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31日星期四

酒 吧 對 話

跟 香 港 電 視 攝 影 隊 來 到 蘇 格 蘭 , 夜 間 在 酒 吧 , 與 英 方 的 招 待 人 員 喝 酒 閒 談 。 「 你 們 的 政 府 快 要 換 屆 了 , 恭 喜 。 」 我 說 。 「 換 來 換 去 都 一 樣 , 英 國 選 民 , 太 多 Complaint , 總 不 滿 意 。 」 博 物 館 的 一 位 助 理 說 。 「 香 港 也 一 樣 , 好 的 地 方 沒 學 到 , 只 學 會 英 國 民 主 的 Complaint , 投 訴 , 連 看 見 一 座 米 開 朗 基 羅 的 大 衞 裸 像 , 也 認 為 淫 褻 , 在 電 視 上 聽 見 一 句 罵 人 話 , 不 得 了 , 也 亂 投 訴 。 」 「 真 的 嗎 ? 」 英 國 人 問 : 「 我 以 為 中 國 人 保 守 , 都 很 沉 默 , 不 作 聲 的 。 」 「 對 你 們 鬼 佬 殖 民 主 , 當 然 沉 默 了 , 你 們 走 了 , 投 訴 起 來 , 可 喧 歡 呢 。 不 過 許 多 投 訴 , 不 是 出 於 無 知 , 就 是 有 自 私 的 陰 暗 目 的 , 也 就 是 Private agenda 。 有 的 是 打 擊 商 業 對 手 , 有 的 是 排 除 異 己 , 有 的 只 為 了 過 癮 , 蠢 蠢 的 。 」 「 那 麼 豈 不 是 很 煩 ? 」 對 方 呷 一 口 馬 天 尼 。 「 煩 死 了 。 中 國 古 代 的 大 官 , 對 待 這 種 沒 有 知 識 的 刁 民 , 也 有 辦 法 。 中 國 有 一 句 成 語 , 叫 做 『 未 見 官 , 先 打 三 十 大 板 』 , 對 任 何 跑 來 擊 鼓 投 訴 的 , 必 須 先 假 設 他 的 投 訴 是 栽 贓 誣 告 的 , 或 是 無 知 無 聊 的 混 吉 。 把 投 訴 者 的 屁 股 先 打 個 開 花 , 產 生 阻 嚇 , 以 後 就 省 了 許 多 時 間 , 什 麼 大 衞 像 不 雅 之 類 , 就 不 會 呈 上 來 了 。 」 英 方 人 員 聽 了 大 笑 。 他 們 對 中 國 傳 統 的 優 秀 文 化 , 所 知 有 限 , 方 始 大 驚 小 怪 。 「 那 麼 我 們 英 國 管 治 香 港 的 時 候 , 有 沒 有 也 這 樣 做 呢 ? 」 「 不 幸 沒 有 , 」 我 說 : 「 而 我 不 肯 定 , 這 是 進 步 還 是 退 步 。 彭 定 康 最 不 對 。 撤 出 前 , 他 還 政 於 盲 , 造 就 了 一 批 看 見 乳 頭 就 恐 慌 投 訴 、 看 見 陽 具 就 淫 審 禁 制 的 土 人 。 肥 彭 是 一 個 有 學 問 的 人 , 他 在 , 局 面 還 可 以 , 現 在 , 他 媽 的 就 失 控 了 。 」 「 未 見 官 先 打 三 十 , 這 辦 法 不 錯 , 」 英 國 人 說 : 「 我 們 這 , 也 有 很 多 講 『 政 治 正 確 』 的 左 派 , 也 什 麼 都 Complain , 他 們 的 屁 股 , 需 要 很 硬 很 粗 的 板 子 。 」 我 咳 一 聲 , 學 粵 語 片 《 應 召 女 郎 》 的 龍 剛 一 樣 , 說 起 道 理 來 : 「 亂 投 訴 , 加 上 『 政 治 正 確 』 , 就 是 你 們 英 國 人 向 香 港 灌 輸 的 毒 藥 。 一 百 五 十 年 前 , 英 國 海 軍 登 陸 香 港 島 , 遇 到 一 個 叫 香 姑 的 村 婦 , 對 於 英 軍 的 『 侵 略 』 , 香 姑 沒 有 投 訴 , 很 友 善 地 , 還 向 英 軍 指 路 , 帶 他 找 水 , 那 時 多 和 諧 。 」 英 國 人 想 想 : 「 對 了 , 我 聽 過 這 個 故 事 , 香 姑 跟 英 軍 , 後 來 還 在 山 邊 那 個 那 個 起 來 , 生 下 了 一 個 混 血 兒 , 叫 何 東 , 對 不 對 ? 」 我 聽 了 , 差 點 沒 噴 出 一 口 酒 水 。

2007年5月30日星期三

女 皇 與 首 相

英 國 首 相 貝 理 雅 即 將 離 任 。 在 電 影 《 英 女 皇 》 中 , 拍 出 了 貝 理 雅 與 英 女 皇 良 好 的 互 動 關 係 。 但 實 際 上 , 女 皇 對 貝 理 雅 十 年 首 相 生 涯 , 是 否 也 有 微 言 呢 ? 英 國 《 星 期 日 電 訊 報 》 廿 七 日 透 露 了 與 女 皇 私 交 甚 篤 的 幾 個 友 人 的 談 話 。 對 於 電 影 《 英 女 皇 》 的 描 述 ( 貝 理 雅 說 服 女 皇 從 鄉 間 返 回 倫 敦 , 參 加 戴 安 娜 喪 禮 ) , 女 皇 並 無 異 議 。 但 貝 理 雅 親 信 事 後 誇 言 , 唐 寧 街 十 號 「 拯 救 了 皇 室 」 , 女 皇 就 稍 有 「 驚 訝 」 。 英 國 上 流 社 會 的 含 蓄 說 法 , 「 驚 訝 」 就 意 味 「 不 悅 」 。 女 皇 私 下 認 為 貝 理 雅 對 「 鄉 間 問 題 」 缺 乏 了 解 。 女 皇 喜 愛 各 類 鄉 間 活 動 , 愛 飼 馬 和 養 獵 犬 , 貝 理 雅 政 府 卻 下 令 禁 獵 狐 和 追 捕 野 兔 。 女 皇 對 此 不 以 為 然 。 女 皇 私 下 也 認 為 貝 理 雅 對 英 國 傳 統 , 比 如 上 議 院 , 進 行 了 不 必 要 的 干 預 改 革 。 對 英 國 出 兵 伊 拉 克 , 也 表 示 擔 憂 , 她 甚 至 懷 疑 貝 理 雅 過 份 取 悅 美 國 , 以 致 疏 遠 她 所 喜 歡 的 英 聯 邦 。 一 些 首 相 和 女 皇 的 會 晤 事 宜 , 也 有 令 女 皇 「 驚 訝 」 之 處 , 比 如 貝 理 雅 逕 自 將 歷 任 首 相 每 周 面 見 女 皇 的 時 間 , 由 周 二 下 午 改 為 周 三 下 午 , 又 比 如 貝 理 雅 夫 人 彭 雪 玲 在 首 次 晉 見 女 皇 時 不 僅 沒 有 行 屈 膝 禮 , 甚 至 還 穿 長 褲 沒 穿 裙 子 。 穿 長 褲 令 當 時 在 生 的 皇 太 后 感 到 受 冒 犯 。 過 去 首 相 離 任 前 , 循 例 會 舉 辦 晚 宴 向 女 皇 致 敬 。 但 到 六 月 廿 七 日 貝 理 雅 下 台 時 止 , 並 無 訂 出 晚 宴 日 期 。 而 他 與 女 皇 的 各 自 日 程 也 已 排 滿 。 儘 管 在 貝 理 雅 任 內 , 女 皇 有 種 種 不 滿 , 但 她 一 直 嚴 守 分 際 , 只 對 首 相 提 出 建 言 和 鼓 勵 。 對 那 些 令 她 不 悅 旳 事 , 她 的 做 法 就 是 等 待 , 等 待 新 首 相 上 任 。 在 貝 理 雅 之 前 , 她 已 送 走 了 九 位 首 相 。 她 的 耐 性 和 自 我 約 束 權 力 , 是 她 五 十 多 年 來 仍 受 英 人 以 至 國 際 輿 論 愛 戴 的 原 因 。

母   校

舊 房 子 拆 得 太 多 , 長 大 了 之 後 , 回 不 了 小 時 候 讀 過 書 的 那 間 昔 日 的 課 室 。 什 麼 叫 做 母 校 ? 母 校 是 百 年 風 雨 不 改 的 一 座 校 舍 。 回 到 母 校 , 應 該 能 追 隨 從 前 的 腳 步 , 越 過 操 場 , 走 上 樓 梯 , 穿 過 長 長 的 走 廊 , 到 了 最 末 的 一 座 課 室 , 踮 腳 尖 , 悄 悄 從 玻 璃 窗 看 進 去 , 見 到 一 室 正 在 上 課 的 小 學 生 , 其 中 坐 在 角 落 的 那 個 座 位 上 的 從 前 的 自 己 。 回 到 母 校 , 是 很 神 奇 的 經 驗 。 在 操 場 上 , 你 上 過 一 年 級 的 第 一 節 體 育 課 , 穿 白 襪 子 、 白 鞋 , 那 天 的 陽 光 一 片 清 麗 。 在 樓 梯 間 , 被 三 年 級 的 那 個 風 紀 學 生 暗 暗 欺 侮 過 , 罰 站 過 一 個 小 息 , 而 課 室 的 角 落 那 個 座 位 , 你 依 然 清 楚 記 得 , 上 過 聖 經 課 的 挪 亞 方 舟 , 那 一 天 下 午 , 鄰 座 的 小 男 生 , 把 課 本 的 插 圖 塗 上 了 顏 色 , 輕 聲 說 : 「 不 要 怕 , 今 天 這 是 最 後 一 堂 課 , 快 要 放 學 了 。 」 回 到 母 校 , 才 感 到 樓 梯 突 然 窄 了 , 欄 杆 都 矮 了 , 課 室 的 天 花 板 原 來 那 麼 低 , 當 年 用 過 的 書 桌 和 椅 子 原 來 那 麼 小 。 母 校 是 小 孩 成 長 後 第 一 場 往 事 : 運 動 會 、 禮 堂 的 早 禱 、 校 門 外 雪 糕 車 的 那 個 老 頭 子 , 站 在 禮 台 上 的 女 校 長 。 重 回 母 校 , 叫 人 初 嚐 人 生 的 一 縷 很 清 純 而 很 快 樂 的 憂 傷 。 校 舍 是 不 可 以 隨 便 拆 卸 的 , 不 管 什 麼 理 由 。 地 方 太 小 , 不 敷 應 用 ? 少 收 幾 個 學 生 就 是 了 。 柚 木 地 板 , 三 十 年 代 瓷 花 的 階 磚 , 麻 石 砌 成 的 舊 牆 , 母 校 的 意 思 , 就 是 風 雨 中 摩 挲 任 由 的 一 掌 蒼 老 的 手 感 , 母 校 是 可 以 觸 摸 的 , 正 如 你 長 大 了 , 從 異 地 回 來 , 祖 母 一 把 摟 住 入 懷 , 你 摸 她 白 花 花 的 髮 鬢 間 的 一 隻 多 皺 紋 的 耳 朵 和 精 細 的 耳 環 , 聞 到 襁 褓 的 一 股 天 涯 般 的 衣 香 , 就 是 記 憶 中 深 深 銘 留 的 氣 味 , 沒 有 磨 滅 , 無 從 代 替 , 千 言 萬 語 , 只 因 為 這 份 回 憶 , 是 Personal 得 那 麼 深 沉 , 長 大 之 後 , 與 最 親 愛 的 人 , 也 無 從 分 享 。 香 港 還 剩 幾 座 真 正 的 母 校 ? 當 你 成 為 名 醫 、 大 律 師 、 馬 會 會 員 , 回 到 所 謂 母 校 , 卻 走 進 遷 建 的 另 一 座 新 校 舍 。 新 聘 的 校 長 , 熱 心 地 介 紹 那 一 切 新 設 施 : 「 二 十 年 來 , 學 校 發 展 很 大 , 我 們 五 年 前 搬 來 這 個 地 方 , 看 看 , 一 切 都 電 腦 化 了 , 我 們 有 IT 學 室 , 室 內 游 泳 池 , 還 有 ─ ─ 」 新 校 長 像 一 個 CEO , 喋 喋 不 休 數 落 。 這 一 切 你 都 聽 不 進 去 , 「 發 展 」 是 一 個 令 人 厭 惡 的 名 詞 。 記 憶 就 是 記 憶 , 沒 得 僭 建 , 不 可 以 發 展 。 參 觀 一 次 , 以 後 旅 居 海 外 , 不 必 再 回 來 , 只 因 為 昔 日 的 操 場 不 見 了 , 連 同 那 個 幼 小 的 你 自 己 , 白 鞋 白 襪 子 , 排 隊 在 前 面 的 那 個 小 女 生 的 一 對 小 髮 辮 , 以 及 一 地 黃 黃 的 陽 光 。

2007年5月29日星期二

日 本 遊 客

歐 美 國 家 調 查 , 公 認 最 好 的 遊 客 , 是 日 本 人 。 日 本 人 外 遊 , 從 來 不 喧 嘩 , 不 打 尖 , 而 且 穿 得 很 體 面 。 雖 然 是 北 海 道 的 一 群 農 夫 村 婦 , 無 不 西 裝 服 貼 , 婦 人 都 化 了 一 層 薄 妝 , 清 一 色 穿 裙 子 , 還 上 絲 襪 。 明 治 維 新 時 代 的 好 養 , 一 直 承 傳 至 今 。 那 時 他 們 就 受 到 灌 輸 : 英 國 、 德 意 志 , 以 及 他 們 所 聲 稱 的 米 國 , 蘊 藏 人 類 文 明 的 精 髓 , 到 了 這 些 國 家 , 要 保 持 謙 卑 之 心 , 不 懂 的 , 低 聲 問 , 不 要 褻 瀆 了 一 地 的 堂 和 藝 術 珍 品 。 日 本 的 旅 行 團 , 有 的 上 了 年 紀 , 圍 攏 在 美 術 館 的 一 幅 莫 奈 的 睡 蓮 之 前 , 他 們 的 日 語 導 遊 , 以 適 當 的 音 量 講 解 , 一 干 老 伯 伯 老 太 太 , 睜 大 眼 睛 , 專 心 地 聽 , 有 幾 位 還 在 寫 筆 記 , 像 聖 保 羅 男 女 小 學 的 學 生 。 人 旁 觀 , 也 於 心 不 忍 : 都 這 把 年 紀 了 , 要 學 習 一 幅 西 洋 油 畫 的 知 識 , 累 不 累 ? 為 何 不 及 早 散 隊 , 到 附 近 唐 人 街 吃 一 碗 雲 吞 ? 走 出 這 家 美 術 館 , 左 轉 , 走 十 分 鐘 , 就 到 了 , 那 一 家 叫 做 旺 記 , 在 國 際 上 , 其 名 聲 是 不 下 於 眼 前 這 一 幅 睡 蓮 的 。 亞 洲 其 他 國 家 地 區 , 遊 客 到 了 中 年 ─ ─ 在 香 港 , 青 少 年 也 一 樣 ─ ─ 對 一 切 陌 生 的 事 物 不 再 感 到 興 趣 , 像 一 隻 老 貓 , 對 眼 前 蹦 走 過 的 小 老 鼠 , 早 已 假 寐 入 定 , 眼 皮 也 不 稍 抬 。 但 日 本 遊 客 不 同 。 他 們 永 遠 自 覺 要 溫 故 知 新 , 對 這 個 世 界 多 了 解 一 點 點 , 令 自 己 增 加 一 份 國 際 公 民 的 尊 嚴 。 日 本 人 意 識 到 , 他 們 屬 於 歐 美 這 一 邊 , 而 十 九 世 紀 的 英 國 人 和 法 國 人 , 征 服 了 一 片 屬 土 , 一 個 總 督 , 也 是 業 餘 的 昆 蟲 學 家 , 穿 一 套 獵 裝 , 在 荒 島 上 走 遍 , 捕 捉 標 本 , 寫 筆 記 , 把 最 新 的 知 識 紀 錄 下 來 , 過 幾 年 , 貢 獻 給 皇 家 學 會 。 在 利 物 浦 當 年 披 頭 四 初 次 登 台 的 地 下 酒 吧 , 叫 做 Craven , 看 見 三 個 日 本 大 學 生 , 兩 男 一 女 , 一 面 在 聽 台 上 的 樂 隊 演 出 , 其 中 一 個 , 一 面 在 寫 筆 記 , 問 旁 人 台 上 的 樂 隊 的 名 字 。 日 本 青 少 年 情 迷 披 頭 四 , 因 為 大 野 洋 子 是 日 本 人 , 對 此 他 們 有 一 份 自 得 的 光 榮 , 覺 得 搭 上 了 英 國 現 代 文 化 的 世 紀 快 車 。 在 歐 美 , 無 論 多 冷 門 的 地 方 , 都 有 日 本 人 的 行 蹤 。 成 為 旅 行 團 的 時 候 , 他 們 一 點 也 不 討 厭 , 靜 靜 的 , 非 常 注 重 自 己 的 形 象 , 很 緊 張 當 地 人 心 目 中 對 日 本 人 的 觀 感 。 他 們 獨 行 時 , 很 機 靈 地 觀 察 紀 錄 周 圍 的 見 聞 , 偶 而 咬 筆 頭 在 沉 思 , 可 畏 而 可 敬 。 無 論 羅 馬 還 是 布 拉 格 , 在 好 風 景 之 中 , 日 本 遊 客 是 一 層 精 美 的 點 綴 , 像 雞 蛋 糕 上 , 灑 落 的 一 層 白 白 的 糖 霜 ─ ─ 不 錯 , 他 們 在 曼 谷 和 珠 海 買 春 時 , 或 許 是 另 一 副 樣 子 , 且 慢 歇 斯 底 里 ─ ─ 但 是 , 日 本 人 在 外 面 , 為 亞 裔 贏 得 了 好 名 聲 。 台 灣 的 誠 品 書 店 知 識 份 子 , 也 在 很 吃 力 地 模 仿 , 什 麼 帶 一 本 書 到 巴 黎 呀 , 什 麼 揹 背 囊 天 涯 遊 走 普 羅 旺 斯 等 等 , 遊 記 一 樣 印 刷 精 美 , 攝 影 圖 片 重 細 節 , 但 在 書 店 外 的 台 胞 , 許 多 還 在 嚼 檳 榔 。

中 國 話

聽 說 台 灣 女 子 歌 手 組 合 S.H.E 的 新 專 輯 中 有 一 首 歌 《 中 國 話 》 在 台 灣 掀 起 熱 潮 , 我 也 在 網 絡 下 載 來 聽 聽 , 果 然 是 十 分 過 癮 的 「 繞 口 令 」 ( 也 叫 急 口 令 ) : 「 扁 擔 寬 板 凳 長 扁 擔 想 綁 在 板 凳 上 / 板 凳 不 讓 扁 擔 綁 在 板 凳 上 / 扁 擔 偏 要 綁 在 板 凳 上 … … 」 。 這 是 我 們 小 時 候 也 曾 苦 練 的 繞 口 令 , 在 這 首 歌 中 配 合 巧 妙 明 亮 的 和 聲 , 新 鮮 、 寫 意 , 又 節 奏 感 十 足 。 連 我 這 樣 的 老 人 都 想 聽 完 再 聽 , 受 年 輕 人 歡 迎 是 不 在 話 下 了 。 我 小 時 候 在 北 京 住 過 , 那 時 也 學 講 繞 口 令 , 當 然 不 是 這 個 最 新 版 本 的 「 扁 擔 寬 板 凳 長 」 。 我 記 得 那 時 最 愛 講 的 是 : 「 吃 葡 萄 不 吐 葡 萄 皮 , 不 吃 葡 萄 倒 吐 葡 萄 皮 」 ; 還 有 : 「 門 上 有 把 刀 , 刀 倒 吊 。 」 用 國 語 講 得 快 , 還 真 是 不 容 易 。 S.H.E 的 《 中 國 話 》 以 全 世 界 學 中 文 的 流 行 風 為 題 材 , 其 中 有 趣 的 歌 詞 有 : 「 多 少 年 我 們 苦 練 英 文 發 音 和 文 法 / 這 幾 年 換 他 們 捲 舌 頭 學 平 上 去 入 的 變 化 」 ; 「 全 世 界 都 在 學 中 國 話 / 孔 夫 子 的 話 / 越 來 越 國 際 化 / 全 世 界 都 在 講 中 國 話 / 我 們 說 的 話 / 讓 世 界 都 認 真 聽 話 」 ; 「 各 種 顏 色 的 皮 膚 / 各 種 顏 色 的 頭 髮 / 嘴 唸 的 說 的 開 始 流 行 中 國 話 」 … … 。 不 過 , 這 首 《 中 國 話 》 雖 在 台 灣 大 為 流 行 , 但 在 努 力 要 「 去 中 國 化 」 的 政 治 人 物 眼 中 , 卻 是 「 政 治 不 正 確 」 之 至 , 他 們 認 為 太 過 吹 捧 中 國 , 故 嚴 詞 抨 擊 , 並 發 起 抵 制 , 但 抵 制 發 動 不 起 來 , 年 輕 人 根 本 不 當 一 回 事 , 照 唱 照 熱 不 誤 。 你 要 跟 這 些 狂 買 S.H.E 新 專 輯 的 年 輕 人 說 , 怎 麼 對 中 國 那 麼 捧 場 , 未 免 太 不 愛 台 灣 了 吧 。 他 們 會 回 答 : 「 聽 歌 就 聽 歌 嘛 , 想 這 麼 多 做 什 麼 ? 」 若 再 勸 他 們 要 愛 台 灣 , 他 們 或 會 說 , 我 們 不 是 講 「 中 國 」 , 我 們 唱 的 是 《 中 國 話 》 , 在 台 灣 , 我 們 不 是 也 講 同 樣 的 話 嗎 ?

