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31日星期四

酒 吧 對 話

跟 香 港 電 視 攝 影 隊 來 到 蘇 格 蘭 , 夜 間 在 酒 吧 , 與 英 方 的 招 待 人 員 喝 酒 閒 談 。 「 你 們 的 政 府 快 要 換 屆 了 , 恭 喜 。 」 我 說 。 「 換 來 換 去 都 一 樣 , 英 國 選 民 , 太 多 Complaint , 總 不 滿 意 。 」 博 物 館 的 一 位 助 理 說 。 「 香 港 也 一 樣 , 好 的 地 方 沒 學 到 , 只 學 會 英 國 民 主 的 Complaint , 投 訴 , 連 看 見 一 座 米 開 朗 基 羅 的 大 衞 裸 像 , 也 認 為 淫 褻 , 在 電 視 上 聽 見 一 句 罵 人 話 , 不 得 了 , 也 亂 投 訴 。 」 「 真 的 嗎 ? 」 英 國 人 問 : 「 我 以 為 中 國 人 保 守 , 都 很 沉 默 , 不 作 聲 的 。 」 「 對 你 們 鬼 佬 殖 民 主 , 當 然 沉 默 了 , 你 們 走 了 , 投 訴 起 來 , 可 喧 歡 呢 。 不 過 許 多 投 訴 , 不 是 出 於 無 知 , 就 是 有 自 私 的 陰 暗 目 的 , 也 就 是 Private agenda 。 有 的 是 打 擊 商 業 對 手 , 有 的 是 排 除 異 己 , 有 的 只 為 了 過 癮 , 蠢 蠢 的 。 」 「 那 麼 豈 不 是 很 煩 ? 」 對 方 呷 一 口 馬 天 尼 。 「 煩 死 了 。 中 國 古 代 的 大 官 , 對 待 這 種 沒 有 知 識 的 刁 民 , 也 有 辦 法 。 中 國 有 一 句 成 語 , 叫 做 『 未 見 官 , 先 打 三 十 大 板 』 , 對 任 何 跑 來 擊 鼓 投 訴 的 , 必 須 先 假 設 他 的 投 訴 是 栽 贓 誣 告 的 , 或 是 無 知 無 聊 的 混 吉 。 把 投 訴 者 的 屁 股 先 打 個 開 花 , 產 生 阻 嚇 , 以 後 就 省 了 許 多 時 間 , 什 麼 大 衞 像 不 雅 之 類 , 就 不 會 呈 上 來 了 。 」 英 方 人 員 聽 了 大 笑 。 他 們 對 中 國 傳 統 的 優 秀 文 化 , 所 知 有 限 , 方 始 大 驚 小 怪 。 「 那 麼 我 們 英 國 管 治 香 港 的 時 候 , 有 沒 有 也 這 樣 做 呢 ? 」 「 不 幸 沒 有 , 」 我 說 : 「 而 我 不 肯 定 , 這 是 進 步 還 是 退 步 。 彭 定 康 最 不 對 。 撤 出 前 , 他 還 政 於 盲 , 造 就 了 一 批 看 見 乳 頭 就 恐 慌 投 訴 、 看 見 陽 具 就 淫 審 禁 制 的 土 人 。 肥 彭 是 一 個 有 學 問 的 人 , 他 在 , 局 面 還 可 以 , 現 在 , 他 媽 的 就 失 控 了 。 」 「 未 見 官 先 打 三 十 , 這 辦 法 不 錯 , 」 英 國 人 說 : 「 我 們 這 , 也 有 很 多 講 『 政 治 正 確 』 的 左 派 , 也 什 麼 都 Complain , 他 們 的 屁 股 , 需 要 很 硬 很 粗 的 板 子 。 」 我 咳 一 聲 , 學 粵 語 片 《 應 召 女 郎 》 的 龍 剛 一 樣 , 說 起 道 理 來 : 「 亂 投 訴 , 加 上 『 政 治 正 確 』 , 就 是 你 們 英 國 人 向 香 港 灌 輸 的 毒 藥 。 一 百 五 十 年 前 , 英 國 海 軍 登 陸 香 港 島 , 遇 到 一 個 叫 香 姑 的 村 婦 , 對 於 英 軍 的 『 侵 略 』 , 香 姑 沒 有 投 訴 , 很 友 善 地 , 還 向 英 軍 指 路 , 帶 他 找 水 , 那 時 多 和 諧 。 」 英 國 人 想 想 : 「 對 了 , 我 聽 過 這 個 故 事 , 香 姑 跟 英 軍 , 後 來 還 在 山 邊 那 個 那 個 起 來 , 生 下 了 一 個 混 血 兒 , 叫 何 東 , 對 不 對 ? 」 我 聽 了 , 差 點 沒 噴 出 一 口 酒 水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