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30日星期一

絕 對 與 諧 對

讀 友 Eddie 提 出 一 個 可 稱 更 絕 的 上 聯 : 「 食 包 包 食 飽 」 。 我 也 曾 聞 這 上 聯 , 它 的 難 處 是 兩 個 「 包 」 字 詞 性 不 同 , 「 飽 」 由 「 食 」 「 包 」 組 成 , 「 包 」 「 飽 」 音 同 而 聲 異 。 記 憶 中 有 人 對 出 有 兩 個 略 可 的 下 聯 , 一 為 「 人 主 主 人 住 」 , 另 一 為 「 衣 壯 壯 衣 裝 」 。 另 一 個 據 聞 是 古 龍 出 的 上 聯 , 是 「 冰 比 冰 水 冰 」 , 也 是 難 對 的 上 聯 。 說 起 絕 對 , 有 一 個 關 於 絕 對 的 上 聯 : 「 思 絕 對 , 吟 絕 對 , 絕 對 對 絕 對 , 絕 對 絕 對 」 ; 有 人 擬 出 下 聯 為 : 「 論 不 解 , 言 不 解 , 不 解 解 不 解 , 不 解 不 解 」 。 對 得 甚 好 。 尤 其 是 , 我 們 常 讀 到 一 些 「 不 解 」 的 文 章 , 還 有 「 不 解 解 不 解 」 的 文 章 , 下 聯 可 說 比 上 聯 更 有 意 思 。 對 聯 中 另 有 一 種 叫 諧 對 , 又 叫 無 情 對 。 無 情 對 的 下 聯 多 無 意 義 , 至 少 上 下 兩 句 的 文 義 毫 無 關 聯 , 但 卻 工 整 得 離 奇 。 著 名 的 無 情 對 有 : 「 五 月 黃 梅 天 」 , 下 聯 是 「 三 星 白 蘭 地 」 。 三 星 白 蘭 地 是 酒 名 , 但 「 三 」 對 「 五 」 , 「 星 」 對 「 月 」 , 「 白 蘭 地 」 對 「 黃 梅 天 」 , 極 為 工 整 。 另 一 著 名 無 情 對 的 上 聯 是 : 「 公 門 桃 李 爭 榮 日 」 , 下 聯 對 曰 : 「 法 國 荷 蘭 比 利 時 」 , 每 字 都 對 得 工 整 , 無 意 義 卻 甚 饒 趣 味 。 與 此 相 似 的 , 有 人 以 清 末 珍 妃 出 一 上 聯 : 「 珍 妃 蘋 果 臉 」 , 下 聯 是 「 瑞 士 葡 萄 牙 」 , 也 是 無 意 義 卻 俏 皮 。 中 共 建 政 後 常 見 的 口 號 是 : 「 全 世 界 無 產 者 聯 合 起 來 」 , 有 人 竟 以 「 普 天 下 有 情 人 終 成 眷 屬 」 為 對 。 信 手 拈 來 , 卻 帶 有 對 嚴 肅 政 治 口 號 的 嘲 弄 。 絕 甚 。