中 國 話

聽 說 台 灣 女 子 歌 手 組 合 S.H.E 的 新 專 輯 中 有 一 首 歌 《 中 國 話 》 在 台 灣 掀 起 熱 潮 , 我 也 在 網 絡 下 載 來 聽 聽 , 果 然 是 十 分 過 癮 的 「 繞 口 令 」 ( 也 叫 急 口 令 ) : 「 扁 擔 寬 板 凳 長 扁 擔 想 綁 在 板 凳 上 / 板 凳 不 讓 扁 擔 綁 在 板 凳 上 / 扁 擔 偏 要 綁 在 板 凳 上 … … 」 。 這 是 我 們 小 時 候 也 曾 苦 練 的 繞 口 令 , 在 這 首 歌 中 配 合 巧 妙 明 亮 的 和 聲 , 新 鮮 、 寫 意 , 又 節 奏 感 十 足 。 連 我 這 樣 的 老 人 都 想 聽 完 再 聽 , 受 年 輕 人 歡 迎 是 不 在 話 下 了 。 我 小 時 候 在 北 京 住 過 , 那 時 也 學 講 繞 口 令 , 當 然 不 是 這 個 最 新 版 本 的 「 扁 擔 寬 板 凳 長 」 。 我 記 得 那 時 最 愛 講 的 是 : 「 吃 葡 萄 不 吐 葡 萄 皮 , 不 吃 葡 萄 倒 吐 葡 萄 皮 」 ; 還 有 : 「 門 上 有 把 刀 , 刀 倒 吊 。 」 用 國 語 講 得 快 , 還 真 是 不 容 易 。 S.H.E 的 《 中 國 話 》 以 全 世 界 學 中 文 的 流 行 風 為 題 材 , 其 中 有 趣 的 歌 詞 有 : 「 多 少 年 我 們 苦 練 英 文 發 音 和 文 法 / 這 幾 年 換 他 們 捲 舌 頭 學 平 上 去 入 的 變 化 」 ; 「 全 世 界 都 在 學 中 國 話 / 孔 夫 子 的 話 / 越 來 越 國 際 化 / 全 世 界 都 在 講 中 國 話 / 我 們 說 的 話 / 讓 世 界 都 認 真 聽 話 」 ; 「 各 種 顏 色 的 皮 膚 / 各 種 顏 色 的 頭 髮 / 嘴 唸 的 說 的 開 始 流 行 中 國 話 」 … … 。 不 過 , 這 首 《 中 國 話 》 雖 在 台 灣 大 為 流 行 , 但 在 努 力 要 「 去 中 國 化 」 的 政 治 人 物 眼 中 , 卻 是 「 政 治 不 正 確 」 之 至 , 他 們 認 為 太 過 吹 捧 中 國 , 故 嚴 詞 抨 擊 , 並 發 起 抵 制 , 但 抵 制 發 動 不 起 來 , 年 輕 人 根 本 不 當 一 回 事 , 照 唱 照 熱 不 誤 。 你 要 跟 這 些 狂 買 S.H.E 新 專 輯 的 年 輕 人 說 , 怎 麼 對 中 國 那 麼 捧 場 , 未 免 太 不 愛 台 灣 了 吧 。 他 們 會 回 答 : 「 聽 歌 就 聽 歌 嘛 , 想 這 麼 多 做 什 麼 ? 」 若 再 勸 他 們 要 愛 台 灣 , 他 們 或 會 說 , 我 們 不 是 講 「 中 國 」 , 我 們 唱 的 是 《 中 國 話 》 , 在 台 灣 , 我 們 不 是 也 講 同 樣 的 話 嗎 ?

單   戀

消 防 員 殉 職 , 他 生 前 單 戀 追 求 的 一 名 女 子 大 慟 。 然 而 , 即 使 他 復 生 , 難 道 她 真 的 會 回 心 轉 意 ? 當 女 人 說 不 喜 歡 你 , 再 追 纏 一 百 天 , 她 還 是 不 喜 歡 你 。 但 是 世 上 有 許 多 癡 人 , 誤 以 為 「 有 志 者 事 竟 成 」 , 覺 得 她 的 拒 絕 , 或 許 是 對 他 意 志 的 考 驗 。 女 人 要 考 驗 一 個 男 人 的 誠 意 , 是 不 會 浪 費 時 間 的 。 就 像 屠 格 夫 的 自 傳 小 說 《 初 戀 》 , 少 年 主 角 愛 上 一 個 比 自 己 大 幾 歲 的 少 女 。 她 看 不 上 眼 他 , 他 卻 以 為 只 要 狂 追 , 有 一 天 能 把 她 感 動 。 漸 漸 她 覺 得 這 位 男 孩 子 很 忠 厚 , 叫 他 爬 到 穀 倉 頂 , 在 下 面 叫 喊 : 「 如 果 你 愛 我 , 你 就 跳 下 來 吧 。 」 另 一 個 辦 法 , 是 贈 送 珠 寶 和 金 錢 。 不 錯 , 一 直 餽 贈 下 去 , 她 會 回 心 轉 意 的 , 當 她 到 了 三 十 歲 , 眼 看 還 沒 有 其 他 更 好 的 候 選 人 。 女 人 到 了 這 個 年 紀 , 再 浪 漫 也 會 回 歸 現 實 。 看 在 珠 寶 和 金 錢 份 上 , 她 會 嫁 給 你 , 但 她 並 不 愛 你 。 那 麼 婚 姻 如 何 維 繫 呢 ? 長 年 累 月 , 她 會 對 你 產 生 感 情 , 就 像 一 張 桌 子 , 用 了 十 年 , 也 會 滋 生 感 情 的 。 你 病 了 , 她 也 會 很 焦 慮 , 你 在 上 彌 留 , 她 也 會 守 候 在 側 , 執 你 的 手 , 她 會 為 你 默 默 地 拭 淚 , 奇 妙 的 是 , 她 也 開 始 搞 不 清 楚 , 自 己 到 底 是 不 是 許 久 以 前 真 的 愛 上 你 。 世 界 上 有 單 戀 , 有 珠 寶 金 錢 , 然 後 還 有 老 去 的 歲 月 , 這 三 大 組 件 , 一 旦 互 動 起 來 , 會 令 愛 情 最 終 蒙 上 一 層 面 紗 , 變 成 一 個 曖 昧 的 遊 戲 。 有 的 女 人 明 明 一 生 不 曾 愛 過 枕 邊 的 丈 夫 , 只 因 為 他 單 戀 追 求 的 誠 意 , 因 為 她 最 終 等 不 到 她 心 頭 巷 底 的 那 個 王 子 , 為 了 一 份 安 全 感 而 嫁 了 他 。 不 要 替 她 擔 心 , 女 人 總 會 在 餘 生 欺 騙 自 己 , 英 文 叫 做 Make believe , 老 去 時 , 她 會 喃 喃 對 自 己 說 : 不 , 原 來 我 愛 的 是 我 的 丈 夫 。 真 的 嗎 ? 像 這 位 消 防 員 。 他 殉 職 在 火 場 , 令 一 個 女 人 產 生 他 甘 為 自 己 赴 湯 蹈 火 的 浪 漫 幻 覺 。 火 燄 是 很 淒 美 的 意 境 , 她 覺 得 他 一 片 丹 心 , 一 條 英 偉 的 生 命 就 此 湮 沒 了 , 他 曾 經 深 愛 過 自 己 。 最 後 , 她 失 聲 痛 哭 了 , 其 實 這 只 是 一 種 深 沉 的 憐 憫 和 感 慨 。 他 不 要 你 的 憐 憫 , 他 只 需 要 你 的 愛 。 但 在 這 個 關 頭 , 在 淚 眼 之 中 , 女 人 自 己 也 搞 不 清 楚 愛 和 憐 的 分 別 。 當 情 感 釀 變 到 如 此 抽 象 模 糊 的 境 地 , 再 理 性 的 人 也 會 迷 糊 的 。 是 的 , 許 久 以 前 的 一 段 激 情 歲 月 , 今 天 不 會 再 這 樣 做 了 , 只 是 那 時 , 我 什 麼 也 不 知 道 , 因 為 她 在 下 面 的 召 喚 和 凝 視 , 你 閉 上 眼 睛 , 縱 身 一 躍 , 天 旋 地 轉 的 就 那 麼 跳 了 下 來 。

2007年5月27日星期日

廣 東 歇 後 語

在 一 個 江 門 市 的 地 方 網 頁 看 到 一 些 有 趣 的 廣 東 話 歇 後 語 , 其 中 有 些 是 我 們 已 經 知 道 並 常 用 的 , 比 如 「 隔 夜 油 炸 鬼 」 , 意 思 是 「 冇 晒 火 氣 」 ; 「 水 瓜 打 狗 」 , 意 思 是 「 唔 見 一 截 」 。 但 也 有 些 是 很 少 見 或 已 經 失 傳 的 , 僅 在 此 作 些 介 紹 。 「 半 夜 食 黃 瓜 」 , 是 「 不 知 頭 尾 」 , 因 黃 瓜 的 頭 和 尾 都 是 橢 圓 形 的 , 半 夜 無 燈 光 , 於 是 「 不 知 頭 尾 」 了 , 這 句 話 適 用 於 對 事 情 的 來 龍 去 脈 不 清 楚 。 這 是 半 夜 沒 有 電 燈 時 代 的 歇 後 語 。 「 蕹 菜 文 章 」 , 意 思 是 「 半 通 不 通 」 , 蕹 菜 , 即 通 菜 , 它 像 竹 子 一 樣 , 一 節 一 節 , 節 之 間 有 的 互 通 , 有 的 不 通 。 現 代 人 寫 中 文 , 大 概 都 是 「 蕹 菜 文 章 」 。 「 白 菜 煮 豆 腐 」 , 意 思 是 「 一 清 二 白 」 。 白 菜 是 青 , 青 、 清 同 音 , 豆 腐 是 白 , 故 白 菜 煮 豆 腐 , 就 是 一 清 二 白 。 北 方 的 同 一 意 思 的 歇 後 語 是 「 小 拌 豆 腐 」 。 「 賣 鯇 魚 尾 」 , 意 思 是 「 搭 嘴 」 。 廣 東 人 講 究 每 種 魚 有 不 同 的 美 食 部 分 , 有 所 謂 : 「 魚 頭 , 鯇 魚 尾 , 塘 虱 中 間 蛤 髀 」 的 說 法 。 鯇 魚 尾 是 美 食 部 分 , 鯇 頭 就 不 那 麼 受 歡 迎 , 因 此 當 有 人 買 鯇 魚 尾 時 , 賣 魚 者 就 會 搭 配 鯇 魚 頭 、 鯇 魚 嘴 給 顧 客 。 故 「 賣 鯇 魚 尾 」 就 構 成 「 搭 嘴 」 這 歇 後 語 。 「 搭 嘴 」 是 指 對 於 與 自 己 無 關 的 事 , 或 自 己 不 懂 的 話 題 , 也 要 插 嘴 。 「 白 糖 炒 苦 瓜 」 , 意 思 是 「 同 甘 共 苦 」 。 這 句 歇 後 語 易 理 解 , 白 糖 炒 苦 瓜 , 苦 瓜 帶 甜 味 , 故 喻 「 同 甘 共 苦 」 。 「 指 天 椒 」 , 意 思 是 「 越 小 越 辣 」 。 本 有 一 句 「 薑 是 老 的 辣 」 , 但 也 有 年 紀 小 小 就 很 有 本 事 的 人 。 指 天 椒 , 是 辣 椒 一 種 , 以 小 而 辣 味 濃 烈 著 名 。 現 在 講 的 「 辣 椒 仔 」 , 與 指 天 椒 意 思 相 同 。

地 鐵 禁 粗 口

地 鐵 怎 樣 嚴 禁 說 粗 口 ? 一 個 社 會 , 走 向 集 體 的 愚 昧 , 再 次 證 明 , 由 這 等 小 事 化 大 的 決 策 開 始 。 地 鐵 車 廂 的 刑 事 罪 , 應 該 是 喧 嘩 。 只 要 高 聲 囂 談 , 強 姦 他 人 的 耳 膜 , 包 括 高 聲 用 手 機 叫 鬧 , 就 應 該 檢 控 。 中 國 式 的 喧 嘩 才 是 罪 行 , 舉 世 憎 厭 , 不 論 喧 嘩 的 內 容 粗 鄙 與 否 。 在 公 共 場 合 , 不 顧 其 他 人 感 受 , 即 使 呼 叫 「 曾 蔭 權 萬 歲 」 、 「 你 昨 夜 有 沒 有 學 習 過 基 本 法 」 、 「 不 , 我 認 為 布 殊 攻 打 伊 拉 克 係 錯 誤 的 」 , 不 論 這 位 喧 嘩 的 大 漢 說 話 的 內 容 多 麼 有 學 術 水 準 , 爭 論 的 議 題 視 野 廣 闊 , 總 之 有 損 環 境 清 聽 , 都 應 該 關 起 來 坐 牢 。 相 反 , 大 學 生 熱 浴 愛 河 , 在 地 鐵 車 廂 , 男 孩 子 給 他 的 小 女 友 打 電 話 , 明 明 在 喁 喁 細 語 : 「 昨 夜 , 你 給 我 × 得 唔 ? … … ? 講 喇 , 怕 咩 醜 , × 得 唔 喎 ─ ─ 」 旁 邊 的 一 個 師 奶 , 豎 起 耳 朵 細 聽 , 聽 見 一 個 「 × 」 字 , 馬 上 報 警 。 這 兩 項 個 案 , 第 一 宗 應 該 起 訴 , 第 二 宗 , 不 該 有 罪 , 但 在 這 個 恐 陽 具 懼 乳 頭 的 反 智 「 亞 洲 國 際 城 市 」 , 一 定 會 大 混 亂 。 還 有 就 是 在 地 鐵 講 粗 口 的 人 話 題 的 上 下 文 問 題 了 。 一 個 熱 血 青 年 , 在 地 鐵 用 手 機 跟 他 的 朋 友 攀 談 , 該 青 年 關 心 國 是 , 對 國 家 民 族 非 常 支 持 , 地 鐵 到 了 旺 角 , 他 的 朋 友 告 訴 他 : 日 本 首 相 小 泉 純 一 郎 , 新 聞 報 道 說 , 今 天 又 去 了 靖 國 神 社 拜 祭 了 。 「 ? 咩 話 ? 」 熱 血 青 年 大 怒 : 「 小 泉 個 仆 街 家 剷 , 我 × 佢 老 母 , 他 又 向 我 國 挑 釁 了 ? 」 隨 即 重 複 那 一 串 針 對 小 泉 純 一 郎 的 廣 東 粗 口 多 次 , 地 鐵 一 直 開 到 藍 田 , 粗 口 從 未 間 斷 , 乘 客 側 目 , 而 小 泉 純 一 郎 他 令 壽 堂 的 貞 操 , 不 幸 隔 空 受 到 重 創 。 如 此 難 得 的 熱 血 乘 客 , 愛 國 有 罪 , 受 到 地 鐵 檢 控 , 會 變 成 華 文 報 紙 的 頭 條 : 「 地 鐵 親 日 打 壓 愛 國 志 士 惹 公 憤 」 , 隨 即 引 起 示 威 。 法 官 迫 於 民 意 , 不 得 不 判 無 罪 。 該 地 鐵 惡 客 走 出 法 庭 , 舉 起 V 字 手 勢 , 如 釋 重 負 , 對 門 外 的 攝 影 記 者 , 滿 面 笑 容 , 高 聲 再 喊 了 一 句 粗 口 : 「 我 今 天 × 的 , 是 地 鐵 當 局 那 幫 漢 奸 ! 」 街 坊 掌 聲 雷 動 , 情 得 到 昭 雪 , 公 義 終 於 獲 勝 。 香 港 很 熱 鬧 , 正 因 為 從 學 生 報 的 獸 交 亂 倫 , 到 地 鐵 禁 粗 口 , 總 有 那 麼 一 批 蠢 蠢 的 土 人 , 以 為 殖 民 主 撤 走 了 , 自 己 「 當 家 作 主 」 , 作 出 天 天 不 一 樣 的 蠢 蠢 的 決 定 。 對 於 這 些 人 , 我 們 應 該 欽 佩 他 們 的 老 母 , 當 初 生 下 這 樣 的 「 社 會 精 英 」 , 進 駐 淫 審 處 和 地 鐵 的 高 層 , 他 們 的 老 母 , 一 點 也 不 抵 × , 真 偉 大 !

搞 搞 新 意 思

自 從 毛 澤 東 作 古 , 其 思 想 依 然 被 幾 代 傳 人 「 永 遠 高 舉 」 , 但 他 的 詩 歌 卻 不 幸 斷 了 香 火 。 華 國 鋒 、 鄧 小 平 兩 任 黨 魁 都 不 諳 詩 詞 , 到 了 江 澤 民 方 才 再 續 前 緣 。 江 澤 民 出 身 書 香 門 第 , 父 親 是 南 京 汪 偽 政 權 的 宣 傳 部 副 部 長 , 他 家 與 文 學 大 師 朱 自 清 是 揚 州 鄰 居 。 江 澤 民 於 詩 詞 歌 賦 堪 稱 博 學 強 記 , 他 對 來 訪 的 華 裔 數 學 家 陳 省 身 背 誦 《 滕 王 閣 序 》 ; 到 北 大 背 誦 蘇 聯 詩 人 西 蒙 諾 夫 的 《 等 待 我 》 ; 到 海 南 島 背 蘇 東 坡 ; 到 福 建 背 文 天 祥 、 林 則 徐 ; 到 韶 山 背 毛 詩 詞 … … 然 而 令 人 扼 腕 的 是 , 江 主 席 缺 乏 原 創 性 , 他 自 己 寫 的 詩 能 示 人 的 寥 寥 無 幾 。 這 僅 舉 兩 首 ─ ─ 「 丹 楓 似 火 照 秋 山 , 碧 水 長 流 廣 瀨 川 ; 且 看 乘 空 行 萬 里 , 東 瀛 禹 域 誼 相 傳 。 」 ( 《 訪 仙 台 》 ) 「 朝 辭 華 夏 彩 雲 間 , 萬 里 南 美 十 日 還 ; 隔 岸 風 聲 狂 帶 雨 , 青 松 傲 骨 定 如 山 。 」 ( 《 贈 卡 斯 特 羅 》 ) 此 類 行 貨 , 即 便 勉 強 卒 讀 , 也 不 忍 評 點 。 又 到 胡 溫 一 代 , 熟 讀 文 獻 社 論 的 胡 錦 濤 , 連 把 話 說 得 曉 暢 生 動 的 本 事 都 沒 有 , 他 與 詩 詞 就 更 無 緣 了 。 溫 家 寶 要 好 一 些 , 喜 歡 談 詩 說 文 , 卻 也 了 無 原 創 力 。 緣 何 北 京 奧 運 的 會 歌 要 請 李 肇 星 執 筆 填 詞 ? 蓋 因 莽 莽 神 州 連 這 樣 的 詩 人 都 已 踏 破 鐵 鞋 無 覓 處 ! 關 於 李 肇 星 的 詩 歌 , 筆 者 早 已 撰 文 介 紹 過 ( 見 雜 文 《 黃 狗 身 上 白 , 白 狗 身 上 腫 》 ) , 他 詩 中 「 大 尿 一 泡 」 之 句 , 幾 與 先 皇 毛 澤 東 的 「 不 須 放 屁 」 媲 美 。 有 此 官 家 御 製 的 會 歌 , 就 難 怪 坊 間 極 盡 「 惡 搞 」 之 能 事 了 。 自 奧 運 組 委 會 傳 出 意 欲 請 王 菲 主 唱 會 歌 , 大 陸 「 網 易 」 奧 運 頻 道 就 推 出 網 上 票 選 。 說 來 令 人 唏 噓 , 劉 德 華 、 周 杰 倫 、 陳 奕 迅 得 票 均 未 及 百 分 之 一 , 張 學 友 稍 好 , 亦 不 過 百 分 之 六 ; 女 歌 星 又 如 何 ? 王 菲 得 百 分 之 二 選 票 , 僅 與 超 女 李 宇 春 並 列 , 還 不 及 超 女 周 筆 暢 的 百 分 之 三 。 那 麼 誰 是 壓 倒 璀 璨 群 星 的 大 贏 家 ? 她 就 是 得 票 率 高 達 百 分 之 六 十 七 的 「 芙 蓉 姐 姐 」 。 芙 蓉 姐 姐 何 許 人 也 ? 原 來 她 雖 屬 蒲 柳 之 質 , 卻 勇 於 在 網 上 廣 貼 艷 照 , 玉 體 橫 陳 , 以 風 騷 肉 感 及 搔 首 弄 姿 而 紅 遍 網 際 , 成 為 新 世 代 的 偶 像 。 如 今 既 有 「 大 尿 一 泡 」 式 的 會 歌 , 憑 甚 麼 不 能 搞 搞 新 意 思 , 讓 肉 光 四 溢 的 芙 蓉 姐 姐 傾 情 主 唱 ? 如 是 者 , 奧 運 會 歌 定 當 山 和 谷 應 、 街 知 巷 聞 。 由 此 悟 出 , 母 儀 香 港 的 董 太 參 與 撰 詞 之 《 熱 愛 基 本 法 》 為 甚 麼 無 人 傳 唱 , 而 歡 慶 回 歸 十 周 年 的 《 始 終 有 你 》 也 應 者 寥 寥 。 這 種 煽 情 至 上 的 「 唱 旺 」 主 題 歌 , 不 能 指 望 大 牌 明 星 撐 場 面 , 而 要 投 合 引 車 賣 漿 者 流 的 喜 好 。 不 如 香 港 也 搞 搞 新 意 思 , 橫 ○ 七 特 首 普 選 已 泡 湯 , 那 就 先 直 選 《 始 終 有 你 》 的 主 唱 者 吧 。 以 筆 者 愚 見 , 票 王 若 非 《 Forbes 》 雜 誌 百 大 名 人 榜 上 的 「 走 音 歌 王 」 孔 慶 祥 , 就 是 巴 士 阿 叔 陳 乙 東 。 除 卻 他 們 , 還 有 誰 配 為 香 港 回 歸 十 周 年 高 歌 贈 興 ?

