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20日星期日

竹 升 女 子

香 港 和 上 海 , 有 一 種 蘭 桂 坊 型 的 女 子 , 一 口 流 利 純 正 的 美 腔 英 語 : Oh yeah. Sure , 後 面 的 尾 音 拖 得 特 別 長 。 那 個 R 的 捲 舌 音 很 誇 張 , 穿 一 條 吊 帶 裙 , 露 出 古 銅 色 的 肩 膊 , 說 話 時 像 邁 阿 米 一 樣 神 采 飛 揚 , 笑 起 來 的 時 候 , 陽 光 得 很 聖 他 芭 芭 拉 , 一 聳 肩 , 手 指 勾 一 副 墨 鏡 , 又 灑 脫 得 非 常 的 三 藩 市 。 說 美 腔 英 語 , 好 似 沾 染 了 一 股 人 上 人 的 自 信 , 舉 手 投 足 , 四 海 得 充 滿 豐 足 的 一 種 亢 奮 , 她 是 亞 裔 , 她 的 腔 調 和 姿 態 讓 你 知 道 , 她 已 經 融 入 美 國 社 會 , 口 口 聲 聲 We in America 如 何 , 下 星 期 回 到 States 會 怎 樣 , 一 杯 馬 天 尼 , 一 根 香 煙 , 聽 見 酒 吧 的 音 樂 , 身 體 跟 節 拍 一 搖 一 搖 , 富 有 幸 福 的 動 感 。 美 腔 的 華 裔 女 子 , 雖 然 UCLA 畢 業 , 多 問 兩 句 , 她 說 她 的 祖 父 母 來 自 台 山 。 對 於 中 國 的 一 切 , 她 一 無 所 知 ─ ─ 那 吃 狗 肉 的 ─ ─ 她 瞪 大 眼 睛 , 好 似 證 實 了 火 星 上 真 的 有 水 一 樣 , 叫 一 聲 : 真 的 嗎 ? 噢 My God 。 問 她 是 不 是 「 竹 升 」 , 她 聽 見 了 會 抗 議 : 不 , 我 是 美 國 公 民 。 美 腔 的 華 裔 女 人 別 有 可 愛 , 一 大 叢 太 平 洋 的 靈 魂 , 裝 在 珠 江 三 角 洲 的 軀 殼 , 像 一 隻 小 小 的 瓷 瓶 子 , 插 一 樹 萬 年 青 。 她 們 表 面 都 樂 觀 而 開 朗 , 內 心 卻 誰 知 道 呢 ? 當 所 有 的 Party 都 打 了 烊 , 酒 都 喝 光 , 最 後 一 根 香 煙 點 盡 , 最 終 都 有 點 空 虛 , 她 們 等 待 的 是 一 位 唐 山 的 如 意 郎 君 。 鬼 佬 的 胸 毛 和 啤 酒 肚 腩 、 搖 滾 樂 、 花 園 宴 會 , 一 夜 情 , 其 實 她 已 經 厭 倦 。 她 或 許 是 洛 杉 磯 一 家 企 業 的 主 管 , 從 加 州 飛 紐 約 , 紐 約 飛 香 港 , 在 唐 山 鄉 眾 的 眼 中 , 她 是 一 位 出 人 頭 地 的 成 功 人 士 。 然 而 她 卻 像 一 個 鐘 擺 , 在 太 平 洋 兩 岸 迴 盪 , 擺 到 三 藩 市 這 一 端 , 她 想 回 到 亞 太 , 但 當 她 去 了 上 海 開 會 , 才 住 了 三 天 , 就 覺 得 這 一 切 雖 然 新 鮮 刺 激 , 但 又 懷 念 起 美 國 的 那 座 後 花 園 , 以 及 寄 養 給 鄰 居 的 那 隻 叫 菲 力 士 的 大 花 貓 。 然 而 在 亞 太 盆 地 的 這 一 邊 , 她 永 遠 是 Lucy Liu 和 陳 沖 , 在 大 學 校 園 , 女 生 以 羨 慕 的 眼 光 仰 看 她 。 她 的 瞳 孔 映 照 一 幅 藍 天 青 草 地 的 美 國 夢 , 托 福 、 GRE 、 獎 學 金 , 最 後 通 向 華 爾 街 。 哇 噢 , 她 說 : 我 是 美 國 公 民 。 但 在 酒 吧 的 喧 鬧 沉 寂 下 來 , 她 想 起 美 國 那 座 空 洞 的 公 寓 , 她 的 貓 , 一 張 單 人 , 還 有 那 盆 久 未 淋 灑 的 孤 獨 的 萬 年 青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