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26日星期六

琥   珀

有 沒 有 細 心 觀 賞 過 一 顆 琥 珀 ? 混 在 一 大 堆 小 石 子 中 , 稍 微 透 明 , 要 剝 去 外 一 層 鏽 土 , 對 陽 光 照 看 , 才 綻 放 出 金 黃 的 光 芒 。 琥 珀 也 是 寶 石 之 一 種 , 但 其 他 寶 石 雖 然 透 明 純 淨 , 內 容 空 洞 , 左 窺 右 看 , 石 頭 面 還 是 石 頭 , 無 限 的 寂 靜 , 只 欠 一 點 點 生 命 的 內 涵 , 讓 人 聯 想 到 寇 比 力 克 的 電 影 《 2001 太 空 漫 遊 》 中 無 聲 無 息 的 冰 冷 場 面 。 琥 珀 卻 不 是 。 一 顆 密 封 幾 千 萬 年 的 樹 脂 , 包 容 了 一 個 通 透 的 小 小 坤 , 千 百 滴 正 在 流 動 的 脂 液 在 一 剎 那 凝 固 , 粘 住 了 正 在 蠕 動 的 小 蟲 。 一 翅 卑 微 的 存 在 來 不 及 也 永 遠 無 法 明 白 , 無 論 是 怎 樣 一 下 子 突 然 Black Out 的 ; 但 是 在 琥 珀 , 牠 好 像 還 活 , 正 伸 出 腳 、 張 開 翅 膀 、 打 算 吃 東 西 , 就 像 現 代 人 拍 的 一 張 手 機 的 Snap Shot , 但 小 蟲 這 張 照 片 是 千 萬 年 的 立 體 , 代 價 是 那 條 小 小 的 命 。 而 且 , 不 只 是 一 隻 小 蟲 , 還 有 其 他 同 在 一 片 樹 葉 上 下 生 活 的 鄰 居 : 蝌 蚪 、 蚊 蚋 、 螞 蟻 、 短 刺 蜂 、 蟲 , 很 熱 鬧 的 一 個 社 區 , 生 前 可 能 是 朋 友 , 更 或 許 是 天 敵 , 本 來 相 忘 於 一 個 白 堊 紀 的 荒 老 江 湖 , 一 滴 粘 稠 的 樹 脂 掉 下 來 , 像 掀 起 了 一 場 大 海 嘯 , 但 是 , 不 但 沒 有 沖 散 這 些 小 動 物 , 反 倒 使 它 們 永 遠 都 不 分 開 了 。 這 場 小 小 的 巨 變 , 一 切 蛛 絲 馬 跡 , 都 保 存 圓 美 , 完 整 無 缺 , 變 成 一 顆 時 間 膠 囊 , 穿 越 了 無 數 晝 夜 春 秋 , 後 世 的 有 心 人 從 頭 解 讀 : 在 婆 羅 洲 的 森 林 , 一 棵 梓 樹 , 一 片 灌 木 , 一 隻 在 鳳 尾 花 產 卵 的 蟾 蜍 , 正 午 的 太 陽 很 烈 , 樹 皮 滲 出 了 一 點 油 脂 , 一 直 下 滑 , 撲 通 一 聲 , 擊 中 一 片 樹 葉 ─ ─ 之 後 , 就 誕 生 了 一 枚 琥 珀 。 又 過 了 幾 萬 年 , 原 始 人 發 現 琥 珀 , 卻 沒 有 丟 掉 , 即 使 它 一 點 用 處 也 沒 有 ─ ─ 石 頭 可 以 磨 成 武 器 , 樹 木 可 以 生 火 , 但 琥 珀 沒 有 功 能 , 只 除 了 審 美 ─ ─ 人 類 畢 竟 不 是 凡 事 都 講 功 利 實 用 的 物 種 , 即 使 身 上 長 滿 毛 , 披 的 是 樹 葉 , 仍 然 有 人 知 道 世 間 有 這 等 美 麗 的 事 物 , 只 捧 在 手 心 看 看 , 也 是 好 的 。 小 昆 蟲 粘 住 了 , 在 一 渦 晶 瑩 的 光 澤 窒 息 死 亡 , 是 幸 運 的 結 局 。 心 會 變 壞 , 肉 身 會 腐 朽 , 愛 情 也 會 消 逝 的 , 世 上 並 無 海 枯 石 爛 的 山 盟 。 如 果 可 以 的 話 , 但 願 只 把 情 迷 的 那 一 瞬 間 , 當 年 你 的 一 渦 淺 笑 , 第 一 個 牽 魂 動 魄 的 親 吻 , 全 部 密 封 起 來 , 收 攏 在 心 底 端 詳 , 像 珍 藏 一 枚 琥 珀 , 經 過 幾 千 萬 年 , 當 一 切 結 局 都 不 在 了 , 只 記 得 那 個 開 頭 , 扣 人 心 弦 , 夏 日 的 一 個 下 午 , 心 頭 的 一 團 炙 熱 的 脂 液 , 從 此 銘 記 你 剎 那 的 清 鮮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