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26日星期六

在 美 術 館

與 香 港 電 視 的 製 作 隊 去 到 利 物 浦 的 一 個 美 術 館 。 這 家 美 術 館 , 規 模 不 大 , 但 內 藏 許 多 百 年 的 前 拉 斐 爾 寫 實 作 品 。 其 中 有 一 幅 , 叫 做 「 許 願 樹 」 ( Tree of Forgiveness ) , 講 特 洛 伊 戰 爭 之 後 , 公 主 迷 戀 一 個 戰 士 , 化 成 了 樹 精 , 等 他 回 來 , 然 後 樹 精 幻 生 成 人 , 把 他 一 把 抱 住 。 一 個 裸 男 , 忽 然 被 一 個 裸 女 從 後 擁 , 面 上 露 出 驚 異 的 神 情 。 攝 影 師 和 編 導 , 面 有 難 色 , 竊 竊 相 議 。 博 物 館 和 利 物 浦 市 政 府 隨 行 的 幾 個 英 國 人 不 解 , 問 我 : 「 快 拍 吧 , 他 們 在 猶 豫 什 麼 ? 」 「 他 們 怕 拍 了 之 後 , 在 香 港 的 電 視 播 映 , 這 種 畫 面 , 會 被 香 港 的 政 府 列 為 淫 褻 不 雅 。 」 「 什 麼 ? 」 英 方 人 員 驚 訝 的 表 情 , 比 畫 中 那 個 被 非 禮 的 裸 男 尤 甚 。 「 對 , 淫 褻 和 不 雅 , 這 幅 畫 作 。 」 我 說 , 走 到 畫 的 前 面 , 用 手 指 : 「 看 到 沒 有 ? 這 是 乳 頭 , 這 是 下 陰 , 通 通 無 遮 無 掩 , 踐 踏 了 香 港 許 多 人 聲 稱 的 中 國 人 的 道 德 底 線 。 電 視 台 的 攝 影 人 員 , 要 想 自 己 的 飯 碗 , 一 見 觀 眾 投 訴 , 淫 審 罪 成 , 隨 時 會 炒 魷 魚 。 」 「 Oh No 。 」 其 中 一 位 英 國 女 士 , 露 出 英 國 中 產 慣 有 的 對 第 三 世 界 飢 民 貧 童 的 那 種 典 型 的 憐 憫 表 情 。 「 不 錯 。 你 知 道 , 連 米 開 朗 基 羅 的 大 衞 像 , 因 為 露 出 了 性 器 官 , 香 港 政 府 也 官 方 把 這 件 雕 塑 列 為 二 級 的 不 雅 物 呢 。 」 我 如 實 道 來 , 因 為 我 記 得 , 中 國 總 理 溫 家 寶 先 生 訪 問 日 本 的 時 候 說 , 他 記 得 媽 媽 從 小 的 誨 , 是 做 人 要 說 真 話 。 幾 個 英 國 人 笑 了 起 來 。 其 中 一 個 說 : 「 你 是 說 香 港 ? 但 香 港 不 是 中 東 , 到 底 是 我 們 管 治 過 的 地 方 嘛 。 」 「 被 你 們 管 治 過 , 不 等 於 被 你 們 開 化 過 。 」 我 說 : 「 或 者 不 叫 做 開 化 , 你 們 從 來 沒 有 以 殖 民 主 的 身 份 , 育 過 香 港 許 多 中 國 人 怎 樣 科 學 地 看 待 乳 頭 、 陽 具 、 陰 毛 , 你 們 撤 走 後 , 他 們 一 接 手 權 力 , 看 見 這 堆 東 西 , 就 很 恐 慌 , 這 不 關 他 們 的 事 , 訓 練 出 一 批 愚 蠢 的 土 人 , 讓 他 們 上 位 , 引 證 了 『 彼 得 定 律 』 , 是 你 們 英 國 人 的 錯 。 」 幾 位 主 人 家 , 有 點 尷 尬 , 像 有 一 點 點 的 殖 民 主 義 的 原 罪 感 。 我 暗 暗 好 笑 , 覺 得 自 己 做 了 一 件 好 事 , 加 強 了 國 家 之 間 的 文 化 溝 通 。 攝 影 人 員 還 拿 不 定 主 意 , 我 打 了 個 呵 欠 , 問 : 「 請 問 廁 所 在 哪 ?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