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29日星期二

日 本 遊 客

歐 美 國 家 調 查 , 公 認 最 好 的 遊 客 , 是 日 本 人 。 日 本 人 外 遊 , 從 來 不 喧 嘩 , 不 打 尖 , 而 且 穿 得 很 體 面 。 雖 然 是 北 海 道 的 一 群 農 夫 村 婦 , 無 不 西 裝 服 貼 , 婦 人 都 化 了 一 層 薄 妝 , 清 一 色 穿 裙 子 , 還 上 絲 襪 。 明 治 維 新 時 代 的 好 養 , 一 直 承 傳 至 今 。 那 時 他 們 就 受 到 灌 輸 : 英 國 、 德 意 志 , 以 及 他 們 所 聲 稱 的 米 國 , 蘊 藏 人 類 文 明 的 精 髓 , 到 了 這 些 國 家 , 要 保 持 謙 卑 之 心 , 不 懂 的 , 低 聲 問 , 不 要 褻 瀆 了 一 地 的 堂 和 藝 術 珍 品 。 日 本 的 旅 行 團 , 有 的 上 了 年 紀 , 圍 攏 在 美 術 館 的 一 幅 莫 奈 的 睡 蓮 之 前 , 他 們 的 日 語 導 遊 , 以 適 當 的 音 量 講 解 , 一 干 老 伯 伯 老 太 太 , 睜 大 眼 睛 , 專 心 地 聽 , 有 幾 位 還 在 寫 筆 記 , 像 聖 保 羅 男 女 小 學 的 學 生 。 人 旁 觀 , 也 於 心 不 忍 : 都 這 把 年 紀 了 , 要 學 習 一 幅 西 洋 油 畫 的 知 識 , 累 不 累 ? 為 何 不 及 早 散 隊 , 到 附 近 唐 人 街 吃 一 碗 雲 吞 ? 走 出 這 家 美 術 館 , 左 轉 , 走 十 分 鐘 , 就 到 了 , 那 一 家 叫 做 旺 記 , 在 國 際 上 , 其 名 聲 是 不 下 於 眼 前 這 一 幅 睡 蓮 的 。 亞 洲 其 他 國 家 地 區 , 遊 客 到 了 中 年 ─ ─ 在 香 港 , 青 少 年 也 一 樣 ─ ─ 對 一 切 陌 生 的 事 物 不 再 感 到 興 趣 , 像 一 隻 老 貓 , 對 眼 前 蹦 走 過 的 小 老 鼠 , 早 已 假 寐 入 定 , 眼 皮 也 不 稍 抬 。 但 日 本 遊 客 不 同 。 他 們 永 遠 自 覺 要 溫 故 知 新 , 對 這 個 世 界 多 了 解 一 點 點 , 令 自 己 增 加 一 份 國 際 公 民 的 尊 嚴 。 日 本 人 意 識 到 , 他 們 屬 於 歐 美 這 一 邊 , 而 十 九 世 紀 的 英 國 人 和 法 國 人 , 征 服 了 一 片 屬 土 , 一 個 總 督 , 也 是 業 餘 的 昆 蟲 學 家 , 穿 一 套 獵 裝 , 在 荒 島 上 走 遍 , 捕 捉 標 本 , 寫 筆 記 , 把 最 新 的 知 識 紀 錄 下 來 , 過 幾 年 , 貢 獻 給 皇 家 學 會 。 在 利 物 浦 當 年 披 頭 四 初 次 登 台 的 地 下 酒 吧 , 叫 做 Craven , 看 見 三 個 日 本 大 學 生 , 兩 男 一 女 , 一 面 在 聽 台 上 的 樂 隊 演 出 , 其 中 一 個 , 一 面 在 寫 筆 記 , 問 旁 人 台 上 的 樂 隊 的 名 字 。 日 本 青 少 年 情 迷 披 頭 四 , 因 為 大 野 洋 子 是 日 本 人 , 對 此 他 們 有 一 份 自 得 的 光 榮 , 覺 得 搭 上 了 英 國 現 代 文 化 的 世 紀 快 車 。 在 歐 美 , 無 論 多 冷 門 的 地 方 , 都 有 日 本 人 的 行 蹤 。 成 為 旅 行 團 的 時 候 , 他 們 一 點 也 不 討 厭 , 靜 靜 的 , 非 常 注 重 自 己 的 形 象 , 很 緊 張 當 地 人 心 目 中 對 日 本 人 的 觀 感 。 他 們 獨 行 時 , 很 機 靈 地 觀 察 紀 錄 周 圍 的 見 聞 , 偶 而 咬 筆 頭 在 沉 思 , 可 畏 而 可 敬 。 無 論 羅 馬 還 是 布 拉 格 , 在 好 風 景 之 中 , 日 本 遊 客 是 一 層 精 美 的 點 綴 , 像 雞 蛋 糕 上 , 灑 落 的 一 層 白 白 的 糖 霜 ─ ─ 不 錯 , 他 們 在 曼 谷 和 珠 海 買 春 時 , 或 許 是 另 一 副 樣 子 , 且 慢 歇 斯 底 里 ─ ─ 但 是 , 日 本 人 在 外 面 , 為 亞 裔 贏 得 了 好 名 聲 。 台 灣 的 誠 品 書 店 知 識 份 子 , 也 在 很 吃 力 地 模 仿 , 什 麼 帶 一 本 書 到 巴 黎 呀 , 什 麼 揹 背 囊 天 涯 遊 走 普 羅 旺 斯 等 等 , 遊 記 一 樣 印 刷 精 美 , 攝 影 圖 片 重 細 節 , 但 在 書 店 外 的 台 胞 , 許 多 還 在 嚼 檳 榔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