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22日星期二

合 唱 團


磨 練 男 子 的 意 志 , 不 一 定 要 少 年 入 伍 , 德 國 和 奧 地 利 的 男 童 , 父 母 想 他 們 在 集 體 生 活 中 歷 練 , 還 不 必 參 加 童 子 軍 , 可 以 選 擇 合 唱 團 。 男 童 合 唱 團 和 寄 宿 學 校 一 樣 , 孩 子 的 嗓 音 、 臉 孔 、 品 格 、 報 名 的 門 檻 很 高 , 但 他 們 不 會 故 意 製 造 家 長 排 隊 報 名 的 恐 慌 性 災 難 , 而 是 安 靜 地 在 收 生 季 節 潛 入 每 家 學 校 , 花 幾 天 為 學 生 音 樂 測 試 , 錄 取 的 學 生 , 只 事 後 以 一 封 信 通 知 , 詢 問 家 長 對 孩 子 加 入 合 唱 團 , 有 無 異 議 。 在 德 國 和 奧 地 利 , 收 到 這 封 信 的 家 長 總 是 欣 然 遵 命 , 未 曾 試 過 有 人 以 「 耽 誤 學 業 」 的 理 由 來 阻 撓 。 加 入 合 唱 團 的 小 孩 , 反 而 有 很 多 時 間 嬉 戲 , 課 堂 有 一 架 鋼 琴 , 老 師 用 音 符 訓 練 他 們 的 節 奏 感 , 師 生 聚 在 鋼 琴 左 右 上 下 玩 遊 戲 , 有 如 王 爾 德 的 童 話 《 巨 人 的 花 園 》 結 尾 的 理 想 畫 面 。 合 唱 團 的 小 孩 , 平 時 也 踢 足 球 , 學 算 數 , 讀 詩 歌 。 但 主 要 的 課 本 是 藍 皮 封 面 的 樂 譜 , 最 熟 悉 的 名 字 是 巴 哈 、 莫 札 特 和 貝 多 芬 ─ ─ 沒 有 家 長 投 訴 課 程 艱 深 , 沒 有 評 論 員 對 此 發 表 In 和 Out 的 多 餘 指 點 , 沒 有 人 「 呻 悶 」 ─ ─ 在 遠 東 的 一 個 國 際 都 會 , 悶 , 這 是 最 多 人 咒 罵 的 怨 言 。 他 們 童 稚 的 心 靈 很 早 就 接 受 了 至 善 大 美 的 薰 陶 , 而 合 唱 團 的 訓 練 , 在 他 們 長 大 後 面 對 人 生 的 低 谷 和 現 實 的 醜 惡 , 是 最 優 美 的 疫 苗 。 不 信 ? 這 也 難 怪 , 香 港 的 育 從 來 沒 有 設 想 過 : 每 一 個 人 的 內 心 都 需 要 保 留 一 片 永 不 受 沙 塵 侵 擾 的 綠 洲 。 很 多 香 港 人 看 德 國 電 影 《 竊 聽 者 》 時 , 無 法 相 信 , 僅 憑 貝 多 芬 的 音 樂 , 就 能 挽 回 一 個 無 情 特 工 的 人 性 ─ ─ 這 樣 的 轉 折 , 在 一 個 流 行 唱 卡 拉 OK 的 城 市 , 看 上 去 是 荒 唐 了 點 。 古 典 音 樂 是 歐 洲 人 留 給 自 己 的 最 後 一 道 防 線 。 資 源 短 缺 , 環 境 污 染 , 人 口 太 多 , 生 意 做 不 完 , 全 球 都 有 些 瘋 狂 , 但 在 中 歐 的 山 林 綠 野 之 間 , 修 道 院 改 成 音 樂 學 院 , 大 堂 依 然 巍 峨 , 歌 聲 還 那 麼 嘹 亮 , 唱 彌 撒 曲 的 還 是 一 班 小 男 孩 , 他 們 的 眼 睛 很 清 澈 , 就 像 一 個 High C 的 音 符 。 這 一 層 美 學 的 追 求 , 不 必 發 揚 光 大 , 讓 它 成 為 少 數 人 心 底 的 秘 密 好 了 。 學 過 小 提 琴 的 孩 子 不 會 變 壞 , 加 入 過 合 唱 團 的 孩 子 , 在 年 少 時 就 壯 遊 過 天 國 , 從 此 心 中 有 一 雙 聖 潔 的 翅 膀 , 長 大 之 後 , 仍 懂 得 在 音 符 高 飛 , 與 上 帝 對 話 , 披 瀝 蒼 穹 的 霞 光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