2007年5月26日星期六

在 美 術 館

與 香 港 電 視 的 製 作 隊 去 到 利 物 浦 的 一 個 美 術 館 。 這 家 美 術 館 , 規 模 不 大 , 但 內 藏 許 多 百 年 的 前 拉 斐 爾 寫 實 作 品 。 其 中 有 一 幅 , 叫 做 「 許 願 樹 」 ( Tree of Forgiveness ) , 講 特 洛 伊 戰 爭 之 後 , 公 主 迷 戀 一 個 戰 士 , 化 成 了 樹 精 , 等 他 回 來 , 然 後 樹 精 幻 生 成 人 , 把 他 一 把 抱 住 。 一 個 裸 男 , 忽 然 被 一 個 裸 女 從 後 擁 , 面 上 露 出 驚 異 的 神 情 。 攝 影 師 和 編 導 , 面 有 難 色 , 竊 竊 相 議 。 博 物 館 和 利 物 浦 市 政 府 隨 行 的 幾 個 英 國 人 不 解 , 問 我 : 「 快 拍 吧 , 他 們 在 猶 豫 什 麼 ? 」 「 他 們 怕 拍 了 之 後 , 在 香 港 的 電 視 播 映 , 這 種 畫 面 , 會 被 香 港 的 政 府 列 為 淫 褻 不 雅 。 」 「 什 麼 ? 」 英 方 人 員 驚 訝 的 表 情 , 比 畫 中 那 個 被 非 禮 的 裸 男 尤 甚 。 「 對 , 淫 褻 和 不 雅 , 這 幅 畫 作 。 」 我 說 , 走 到 畫 的 前 面 , 用 手 指 : 「 看 到 沒 有 ? 這 是 乳 頭 , 這 是 下 陰 , 通 通 無 遮 無 掩 , 踐 踏 了 香 港 許 多 人 聲 稱 的 中 國 人 的 道 德 底 線 。 電 視 台 的 攝 影 人 員 , 要 想 自 己 的 飯 碗 , 一 見 觀 眾 投 訴 , 淫 審 罪 成 , 隨 時 會 炒 魷 魚 。 」 「 Oh No 。 」 其 中 一 位 英 國 女 士 , 露 出 英 國 中 產 慣 有 的 對 第 三 世 界 飢 民 貧 童 的 那 種 典 型 的 憐 憫 表 情 。 「 不 錯 。 你 知 道 , 連 米 開 朗 基 羅 的 大 衞 像 , 因 為 露 出 了 性 器 官 , 香 港 政 府 也 官 方 把 這 件 雕 塑 列 為 二 級 的 不 雅 物 呢 。 」 我 如 實 道 來 , 因 為 我 記 得 , 中 國 總 理 溫 家 寶 先 生 訪 問 日 本 的 時 候 說 , 他 記 得 媽 媽 從 小 的 誨 , 是 做 人 要 說 真 話 。 幾 個 英 國 人 笑 了 起 來 。 其 中 一 個 說 : 「 你 是 說 香 港 ? 但 香 港 不 是 中 東 , 到 底 是 我 們 管 治 過 的 地 方 嘛 。 」 「 被 你 們 管 治 過 , 不 等 於 被 你 們 開 化 過 。 」 我 說 : 「 或 者 不 叫 做 開 化 , 你 們 從 來 沒 有 以 殖 民 主 的 身 份 , 育 過 香 港 許 多 中 國 人 怎 樣 科 學 地 看 待 乳 頭 、 陽 具 、 陰 毛 , 你 們 撤 走 後 , 他 們 一 接 手 權 力 , 看 見 這 堆 東 西 , 就 很 恐 慌 , 這 不 關 他 們 的 事 , 訓 練 出 一 批 愚 蠢 的 土 人 , 讓 他 們 上 位 , 引 證 了 『 彼 得 定 律 』 , 是 你 們 英 國 人 的 錯 。 」 幾 位 主 人 家 , 有 點 尷 尬 , 像 有 一 點 點 的 殖 民 主 義 的 原 罪 感 。 我 暗 暗 好 笑 , 覺 得 自 己 做 了 一 件 好 事 , 加 強 了 國 家 之 間 的 文 化 溝 通 。 攝 影 人 員 還 拿 不 定 主 意 , 我 打 了 個 呵 欠 , 問 : 「 請 問 廁 所 在 哪 ? 」

琥   珀

有 沒 有 細 心 觀 賞 過 一 顆 琥 珀 ? 混 在 一 大 堆 小 石 子 中 , 稍 微 透 明 , 要 剝 去 外 一 層 鏽 土 , 對 陽 光 照 看 , 才 綻 放 出 金 黃 的 光 芒 。 琥 珀 也 是 寶 石 之 一 種 , 但 其 他 寶 石 雖 然 透 明 純 淨 , 內 容 空 洞 , 左 窺 右 看 , 石 頭 面 還 是 石 頭 , 無 限 的 寂 靜 , 只 欠 一 點 點 生 命 的 內 涵 , 讓 人 聯 想 到 寇 比 力 克 的 電 影 《 2001 太 空 漫 遊 》 中 無 聲 無 息 的 冰 冷 場 面 。 琥 珀 卻 不 是 。 一 顆 密 封 幾 千 萬 年 的 樹 脂 , 包 容 了 一 個 通 透 的 小 小 坤 , 千 百 滴 正 在 流 動 的 脂 液 在 一 剎 那 凝 固 , 粘 住 了 正 在 蠕 動 的 小 蟲 。 一 翅 卑 微 的 存 在 來 不 及 也 永 遠 無 法 明 白 , 無 論 是 怎 樣 一 下 子 突 然 Black Out 的 ; 但 是 在 琥 珀 , 牠 好 像 還 活 , 正 伸 出 腳 、 張 開 翅 膀 、 打 算 吃 東 西 , 就 像 現 代 人 拍 的 一 張 手 機 的 Snap Shot , 但 小 蟲 這 張 照 片 是 千 萬 年 的 立 體 , 代 價 是 那 條 小 小 的 命 。 而 且 , 不 只 是 一 隻 小 蟲 , 還 有 其 他 同 在 一 片 樹 葉 上 下 生 活 的 鄰 居 : 蝌 蚪 、 蚊 蚋 、 螞 蟻 、 短 刺 蜂 、 蟲 , 很 熱 鬧 的 一 個 社 區 , 生 前 可 能 是 朋 友 , 更 或 許 是 天 敵 , 本 來 相 忘 於 一 個 白 堊 紀 的 荒 老 江 湖 , 一 滴 粘 稠 的 樹 脂 掉 下 來 , 像 掀 起 了 一 場 大 海 嘯 , 但 是 , 不 但 沒 有 沖 散 這 些 小 動 物 , 反 倒 使 它 們 永 遠 都 不 分 開 了 。 這 場 小 小 的 巨 變 , 一 切 蛛 絲 馬 跡 , 都 保 存 圓 美 , 完 整 無 缺 , 變 成 一 顆 時 間 膠 囊 , 穿 越 了 無 數 晝 夜 春 秋 , 後 世 的 有 心 人 從 頭 解 讀 : 在 婆 羅 洲 的 森 林 , 一 棵 梓 樹 , 一 片 灌 木 , 一 隻 在 鳳 尾 花 產 卵 的 蟾 蜍 , 正 午 的 太 陽 很 烈 , 樹 皮 滲 出 了 一 點 油 脂 , 一 直 下 滑 , 撲 通 一 聲 , 擊 中 一 片 樹 葉 ─ ─ 之 後 , 就 誕 生 了 一 枚 琥 珀 。 又 過 了 幾 萬 年 , 原 始 人 發 現 琥 珀 , 卻 沒 有 丟 掉 , 即 使 它 一 點 用 處 也 沒 有 ─ ─ 石 頭 可 以 磨 成 武 器 , 樹 木 可 以 生 火 , 但 琥 珀 沒 有 功 能 , 只 除 了 審 美 ─ ─ 人 類 畢 竟 不 是 凡 事 都 講 功 利 實 用 的 物 種 , 即 使 身 上 長 滿 毛 , 披 的 是 樹 葉 , 仍 然 有 人 知 道 世 間 有 這 等 美 麗 的 事 物 , 只 捧 在 手 心 看 看 , 也 是 好 的 。 小 昆 蟲 粘 住 了 , 在 一 渦 晶 瑩 的 光 澤 窒 息 死 亡 , 是 幸 運 的 結 局 。 心 會 變 壞 , 肉 身 會 腐 朽 , 愛 情 也 會 消 逝 的 , 世 上 並 無 海 枯 石 爛 的 山 盟 。 如 果 可 以 的 話 , 但 願 只 把 情 迷 的 那 一 瞬 間 , 當 年 你 的 一 渦 淺 笑 , 第 一 個 牽 魂 動 魄 的 親 吻 , 全 部 密 封 起 來 , 收 攏 在 心 底 端 詳 , 像 珍 藏 一 枚 琥 珀 , 經 過 幾 千 萬 年 , 當 一 切 結 局 都 不 在 了 , 只 記 得 那 個 開 頭 , 扣 人 心 弦 , 夏 日 的 一 個 下 午 , 心 頭 的 一 團 炙 熱 的 脂 液 , 從 此 銘 記 你 剎 那 的 清 鮮 。

2007年5月23日星期三

香 頌

現 在 的 女 人 只 用 沐 浴 露 , 不 用 香 , 就 像 女 人 不 讀 《 紅 樓 夢 》 , 是 時 代 的 一 大 墮 落 。 科 技 進 步 , 女 人 雖 是 最 大 的 受 益 者 ─ ─ 不 必 說 護 膚 、 化 妝 、 減 肥 、 整 容 , 只 要 問 她 們 今 天 還 能 不 能 缺 少 衞 生 巾 和 避 孕 藥 ? 惟 獨 洗 澡 用 沐 浴 露 取 代 香 , 卻 是 人 類 文 明 的 退 步 。 沐 浴 露 的 本 質 , 其 實 和 公 廁 的 洗 手 液 無 異 , 擠 一 泡 液 體 在 手 心 , 滑 潺 潺 、 黏 搭 搭 , 顏 色 不 清 不 楚 , 總 令 人 對 其 中 的 成 分 起 疑 , 氣 味 濃 烈 像 打 翻 了 幾 瓶 廉 價 香 水 , 用 水 沖 了 許 多 次 , 仍 覺 得 手 指 縫 , Cheap Cheap 地 有 點 殘 留 。 沐 浴 露 只 可 能 出 自 無 趣 的 機 械 生 產 , 但 香 卻 別 見 細 膩 的 製 作 心 思 。 仔 細 看 看 : 新 買 回 來 的 香 , 像 剛 出 爐 的 包 一 樣 新 鮮 , 打 開 精 緻 的 紙 盒 , 外 面 包 一 層 牛 油 紙 , 或 方 或 圓 , 或 鼓 或 扁 , 顏 色 那 麼 鮮 嫩 : 乳 白 、 鵝 黃 、 天 藍 、 粉 紅 , 好 像 芯 子 灌 的 是 牛 奶 、 蜂 蜜 和 橄 欖 油 。 光 滑 而 結 實 的 表 面 , 鐫 刻 細 潔 優 雅 的 紋 路 , 有 的 是 出 品 公 司 的 英 文 名 字 , 有 的 是 一 朵 小 花 的 圖 案 , 要 等 用 久 了 , 才 洗 得 掉 這 些 印 紋 。 不 僅 是 為 了 使 用 , 也 為 了 觀 賞 。 因 為 一 個 曲 線 玲 瓏 的 女 人 , 頰 凝 新 荔 , 膚 勝 鵝 脂 , 從 下 巴 、 頸 際 、 到 雙 肩 , 是 一 組 華 谷 美 的 丘 巒 , 這 樣 的 地 帶 , 只 合 一 方 細 巧 的 香 輕 輕 摩 擦 , 或 者 鋪 上 一 層 輕 軟 綿 密 的 雪 白 泡 泡 , 把 她 包 裹 在 一 籠 濕 潤 的 水 氣 中 。 在 平 常 的 日 子 , 男 人 送 給 情 人 的 禮 物 , 可 以 只 是 一 塊 香 。 因 為 香 比 香 水 更 體 貼 : 香 水 瓶 子 雖 然 漂 亮 , 但 香 水 卻 有 點 空 洞 , 在 噴 嘴 一 下 子 爆 發 , 飄 在 空 氣 , 散 成 幾 千 萬 個 分 子 , 揮 發 得 太 快 , 只 能 在 頸 下 、 手 腕 , 鬚 邊 稍 作 勾 留 , 女 人 補 噴 香 水 的 動 作 , 和 她 補 妝 一 樣 , 太 姿 整 了 點 。 香 的 氣 味 本 身 有 脂 肪 的 成 份 , 和 皮 膚 形 成 天 衣 無 縫 的 搭 配 , 香 遇 水 而 融 化 , 就 像 你 在 她 柔 情 中 的 片 刻 銷 魂 , 香 氣 在 她 精 緻 的 肉 體 四 處 流 淌 , 深 入 最 隱 密 的 角 落 , 隱 約 成 為 你 唇 舌 的 一 番 情 意 的 詮 釋 , 指 尖 一 縷 愛 撫 的 延 伸 。
舊 時 的 淑 女 , 必 選 用 香 , 因 為 女 人 是 由 一 塊 香 來 Define 的 , 而 且 成 為 母 女 之 間 一 點 身 體 和 氣 味 恩 情 的 密 碼 相 傳 。 不 僅 母 親 , 還 有 外 祖 母 , 其 實 都 是 Ogilvie Sisters 的 擁 躉 , 這 個 名 字 , 今 天 當 然 沒 幾 個 人 聽 說 過 , 但 在 這 年 頭 , 你 們 家 的 女 人 沒 有 放 棄 過 這 片 小 小 的 領 地 , 保 存 了 女 人 失 落 的 餘 韻 。

2007年5月22日星期二

釣 翁 上 聯 之 應 對

就 「 立 國 全 憑 一 口 戈 」 而 對 的 上 聯 , 陸 續 寄 來 , 我 遲 早 會 在 本 欄 予 以 發 表 。 今 天 , 先 就 香 江 釣 翁 所 出 之 上 聯 , 介 紹 一 下 讀 友 們 應 徵 之 聯 語 。 香 江 釣 翁 之 上 聯 是 : 「 人 境 廬 主 人 黃 遵 憲 , 名 遵 憲 , 悟 遵 憲 , 夢 遵 憲 , 炎 黃 子 孫 人 人 遵 憲 , 人 境 太 平 矣 。 」 喻 意 極 好 , 但 就 非 常 刁 鑽 難 對 。 聯 語 高 手 駱 廣 彬 君 說 : 顧 得 了 對 仗 工 整 , 又 顧 不 了 平 仄 聲 韻 , 顧 得 了 人 名 切 合 , 又 顧 不 了 史 實 。 但 仍 有 人 對 出 了 佳 作 。 伯 森 君 所 對 之 下 聯 是 : 「 老 學 庵 長 老 陸 務 觀 , 字 務 觀 , 思 務 觀 , 學 務 觀 , 華 夏 兒 女 個 個 務 觀 , 老 學 興 旺 哉 。 」 陸 務 觀 , 就 是 宋 代 詩 人 陸 游 , 號 放 翁 。 所 謂 「 務 觀 」 , 據 我 之 認 識 , 應 指 重 實 務 的 思 想 觀 與 學 風 。 駱 廣 彬 君 的 二 聯 亦 佳 , 其 一 為 : 「 春 在 堂 賞 春 俞 曲 園 , 字 曲 園 , 建 曲 園 , 遊 曲 園 , 丹 青 貴 冑 春 春 曲 園 , 春 風 得 意 哉 ! 」 俞 曲 園 是 晚 清 經 學 大 師 , 名 俞 樾 , 字 曲 園 , 精 訓 詁 之 學 。 他 的 曾 孫 是 紅 學 家 俞 平 伯 , 曾 遭 毛 澤 東 支 持 的 李 希 凡 批 判 。 杭 州 曲 園 墓 是 一 旅 遊 景 點 。 駱 君 另 一 聯 為 : 「 燕 子 樓 孤 燕 關 盼 盼 , 心 盼 盼 , 日 盼 盼 , 夜 盼 盼 , 青 絲 孀 婦 燕 燕 盼 盼 ( 此 「 盼 」 字 須 讀 平 聲 ) , 燕 侶 何 日 歸 。 」 關 盼 盼 是 唐 代 青 樓 名 妓 , 是 史 上 十 二 青 樓 佳 人 之 一 , 被 徐 州 守 帥 張 愔 納 為 妾 。 兩 年 後 , 張 愔 病 逝 , 張 家 妻 妾 紛 紛 自 尋 出 路 , 惟 盼 盼 與 一 年 邁 僕 人 住 徐 州 城 郊 之 燕 子 樓 , 過 清 心 寡 欲 的 日 子 。 她 的 事 情 引 起 詩 人 白 居 易 關 注 , 並 為 她 寫 了 一 首 詩 。 駱 君 此 二 聯 俱 工 整 。

