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1日星期五

車 廂 故 事

兩 鐵 禁 粗 口 , 說 粗 口 , 從 此 要 坐 牢 , 不 但 說 那 一 系 列 動 詞 和 幾 個 廣 東 話 男 女 生 殖 器 的 正 字 固 然 不 可 以 , 連 諧 音 , 只 要 引 起 周 圍 乘 客 的 「 冒 犯 」 也 不 行 , 包 括 「 妖 」 、 「 杏 加 橙 」 、 「 戇 膠 」 , 都 會 惹 官 非 。 香 港 青 少 年 , 說 話 多 懶 音 , 中 港 一 體 化 , 大 款 北 姑 , 自 由 往 來 , 在 地 鐵 車 廂 , 文 化 交 流 , 隨 時 會 出 亂 子 。 「 你 撚 緊 咩 呀 。 」 一 個 從 長 春 選 拔 來 的 內 地 尖 子 女 大 學 生 , 她 叫 刁 小 茜 ─ ─ 在 東 北 , 刁 姓 是 大 姓 ─ ─ 派 來 香 港 當 交 換 生 , 交 上 一 個 香 港 大 學 生 男 友 , 一 起 坐 九 鐵 , 從 沙 田 出 發 。 小 刁 的 兩 臂 , 緊 緊 圍 套 那 個 姓 李 的 香 港 男 生 的 脖 子 , 風 光 旖 旎 地 嗲 問 : 「 快 講 俾 人 聽 咧 , 你 撚 緊 咩 , 小 李 ? 」 「 我 撚 緊 咩 ? 」 小 李 是 大 學 國 是 學 會 會 員 , 很 有 遠 大 的 理 想 : 「 我 撚 緊 , 國 家 西 部 大 開 發 , 有 好 多 商 機 , 我 想 一 畢 業 就 畢 上 內 地 , 小 刁 呀 , 那 時 我 們 一 起 新 污 , 好 不 好 ? 」 「 好 衰 , 壞 到 死 。 」 她 投 訴 : 「 咩 西 部 大 開 發 呀 , 個 西 部 , 你 重 未 開 發 夠 咩 ? 擒 晚 重 加 大 開 發 力 度 , 搞 到 人 痛 到 死 嘛 。 」 她 搥 了 他 的 胸 一 下 。 這 時 , 旁 邊 一 個 洋 遊 客 , 拿 一 張 地 圖 插 話 : 「 Excuse me , 請 問 , 這 一 列 地 鐵 , 會 不 會 去 鳩 Lun Tong ? 」 「 什 麼 ? 」 大 學 生 問 。 今 天 大 學 生 的 英 語 程 度 , 眾 所 周 知 , 有 點 不 敷 應 用 。 「 鳩 ! 鳩 Lun Tong ! 」 洋 人 大 喊 , 因 為 列 車 開 駛 的 聲 音 很 嘈 吵 。 小 李 終 於 聽 明 白 了 , 當 了 良 好 市 民 , 為 洋 遊 客 指 點 了 迷 津 。 車 到 紅 磡 , 一 雙 小 情 人 高 興 地 下 車 , 沒 想 到 在 月 台 上 等 的 , 是 兩 個 軍 裝 警 員 : 「 我 們 接 到 九 鐵 轉 介 的 乘 客 電 話 投 訴 , 指 你 們 兩 個 , 連 同 一 個 在 逃 的 外 籍 人 士 , 在 車 廂 重 複 講 粗 口 。 現 在 , 我 們 要 記 錄 口 供 。 小 姐 , 你 先 講 , 請 問 你 貴 姓 ? 」 「 刁 。 」 她 一 臉 倔 強 地 說 : 「 佢 係 我 男 朋 友 , 小 李 ! 」 「 阿 Sir 跟 你 講 , 嘴 巴 淨 一 點 。 」 警 察 有 點 火 了 , 大 喊 : 「 你 姓 什 麼 ? 」 眼 見 香 港 的 警 察 , 也 露 出 一 副 兇 相 , 她 沒 再 答 話 , 只 緊 抿 下 唇 , 與 小 李 兩 手 緊 緊 握 在 一 起 , 眼 眶 閃 淚 花 …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