 新 時 代 的 降 臨 , 一 度 對 歐 洲 嚮 往 不 已 。 後 來 見 到 大 革 命 淪 為 恐 怖 專 政 , 殺 人 如 麻 , 大 為 失 望 , 隱 居 在 湖 區 , 後 來 又 遇 上 「 經 濟 發 展 」 , 火 車 和 鐵 路 開 進 來 , 又 深 感 悲 憤 。 有 一 天 , 華 茲 華 斯 在 湖 邊 散 步 , 忽 然 看 見 湖 畔 有 一 叢 金 艷 的 水 仙 花 。 花 姿 幽 麗 , 花 氣 侵 人 , 與 瀲 的 湖 水 並 為 一 片 美 境 。 華 茲 華 斯 寫 下 一 首 著 名 的 英 文 詩 《 我 漫 步 如 孤 雲 》 , 詩 是 這 樣 的 :
「 我 獨 自 漫 遊 , 像 孤 雲 , 高 高 飄 過 谷 谿 , 小 山 , 驀 然 我 看 見 一 大 , 一 簇 金 閃 閃 的 水 仙 ; 在 湖 畔 , 在 綠 蔭 樹 底 , 在 微 風 中 舞 動 搖 曳 。 連 綿 不 斷 有 如 星 辰 , 在 銀 河 上 明 滅 閃 光 , 它 們 沿 一 灣 水 濱 , 展 開 無 窮 盡 的 一 行 ; 我 一 瞥 看 見 千 萬 朵 , 搖 花 冠 舞 姿 婆 娑 。 它 們 身 邊 浪 花 舞 動 ; 它 們 卻 比 明 波 得 意 ; 在 這 歡 樂 的 伴 侶 中 , 詩 人 怎 禁 得 住 心 喜 ; 我 望 了 又 望 , 想 不 到 , 這 景 象 賜 給 我 多 少 ; 因 為 我 每 獨 臥 榻 上 , 心 情 空 虛 或 悒 鬱 時 , 它 們 便 在 心 眼 閃 亮 , 孤 寂 中 好 一 份 福 氣 ; 我 心 即 時 充 滿 歡 愉 , 隨 伴 水 仙 一 齊 起 舞 。 」 這 首 詩 的 譯 者 , 當 然 不 是 我 , 是 一 位 叫 施 穎 洲 的 菲 律 賓 華 僑 。 我 在 湖 區 的 時 候 , 想 起 華 茲 華 斯 的 這 篇 名 作 , 心 底 又 浮 起 無 名 氏 的 那 首 《 水 調 歌 頭 》 。 英 國 詩 人 比 南 宋 的 那 一 位 顯 然 樂 觀 得 多 , 因 為 湖 畔 的 金 黃 水 仙 , 昇 華 了 他 的 嗔 癡 之 念 , 以 心 觀 湖 , 開 天 眼 而 賞 花 , 一 腔 憂 愁 , 一 瞬 間 化 為 無 窮 的 歡 欣 。 背 誦 詩 詞 , 是 不 是 「 out 」 了 一 點 , 我 希 望 不 是 , 希 望 閣 下 不 會 覺 得 沉 悶 , 今 天 畢 竟 是 父 親 節 。 於 自 然 保 持 三 分 敬 畏 , 跟 所 謂 「 環 境 保 育 」 是 不 一 樣 的 , 因 為 在 敬 畏 之 外 , 還 有 對 天 公 造 物 的 欣 賞 和 歡 呼 。 華 茲 華 斯 因 湖 水 生 憂 , 卻 因 湖 畔 的 水 仙 得 救 ; 太 湖 的 這 位 無 名 氏 , 運 氣 不 太 好 , 漁 舟 唱 晚 , 沒 有 令 他 悟 道 。
「 我 獨 自 漫 遊 像 孤 雲 」 ( I Wandered Lonely as a Cloud. ) 是 很 令 人 羨 慕 的 境 界 , 其 實 並 不 清 高 , 如 果 你 嫌 深 奧 , 我 推 介 香 港 歌 手 許 冠 傑 的 一 首 名 曲 : 「 我 像 一 片 雲 , 隨 風 飄 遠 飄 近 。 南 北 西 東 , 留 低 腳 印 , 不 知 傷 了 幾 遍 心 。 我 像 一 片 雲 , 誰 知 飄 到 你 身 邊 。 誰 知 不 應 , 留 低 愛 印 , 無 奈 已 經 情 難 自 禁 。 今 天 我 倆 是 愛 人 , 明 天 請 不 要 多 問 , 片 刻 似 是 永 , 只 要 愛 得 夠 深 … … 」 流 行 曲 的 歌 詞 , 許 多 人 覺 得 難 與 文 學 經 典 相 比 , 但 三 首 作 品 , 三 般 菜 餚 , 像 鰣 魚 、 牛 排 , 還 有 奶 油 多 , 其 實 各 有 各 的 可 口 , 一 樣 逗 人 喜 歡 。 許 冠 傑 的 《 我 是 一 片 雲 》 , 以 前 每 次 聽 來 , 我 總 以 為 像 I Wandered Lonely as a Cloud. 細 賞 下 來 卻 又 不 是 。 但 有 甚 麼 要 緊 呢 ? 許 冠 傑 的 作 品 是 香 港 人 的 心 聲 , 這 首 歌 不 管 俗 不 俗 , 但 唱 的 是 香 港 人 八 十 年 代 的 心 境 : 暢 快 、 無 憂 、 年 輕 。 太 湖 沉 淪 了 , 英 國 的 湖 區 雖 然 遙 遠 , 其 實 一 點 也 不 , 也 是 地 球 村 的 一 處 勝 境 。 天 氣 很 酷 熱 , 偶 爾 還 有 雷 暴 , 雖 然 身 為 香 港 人 , 我 們 居 住 的 這 個 小 小 的 地 方 , 連 「 賽 西 湖 」 也 填 平 了 , 但 盼 能 守 住 我 們 共 同 珍 愛 的 一 線 晴 朗 的 港 海 , 還 有 一 縷 希 望 的 歌 聲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