合 唱 團


磨 練 男 子 的 意 志 , 不 一 定 要 少 年 入 伍 , 德 國 和 奧 地 利 的 男 童 , 父 母 想 他 們 在 集 體 生 活 中 歷 練 , 還 不 必 參 加 童 子 軍 , 可 以 選 擇 合 唱 團 。 男 童 合 唱 團 和 寄 宿 學 校 一 樣 , 孩 子 的 嗓 音 、 臉 孔 、 品 格 、 報 名 的 門 檻 很 高 , 但 他 們 不 會 故 意 製 造 家 長 排 隊 報 名 的 恐 慌 性 災 難 , 而 是 安 靜 地 在 收 生 季 節 潛 入 每 家 學 校 , 花 幾 天 為 學 生 音 樂 測 試 , 錄 取 的 學 生 , 只 事 後 以 一 封 信 通 知 , 詢 問 家 長 對 孩 子 加 入 合 唱 團 , 有 無 異 議 。 在 德 國 和 奧 地 利 , 收 到 這 封 信 的 家 長 總 是 欣 然 遵 命 , 未 曾 試 過 有 人 以 「 耽 誤 學 業 」 的 理 由 來 阻 撓 。 加 入 合 唱 團 的 小 孩 , 反 而 有 很 多 時 間 嬉 戲 , 課 堂 有 一 架 鋼 琴 , 老 師 用 音 符 訓 練 他 們 的 節 奏 感 , 師 生 聚 在 鋼 琴 左 右 上 下 玩 遊 戲 , 有 如 王 爾 德 的 童 話 《 巨 人 的 花 園 》 結 尾 的 理 想 畫 面 。 合 唱 團 的 小 孩 , 平 時 也 踢 足 球 , 學 算 數 , 讀 詩 歌 。 但 主 要 的 課 本 是 藍 皮 封 面 的 樂 譜 , 最 熟 悉 的 名 字 是 巴 哈 、 莫 札 特 和 貝 多 芬 ─ ─ 沒 有 家 長 投 訴 課 程 艱 深 , 沒 有 評 論 員 對 此 發 表 In 和 Out 的 多 餘 指 點 , 沒 有 人 「 呻 悶 」 ─ ─ 在 遠 東 的 一 個 國 際 都 會 , 悶 , 這 是 最 多 人 咒 罵 的 怨 言 。 他 們 童 稚 的 心 靈 很 早 就 接 受 了 至 善 大 美 的 薰 陶 , 而 合 唱 團 的 訓 練 , 在 他 們 長 大 後 面 對 人 生 的 低 谷 和 現 實 的 醜 惡 , 是 最 優 美 的 疫 苗 。 不 信 ? 這 也 難 怪 , 香 港 的 育 從 來 沒 有 設 想 過 : 每 一 個 人 的 內 心 都 需 要 保 留 一 片 永 不 受 沙 塵 侵 擾 的 綠 洲 。 很 多 香 港 人 看 德 國 電 影 《 竊 聽 者 》 時 , 無 法 相 信 , 僅 憑 貝 多 芬 的 音 樂 , 就 能 挽 回 一 個 無 情 特 工 的 人 性 ─ ─ 這 樣 的 轉 折 , 在 一 個 流 行 唱 卡 拉 OK 的 城 市 , 看 上 去 是 荒 唐 了 點 。 古 典 音 樂 是 歐 洲 人 留 給 自 己 的 最 後 一 道 防 線 。 資 源 短 缺 , 環 境 污 染 , 人 口 太 多 , 生 意 做 不 完 , 全 球 都 有 些 瘋 狂 , 但 在 中 歐 的 山 林 綠 野 之 間 , 修 道 院 改 成 音 樂 學 院 , 大 堂 依 然 巍 峨 , 歌 聲 還 那 麼 嘹 亮 , 唱 彌 撒 曲 的 還 是 一 班 小 男 孩 , 他 們 的 眼 睛 很 清 澈 , 就 像 一 個 High C 的 音 符 。 這 一 層 美 學 的 追 求 , 不 必 發 揚 光 大 , 讓 它 成 為 少 數 人 心 底 的 秘 密 好 了 。 學 過 小 提 琴 的 孩 子 不 會 變 壞 , 加 入 過 合 唱 團 的 孩 子 , 在 年 少 時 就 壯 遊 過 天 國 , 從 此 心 中 有 一 雙 聖 潔 的 翅 膀 , 長 大 之 後 , 仍 懂 得 在 音 符 高 飛 , 與 上 帝 對 話 , 披 瀝 蒼 穹 的 霞 光 。








2007年5月21日星期一

立 國 全 憑 一 口 戈

自 上 周 在 本 欄 刊 出 讀 友 金 弓 與 香 江 釣 翁 的 徵 聯 後 , 不 到 一 星 期 , 收 到 應 對 之 聯 語 多 達 二 、 三 十 個 。 可 見 不 少 讀 友 熱 衷 中 文 國 學 , 而 且 其 中 不 乏 高 手 。 今 天 起 , 我 就 陸 續 刊 出 讀 友 的 應 對 聯 語 。 金 弓 君 出 的 是 下 聯 : 「 立 國 全 憑 一 口 戈 」 。 這 句 下 聯 形 式 上 的 要 點 是 : 「 國 」 字 含 「 一 口 戈 」 三 字 。 在 內 容 上 , 則 指 向 以 武 力 建 國 並 以 武 力 治 國 , 是 為 霸 道 而 非 王 道 。 讀 者 應 對 的 上 聯 , 我 以 形 式 上 與 上 述 切 合 並 合 平 仄 , 又 在 內 容 上 能 對 應 的 為 首 選 。 但 也 會 錄 出 不 合 平 仄 又 內 容 不 對 應 之 聯 語 , 畢 竟 有 興 趣 作 嘗 試 就 是 好 事 。 伯 森 君 以 「 圈 地 但 為 半 邊 土 」 對 「 立 國 全 憑 一 口 戈 」 , 應 屬 最 工 整 而 且 意 思 也 最 貼 題 。 雜 文 作 家 孔 捷 生 以 四 句 為 對 , 分 別 是 : 「 聽 雷 可 卜 十 日 雨 」 、 「 平 湖 波 蕩 秦 時 月 」 、 「 平 湖 堪 照 秦 時 月 」 、 「 觀 驫 何 止 三 匹 馬 」 ( 驫 為 多 馬 奔 馳 意 , 音 飆 ) 。 駱 廣 彬 君 亦 擬 三 句 上 聯 , 分 別 為 : 「 伐 魏 翻 成 八 千 鬼 」 、 「 哭 慟 震 聲 千 里 力 」 ( 倒 裝 句 法 , 意 指 聲 力 震 動 千 里 之 外 ) 、 「 洪 拳 對 壘 二 人 手 」 。 作 者 認 為 首 聯 較 工 整 , 但 次 聯 應 更 貼 時 弊 。 另 有 楊 兆 睦 君 的 「 齊 家 要 有 半 欄 豖 」 和 柏 振 光 君 的 「 成 家 祗 靠 這 頭 豖 」 ; 吳 先 生 的 「 頂 天 不 少 一 大 人 」 , 馮 小 小 君 的 「 封 侯 只 靠 工 人 矢 」 , 嚴 中 耘 的 「 堅 樁 端 仗 三 人 臼 」 ; 智 臨 君 的 「 劍 新 樹 立 千 斤 木 」 ; 黃 宜 強 君 的 「 亡 黨 皆 因 堂 內 黑 」 ; 游 文 君 的 「 共 產 無 須 文 彥 生 」 , 「 打 倒 難 免 刀 至 人 」 。 應 對 太 多 , 未 能 盡 錄 。 C 君 則 以 金 弓 君 聯 語 , 對 之 成 一 首 拗 句 詩 , 也 值 得 欣 賞 : 「 孤 家 盡 毀 千 年 史 , 立 國 全 憑 一 口 戈 , 文 化 空 言 盡 無 賴 , 胡 來 入 世 漢 唐 歌 。 」 讀 者 中 虎 藏 龍 果 然 不 少 。

雙 關 調 皮 話

電 視 台 拍 一 個 系 列 , 通 常 要 先 試 拍 一 集 , 讓 上 司 和 廣 告 商 知 道 , 節 目 是 什 麼 形 式 , 由 誰 主 持 , 什 麼 主 題 , 像 賣 樓 盤 的 示 範 單 位 一 樣 , 這 集 試 驗 品 , 叫 做 Pilot 。 英 國 一 個 叫 費 吉 斯 的 電 視 導 演 , 最 近 飛 洛 杉 磯 , 準 備 為 電 視 台 的 新 節 目 拍 一 集 試 貨 。 在 洛 杉 磯 機 場 , 移 民 局 官 員 問 他 來 美 國 做 什 麼 , 他 答 : I am here to shoot a pilot ─ ─ 我 是 來 鎗 殺 一 個 機 師 的 ─ ─ 移 民 局 官 員 臉 色 大 變 , 馬 上 叫 警 察 , 關 送 羈 留 室 , 盤 問 了 五 小 時 才 放 人 。 Shoot 一 語 雙 關 , 可 以 是 「 拍 攝 」 , 也 可 以 是 「 鎗 擊 」 , 剛 好 碰 Pilot 這 個 歧 義 的 字 眼 , 這 位 電 視 編 導 惹 上 了 一 身 騷 。 但 有 時 , 英 文 歧 義 的 雙 關 語 , 是 真 的 會 鎗 殺 人 的 。 五 十 年 代 的 倫 敦 , 一 對 不 良 少 年 聯 伙 去 打 劫 一 座 貨 倉 , 其 中 一 個 叫 賓 利 , 有 點 輕 度 的 唐 氏 綜 合 症 , 另 一 個 叫 克 拉 , 比 較 頑 劣 , 弄 來 一 把 鎗 。 兩 人 午 夜 爬 上 了 貨 倉 頂 上 , 剛 好 有 一 個 警 察 走 過 , 看 見 是 持 械 劫 案 , 也 拔 出 鎗 來 , 爬 上 貨 倉 , 與 兩 個 少 年 劫 匪 對 峙 。 克 拉 拿 鎗 , 指 警 察 , 警 察 看 見 是 個 小 孩 , 就 叫 他 繳 械 , 伸 出 手 說 : 把 「 鎗 交 給 我 , 聽 話 , 我 不 會 抓 捕 你 。 」 克 拉 有 點 歇 斯 底 里 , 揮 動 手 鎗 , 情 緒 躁 動 , 大 罵 : 「 不 要 過 來 , 信 不 信 我 會 開 鎗 ? 」 警 察 步 步 逼 近 勸 降 說 : 「 不 要 慌 張 , 把 鎗 給 我 。 」 在 一 旁 的 賓 利 , 才 十 八 歲 , 比 克 拉 大 兩 年 , 看 見 兩 人 對 峙 , 生 怕 擦 鎗 走 火 , 向 同 伴 大 叫 : 「 把 家 伙 交 給 他 吧 ! 」 這 句 話 , 原 文 是 「 Let him have it! 」 克 拉 聽 見 了 , 以 為 賓 利 這 句 話 , 是 「 醒 佢 一 飛 喇 」 的 意 思 , 叫 他 開 鎗 送 警 察 一 顆 子 彈 , 於 是 一 鎗 把 警 察 擊 斃 了 。 兩 人 被 捕 , 謀 殺 罪 成 。 克 拉 未 成 年 , 只 判 監 禁 , 賓 利 那 句 話 , 辯 方 律 師 說 : 他 明 明 是 好 心 , 想 息 事 寧 人 , 叫 同 伴 把 鎗 交 給 警 察 投 降 , 沒 想 到 克 拉 會 錯 了 意 , 手 忙 腳 亂 開 了 鎗 。 但 法 官 不 信 , 賓 利 剛 成 年 , 判 處 死 刑 。 賓 利 死 得 枉 , 他 的 姊 姊 幾 十 年 來 不 斷 上 訴 , 終 於 在 九 十 年 代 獲 得 法 庭 「 平 反 」 , 但 一 個 呆 子 , 白 送 了 一 條 命 。 這 一 次 , 這 位 導 演 也 「 衰 多 口 」 , 關 在 羈 留 室 , 或 許 還 吃 了 一 頓 毒 打 。 學 英 文 , 一 時 不 察 , 隨 時 會 危 害 生 命 , 二 十 一 世 紀 是 唐 人 世 紀 , 還 是 只 講 華 語 好 。

2007年5月20日星期日

他 們 只 是 詛 咒

中 國 女 明 星 接 受 外 國 記 者 訪 問 , 通 常 比 較 坦 率 。 英 國 《 衞 報 》 訪 問 鞏 俐 , 問 她 為 什 麼 在 中 國 , 對 於 成 名 的 人 , 會 招 來 那 麼 多 辱 罵 。 鞏 俐 說 : 「 中 國 人 對 於 地 位 , 容 易 嫉 妒 , 西 方 人 對 成 功 的 人 士 仰 慕 , 我 不 知 道 為 什 麼 有 這 樣 的 差 別 。 兩 個 人 同 時 起 步 競 爭 , 如 果 其 中 一 個 優 秀 一 點 , 另 一 個 應 該 努 力 , 令 自 己 趕 上 , 但 中 國 人 不 是 這 樣 , 他 們 嫉 妒 , 只 是 一 味 的 詛 咒 ( But instead, they just curse. They are jealous ) 。 」 They just curse ─ 三 個 字 , 說 明 今 天 中 國 人 的 普 遍 心 理 狀 況 : 他 們 自 己 活 得 失 敗 而 窩 囊 , 硬 是 要 詛 咒 謾 罵 活 得 比 他 們 好 的 同 類 ; 他 們 自 己 在 一 缸 爛 醬 掙 扎 , 其 中 一 兩 個 , 死 活 爬 上 去 , 在 醬 缸 的 邊 緣 , 眼 看 走 出 去 了 , 就 有 一 千 隻 絕 望 的 手 , 在 下 面 拚 命 拉 扯 , 把 那 個 眼 看 爬 出 了 醬 缸 的 人 硬 生 生 的 扯 下 來 。 當 初 , 我 以 為 只 有 中 國 文 人 有 這 種 基 因 。 因 為 科 舉 制 度 , 千 萬 人 上 京 考 試 , 只 有 一 個 狀 元 , 卻 有 無 數 的 落 第 者 。 中 國 文 人 是 一 個 自 戀 自 憐 的 品 種 , 相 輕 相 辱 起 來 , 比 街 頭 倒 翻 了 一 籮 筐 大 白 菜 的 農 民 , 更 加 歹 毒 。 中 國 文 人 嫉 妒 比 自 己 成 功 的 同 儕 : 只 要 其 中 一 個 超 越 了 文 人 的 筆 墨 生 涯 , 「 商 業 化 」 了 一 些 , 錢 好 像 多 賺 了 點 , 書 比 較 暢 銷 , 立 時 遭 到 炮 轟 。 或 退 休 授 , 或 無 業 遊 民 , 你 從 來 不 認 識 這 位 先 生 , 但 他 早 在 陰 暗 的 角 落 把 閣 下 的 幾 百 萬 字 從 到 外 用 X 光 照 了 個 通 透 , 然 後 吠 影 誅 心 , 往 人 格 上 辱 罵 。 他 自 己 印 出 來 的 作 者 照 片 , 像 拿 手 機 藏 在 巴 士 上 偷 拍 裙 底 的 那 種 猥 褻 小 男 人 , 心 理 變 異 , 或 聽 見 他 在 公 共 場 合 的 嘶 喊 , 即 知 是 從 前 紅 過 , 今 日 霉 黑 了 , 精 神 狀 態 有 了 點 毛 病 。 遇 到 這 類 中 國 文 人 , 只 會 覺 得 好 笑 , 原 來 你 的 存 在 , 為 他 們 平 添 了 這 許 多 痛 苦 , 那 麼 讓 他 們 痛 苦 下 去 吧 。 但 鞏 俐 不 同 。 她 只 是 一 個 演 員 , 詛 咒 她 的 , 不 是 一 兩 個 失 敗 的 三 流 中 國 文 人 , 而 竟 是 成 千 上 萬 的 中 國 人 , 這 就 有 點 觸 目 驚 心 。 不 喜 歡 她 的 戲 , 不 要 買 票 看 就 是 了 , 難 得 大 姐 她 在 世 上 還 有 許 多 人 喜 歡 。 中 國 人 越 詛 咒 鞏 俐 , 可 越 覺 得 鞏 俐 美 麗 出 眾 ? 她 對 英 國 記 者 的 一 句 話 : But instead, they just curse , 形 容 一 個 沒 有 信 仰 、 充 滿 仇 恨 的 民 族 , 簡 潔 有 力 , 多 麼 令 人 讚 服 。 鞏 俐 和 章 子 怡 , 化 為 一 雙 蝴 蝶 , 硬 是 飛 出 了 那 隻 嫉 恨 的 醬 缸 , 空 剩 一 地 絕 望 的 詛 咒 。 鞏 俐 是 洋 奴 , 章 子 怡 賣 國 ? So ? 我 欣 賞 她 倆 眉 梢 眼 角 對 下 面 那 千 萬 隻 在 空 氣 中 扯 抓 的 泥 手 的 不 屑 。 這 就 叫 做 性 格 。

賀詞


賀詞 / 禮節用詞

一、壽慶松鶴延齡:祝人如松、鶴般長壽。
松柏長青:形容人能活很久,像松柏一樣長青。
天錫純嘏:天賜大福。
齒德俱尊:年齡、德望都在他人之上,為眾人所尊崇。
南山獻頌:賀壽用的祝賀詞。
慈竹長青:比喻母愛的光輝永遠燦爛。
懿德延年:祝賀女主人有好婦德,祝延長壽命。
萱堂凝瑞:母親之吉祥永存不逝。
壽徵坤德:祝賀婦女有很長的壽命,有很好的德性。
璇閣長春:祝賀婦女永保青春。
日月齊輝:賀男女主人如日月般光輝燦爛。
華堂仙耦:祝夫妻的壽命長久。
鴻案相莊:夫妻感情融洽,相敬如賓。
偕老同心:共同一條心。
椿萱並茂:賀人父母同時健在。

二、婚嫁文定吉祥:訂婚吉利祥瑞。
永綰同心:比喻永遠心靈契合。
鴛盟夙締:男女的盟約前世締結。
良緣巧合:美好姻緣。
白首成約:夫妻相偕直到年老。
五世其昌:指後世子子孫孫都很昌盛的意思,後人引作慶賀新婚的頌辭。
珠聯壁合:婚嫁(結婚)喻許多好東西都聯合在一起。
佳偶天成:很合適的好姻緣。
鳳凰于飛:夫妻和睦用以為祝人婚禮之詞。天作之合:比喻良緣的自然配合,多用以祝賀新婚。琴瑟重調:指夫婦重修舊好。
畫屏再展:彩畫的屏風再次展現。比喻夫婦重修舊好。
明月重圓:喻祝福某人能夠再開創美好的家庭。
鸞膠新續:妻死續娶。
雀屏妙選:選到好女婿的意思。
宜室宜家:讚美出嫁之人,善於持家
于歸大 吉:女子出嫁平安吉祥。
跨鳳乘龍:比喻得到一位乘龍快婿。
燕燕于飛:賀人出嫁夫妻相愛。

三、誕育
瓜瓞綿綿:子孫世代永久。
慶 弄璋:慶賀人家生子。
螽斯 吉:多子多孫。
寧馨跨 :指所生之子敏慧又可愛,將勝過父親的成就。珠壁聯輝:用來慶祝雙生子之喜用。雙芝競秀:賀人生雙生子的頌辭。
玉樹聯芬:生下一對了雙胞胎。

恭賀詞。
棠棣聯輝:比喻兄弟用來慶祝雙子喜用。
明珠入掌:即為生下了女兒。輝增彩帨:

祝人生女的頌辭。
弄瓦徵祥:祝人生女帶來吉祥。
彩鳳新雛:讚女孩長大後會很漂亮。
樂享含貽:比喻老人樂享天倫的樣子。
瓜瓞延祥:比喻子孫如瓜綿續不斷。
蘭枝茁秀:比喻剛出生很可愛的孫女。
繩其祖武:子孫能繼承祖宗的功業。

四、居室
美輪美奐:形容房屋堂皇華麗。
天下廣居:比喻住的處所安穩舒適。
肯堂肯構:建立屋子的堂基、架構。
常用來比喻子孫承繼祖先的產業。
華堂集瑞:祝人新居落成的祝賀詞。
福蔭子孫:比喻祖先所積的因德,像葉子一般,
保護後代子孫,使其平安。
鶯遷喬木:祝賀他人升官或喬遷的詞語。
里仁為美:居住在充滿仁德的鄉鎮、城市是一種美德。
鳳振高岡:比喻高尚的人住到高尚的地方。
德必有鄰:以您的德行一定有很多鄰居好友。
德門仁里:喻居住處民風良善。

