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4日星期一

寄 語 金 庸

日 前 黎 智 英 宴 客 , 賀 金 庸 取 得 劍 橋 的 碩 士 學 位 。 我 既 為 《 明 報 》 舊 人 , 今 日 又 在 《 蘋 果 》 寫 專 欄 , 故 有 機 會 叨 陪 末 席 。 許 多 新 相 識 的 朋 友 , 每 喜 歡 問 我 什 麼 時 候 開 始 在 《 明 報 》 工 作 和 工 作 了 多 少 年 等 。 我 常 喜 歡 開 玩 笑 的 答 : 「 丁 年 奉 使 , 皓 首 而 歸 」 。 有 再 追 問 下 去 的 , 我 才 會 說 我 在 《 明 報 》 工 作 了 十 二 年 , 說 長 不 長 , 說 短 不 短 。 但 在 我 這 生 人 中 , 年 輕 時 性 格 不 穩 定 , 喜 歡 轉 工 。 每 個 職 位 做 上 三 五 年 即 萌 去 意 , 所 以 在 我 大 半 生 的 傳 媒 生 涯 中 , 做 得 最 長 的 職 位 就 是 在 《 明 報 》 , 做 到 我 退 休 為 止 。 當 年 的 老 闆 就 是 金 庸 。 金 庸 是 一 位 十 分 好 學 的 人 , 早 年 已 博 覽 群 書 。 他 寫 《 書 劍 恩 仇 錄 》 及 《 射 鵰 英 雄 傳 》 時 , 年 紀 應 在 四 十 歲 左 右 , 經 已 文 章 蓋 世 , 廣 為 傳 誦 。 我 常 說 作 為 一 個 中 國 人 , 由 於 中 國 文 化 深 厚 , 要 博 覽 群 書 實 在 不 易 。 單 要 熟 讀 二 十 四 史 , 就 要 花 很 長 時 間 。 金 庸 後 期 對 佛 學 亦 甚 有 興 趣 , 知 他 讀 過 不 少 佛 學 的 書 籍 。 但 料 不 到 他 晚 年 仍 有 興 趣 去 劍 橋 讀 書 。 那 天 晚 上 聽 他 說 還 要 再 讀 劍 橋 的 博 士 學 位 , 這 個 心 態 我 就 真 的 不 明 白 。 像 我 們 這 把 年 紀 , 讀 書 既 是 嗜 好 , 亦 為 怡 情 。 若 說 要 花 那 麼 大 的 精 神 , 為 的 是 一 個 學 位 , 看 來 不 必 了 。 作 為 「 明 報 舊 臣 , 昔 日 末 將 」 , 在 此 魯 莽 的 寄 語 舊 老 闆 金 庸 , 「 看 破 , 放 下 , 自 在 」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