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9日星期六

橘 越 淮 而 枳

英 國 鄉 間 流 行 農 舍 民 宿 , 因 為 歐 盟 擴 大 了 , 英 國 的 農 產 品 , 得 不 到 補 貼 , 英 國 的 牛 肉 羊 肉 太 貴 , 競 爭 不 過 歐 洲 , 農 夫 生 計 緊 迫 , 只 有 另 謀 出 路 , 把 農 舍 開 放 變 成 民 宿 , 招 待 四 方 駕 車 來 的 遊 客 。 在 亞 洲 第 三 世 界 國 家 , 農 民 一 旦 走 上 絕 路 , 不 是 哭 哭 啼 啼 的 到 京 城 上 訪 , 就 是 聚 眾 暴 力 「 起 義 」 。 英 國 不 是 農 民 社 會 , 農 莊 工 作 的 人 , 是 農 夫 ( Farmers ) , 不 是 農 民 ( Peasants ) , 英 國 的 農 夫 的 智 商 比 較 高 , 把 農 舍 改 裝 成 B&B , 遊 客 自 己 駕 車 來 , 跟 農 主 一 起 摘 番 茄 、 餵 牛 羊 , 品 嚐 農 家 手 烹 的 天 然 食 品 。 農 舍 民 宿 第 一 個 好 處 是 香 港 和 中 國 的 旅 行 團 去 不 了 。 交 通 不 便 , 只 適 合 三 兩 友 好 , 一 對 情 侶 , 拿 地 圖 , 駕 車 尋 訪 。 沒 有 旅 行 團 , 田 園 一 片 清 靜 , 不 受 噪 音 污 染 。 投 宿 的 客 人 , 不 是 「 消 費 者 」 , 有 點 像 一 見 如 故 的 朋 友 。 農 舍 地 處 偏 僻 , 幾 乎 夜 不 閉 戶 , 莊 主 和 客 人 之 間 , 須 要 有 很 高 的 信 任 , 會 不 會 有 兇 徒 上 門 洗 劫 , 把 莊 主 一 家 人 都 綁 起 來 ? 至 今 尚 未 出 現 過 。 西 方 國 家 一 出 現 什 麼 新 玩 意 , 從 電 腦 軟 件 到 主 題 公 園 , 中 國 人 一 定 一 窩 蜂 的 模 仿 盜 竊 。 英 國 農 舍 流 行 民 宿 , 「 點 子 」 很 新 , 中 國 有 八 億 農 民 , 不 如 也 學 一 學 , 開 放 農 村 , 讓 北 京 上 海 的 小 資 們 , 也 開 汽 車 到 陝 北 和 貴 州 , 投 宿 投 宿 , 追 尋 陶 淵 明 的 田 園 境 界 如 何 ? 別 的 都 可 以 抄 襲 , 英 國 的 農 舍 民 宿 , 如 果 移 植 到 中 國 , 就 像 馬 克 思 主 義 一 樣 , 變 成 一 場 農 民 社 會 的 文 化 瘟 疫 ─ ─ 首 先 到 處 是 母 夜 叉 孫 二 娘 式 的 黑 店 , 從 上 海 來 的 海 歸 小 資 , 如 果 膽 敢 學 英 國 人 一 樣 , 一 家 四 口 , 進 門 投 店 , 一 頓 饅 頭 , 頭 就 放 了 蒙 汗 藥 , 一 家 大 小 , 連 夜 宰 人 拆 骨 , 把 身 上 的 兩 萬 元 人 民 幣 連 同 江 詩 丹 頓 手 錶 一 起 搶 光 , 屍 骸 剁 碎 , 扔 進 豬 圈 當 飼 料 。 當 然 , 中 國 農 民 也 有 純 樸 善 良 的 , 但 又 輪 到 中 國 的 遊 客 「 素 質 差 」 了 。 香 港 的 酒 店 , 就 試 過 床 下 底 的 地 毯 , 被 方 方 正 正 地 割 走 一 大 塊 的 。 英 國 的 農 舍 開 放 了 , 招 待 一 團 , 第 二 天 清 晨 , 莊 主 起 床 , 發 覺 旅 行 團 早 就 悄 悄 都 跑 了 。 揉 揉 眼 睛 , 向 羊 圈 一 看 : 媽 呀 , 幾 百 隻 羊 光 脫 脫 , 都 像 香 港 美 容 院 剛 出 來 的 貴 婦 狗 ─ ─ 羊 毛 早 就 漏 夜 給 通 通 刨 光 了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