五、哀輓
哲人其萎:哀悼學問道德崇高的人去世,
原是孔子病歿前自嘆之辭。
典型宛在:有模範的精神依舊存在。
福壽全歸:贊頌有福而壽高死亡的人。
跨鶴仙鄉:死亡後成仙到天堂。
道範長存:師長的度範永遠都會存在的。
坤儀宛在:指肉體雖死,但儀容精神永在。
懿德永昭:女人溫柔德行永遠照耀。
彤管流芳:指有文才之女性去世。
瑤池赴召:神仙恩召。
閫範空存:去世後,所留下的婦女德行令人低沮不已
大雅云亡:形容有學問的去世,大家痛失良才。
天喪斯文:喻天妒英才。用來喪悼對文學有深入研究、貢獻或具影響的人。
文曲星沉:悼文人去世的輓辭。
望尊泰斗:有道德性很高的人而心生敬畏。
儒行典型:形容個人舉止言行儒雃。
高山安仰:形容人德高尚,比喻仰慕德行高尚的人。
立雪神傷:學生非常悲傷。
教澤長存:教育的恩澤長存在人心。
痛失良師:因失去好的老師,而感到痛心。
馬帳空依:指師長或講座去世,令學生無所依從。
國失干城:國家痛失防禦的人才。
勳業長昭:功勳和績業永遠長存在人們心中。
將星遽殞:將軍中的英才突然去世了,讓人感到哀痛。
英靈不泯:比喻將士靈魂永遠不會磨滅。
忠勇楷模:忠誠勇敢的榜樣。
痛失知音:失去了解自己的知己。
人琴俱杳:人逝世後,他所用的物品也隨之棄置,讓人哀悼。
響絕牙琴:比喻痛失知音、好友。
伊人宛在:那個人好像還在。喻思戀不已。
山陽聞笛:悼念已故好友。
甘棠遺愛:稱頌賢長官的去世,令人思念。
勛猷共仰:所建立的功業令人仰慕。
國失賢良:國家失去忠良之臣。
萬民謳思:使千萬人民為你吟誦思念。
遺愛鄉邦:遺留仁愛在家鄉。
端木遺風:比喻先人所遺留下來的良好風尚。
貨殖流芳:很懂得做生意之方法而留芳名於世間。
五都望重:在各界有很好的聲望,受人敬重。
布穀鳴哀:比喻農業界人士都替他感到宛惜。
東皋雲黯:喻農業界均因某人的仙遊而黯然無光。
運斤遺技:比喻精神專一技藝超絕。
箕裘安仰:指繼承父親的功業。
杏壇流芳:指有才能的人在世上留下芳名。
師表長存:教育的貢獻,功積永存。
絳帳風清:指師長死後遺留的風範令人景仰。
精誠不滅:精神永不消滅。
天路揚芬:比喻能將其佛法傳遞給各信徒得到好的名聲。
適彼樂土:合宜他的一塊淨土。
丹青千古:頌揚畫家死後,其繪畫留存永久。
藝林芬芳:典籍會集的地方一直還有香氣。
望重藝壇:您在藝壇的地位是德高望重的。
廣陵響絕:比喻朋友散亡,人事凋零。
樂壇失導:哀傷一音樂家去世,樂壇失去了導向。
流水山高:比喻樂曲玄妙。

六、當選
桑梓福音:鄉里的好消習。
邦國楨幹:比喻一國賢才。
驥足大展:才能可以大展長才。
邦家之光:國家的光明、光榮。
允孚物望:符合眾所仰望。
眾望所歸:民心所共同期望歸向的。
讜言偉論:偉大正直的言論。
言重九鼎:比律喻說話很有份量。
鴻猷懋績:形容對人民有很大的貢獻。
言必有中:所說的話都能正中人心。
比喻對事物能有獨道,一針見血的言語或表現。

七、畢業紀念冊
雲程發軔:比喻美好的前途就此開始。
任重道遠:比喻責任重大。
業精於勤:比喻要成就學業重點在於勤勞。
學無止境:學問是永無止盡的。
士先器識:士需先有器度和見識。
鵬程萬里:比喻遠大的前程。
友誼永固:友情永遠不變。
壯志凌雲:很大的志向。
前程似錦:比喻前途如織錦般光耀奪人。
青雲直上:比喻人的地位直線上升。

八、比賽優勝
妙筆生花:比喻文章寫得極好。
錦心繡口:比喻人的文思巧妙,詞句優美。
才氣縱橫:形容一個人天賦的聰明多才多藝。
文采斐然:指文章精采非常。
揚葩振藻:形容文章詞句優美,華麗的樣子。
鐵筆銀鉤:筆法堅重如鐵。
筆力萬鈞:行文的氣勢非常巨大。
凌雲建筆:形容文筆極好。
揮灑自如:形容文才雄略,思緒敏捷,文筆極佳。
藝苑奇葩:指文學出眾。
玉潤珠圓:形容唱歌的聲音很好。成指文章很圓熟。
繞梁三日:歌聲美妙餘音環繞不絕。
響遏行雲:歌者的聲音嘹亮而讓行雲停止。形容歌聲美好。
陽春白雪:喻在演唱或彈奏樂曲時有如春天的陽光,如潔白的雪花。
形容在樂曲方面有很高的成就。
高山流水:比喻知音難遇。
辯才無礙:形容人善於言辭,說得頭頭是道,通達沒有停頓障礙。
'口若懸河:比喻能言善辯。
立論精深:比喻文章內容極好。
宏揚政論:指正確的言論。
語驚四座:話語令人心悅誠服,聲音宏亮高亢。
積健為雄:鼓勵人多加鍛鍊,功夫深自然能出人頭地。
強國強種:比喻體能很好,健全國民的體魄。
技藝精湛:各種才藝都非常優美。
所向披靡:形容軍隊所到之處敵人皆為之潰退。
出類拔萃:才能超出眾人。

九、開業
大業千秋:比喻創造偉大的事業。
福國利民:造福國家,有利國民。
億則婁中:比喻見識精明,有遠見。
萬商雲集:形容商人大量聚集商業興隆。
近悅遠來:比喻德澤及於四方遠近都很悅服。
開物成物:通萬物之意,成天下之務。
巧奪天工:製造很精良,比天然生成的好。
百工居肆:形容開業順利。
經之營之:建築營造的事物。
班巧婁明:比喻技藝的巧妙精微。
啟迪民智:開導國民的知識。
一言興邦:比喻思慮周延,貢獻良多。
振聾發聵:能發表真實的一面表露出社會百態。
激濁揚清:比喻除惡舉善。
暮鼓晨鐘:促人覺悟。原指佛寺中,早晚擊鐘打鼓。
為國育才:替國家培養人才。
時雨春風:比喻恩惠教化。教育之善有如春風,時雨之化育萬物。
化民成俗:教化人民蔚成善良風俗。
敷教明倫:普善教化彰名人倫。
洙泗高風:比喻學風優良之地。
民胞物與:視人民為同胞,動物為同類。
萬家生佛:形容德澤被,家家受惠。
樂善好施:比喻富有仁愛之心。
慈恩廣被:慈愛的思情散遍給大家。
上體天心:能體會上天悲天憫人的心。喻極有愛心。
術德可欽:比喻其醫術道德令人非常佩服。
仙手佛心:比喻樂善好施。妙手回春:比喻醫術高明。
仁心仁術:稱讚醫生的話。濟世活人:救濟世人。

---------------------------

﹝賀新婚﹞
百年好合 百年偕老 百年琴瑟 白頭偕老 
天作之合 佳偶天成 永結同心 永浴愛河 
如鼓琴瑟 花開並蒂 花好月圓 心心相印
比翼雙飛 相親相愛 美滿良緣 郎才女貌 
情投意合  鶯鳳和鳴--------------- 

﹝賀訂婚﹞
白首成約 文定吉祥 喜締鴛鴦 緣訂三生 
許訂終身 締結良緣 終身之盟 絪緣相配
盟結良緣 鴛鴦壁合--------- 

﹝賀嫁女﹞
淑女於歸 於歸協吉 之子於歸 祥徵鳳律 
妙選東床 跨鳳乘龍 燕燕于飛 適擇佳婿 
帶結同心 乘龍快婿-------- 

﹝祝男女壽﹞ 
九如之頌 南山獻頌 祝無量壽 松柏長春
海屋添壽 壽域宏開 松林歲月 福如東海
晉爵延齡 蓬島春風 壽比南山 鶴壽添壽------ - 

﹝祝夫婦雙壽﹞ 
天上雙星 福祿雙星 百年偕老 家中全福 
松柏同春 桃開連理 雙星並輝 華堂偕老 
壽域同登 鶴算同添--------------- ----- 

﹝祝男壽﹞ 
南山之壽 天賜遐齡 天保九如 東海之壽 
河山長壽 海屋添壽 星輝庚寧 耆英望重
壽富庚寧 壽比松柏 

﹝祝女壽﹞
王母長生 花燦金萱 北堂萱茂 萱花挺秀 
萱庭集慶 星輝寶婺 眉壽顏堂 慈竹風和 
蟠桃獻頌 福海壽山---------- 

﹝賀生子﹞
弄璋志喜 天賜石麟 石麟呈彩 德門生輝 
熊夢呈祥---- 

﹝賀生女﹞
女界增輝 明珠入掌 弄瓦徵祥 輝增彩帨 緣鳳新雛 - 

﹝賀雙生﹞
玉樹聯芬 花萼欣榮 棠棣聯輝 雙芝競秀 壁合聯珠----- 

﹝賀生孫﹞
玉筍呈祥 秀茁蘭芽 孫枝啟秀 瓜瓞延祥 蘭階添喜----- 

﹝賀新屋﹞
金玉滿堂 美輪美奐 新基鼎定 福地傑人
華廈開新 堂構更新 堂開華廈 煥然一新
秀茁蘭芽 蘭階添喜 鶯遷喬木 鴻猶大展-------- ----------- 

﹝賀遷居﹞
良禽擇木 高第鶯遷 喬木鶯聲 鶯遷喬木 鶯遷葉吉------ 

﹝賀開幕﹞
大展鴻圖 大業千秋 近悅遠來 百世宏基
首領群商 蒸蒸日上 欣欣向榮 萬商雲集
駿業日新 駿業宏開 駿業鴻圖 駿業崇隆
駿業肇興 駿業宏業 開張駿業 鼎業維新
萬商雲集 鴻獻大展------------ 

﹝賀新年﹞
大吉大利 四季平安 五福臨門 心想事成
吉祥如意 吉慶有餘 年年有餘 金玉滿堂
花開富貴 竹報平安 招財進寶 新昭如意
滿堂富貴 迎春納福 賀頌春厘 富貴有餘
福星高照 事事順心 開歲百福 添福增壽 恭賀新禧
恭喜發財 萬事如意 歲歲平安--------- 

﹝賀績優﹞
一馬當先 同心協力 出類拔萃 個中翹楚 
無與倫比 超越巔峰 勞苦功高 品資卓越
卓越幹練 無懈可擊 業績斐然 績效斐然
業績輝煌 敬業樂群 絕倫逸群 勤奮楷模 
運籌帷幄 篳路藍縷---------- ----- 

﹝賀升遷﹞
英才得展 大展鴻猷 步步高升 任重道遠
青雲直上 高瞻遠矚 功績卓著 豐功偉績
鵬程萬里 懋績可風----------------------- 

﹝賀深造﹞
名標金榜 才華橫溢才 高八斗名 列前芧
名冠群倫 出類拔萃 前程萬 里前途輝煌
鵬程萬里 錦繡前程-------------- 

﹝賀榮退(調)﹞
仁風廣被 永懷德風 功績永懷 功成名立 
勞苦功高 任勞任怨 政績在公 勤勞卓著
厥功奇偉 博施濟眾 德澤縈懷 聚情永懷
勳業永懷 懋績長留 鵬程萬里------ 

﹝賀金融界﹞
欣欣向榮 信孚中外 信用卓著 裕國利民
服務人群 實業昌隆 輔導工商 福國利民
繁榮社會 通商惠工 金融樞紐 安定經濟---------------- -------- 

﹝賀醫界﹞
仁心良術 仁術濟眾 仁術超群 良相良醫
良醫濟世 華陀再世 華陀妙術 功同再造
醫學淵博 醫術精湛 妙手回春 杏林春滿
懸壼濟世 博施濟眾 著手成春 起死回生
德施仁術 濟世利人-------------- 

﹝賀政界﹞
名孚眾望 口碑載道 功在桑梓 仁聲廣被
為民前鋒 為民喉舌 政通人和 政績斐然
善政親民 造福地方 德高望重 德政澤民
德政可風 眾望所歸 斐聲議譠 眾共欽豐
功偉績議------ 

﹝賀軍警﹞
英才得展 幹城之才 步步高升 柳營之光
忠勤永念 忠勤楷模 忠誠勤敏 軍紀楷模
愛民助民 義舉救人 績效卓著 懋功勳績
綱紀嚴正 造福地方 惠民無疆 鐃歌凱旋 
戰績彪炳 鵬飛鷹揚------------------------ 

﹝賀法界﹞
法學權威 才華橫溢 明鏡高懸 法學浩瀚
伸張正義 明察秋毫 廉己奉公 芸眾慧人
公正嚴明 仰強扶弱 崇德辯惑 德孚眾望
理精言誠 廉潔可風 精通六法------ 

﹝賀當選﹞
眾望所歸 名孚眾望 萬眾出欽 造福桑梓
仁聲廣被 為民喉舌 高才碩望 為民前峰
德政澤民 勤政親民 斐聲議壇 輔政利民------- --------- 

﹝賀體育﹞
大顯身手 出類拔萃 滑壇佳技 球壇菁英
球國稱雄 奪標高手 球技超群 球藝精湛 
球壇勁旅 捷足奪魁 體育之光 體能超群
健身強國 技精術粹 為國爭光 發揚武德
弘揚體育擊技超群----- 

﹝賀教師﹞
百年樹人 作育功高 培育英才 教育報國 
春風化雨 春風廣被 師德永銘 良師益友 
師恩永懷 教澤廣被 誨人不倦 嘉惠學子--------- 

﹝賀美術﹞
妙筆生花 巧奪天工 匠心獨俱 出神入化
藝林薈萃 鬼斧神工 淋漓盡致 藝臻化境 
維妙維肖 藝海生輝 刻畫入微 別出心裁 
藝苑英才 藝壇翹楚 功在美育 神態活現 
品藝精敏彩筆生輝--- ----- 

﹝賀餐廳﹞
賓至如歸 痛飲快談 開懷暢飲 勝友如雲
高賓滿座 知味下馬 近悅遠來 萬商雲集
嘉賓雲集 醇酒佳餚 飄香十里 御膳天廚----- 

﹝賀表演﹞
賞心悅目 多彩多姿 聲色俱佳 盡善盡美
藝術之光 行雲流水 藝臻化境 藝海生輝
藝壇精英 天韻之聲 餘音繞樑 聲藝卓越
絲竹和鳴 曼歌妙舞 傳道宏藝婆 娑曼妙
珠圓玉潤響遏行雲----- 

﹝答謝﹞
嘉惠良多 嘉惠永銘 匡助良多 贊襄良多 
受益良多 居功厥偉 熱心堪崇 贊襄功宏
感佩熱忱 銘心刻骨 貢獻殊偉 恩同再造-------- 

﹝友誼﹞
雲天厚誼 雲誼永存 雲天高誼 聚情永懷
盟誼永固 情誼永懷 敦睦情誼 惠澤廣備
至誠永念 惜別常憶 錦情義茂 德業彌珍。

相關資料


http://life.chinesecanadiannews.com/2013/12/blog-post_1.html

實用賀詞

賀某某之喜 下款用奉賀

賀某某之敬 下款用奉申

---------------------------------

結婚

男女通用 新婚之喜

男用 燕爾之喜

女用 于歸之喜

聯婚 聯婚之喜

主婚及迎娶

父主婚 某某先生新翁暨 令郎

某某仁兄燕爾之喜

(如以前曾作新翁者可用叠翁)

母主婚 某某女士新姑暨 令郎

某某仁兄新婚之喜

嫁女 令媛某某小姐于歸之喜

令千金某某小姐于歸之喜

(俗例不賀作岳父者)

蜜月 已婚後請酒補賀 蜜月愉快

結婚週年

銀婚 某某先生夫人銀婚之喜

一年 紙婚 五年 木婚

十年 錫婚 十二年 皮婚

十五年 晶婚 二十年 磁婚

廿五年 銀婚 三十年 象牙婚

四十年 羊毛婚 五十年 金婚

六十年花燭重逢

七十五年 金剛鑽

生子 弄璋之喜 彌敬

生女 玉勝之喜 彌敬

生孫 添孫之喜 含飴之喜

竹 升 女 子

香 港 和 上 海 , 有 一 種 蘭 桂 坊 型 的 女 子 , 一 口 流 利 純 正 的 美 腔 英 語 : Oh yeah. Sure , 後 面 的 尾 音 拖 得 特 別 長 。 那 個 R 的 捲 舌 音 很 誇 張 , 穿 一 條 吊 帶 裙 , 露 出 古 銅 色 的 肩 膊 , 說 話 時 像 邁 阿 米 一 樣 神 采 飛 揚 , 笑 起 來 的 時 候 , 陽 光 得 很 聖 他 芭 芭 拉 , 一 聳 肩 , 手 指 勾 一 副 墨 鏡 , 又 灑 脫 得 非 常 的 三 藩 市 。 說 美 腔 英 語 , 好 似 沾 染 了 一 股 人 上 人 的 自 信 , 舉 手 投 足 , 四 海 得 充 滿 豐 足 的 一 種 亢 奮 , 她 是 亞 裔 , 她 的 腔 調 和 姿 態 讓 你 知 道 , 她 已 經 融 入 美 國 社 會 , 口 口 聲 聲 We in America 如 何 , 下 星 期 回 到 States 會 怎 樣 , 一 杯 馬 天 尼 , 一 根 香 煙 , 聽 見 酒 吧 的 音 樂 , 身 體 跟 節 拍 一 搖 一 搖 , 富 有 幸 福 的 動 感 。 美 腔 的 華 裔 女 子 , 雖 然 UCLA 畢 業 , 多 問 兩 句 , 她 說 她 的 祖 父 母 來 自 台 山 。 對 於 中 國 的 一 切 , 她 一 無 所 知 ─ ─ 那 吃 狗 肉 的 ─ ─ 她 瞪 大 眼 睛 , 好 似 證 實 了 火 星 上 真 的 有 水 一 樣 , 叫 一 聲 : 真 的 嗎 ? 噢 My God 。 問 她 是 不 是 「 竹 升 」 , 她 聽 見 了 會 抗 議 : 不 , 我 是 美 國 公 民 。 美 腔 的 華 裔 女 人 別 有 可 愛 , 一 大 叢 太 平 洋 的 靈 魂 , 裝 在 珠 江 三 角 洲 的 軀 殼 , 像 一 隻 小 小 的 瓷 瓶 子 , 插 一 樹 萬 年 青 。 她 們 表 面 都 樂 觀 而 開 朗 , 內 心 卻 誰 知 道 呢 ? 當 所 有 的 Party 都 打 了 烊 , 酒 都 喝 光 , 最 後 一 根 香 煙 點 盡 , 最 終 都 有 點 空 虛 , 她 們 等 待 的 是 一 位 唐 山 的 如 意 郎 君 。 鬼 佬 的 胸 毛 和 啤 酒 肚 腩 、 搖 滾 樂 、 花 園 宴 會 , 一 夜 情 , 其 實 她 已 經 厭 倦 。 她 或 許 是 洛 杉 磯 一 家 企 業 的 主 管 , 從 加 州 飛 紐 約 , 紐 約 飛 香 港 , 在 唐 山 鄉 眾 的 眼 中 , 她 是 一 位 出 人 頭 地 的 成 功 人 士 。 然 而 她 卻 像 一 個 鐘 擺 , 在 太 平 洋 兩 岸 迴 盪 , 擺 到 三 藩 市 這 一 端 , 她 想 回 到 亞 太 , 但 當 她 去 了 上 海 開 會 , 才 住 了 三 天 , 就 覺 得 這 一 切 雖 然 新 鮮 刺 激 , 但 又 懷 念 起 美 國 的 那 座 後 花 園 , 以 及 寄 養 給 鄰 居 的 那 隻 叫 菲 力 士 的 大 花 貓 。 然 而 在 亞 太 盆 地 的 這 一 邊 , 她 永 遠 是 Lucy Liu 和 陳 沖 , 在 大 學 校 園 , 女 生 以 羨 慕 的 眼 光 仰 看 她 。 她 的 瞳 孔 映 照 一 幅 藍 天 青 草 地 的 美 國 夢 , 托 福 、 GRE 、 獎 學 金 , 最 後 通 向 華 爾 街 。 哇 噢 , 她 說 : 我 是 美 國 公 民 。 但 在 酒 吧 的 喧 鬧 沉 寂 下 來 , 她 想 起 美 國 那 座 空 洞 的 公 寓 , 她 的 貓 , 一 張 單 人 , 還 有 那 盆 久 未 淋 灑 的 孤 獨 的 萬 年 青 。

2007年5月18日星期五

50種醬汁做法(很實用請保存下來)

50種醬汁做法(很實用請保存下來)

