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28日星期四

水 墨 悲 情

各 樣 的 收 藏 投 資 , 以 中 國 畫 最 悲 情 。 傅 抱 石 、 李 可 染 、 徐 悲 鴻 , 都 已 經 是 絕 代 的 風 流 人 物 。 清 末 民 國 的 人 文 餘 萃 , 一 襲 藏 青 的 長 衫 , 一 壺 更 長 夜 永 的 碧 螺 春 茶 , 一 口 長 滿 青 苔 的 水 井 , 燈 下 案 前 , 展 開 一 卷 宣 紙 , 把 百 年 憂 患 化 為 滿 紙 雲 煙 。 這 是 中 國 水 墨 畫 最 後 一 場 悲 劇 。 有 悲 劇 , 還 有 角 色 , 最 怕 是 連 悲 劇 也 沒 得 上 演 。 中 國 畫 完 全 商 業 化 , 那 些 星 光 璀 璨 的 名 字 一 一 黯 殞 了 , 古 老 的 京 城 蓋 起 了 美 式 的 高 樓 大 廈 , 琉 璃 廠 和 榮 寶 齋 , 在 推 土 機 的 陰 影 下 , 變 成 一 座 孤 城 舊 墟 。 華 南 有 一 支 逃 難 的 人 , 來 到 香 港 和 台 灣 。 黎 雄 才 的 弟 子 , 高 劍 父 的 傳 人 , 一 度 在 殖 民 地 的 大 會 堂 展 覽 , 在 陸 羽 茶 室 揮 毫 雅 集 。 然 而 到 了 今 日 , 還 有 多 少 青 少 年 願 意 習 國 畫 ? 一 卷 宣 紙 , 幾 桿 毛 筆 , 連 墨 也 要 精 心 研 磨 , 比 不 上 打 開 電 腦 設 計 幾 個 卡 通 人 物 的 速 度 和 樂 趣 , 半 山 名 校 的 父 母 , 及 早 為 小 孩 打 聽 送 英 國 寄 宿 學 校 的 路 子 , 彈 鋼 琴 、 習 柔 道 , 這 是 下 一 代 成 為 國 際 公 民 的 人 文 證 書 , 但 習 寫 中 國 的 書 畫 都 不 是 。 中 國 畫 已 經 死 亡 。 最 後 一 代 的 人 物 , 只 剩 黃 永 玉 和 吳 冠 中 , 就 像 中 國 的 詞 起 於 唐 , 盛 於 宋 , 這 兩 位 巨 匠 , 就 像 清 朝 的 陳 維 崧 和 龔 自 珍 , 詩 詞 到 了 民 國 已 經 衰 亡 , 水 墨 畫 在 中 國 文 化 的 痙 攣 之 中 苟 延 到 今 日 , 已 經 是 奇 蹟 。 最 聰 明 的 頑 童 , 要 算 張 大 千 。 張 大 千 及 早 逃 離 大 陸 , 來 香 港 , 去 台 灣 , 最 後 飄 流 到 巴 西 , 養 幾 隻 猴 子 , 建 一 座 名 園 , 心 情 一 樣 歡 快 , 筆 墨 依 舊 雄 健 。 不 論 城 春 草 木 , 還 是 國 破 山 河 , 他 一 捋 長 鬚 , 通 通 都 看 破 了 , 大 千 居 士 是 中 國 藝 術 家 第 一 個 把 自 己 Globalized 的 奇 人 , 活 得 開 心 , 長 壽 得 很 幸 福 。 最 難 得 是 生 前 假 畫 無 數 , 老 人 家 惡 作 劇 , 看 見 假 畫 , 摹 得 逼 真 , 大 笑 孺 子 可 , 還 在 假 畫 上 面 題 款 親 證 是 真 畫 。 二 十 年 來 , 哪 些 是 真 跡 , 哪 幾 張 是 品 , 讓 後 世 慢 慢 來 爭 議 。 只 要 有 爭 議 , 身 後 的 美 名 就 可 以 延 續 生 命 了 , 就 像 莎 劇 作 者 的 身 份 , 四 百 年 來 叫 學 者 瞎 猜 謎 。 誰 還 想 從 頭 學 水 墨 畫 嗎 ? 推 土 機 、 商 場 、 「 發 展 項 目 」 , 早 就 容 不 下 一 襲 青 衫 , 半 卷 宣 紙 , 一 襟 斜 陽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