黑胡椒醬 材料:奶油2大匙、洋蔥末3大匙、蒜末2大匙、黑胡椒細粒3大匙、鮮奶油1大匙、水1又1/2碗、鹽少許、麵粉水酌量、威士忌酒1大匙 作法:1.先把奶油加熱融化,放入蒜末及洋蔥末爆香,再加黑胡椒粒一起拌炒 2.另將水、鮮奶油和鹽一起放入煮開,起鍋前以麵粉水芶芡,再加1大匙威士忌酒即可。   蒜味茄汁義大利麵醬 材料 洋蔥1/4個、蒜末1/2大匙、橄欖油2大匙、水煮蕃茄罐頭1大匙 月桂葉1片、白酒2大匙、白胡椒少許 作法 1. 將材料備好,洋蔥切丁備用。 2. 先將橄欖油加熱,再放入洋蔥、蒜末爆香。 3. 把蕃茄罐內的汁與粒倒入,再把剩餘的材料加入煮沸,即完成。   紅燴海鮮醬 材料 辣椒醬1大匙、蕃茄汁2大匙、水3大匙、米酒1大匙、香油1/2大匙薑末1大匙、蔥末1大匙作法 取一小鍋子,將所有材料調勻放入,用小火煮沸即可。燴海鮮時將材料切好汆燙後瀝乾,放入紅燴海鮮醬拌炒入味即可。什錦海鮮或肉類沾醬或炒醬均可。  米醬材料 在來米粉2大匙、醬油3~4大匙、糖2~3大匙、水2杯、鹽適量 甘草粉少許 作法 將所有材料放入鍋中,調勻煮開放涼即可。 可用於燜粉肝、燙豬肝或是粽子沾醬 B.B.Q.烤肉醬 材料 蕃茄醬2大匙、法式芥茉醬1/2大匙、海鮮醬1大匙、黑醋1/2大匙 橄欖油1/2大匙、辣椒醬1/3大匙、洋蔥碎末1/4杯、蒜末1大匙粗黑胡椒1/2小匙、鹽少許、糖少許作法 將所有材料混合調勻即可。      麻醬麵醬 材料 芝麻醬2大匙、醬油2大匙、糖1小匙、白醋1大匙、香油1大匙冷開水3~4大匙、蒜泥1大匙 作法 將所有材料調勻即可,視個人喜好,可加點黃瓜絲及紅蘿蔔絲當配料 可用於擔仔麵、乾麵、滷肉飯淋醬,或是燙青菜淋醬。 鹽水雞沾醬 材料 鹽3大匙、薑4~5片、蔥3支、米酒1/2碗陳皮、桂皮、八角共20元、水 作法 將材料全部放入鍋中熬煮即這個佐料可以用來滷雞,也可以用來沾雞肉吃。換言之,這個配方可以當作滷汁,也可以當成是沾料義大利麵醬 材料 絞肉1/2斤、洋蔥(切成小丁)1/4顆、蕃茄糊罐頭1罐 紅蘿蔔丁(或蘿蔔末)1杯、橄欖油2大匙、紅辣椒醬2大匙蒜末1大匙、白胡椒粉1小匙、糖1/2杯、水1/2杯 作法 1. 熱鍋,將橄欖油入鍋微熱過,加入洋蔥末、紅蘿蔔丁和蒜末炒香 2. 再加進絞肉爆炒,接著加入辣椒醬、白胡椒粉、豆蔻粉和糖一起炒過 3. 最後放入蕃茄糊和1/2杯水用小火熬煮約3~5分鐘即可 用於義大利麵、乾麵淋醬,或是白菜燉煮醬   蕃茄醬 材料 熟蕃茄1斤、橄欖油1/2小匙、紫蘇(或西洋香菜末)1小匙、糖1/2小匙胡椒粉少許、鹽少許 作法 1. 將蕃茄放入滾水中川燙一下,撈起放入冷水中再取出剝皮。蕃茄切半,把蕃茄籽及汁擠出後剁碎。 2. 起油鍋,加入橄欖油、剁碎的蕃茄、紫蘇(或西洋香菜末)及糖一起攪拌均勻,煮至蕃茄熟透。以鹽及胡椒粉調味,放涼收入冰箱,食用時酌量取用即可。 咖哩蕃茄醬 材料 材料A: 蕃茄醬2大匙、咖哩粉1大匙、水1杯、鹽1小匙、香油1/3大匙糖1/2大匙 材料B:太白粉1/3大匙、水1大匙 作法 1. 將水煮沸加入材料A用小火煮至收乾約成半杯量。 2. 加入材料B芶芡,不用太濃,適量即可。(不芶芡也可以) 可用於肉類或蔬菜炒醬   橙汁排骨醬材料 柳橙1個、蕃茄醬2大匙、糖1大匙、鹽1小匙、水2大匙作法 1. 柳橙1個(或香吉士)洗淨瀝乾對切,再切成0.5公分 片狀。 2. 將柳橙片與其他材料一起煮沸後改小火煮到剩餘約2/3杯即可熄火,將所有材料渣過濾掉,醬汁即可使用 廣東油雞淋醬 材料 醬油3杯、麥芽糖3~4大匙、冰糖3大匙、米酒1/2杯、鹽2大匙 水10杯、香油1/2杯 滷包:廣陳皮、桂皮、八角、甘草 作法 將所有材料放入鍋中用中火煮約20分鐘,就是香噴噴的油雞滷汁 含油量較少的沙律醬 材料 水1杯、白醋2大匙、細砂糖3大匙、玉米粉5大匙、沙律油1.5杯鹽1小匙、全蛋2個作法 1. 將水, 白醋, 細沙糖, 玉米粉混合拌勻 2. 用中火將此混合物煮至透明,呈膠狀即可 3. 第(2)部分材料先混合扮拌勻備用 4. 第一部分 1.2.離火後, 馬上加入四分之一左右的第(2)部分材料, 迅速拌勻, 如此反覆共4次加完拌勻, 即為乳白色沙律醬 此醬為基礎,可自行在調味上做變化,譬如多加點醋或胡椒粉等糖和醋的量可視需要稍作調整 馬鈴薯沙律(一) 材料 4人份,馬鈴薯 4個,蔥 4根,洋香菜屑 2大匙,檸檬汁 2大匙蒜泥 1粒,鹽 1/2小匙,胡椒 適量,橄欖油 6大匙 作法 1. 馬鈴薯洗淨,連皮在滾水中煮至熟透(水面需蓋過馬鈴薯)。2. 煮好後,瀝去水,待涼至不會燙手的程度。3. 蔥留白色與淺綠色較不老的部位,切成蔥花。4. 馬鈴薯去皮,切成約半公分左右的厚片,放入大碗中,加蔥花5. 與洋香菜拌合。6. 7. 取另一小碗混合檸檬汁、蒜末與鹽,灑少許胡椒,緩緩加入橄欖8. 油,需邊加邊攪拌。9. 10. 拌勻的油汁淋在馬鈴薯上,拌一拌,讓馬鈴薯均勻沾到油汁。11. 嚐嚐味道,若不夠鹹,可灑少許鹽再拌。適合冷食。 蒜味烤肉醬 材料 醬油2大匙、蠔油2大匙、冰糖或麥芽糖2大匙、五香粉少許胡椒粉1/4小匙、水3又1/2杯、酒1大匙、蒜頭12顆 作法 1. 鍋中放入2大匙油,先將蒜頭放入油鍋中,炸至微黃時立即撈起2. 另外準備一個鍋子,將所有調味料放入鍋中煮開,再加進炸好的3. 蒜頭熬煮至濃稠,就是很好的蒜味烤肉醬  馬鈴薯沙律(二) 材料 馬鈴薯 三百克 ,小黃瓜三分之一條,紅蘿蔔三分之一條,火腿兩片,蔥四分之一個,醋少許,鹽適量,胡椒少許,沙律醬四大匙 作法 1. 馬鈴薯切小塊加水煮八分鐘加紅蘿蔔塊煮熟(不要把馬鈴薯壓碎)2. (1)把水瀝乾放入碗中加入鹽、胡椒、沙律醬拌勻3. 加入火腿丁、洋蔥丁、小黃瓜片拌勻  味噌烤肉醬材料 味噌(須挑選鹽份較低者)1大匙、味霖(即日本酒醋)1小匙、糖1大匙水1大匙、蒜末1小匙、香菜末1大匙、蔥花1大匙作法 1. 將味噌,味霖,糖和水仔細調勻再加入蒜末2. 灑上蔥花和香菜末即可如果還覺得不夠鹹的話可以加入適量的醬油.如果買不到味霖,可以用少許白醋代替正宗日本天婦羅沾醬 材料 醬油50cc、糖50cc(與醬油一樣多的量)、水50cc x 4杯、薑約 6兩 以上材料下鍋一起煮、煮沸後在放、柴魚 2兩 在用小伙 煮約 2分鐘即可食用



白蘿蔔1/4條 作法 白蘿蔔弄成泥,加沾醬,拌勻即可腐乳醬汁(雞排醃汁) 材料 紅腐乳60克 、料理米酒10 作法 將所有材料放入果汁機內打約30秒盛碗即可 香檸醃汁(雞排醃汁配方) 材料 檸檬1顆、糖1茶匙、鹽1/4茶匙、小蘇打1/4茶匙、水30 作法 將檸檬壓汁,再和其餘材料放入果汁機內,打約30秒盛碗即可。 傳統雞排醃汁 材料 蔥末20克 、薑末10克 、蒜末40克 、五香粉1/4茶匙、味精1茶匙 醬油膏1大匙、小蘇打1/4茶匙、水50 作法 將所有材料放入果汁機內打約30秒盛碗,再放入雞排肉將其兩面均勻沾上醃汁,靜置約30分鐘即可 梅子醬材料 紫蘇梅2顆、砂糖1大匙、素蠔油1大匙、梅子汁2大匙、水少許作法 1. 紫蘇梅洗淨、切細末。 2. 取一碗,放入其餘材料與水攪拌均勻。備用。 3. 熱鍋,倒入作法2的醬汁以小火煮約3~5分鐘至小滾即可熄火盛碗。 4. 將作法1和作法3一起混合拌勻即可。  蒜蓉醬 材料 辣椒1條、蒜頭1顆、砂糖1大匙、蠔油1大匙、醬油膏2大匙、水少許作法 1. 取一碗,砂糖、蠔油、 醬油膏與水一起攪拌均勻。 2. 熱鍋,倒入作法1的醬汁以小火煮約3~5分鐘至黏稠狀盛碗。 3. 辣椒、蒜頭洗淨切細末,再和作法2的醬一起拌勻即可。   甜辣醬 材料 蕃茄醬1/2大匙、辣椒醬2大匙、水少許、砂糖1大匙 作法 1. 取一碗,加入所有材料與水一起攪拌均勻。 2. 熱鍋,倒入作法1的醬汁以小火煮約3~5分鐘至黏稠狀即可。 炸醬麵醬 材料 蝦米3兩 、蝦皮4兩 、蒜頭2兩 、絞肉1斤、豆干丁1/2斤、甜麵醬1罐豆瓣醬1/3小罐、蘿蔔乾4兩 、水1又1/2碗 作法 將蝦皮與蝦米混合,放入鍋中,配合蒜頭爆香,再加入水、絞肉、豆干丁、蘿蔔乾一起拌炒,最後加入甜麵醬及豆瓣醬炒勻,加水煮開後放涼裝瓶。南瓜醬 材料 南瓜2杯、高湯1杯、牛奶1杯、鹽少許、白胡椒粉少許、麵粉少許 奶油1大匙、洋蔥2大匙 作法 1. 將南瓜洗淨去皮與籽後切小塊,和高湯一起放入鍋中煮沸,改中火,再加入牛奶一起煮至熟透即可熄火備用。 2. 將奶油放入鍋中加熱溶解,放入洋蔥爆香後改小火,再倒入麵粉略炒後,盛起放入南瓜湯汁中繼續煮,如湯汁不夠可再加入少許牛奶或高湯。 3. 將湯汁煮至濃稠後加入鹽及白胡椒粉,攪拌均勻後,盛起倒入果汁機中攪打均勻即可使用。 點心沾醬或油炸類食物沾醬均可 樹子辣醬 材料 樹子1/3杯、紅辣椒粉2小匙、蒜泥1大匙、香油1/2大匙、水2大匙蔥末1大匙、紅蘿蔔末1大匙 作法 1. 樹子有粒狀及圓餅狀之分,如果是整塊,要先分開成小塊粒狀。 2. 再將所有材料拌勻用小火煮至味道均衡後即可使用 蒸魚、蒸肉火鍋沾醬用 薄荷醬材料 薄荷葉適量、水1/2杯、糖少許、牛奶1/2杯、奶油1大匙、鹽少許 麵粉適量、水適量、白胡椒粉適量作法 1. 將薄荷葉洗淨打成細末與水一起煮沸後將渣濾除後再用小火加熱。 2. 續在鍋中放入奶油、牛奶、鹽、糖、白胡椒粉等調煮拌勻。 3. 另外用小碗將麵粉與水拌勻,慢慢將麵粉水加入鍋中煮至濃稠狀即可熄火備用。可作為麵包條沾醬或羊排淋醬 豆乳泥辣醬 材料 豆腐乳1塊、果糖1又1/2大匙、辣油1大匙、水2/3杯、醬油1/2大匙 蒜泥1大匙、蔥末1大匙 作法 1. 先將豆腐乳壓成泥狀備用。 2. 再與水融合後加入果糖、辣油、醬油等用小火煮沸。 3. 要吃時再加入蒜泥、蔥末即可使用。 如用白開水拌所有材料,可立即做沾醬使用。 昆布醬 材料 昆布(海帶乾)1/2條、醬油1/3杯、水3杯、糖2大匙、白胡椒粉、鹽少許作法 1. 將昆布洗淨切成段狀與3杯水一起用中火煮15分鐘備用。 2. 再加入醬油、白胡椒粉、糖、鹽,改小火煮至收乾約成1杯量,即可熄火過濾掉昆布,即成昆布醬。 沾油炸食物、青菜,或作湯底。  蒸魚梅子醬 材料 紫蘇梅6顆、梅子醬1大匙、米酒1大匙、水2大匙、蔥絲 薑絲各少許、鹽1小匙、香油1小匙 作法 1. 將蔥、薑洗淨切絲備用。 2. 將酒、梅子醬、紫蘇梅、鹽、香油放在一起泡約15分鐘,等味道融合後,再將蔥絲、薑絲放入拌均勻即可使用。 蒸海鮮類時加入鍋中一起入味,或將材料煮過也可當沾醬使用。  蘑菇醬材料 奶油2大匙、洋蔥末 4大匙、蘑菇片 4~5顆、鮮奶油3大匙、水1又1/2杯鹽 少許、麵粉水酌量、蕃茄醬 1大匙(酌量) 作法 1. 把奶油加熱融化,放入洋蔥末爆香,再加蘑菇片一起炒 2. 另外將水、鮮奶油和鹽一起放入煮開,起鍋前用麵粉水芶芡,最後加入蕃茄醬拌勻即可。 鱈魚排或雞排都很適合淋上蘑菇醬,用於牛排或豬排亦可,拿來當作義大利鐵板麵的淋醬也很不錯   酪梨醬 材料 酪梨1/2個(熟透)、布丁1個(或蛋黃1個)、鮮奶油1大匙、果糖1大匙 牛奶2大匙 作法 1. 將酪梨的果肉取下備用。 2. 將所有材料一起用電動打蛋器或果汁機攪拌均勻即可使用。 如要做成鹹的口味,將果糖、布丁更改成加入辣椒粉1/3大匙、細糖1/3及鹽少許等拌均勻即可使用。沾蔬菜條如紅蘿蔔、小黃瓜、西洋芹或麵包條、墨西哥玉米餅。  鵝肉扁沾醬 材料 辣椒醬2小匙、味噌1小匙、砂糖1小匙、烏醋1小匙、糯米粉1小匙作法 將所有的材料調勻煮開即可。 鵝肉扁沾醬還可以用在一般肉類的沾醬用,或當作烹煮肉排的調味料。 炸雞塊酸辣醬 材料 水3大匙、醬油1小匙、白醋(或蘋果醋)2小匙、沙拉油1/2小匙糖1小匙、在來米粉1小匙、洋蔥粉1大匙、大蒜粉1大匙 糖漿1大匙、鹽微量(1/8小匙) 作法 將所有材料在鍋中調勻後用小火煮至濃稠狀,一邊煮要一邊攪拌,以免黏鍋,煮至濃稠狀時就可以熄火,放涼即可。 除了沾雞塊以外,沾薯條、洋蔥圈和餐包也都相當美味 關東煮沾醬材料 細味噌1大匙、甜辣醬1大匙、細砂糖1/2大匙、醬油2小匙 香油1小匙、水2大匙勾芡材料:太白粉 1大匙、水 1又1/2大匙 作法 1. 將細味噌用少許水拌開,再與其他所有材料一起放入鍋中調勻加熱煮沸。 2. 再用太白粉水芶芡至濃滑度夠即可使用。 甜不辣、油炸物沾醬用。

2007年5月15日星期二

覆 讀 者 並 記 長 聯

讀 友 洪 先 生 來 信 , 指 拙 文 所 引 蘇 軾 之 情 色 聯 「 絕 非 東 坡 所 作 」 。 因 這 是 我 年 輕 時 讀 野 史 稗 聞 所 抄 下 , 容 或 抄 錯 或 引 錯 , 寫 出 來 聊 博 一 笑 而 已 。 承 了 。 讀 友 香 江 釣 翁 以 毛 筆 宣 紙 來 函 , 行 書 漂 亮 , 幾 令 我 要 壓 鏡 鑲 裱 。 來 函 提 一 聯 句 : 「 人 境 廬 主 人 黃 遵 憲 , 名 遵 憲 , 悟 遵 憲 , 夢 遵 憲 , 炎 黃 子 孫 人 人 遵 憲 , 人 境 太 平 矣 」 ; 來 函 稱 , 擬 借 本 欄 徵 對 。 感 釣 翁 意 誠 , 謹 錄 此 , 與 昨 日 金 弓 之 「 立 國 全 憑 一 口 戈 」 一 起 , 誠 邀 海 內 外 文 士 賜 對 。 釣 翁 應 是 長 期 心 有 所 感 , 才 發 「 遵 憲 」 之 籲 。 因 炎 黃 子 孫 最 常 見 的 事 , 是 「 人 人 違 憲 」 , 連 全 國 人 大 委 員 長 吳 邦 國 也 說 , 「 香 港 的 政 治 體 制 , 是 中 央 的 權 力 」 。 而 不 知 政 制 乃 憲 法 亦 即 基 本 法 所 規 定 , 應 屬 憲 法 的 權 力 。 至 於 中 共 建 政 後 多 少 次 違 憲 更 是 罄 竹 難 書 。 讀 者 L 君 來 信 , 要 我 錄 出 一 九 一 六 年 中 華 酒 店 長 聯 。 查 此 聯 為 開 平 人 關 鶴 年 所 作 , 謹 錄 如 下 : 上 聯 為 : 「 中 原 逐 鹿 , 起 自 何 年 ? 適 當 時 事 艱 難 , 講 什 麼 將 相 王 侯 , 方 算 非 常 厚 福 ; 但 得 驅 車 小 駐 , 差 堪 聯 袂 同 登 。 李 青 蓮 , 吟 詩 百 篇 , 陶 靖 節 , 花 開 三 徑 。 曠 觀 往 代 騷 人 逸 士 , 大 都 觸 景 騁 懷 , 到 其 間 , 紅 袖 校 書 , 綠 衣 對 酒 , 願 進 清 平 雅 調 , 消 千 古 閑 愁 , 說 短 論 長 , 今 夕 只 可 談 風 月 。 」 下 聯 為 : 「 華 屋 停 驂 , 來 從 哪 處 ? 莫 向 塵 寰 勞 擾 , 走 不 盡 東 西 南 北 , 誰 云 別 有 坦 途 ; 倘 拄 杖 遙 臨 , 聊 以 提 壺 共 酌 。 蘭 亭 會 , 群 賢 畢 至 , 金 谷 園 , 萬 物 爭 妍 。 統 計 前 朝 勝 地 名 區 , 亦 屬 留 心 寄 托 , 看 以 外 , 輪 船 星 速 , 鏡 海 潮 回 , 稍 伸 暢 幽 情 , 趁 一 場 閑 樂 , 高 瞻 遠 矚 , 故 鄉 無 此 好 河 山 。 」 確 屬 長 聯 佳 作 。 「 故 鄉 無 此 好 河 山 」 , 僅 是 當 時 景 象 乎 ?

2007年5月14日星期一

至 理 禪 語

蘇 東 坡 、 蘇 小 妹 和 佛 印 的 互 比 才 情 、 亂 開 情 色 玩 笑 的 故 事 , 流 傳 甚 多 。 話 說 一 日 蘇 小 妹 側 睡 看 書 , 佛 印 來 訪 , 小 妹 未 及 起 身 , 佛 印 即 隨 口 出 一 聯 : 「 仕 女 側 , 橫 口 口 , 口 橫 口 」 , 意 思 是 本 來 打 橫 的 口 變 成 打 , 原 來 打 的 口 變 成 打 橫 , 不 僅 意 識 大 膽 不 雅 , 而 且 是 有 意 調 侃 、 挑 逗 。 小 妹 見 佛 印 彎 腰 拿 一 矮 要 坐 , 也 隨 口 對 曰 : 「 和 尚 倒 掛 , 上 頭 下 頭 , 下 頭 上 頭 。 」 也 以 男 子 性 器 與 和 尚 光 頭 為 題 , 妙 絕 。 與 「 妙 人 兒 , 倪 家 少 女 」 境 界 相 似 的 , 還 有 蘇 小 妹 曾 以 佛 印 太 愛 開 葷 笑 話 , 遂 出 一 上 聯 : 「 人 曾 是 僧 , 人 弗 能 成 佛 」 ; 「 人 曾 」 合 成 「 僧 」 字 , 「 人 弗 」 則 合 成 「 佛 」 字 , 意 思 是 你 只 能 當 和 尚 , 絕 不 可 成 佛 。 佛 印 對 曰 : 「 女 卑 為 婢 , 女 又 可 稱 奴 」 , 「 女 卑 」 合 成 「 婢 」 字 , 「 女 又 」 合 成 「 奴 」 字 , 而 古 代 女 子 也 常 自 卑 稱 「 奴 家 」 。 蘇 小 妹 才 思 敏 捷 , 悟 性 極 高 。 有 一 日 蘇 東 坡 與 佛 印 在 林 中 打 坐 , 日 移 竹 影 , 已 坐 良 久 , 佛 印 對 蘇 東 坡 說 : 「 觀 君 坐 姿 , 酷 似 佛 祖 。 」 蘇 軾 心 中 歡 喜 , 他 看 到 佛 印 的 褐 色 袈 裟 拖 在 地 上 , 就 取 笑 他 說 : 「 上 人 坐 姿 , 活 像 一 堆 牛 糞 。 」 佛 印 但 微 笑 不 語 。 蘇 軾 以 為 佛 印 吃 了 一 記 暗 虧 , 回 來 禁 不 住 告 訴 小 妹 , 想 不 到 小 妹 說 , 「 哥 哥 你 輸 了 , 試 想 佛 印 以 佛 心 看 你 似 佛 , 而 你 又 是 以 什 麼 樣 的 心 情 看 佛 印 呢 ? 」 這 是 談 禪 故 事 當 中 , 最 堪 記 的 一 事 。 你 以 什 麼 樣 的 心 去 看 別 人 , 就 會 看 出 別 人 是 什 麼 樣 子 。 我 們 常 常 看 不 起 別 人 , 實 際 上 心 中 就 懷 偏 狹 。 若 心 中 寬 宏 , 自 然 就 會 看 到 他 人 的 種 種 長 處 。 以 佛 心 看 人 似 佛 , 以 牛 糞 之 心 看 人 就 似 牛 糞 。 實 是 至 理 禪 語 。 有 讀 者 金 弓 來 信 , 提 一 下 聯 「 立 國 全 憑 一 口 戈 」 , 欲 徵 上 聯 , 特 邀 各 方 高 手 拔 筆 相 助 。

2007年5月9日星期三

食 肆 喻 世 名 聯

有 署 名 「 古 稀 老 人 」 的 長 者 來 信 , 提 及 我 引 何 淡 如 之 聯 : 「 有 酒 何 妨 邀 月 飲 , 無 錢 那 得 食 雲 吞 」 。 他 說 現 時 威 靈 頓 街 尚 有 一 創 業 於 一 九 四 六 年 的 黃 枝 記 粥 專 家 , 將 上 述 對 聯 改 作 懸 於 門 外 , 聯 為 : 「 無 酒 安 能 邀 月 飲 , 有 錢 最 好 食 雲 吞 。 」 令 該 店 增 添 思 古 情 懷 。 「 古 稀 老 人 」 稱 往 昔 飲 食 業 多 有 此 懸 對 聯 之 特 色 。 我 記 得 灣 仔 的 檀 島 咖 啡 店 , 曾 以 咖 啡 蛋 撻 為 聯 懸 於 門 外 : 「 檀 香 未 及 咖 啡 香 , 島 國 今 成 蛋 撻 國 」 。 雖 非 佳 作 , 但 頂 嵌 「 檀 香 」 二 字 ( 稱 鶴 頂 格 ) , 也 算 花 了 心 思 。 食 肆 聯 中 , 較 出 名 的 是 廣 州 北 園 酒 家 和 從 前 的 大 同 酒 家 。 北 園 酒 家 的 兩 副 頂 嵌 及 尾 嵌 「 北 園 酒 家 」 四 字 和 另 一 副 尾 嵌 「 北 園 」 二 字 的 對 聯 為 : 「 北 郭 宣 春 酒 , 園 林 食 客 家 。 」 「 極 勝 樓 台 光 郭 北 , 幾 番 觴 泳 集 名 園 。 」 大 同 酒 家 之 對 聯 , 頂 嵌 「 大 同 」 二 字 , 可 說 寫 盡 世 情 : 「 大 包 不 容 易 賣 , 大 錢 不 容 易 賺 , 針 鼻 鐵 , 盈 餘 只 向 微 中 削 ; 「 同 子 來 飲 者 多 , 同 父 來 飲 者 少 , 簷 前 水 , 涓 滴 何 曾 見 倒 流 。 」 此 聯 簡 直 是 絕 世 名 聯 。 香 港 三 、 四 十 年 前 , 上 環 也 有 一 間 大 同 酒 家 , 店 內 有 區 襄 甫 所 書 此 聯 的 鏡 屏 。 杭 州 三 雅 園 茶 樓 所 懸 掛 的 對 聯 也 是 一 絕 : 「 為 公 忙 , 為 私 忙 , 忙 偷 閑 , 吃 碗 茶 去 。 」 「 求 名 苦 , 求 利 苦 , 苦 中 作 樂 , 拿 壺 酒 來 。 」 這 副 對 聯 既 切 合 茶 樓 身 份 , 亦 寫 盡 世 態 。 一 九 一 六 年 , 香 港 中 華 酒 店 開 張 , 以 「 中 華 」 為 鶴 頂 格 徵 聯 , 獲 獎 者 為 一 約 二 百 字 的 長 聯 。 亟 可 觀 , 因 太 長 , 無 法 錄 出 。 香 港 淪 陷 時 , 此 酒 店 停 業 , 所 懸 長 聯 亦 不 知 去 向 矣 。 ( 更 正 : 日 昨 引 駱 君 句 , 應 為 「 食 要 食 良 食 」 ; 引 C 君 句 應 為 「 周 王 權 力 僅 限 於 洛 邑 」 。 )

2007年5月8日星期二

三 錄 讀 者 聯 語

本 不 擬 再 寫 對 聯 , 恐 讀 者 中 感 興 趣 者 不 多 。 孰 料 來 信 來 電 反 應 甚 盛 , 更 引 出 不 少 虎 藏 龍 , 積 極 應 對 。 因 感 不 可 埋 沒 讀 者 才 情 , 故 在 這 再 續 聯 話 , 予 以 引 用 。 聯 語 高 手 駱 廣 彬 來 信 , 稱 我 前 文 所 引 , 以 「 衣 壯 壯 衣 裝 」 來 對 「 食 包 包 食 飽 」 , 是 他 的 「 拙 作 」 ( 應 為 傑 作 ) 。 此 外 , 他 又 說 , 他 曾 以 「 信 言 者 , 諸 姓 人 言 」 來 對 「 妙 人 兒 , 倪 家 少 女 」 , 他 的 下 聯 已 收 載 於 梁 羽 生 所 編 之 《 名 聯 觀 止 》 一 書 。 駱 先 生 又 為 古 龍 所 出 之 上 聯 : 「 冰 比 冰 水 冰 」 , 撰 多 副 下 聯 , 其 中 較 佳 的 , 是 「 雪 崩 雪 山 雪 」 。 因 有 「 雪 」 字 的 字 謎 句 是 : 「 大 雨 落 在 橫 山 上 」 , 橫 山 就 是 「 」 字 , 因 此 可 解 作 山 。 他 又 稱 , 作 此 聯 是 因 閱 五 月 四 日 報 , 悉 雲 南 梅 里 有 雪 山 雪 崩 , 二 人 遇 難 死 , 六 人 傷 。 故 悟 出 下 聯 。 駱 先 生 又 提 供 其 他 下 聯 為 : 「 像 靚 像 人 像 」 、 「 食 要 食 良 倉 」 等 , 均 有 可 取 之 處 。 另 有 署 名 小 燕 子 的 讀 者 , 對 出 「 冰 比 冰 水 冰 」 的 下 聯 , 是 「 狼 較 狼 狗 狼 」 。 我 覺 得 亦 不 錯 。 ( 附 言 小 燕 子 : 本 人 非 「 小 姐 , 乃 「 先 生 」 也 。 ) 我 曾 引 讀 者 C 君 的 「 王 者 邑 , 都 城 一 土 」 , 對 「 妙 人 兒 , 倪 家 少 女 」 , 我 誤 將 「 一 土 」 寫 成 「 一 士 」 。 C 君 來 信 訂 正 , 並 解 釋 「 一 土 」 是 「 土 地 的 土 , 周 室 分 封 諸 侯 , 周 王 權 力 僅 限 於 海 邑 的 意 思 」 。 承 了 。 C 君 另 有 一 下 聯 , 對 「 談 錫 永 , 大 言 炎 炎 , 談 易 談 金 , 無 非 蜻 蜓 點 水 」 ; 他 對 曰 : 「 何 志 平 , 庸 人 可 可 , 何 心 何 士 , 半 是 烏 縮 頭 。 」 , C 君 解 釋 : 「 總 理 訓 示 高 官 : 士 不 可 不 弘 毅 。 志 平 者 , 不 弘 毅 也 , 有 沒 有 心 機 做 好 這 份 工 頗 成 疑 問 。 半 字 上 部 縮 入 中 間 , 則 是 平 字 。 」 高 手 名 句 尚 多 , 不 能 盡 錄 。

火   山

有 沒 有 去 過 美 國 的 黃 石 國 家 公 園 ? 有 一 種 溫 泉 奇 景 。 水 流 汩 汩 有 聲 , 噴 出 的 溫 泉 , 可 高 達 二 十 呎 以 上 , 山 巒 疊 秀 , 煙 水 蒸 騰 , 是 攝 影 師 的 天 堂 。 但 這 片 迷 人 的 景 觀 , 隱 藏 妖 獸 般 的 事 實 , 黃 石 公 園 本 身 就 是 一 個 直 徑 五 十 哩 的 火 山 口 。 公 園 的 地 表 底 下 蟄 伏 的 岩 漿 , 溫 泉 不 過 是 地 底 冒 出 來 最 小 的 熱 力 。 這 片 火 山 口 另 一 頭 連 接 夏 威 夷 , 約 每 六 十 萬 年 爆 發 一 次 , 而 上 一 次 爆 發 是 在 六 十 四 萬 年 前 。 如 果 這 麼 大 的 火 山 爆 發 , 會 怎 麼 樣 ? 火 山 灰 的 速 度 比 子 彈 火 車 更 快 , 可 以 把 整 個 龐 貝 城 一 口 吞 掉 , 沒 能 逃 脫 的 人 , 掙 扎 的 手 腳 , 尖 叫 的 面 容 , 通 通 密 封 在 灰 燼 中 , 像 困 在 琥 珀 中 的 昆 蟲 。 這 還 只 是 一 瞬 間 的 慘 劇 , 劫 後 的 連 鎖 反 應 , 地 震 、 海 嘯 、 空 氣 污 濁 , 連 續 幾 個 月 不 散 的 陰 霾 , 看 不 見 太 陽 , 高 濃 度 酸 雨 , 植 物 死 亡 , 氣 溫 劇 降 。 地 表 下 潛 藏 的 每 一 座 洶 湧 的 火 山 , 殺 傷 力 都 和 原 子 彈 等 齊 , 這 個 地 球 根 本 稱 不 上 安 全 。 然 而 , 對 人 類 生 存 來 說 是 威 脅 , 火 山 的 能 量 卻 是 地 球 的 生 命 根 源 , 可 以 很 狂 暴 , 卻 也 很 溫 柔 , 岩 漿 沿 各 大 板 塊 之 間 的 邊 界 奔 騰 流 動 , 在 不 安 中 努 力 維 持 和 諧 。 如 果 沒 有 火 山 , 就 沒 有 熱 力 , 也 沒 有 大 氣 和 水 , 地 球 跟 其 他 星 球 一 樣 , 只 是 宇 宙 又 一 顆 冷 冰 冰 的 石 頭 。 有 沒 有 觀 看 過 岩 漿 ? 厚 厚 的 黝 黑 外 表 , 內 火 紅 , 凝 重 而 柔 軟 , 緩 緩 地 流 淌 , 像 一 頭 安 靜 下 來 的 野 獸 , 讓 人 害 怕 之 餘 , 又 有 衝 動 伸 手 去 摸 一 摸 。 難 怪 歐 美 的 精 英 , 有 那 麼 多 愛 上 火 山 的 人 , 荷 里 活 的 編 導 , 在 探 險 片 會 描 寫 一 名 讀 火 山 學 的 專 家 , 還 由 妮 歌 潔 曼 來 演 。 你 會 怎 樣 選 擇 : 一 個 沒 有 個 性 和 熱 情 的 男 人 , 和 他 一 起 風 平 浪 靜 , 而 絕 對 安 全 ? 還 是 一 段 永 遠 不 會 安 穩 的 愛 情 ? 尤 其 是 當 你 明 白 , 宇 宙 之 大 適 合 你 生 存 的 , 只 有 這 一 顆 地 球 , 它 滿 足 你 的 一 切 所 需 : 空 氣 、 泉 水 、 樹 林 和 海 洋 , 生 生 不 息 , 只 因 為 他 充 滿 激 情 , 體 內 深 藏 一 股 隨 時 會 爆 發 的 熊 熊 火 焰 , 是 很 危 險 , 但 是 你 愛 他 , 因 為 只 有 他 有 生 命 , 其 他 男 人 , 你 一 個 也 看 不 上 , 他 們 只 是 銀 河 千 萬 顆 冷 冰 冰 的 死 星 。

2007年5月7日星期一

婚 外 情 與 婚 外 慾

電 影 《 The Painted Veil 》 除 了 片 名 譯 作 《 愛 在 遙 遠 的 附 近 》 有 點 莫 名 其 妙 之 外 , 影 片 其 實 拍 得 很 好 。 在 「 中 國 熱 」 中 , 拍 出 一 九 二 五 年 的 中 國 , 那 煙 雨 迷 濛 如 中 國 畫 般 的 山 水 , 國 民 黨 、 軍 閥 、 愚 民 、 疾 患 蔓 延 的 時 代 , 穿 插 一 對 夫 妻 從 陌 生 到 了 解 的 過 程 。 「 因 誤 會 而 結 合 , 因 了 解 而 分 手 」 。 這 句 話 常 用 來 形 容 許 多 人 的 婚 姻 狀 態 。 不 過 , 禾 德 、 潔 蒂 這 對 夫 妻 , 卻 是 因 不 了 解 而 結 合 , 因 了 解 而 產 生 了 真 愛 。 我 想 , 這 種 情 形 也 是 有 的 , 我 們 常 常 譴 責 的 過 去 時 代 的 盲 婚 啞 嫁 , 其 中 不 少 都 是 如 此 : 結 合 時 互 不 了 解 , 共 同 生 活 才 逐 漸 了 解 、 逐 漸 融 合 。 直 到 現 代 , 印 度 人 的 婚 姻 也 是 由 父 母 介 紹 、 彼 此 不 太 了 解 而 結 合 的 。 但 印 度 的 離 婚 率 相 對 其 他 國 家 都 偏 低 。 電 影 中 的 一 段 婚 外 情 , 說 明 了 男 女 之 間 在 情 與 慾 方 面 的 重 大 差 異 。 潔 蒂 在 上 海 與 一 英 國 外 交 官 查 理 邂 逅 , 而 發 生 了 婚 外 情 。 她 丈 夫 禾 德 發 現 後 , 給 她 兩 個 選 擇 : 如 果 查 理 答 應 與 太 太 離 婚 , 並 與 潔 蒂 結 婚 , 那 麼 禾 德 也 可 以 同 潔 蒂 和 平 地 分 手 ; 否 則 , 潔 蒂 就 要 跟 他 去 中 國 的 霍 亂 疫 區 , 拯 救 疫 民 , 或 者 他 會 以 通 姦 罪 要 求 與 潔 蒂 離 婚 。 潔 蒂 以 為 查 理 在 與 她 通 姦 時 說 如 何 愛 她 的 話 是 真 的 。 她 跑 去 跟 查 理 說 。 結 果 可 想 而 知 : 查 理 絕 不 願 意 妨 礙 自 己 的 婚 姻 , 也 不 願 把 太 太 牽 涉 進 去 。 對 女 人 來 說 , 婚 外 情 是 情 慾 相 連 的 , 有 了 慾 就 有 了 情 , 有 了 婚 外 情 就 很 難 回 頭 。 對 男 人 來 說 , 婚 外 情 往 往 只 是 婚 外 慾 , 在 婚 外 慾 中 無 論 講 得 多 麼 動 聽 , 到 關 鍵 時 刻 還 是 會 選 擇 回 到 老 婆 身 邊 , 因 為 只 有 老 婆 才 能 給 男 人 「 家 」 的 感 覺 。

大 熊 貓

大 熊 貓 是 一 種 很 曖 昧 的 動 物 。 牠 的 英 文 名 字 叫 Giant Panda , 為 甚 麼 多 此 一 舉 , 要 加 上 Giant 呢 ? 原 來 還 有 一 種 Red Panda , 中 文 名 叫 「 小 熊 貓 」 , 其 實 是 浣 熊 的 遠 房 親 戚 , 和 大 熊 貓 一 點 關 係 也 沒 有 。 動 物 學 家 把 大 熊 貓 編 在 食 肉 動 物 科 底 下 , 其 實 很 枉 。 牠 的 食 物 百 分 之 九 十 九 是 竹 子 , 儘 管 在 幾 十 萬 年 前 , 牠 的 祖 先 必 定 和 其 他 熊 一 樣 牙 齒 尖 尖 , 但 今 天 的 大 熊 貓 已 經 長 成 了 一 口 扁 平 的 牙 齒 , 只 能 吃 素 。 大 熊 貓 享 有 很 多 破 例 的 特 權 , 不 必 冬 眠 , 爪 子 長 有 一 顆 「 假 指 」 , 吃 東 西 的 時 候 可 以 像 人 或 者 猩 猩 那 樣 拿 吃 , 而 不 必 低 頭 , 很 罕 見 , 自 然 界 除 了 靈 長 類 動 物 , 其 他 動 物 沒 有 資 格 「 拿 」 東 西 , 純 粹 是 為 了 方 便 大 熊 貓 吃 竹 子 。 但 最 重 要 的 是 , 牠 生 活 在 中 國 , 以 中 國 人 對 「 吃 甚 麼 補 甚 麼 」 的 迷 信 , 大 熊 貓 竟 然 沒 有 落 得 和 虎 骨 、 鹿 茸 、 熊 掌 一 樣 的 下 場 , 令 人 十 分 驚 奇 。 但 是 , 不 表 示 大 熊 貓 一 直 受 到 保 護 , 對 牠 們 皮 毛 的 追 求 , 從 唐 太 宗 送 給 日 本 使 節 開 始 , 到 二 十 世 紀 八 十 年 代 的 香 港 黑 市 , 沒 有 停 止 過 。 問 題 是 , 大 熊 貓 怎 麼 能 活 到 今 天 ? 別 忘 了 大 熊 貓 不 喜 歡 交 配 , 一 年 只 行 一 次 房 , 一 胎 不 超 過 兩 個 , 和 中 國 人 口 相 比 , 人 相 對 於 這 種 動 物 , Outnumber 得 太 過 懸 殊 。 加 上 一 身 黑 白 分 明 的 皮 毛 , 在 綠 森 森 的 山 林 半 點 偽 裝 都 沒 有 , 簡 直 是 捕 獵 的 現 成 箭 靶 , 徹 底 違 反 自 然 界 生 存 原 則 。 而 中 國 在 五 十 年 代 還 爆 發 了 大 饑 荒 , 大 熊 貓 也 不 能 倖 免 於 難 , 破 天 荒 被 殺 了 當 食 物 。 儘 管 生 育 在 這 樣 一 個 對 生 靈 不 友 善 的 國 家 , 大 熊 貓 卻 沒 有 絕 種 , 簡 直 是 奇 蹟 。 有 的 動 物 , 外 表 和 行 為 都 很 有 品 味 : 像 貓 、 馬 、 獵 豹 、 北 極 熊 , 還 有 熊 貓 , 看 牠 們 的 眼 睛 , 令 人 相 信 牠 們 也 有 靈 魂 。 當 上 萬 人 去 海 洋 公 園 , 用 瓜 機 和 閃 光 燈 圍 大 熊 貓 , 大 叫 「 好 cute 、 好 得 意 呀 」 , 是 令 人 有 點 憤 怒 的 , 因 為 一 圈 喧 嘩 , 他 們 不 是 善 美 和 奇 趣 的 鑑 賞 家 , 只 是 一 窩 蜂 的 消 費 者 。 熊 貓 很 可 愛 ? 這 是 上 天 一 個 黑 白 分 明 的 玩 笑 , 把 一 種 珍 貴 的 畜 牲 , 故 意 錯 配 在 人 命 賤 價 的 國 度 。 全 世 界 只 有 近 一 千 六 百 個 野 外 大 熊 貓 , 而 討 厭 的 人 卻 數 以 億 計 , 幸 福 的 是 大 熊 貓 , 牠 嘴 嚼 竹 子 , 牠 永 遠 感 受 不 到 這 個 天 地 間 的 第 一 遺 憾 。

2007年5月6日星期日

為 甚 麼 奶 會 越 倒 越 多

短 片 分 享 網 站 YouTube 有 新 片 到 。 新 短 片 名 為 glass illusion , 是 魔 術 表 演 , 看 到 網 民 滿 腹 狐 疑 , 瀏 覽 人 次 達 140 萬 , 簡 直 熱 爆 網 站 。

Akina - Glass Illusion: Multum In Parvo (Much in Little)01:35
the glass. (And so the mixture becomes lighter and lighter) Note 2: Sorry, I'm really bad at pouring liquid from one glass to Multiplying Milk Magic.Please enjoy! ^_^Note 1: I use flour mix with water instead of milk. It doesn't turn out as I expected because the flour sticks to the bottom of the glass. (And so the mixture becomes lighter and lighter)Note 2: Sorry, I'm really bad at pouring liquid from one glass to another -_-" LOL ( more ) ( less )
Tags:
Akina Magic multum in parvo milk glass illusionAdded: 1 month ago in Category: Entertainment From: akinajangViews: 243,013

隔 花 人 遠 天 涯 近

著 名 繙 譯 家 傅 雷 , 回 應 畫 家 郁 風 說 他 「 老 頑 固 」 , 他 說 , 「 老 頑 固 至 少 是 Classic 的 。 」 我 雖 不 敢 說 自 己 Classic , 但 也 算 是 「 老 頑 固 」 了 , 「 老 頑 固 」 愛 Classic , 對 新 潮 流 的 一 些 東 西 總 覺 得 不 對 勁 , 其 中 之 一 是 某 些 西 方 電 影 的 譯 名 。 比 如 什 麼 《 翻 生 侏 羅 館 》 、 《 歌 有 情 人 》 《 美 國 黐 Gun 檔 案 》 , 簡 直 不 知 所 謂 , 完 全 糟 蹋 了 一 部 好 電 影 。 想 起 老 頑 固 以 前 看 的 外 國 電 影 , 片 名 真 譯 得 好 , 比 如 《 魂 斷 藍 橋 》 、 《 劍 膽 琴 心 》 、 《 一 曲 難 忘 》 、 《 亂 世 佳 人 》 、 《 美 人 如 玉 劍 如 虹 》 、 《 除 卻 巫 山 不 是 雲 》 等 等 , 沒 有 一 點 舊 學 修 養 , 還 真 是 譯 不 出 這 樣 的 片 名 。 最 近 看 的 一 部 電 影 《 愛 在 遙 遠 的 附 近 》 , 改 編 自 毛 姆 的 小 說 《 面 紗 》 ( The Painted Veil ) 。 同 文 邁 克 認 為 《 面 紗 》 譯 得 簡 陋 , 應 是 《 化 的 面 紗 》 , 但 我 覺 得 《 面 紗 》 也 可 以 了 , 不 一 定 要 把 Painted 譯 出 來 。 現 在 把 片 名 譯 作 《 愛 在 遙 遠 的 附 近 》 , 變 得 不 明 所 以 , 怎 麼 又 是 「 遙 遠 」 , 又 是 附 近 呢 ? 譯 得 太 粗 糙 了 。 相 信 這 片 名 是 從 電 影 海 報 上 一 句 話 來 的 , 這 句 話 是 : 「 Sometimes the greatest journey is the distance between two people 」 。 這 句 話 很 動 人 。 若 真 要 取 其 意 而 變 成 片 名 , 我 想 舊 文 學 中 的 「 隔 花 人 遠 天 涯 近 」 比 較 貼 切 而 有 詩 意 。 兩 個 男 女 主 人 公 , 性 格 本 來 就 不 協 調 , 彼 此 要 求 對 方 的 正 是 對 方 所 沒 有 的 東 西 , 因 此 雖 已 結 婚 但 二 人 相 距 實 很 遙 遠 , 這 正 是 「 隔 花 人 遠 」 的 意 思 。 直 到 在 一 次 非 常 勉 強 的 旅 途 中 , 彼 此 發 現 了 對 方 品 格 中 值 得 珍 重 的 東 西 , 在 天 涯 漂 流 反 而 覺 得 相 互 靠 近 了 , 這 就 是 「 天 涯 近 」 了 。 小 說 與 電 影 很 美 也 富 詩 意 。

單 身 漢

男 人 到 了 三 十 六 歲 , 如 果 還 單 身 , 是 備 受 歧 視 的 族 群 。 女 人 三 十 六 歲 還 單 身 , 在 二 十 一 世 紀 , 多 少 還 贏 得 一 點 尊 敬 ─ ─ 她 是 事 業 型 , 擁 有 哈 佛 法 學 碩 士 學 位 , 在 豐 任 職 高 層 , 當 然 不 是 她 嫁 不 出 去 , 而 是 眼 界 頗 高 。 環 視 四 周 , 看 見 跟 在 她 後 面 的 那 個 身 穿 黑 西 裝 、 戴 銀 絲 眼 鏡 、 一 口 港 腔 英 語 、 細 看 來 又 有 三 分 「 公 公 相 」 的 男 下 屬 , 就 會 諒 解 她 的 玉 潔 冰 清 , 為 什 麼 至 今 仍 未 婚 。 但 是 三 十 六 歲 的 單 身 男 人 不 同 。 首 先 , 沒 有 「 老 處 男 」 這 個 名 詞 , 三 十 六 歲 仍 單 身 , 單 身 仍 約 會 女 子 , 在 燭 光 之 中 , 會 令 那 個 新 相 識 的 女 子 內 心 暗 暗 驚 怖 : 他 這 個 年 紀 , 還 沒 有 結 婚 , 他 家 的 狗 窩 , 單 人 底 一 定 塞 了 幾 箱 共 八 千 張 日 本 AV 四 級 光 碟 , 他 一 定 是 個 縱 橫 珠 三 角 的 情 色 電 車 男 。 縱 使 他 低 聲 嘆 一 口 氣 , 自 稱 「 曾 經 滄 海 」 , 但 對 眼 前 這 個 女 子 , 這 句 幽 深 而 浪 漫 的 成 語 毫 無 化 學 作 用 。 無 論 他 怎 樣 述 說 以 前 經 歷 女 子 的 玩 弄 , 因 為 他 忠 厚 , 因 為 他 太 相 信 愛 情 , 沒 有 人 相 信 他 的 故 事 , 只 會 一 眼 認 定 他 是 一 個 富 有 各 類 性 病 的 治 療 經 驗 的 Cheap 精 。 過 了 三 十 六 歲 , 向 四 十 大 關 挺 進 , 更 一 寸 比 一 寸 險 。 有 多 少 事 業 , 有 幾 個 學 位 , 也 難 消 除 女 人 的 疑 慮 : 會 不 會 是 同 性 戀 , 他 自 稱 曾 經 滄 海 , 受 到 父 母 壓 力 , 他 今 日 回 頭 是 岸 , 只 為 了 胡 亂 找 一 塊 面 紗 的 屏 障 , 只 為 了 向 社 會 交 代 ? 三 十 六 歲 的 單 身 漢 , 為 女 人 激 起 的 胡 思 亂 想 , 情 節 豐 富 , 橋 段 詭 秘 , 賽 過 九 十 九 齣 荷 里 活 的 驚 慄 奇 情 片 。 因 此 他 不 得 不 向 友 好 借 一 張 照 片 , 一 個 貌 似 邵 美 琪 的 女 人 , 帶 一 個 孩 子 , 收 在 他 的 銀 包 。 在 燭 光 之 中 , 時 機 成 熟 的 時 候 , 把 這 張 殘 舊 的 照 片 供 對 座 的 女 子 傳 閱 ─ ─ 這 是 我 的 前 妻 , 以 及 我 的 兒 子 , 兩 年 前 , 她 跟 了 一 個 富 有 的 律 師 跑 掉 , 還 把 小 孩 抱 走 。 我 跪 在 地 上 求 她 , 問 她 我 犯 了 什 麼 錯 , 我 愛 她 真 心 一 片 , 為 什 麼 得 到 這 樣 的 收 場 ? 她 冷 冷 說 : 你 唯 一 的 錯 , 是 因 為 你 窮 。 然 後 他 幽 幽 地 問 眼 前 這 一 位 : 為 什 麼 ? 為 什 麼 你 們 女 人 一 旦 變 了 心 , 就 那 麼 義 無 反 顧 , 恩 斷 義 絕 ? 為 什 麼 我 所 付 出 的 , 總 是 得 不 到 回 報 , 贏 來 的 只 是 痛 苦 的 追 憶 ? 皮 包 多 了 這 樣 一 幅 照 片 , 一 切 即 行 改 觀 。 她 靜 靜 地 聽 , 眼 眶 漸 漸 含 淚 水 。 最 後 , 她 的 感 情 崩 潰 了 , 按 住 他 的 手 : 「 不 , 不 要 因 為 一 次 失 敗 , 就 那 麼 偏 激 , 世 上 的 女 孩 子 , 不 全 是 那 樣 的 … … 」 「 真 的 嗎 ? 我 不 相 信 。 」 他 還 要 痛 苦 地 使 勁 搖 頭 。 「 不 , 不 是 那 樣 的 , 請 多 相 信 我 一 次 。 」 她 掏 出 紙 巾 , 為 他 揩 抹 淚 水 。 神 奇 嗎 ? 愛 情 有 時 需 要 道 具 , 而 道 具 , 可 以 是 皮 包 一 張 借 來 的 母 子 照 片 。

2007年5月5日星期六

法 國 女 人

法 國 總 統 女 候 選 人 羅 婭 , 有 一 個 很 高 貴 的 姓 氏 , 名 叫 皇 家 ( Royal ) 。 法 國 女 人 ─ ─ 應 該 說 巴 黎 , 別 有 一 種 韻 味 , 以 嘉 芙 蓮 丹 露 為 中 心 , 加 上 茱 莉 珮 洛 芝 , 艾 曼 紐 貝 艾 , 巴 黎 的 女 子 , 穿 一 襲 長 裙 , 一 雙 黑 高 跟 鞋 , 抱 兩 三 個 禮 品 盒 子 , 打 開 公 寓 的 大 門 , 走 進 鐵 籠 子 電 梯 , 走 過 長 廊 , 用 鑰 匙 打 開 門 , 輕 輕 把 栗 色 的 長 髮 往 後 一 摔 , 是 一 框 與 眾 不 同 的 風 景 。 巴 黎 女 子 都 有 一 籠 精 緻 , 是 鐵 塔 纖 長 的 陰 影 和 塞 納 河 的 流 水 交 織 而 成 的 一 種 情 懷 。 比 起 倫 敦 的 女 人 , 巴 黎 的 法 國 女 人 的 知 識 分 子 味 比 較 濃 厚 , 因 為 法 國 女 人 的 氣 質 是 一 杯 濃 濃 的 Expresso 焙 炙 出 來 的 , 而 不 是 一 壺 格 雷 伯 爵 的 下 午 茶 。 一 海 之 隔 , 英 國 女 人 比 不 上 法 國 , 也 許 是 這 薄 薄 的 一 層 情 懷 。 就 像 老 來 的 嘉 芙 蓮 丹 露 在 《 印 度 支 那 》 的 結 局 憑 欄 遠 眺 的 那 張 面 孔 , 天 涼 好 個 秋 , 這 種 心 境 , 是 連 海 峽 對 岸 的 茱 丹 治 也 沒 有 的 。 法 國 女 人 的 性 感 , 在 於 法 語 的 發 音 , 許 多 eaux 和 oi 的 母 音 , 加 上 鼻 音 濃 重 的 n , 像 吳 儂 軟 語 的 蘇 州 女 人 , 不 叫 做 嗲 , 而 是 Seductive , 甜 而 芳 醇 地 蠱 誘 人 心 , 加 上 意 在 言 外 的 香 水 味 和 紅 酒 , 如 果 還 夾 拌 政 治 , 像 女 候 選 人 羅 婭 , 在 剛 強 之 中 別 見 柔 媚 , 跟 美 國 的 希 拉 莉 和 前 女 國 務 卿 奧 布 蕾 , 不 是 同 一 路 的 人 物 。 法 國 選 總 統 , 今 年 這 一 屆 好 看 , 正 因 為 這 個 叫 羅 婭 的 社 會 黨 候 選 人 。 不 管 是 何 政 綱 , 單 看 一 張 臉 孔 , 窈 窕 的 身 段 , 穿 衣 服 的 品 味 行 頭 , 如 果 有 票 , 必 定 是 選 她 了 。 不 錯 , 民 主 有 時 需 要 一 點 點 盲 目 , 尤 其 是 法 國 , 七 年 換 一 次 總 統 , 有 時 候 閉 上 眼 睛 , 憑 唯 美 的 感 性 , 就 像 選 一 個 情 人 。 為 什 麼 不 可 以 ? 不 要 嗦 了 , 什 麼 二 ○ 一 二 、 二 ○ 一 七 、 時 間 表 路 線 圖 , 功 能 組 別 什 麼 的 , 都 是 很 低 層 次 的 辯 論 。 人 生 苦 短 , 光 陰 寶 貴 , 盡 量 脫 離 低 級 惡 俗 的 環 境 , 向 優 雅 提 升 。 這 就 是 羅 婭 叫 人 凝 神 欣 賞 的 理 由 : 她 的 五 官 , 她 的 聲 音 , 她 一 口 清 麗 的 法 語 , 崇 洋 ? 不 , 只 是 崇 優 , 只 不 過 二 十 一 世 紀 , 世 上 優 美 的 事 物 , 多 半 都 在 洋 的 那 一 邊 , 道 理 很 簡 單 的 , 不 要 以 喧 嘩 和 狂 躁 搞 得 那 麼 複 雜 。 不 錯 , 選 這 個 女 人 。

2007年5月2日星期三

真 實 比 小 說 更 荒 誕

陳 振 聰 又 被 揭 出 怪 事 。 這 位 被 紫 微 楊 指 「 本 身 是 不 懂 風 水 」 的 「 風 水 師 」 , 在 新 一 期 《 風 水 天 地 》 月 刊 中 , 有 一 篇 文 章 說 他 當 年 自 稱 為 「 全 球 唯 一 『 天 圖 佈 局 』 專 家 」 , 曾 設 「 振 業 興 隆 堂 」 , 每 月 收 二 百 五 十 元 會 費 , 人 風 水 佈 局 。 其 中 一 個 奇 招 , 是 客 人 用 痰 盂 小 解 , 封 蓋 及 置 於 廳 中 , 聲 稱 有 助 「 催 財 」 。 這 是 繼 他 人 燒 鈔 票 擋 災 後 , 另 一 被 揭 的 怪 招 。 小 甜 甜 遺 產 案 風 雲 奇 詭 , 已 引 致 娛 樂 圈 紛 紛 有 設 計 「 誰 可 以 扮 演 誰 」 的 影 視 演 出 。 然 而 若 真 的 編 成 劇 本 , 拍 電 視 劇 或 電 影 , 它 的 情 節 會 讓 觀 眾 置 信 嗎 ? 一 個 擁 有 千 億 財 富 的 地 產 經 營 之 神 , 可 以 用 上 億 元 去 打 爭 產 官 司 , 卻 會 在 四 年 之 內 立 兩 份 意 向 相 異 的 遺 囑 , 而 且 兩 遺 囑 都 竟 然 不 去 律 師 樓 由 律 師 作 見 證 。 這 樣 的 情 節 編 排 可 信 嗎 ? 千 億 富 豪 , 對 世 事 人 情 相 信 也 不 會 無 所 知 , 怎 可 能 在 遺 囑 中 要 求 聯 合 國 秘 書 長 、 中 國 總 理 、 香 港 特 首 來 共 同 監 管 使 用 她 的 遺 產 ? 這 樣 的 情 節 一 定 被 排 除 在 所 有 編 劇 、 導 演 的 想 像 之 外 。 千 億 富 豪 , 患 病 已 有 一 段 時 日 , 致 死 並 非 突 如 其 來 的 腦 溢 血 或 心 臟 病 。 她 怎 會 立 下 兩 張 意 向 相 異 的 遺 囑 及 造 成 後 出 現 糾 纏 不 清 的 官 司 ? 又 何 以 會 完 全 沒 有 將 遺 產 付 託 予 她 的 親 人 ? 何 以 有 關 人 士 ( 她 的 親 人 、 風 水 師 ) 至 今 不 發 一 聲 ? 美 國 小 說 家 馬 克 吐 溫 說 : 「 真 實 比 小 說 更 加 荒 誕 , 因 為 虛 構 是 在 一 定 邏 輯 下 進 行 的 , 而 現 實 有 時 毫 無 邏 輯 可 言 。 」 若 將 小 甜 甜 遺 產 案 編 為 小 說 、 戲 劇 , 將 會 是 毫 無 邏 輯 、 不 可 置 信 的 荒 誕 故 事 。

2007年5月1日星期二

粵 語 怪 聯 與 怪 詩

清 末 廣 東 舉 人 何 淡 如 , 喜 以 廣 東 方 言 作 對 聯 , 自 成 一 派 。 其 中 最 著 名 的 是 : 「 一 拳 打 出 眼 火 ; 對 面 睇 見 牙 煙 。 」 以 「 對 面 」 對 「 一 拳 」 , 以 「 牙 煙 」 對 「 眼 火 」 , 真 是 妙 手 天 成 , 而 這 副 屬 流 水 對 , 上 下 一 氣 呵 成 。 廣 東 人 一 看 便 覺 有 趣 。 另 外 , 他 又 以 一 句 唐 詩 配 一 句 粵 語 作 對 , 如 : 「 有 酒 何 妨 邀 月 飲 ; 無 錢 那 得 食 雲 吞 。 」 以 「 雲 吞 」 對 「 月 飲 」 , 極 妙 。 《 大 公 報 》 的 陳 凡 與 陳 文 統 ( 梁 羽 生 ) 亦 喜 收 集 這 種 以 粵 語 方 言 對 一 句 唐 詩 的 對 聯 。 其 中 可 供 玩 味 的 有 : 「 徒 令 上 將 揮 神 筆 ; ( 李 商 隱 詩 ) 慣 見 霸 王 搭 電 車 。 」 「 水 緊 一 聲 齊 走 鬼 ; 風 飄 萬 點 正 愁 人 。 ( 杜 甫 詩 ) 」 「 白 日 放 歌 須 縱 酒 ; ( 杜 甫 詩 ) 黑 燈 跳 舞 可 揩 油 。 」 「 赤 柱 有 食 兼 有 住 ; 汀 洲 無 浪 復 無 煙 。 ( 劉 長 卿 詩 ) 」 廖 承 志 之 叔 父 廖 鳳 舒 , 則 以 寫 粵 語 怪 詩 而 獨 擅 。 他 寫 的 「 詠 項 羽 」 一 首 堪 稱 佳 作 : 「 又 高 又 大 又 唆 , 臨 死 唔 知 重 唱 歌 。 三 尺 多 長 鋒 利 劍 , 八 千 靚 溜 後 生 哥 。 既 然 廩 爭 皇 帝 , 何 必 頻 倫 殺 老 婆 。 若 果 烏 江 唔 鋸 頸 , 漢 軍 追 到 屎 難 。 」 另 一 首 詠 民 初 新 女 性 的 《 自 由 女 》 , 亦 饒 趣 味 : 「 姑 娘 呷 飽 自 由 風 , 想 話 文 明 揀 老 公 , 唔 去 學 堂 銷 暑 假 , 專 旅 館 扮 春 宮 。 梳 成 隻 髻 鬆 毛 狗 , 剪 到 條 辮 掘 尾 龍 , 靴 仔 洋 遮 高 褲 腳 , 長 堤 日 夜 兩 頭 舂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