2007年4月29日星期日

再 錄 讀 友 聯 語

本 想 不 再 寫 「 絕 對 」 、 「 趣 聯 」 的 話 題 , 但 讀 者 的 回 應 實 在 太 多 , 而 且 其 中 真 的 不 乏 佳 作 , 有 的 更 是 楹 聯 高 手 , 對 拙 文 引 錄 的 對 聯 加 以 指 正 , 如 讀 者 伯 森 君 , 實 在 甚 為 感 激 。 我 對 楹 聯 其 實 只 是 「 好 」 之 , 卻 不 是 「 擅 」 之 , 所 以 引 錄 多 多 失 禮 。 就 「 妙 人 兒 , 倪 家 少 女 」 , 復 有 以 下 讀 者 試 擬 下 聯 。 伯 森 君 擬 : 「 錦 衣 者 , 褚 府 金 帛 」 ; 「 美 木 子 , 李 舍 大 羊 」 。 C 君 擬 : 「 王 者 邑 , 都 城 一 士 」 。 智 臨 君 擬 : 「 肖 女 子 , 好 苑 小 月 」 。 這 幾 副 下 聯 , 大 體 都 不 差 。 就 「 談 錫 永 , 大 言 炎 炎 , 談 易 談 金 , 無 非 蜻 蜓 點 水 」 , 復 有 以 下 讀 者 試 擬 下 聯 。 伯 森 君 : 「 何 香 凝 , 清 人 可 可 , 何 日 何 禾 , 祗 是 左 右 雙 疑 」 ; 「 何 鴻 燊 , 洋 人 可 可 , 何 鳥 何 江 , 但 見 才 焱 添 根 」 。 C 君 擬 : 「 何 鴻 燊 , 小 人 可 可 , 何 江 何 鳥 , 豈 是 燎 原 焱 木 ? 」 一 Q 民 君 擬 : 「 江 澤 民 , 工 於 吹 水 , 四 海 有 幸 , 不 過 口 沫 一 氏 」 。 至 於 一 Q 民 所 出 之 上 聯 : 「 王 張 江 姚 , 新 華 四 傑 , 全 民 共 作 孽 , 贖 罪 得 四 人 , 董 狐 無 覓 , 青 史 怎 說 ? 」 他 本 人 其 後 自 撰 一 下 聯 : 「 儒 道 佛 法 , 中 土 文 化 , 世 代 見 興 衰 , 補 天 有 神 女 , 女 媧 再 生 , 風 月 無 痕 ! 」 雜 文 作 家 孔 捷 生 也 來 信 應 徵 下 聯 : 「 燕 趙 吳 楚 , 故 國 九 州 , 長 歌 且 當 哭 , 招 魂 唯 九 鼎 , 林 昭 未 瞑 , 赤 燐 猶 燃 。 」 來 信 太 多 , 未 能 盡 錄 , 謹 抄 如 上 與 讀 友 共 賞 之 。

有 對 未 為 絕

本 文 標 題 佶 屈 聱 牙 , 不 知 所 云 。 其 實 這 是 從 「 有 賭 未 為 輸 」 衍 化 而 來 的 。 筆 者 寫 過 一 篇 《 世 紀 絕 對 》 , 以 為 大 陸 網 民 「 惡 搞 」 式 的 徵 聯 「 金 日 成 正 日 , 日 成 金 正 日 」 堪 稱 世 紀 絕 對 , 至 少 國 內 對 聯 愛 好 者 無 人 能 對 出 下 聯 。 我 勉 為 其 難 , 以 「 麥 當 勞 燒 鴨 , 燒 出 當 勞 鴨 」 對 之 , 實 係 搞 笑 而 已 。 殊 不 知 , 隨 手 拋 出 一 塊 磚 頭 , 卻 引 來 許 多 良 玉 白 璧 。 先 是 李 怡 在 副 刊 《 小 塊 文 章 》 中 寫 了 好 幾 篇 聯 話 趣 文 , 更 招 來 對 聯 高 手 的 回 應 。 而 筆 者 的 《 世 紀 絕 對 》 , 也 有 多 位 讀 者 投 書 回 應 , 看 罷 始 知 天 外 有 天 。 摘 錄 如 下 ─ ─ 讀 者 金 弓 試 對 「 金 日 成 正 日 , 日 成 金 正 日 」 , 下 聯 為 「 曾 蔭 權 當 奴 , 蔭 權 曾 當 奴 。 」 金 君 註 釋 : 權 字 也 有 權 且 的 意 思 ; 曾 也 可 作 曾 經 之 解 。 九 龍 黃 大 仙 村 的 駱 廣 彬 先 生 來 信 , 就 內 含 金 木 水 火 土 偏 旁 部 首 的 「 煙 鎖 池 塘 柳 」 上 聯 , 對 出 頗 具 香 港 特 色 的 下 聯 「 港 鋪 燈 塔 標 」 。 駱 先 生 另 外 還 有 「 港 城 鐵 板 燒 」 以 及 「 桃 熛 錦 浪 堤 」 等 幾 式 下 聯 。 他 謂 末 一 句 取 自 李 白 「 岸 夾 桃 花 錦 浪 生 」 的 詩 意 , 而 「 熛 」 字 原 指 火 紅 之 炭 , 此 處 作 紅 色 解 。 而 筆 者 自 撰 的 人 名 集 句 對 聯 , 亦 有 反 響 。 我 的 上 下 聯 原 句 是 ─ ─ 惟 蔭 權 能 耀 宗 , 英 年 家 富 留 千 石 ; 藉 愛 詩 以 康 民 , 俊 仁 經 翰 彰 五 常 。 讀 者 白 田 先 生 發 來 電 郵 , 認 為 對 仗 雖 工 整 , 但 平 仄 不 合 , 他 提 出 更 為 妥 帖 的 新 版 : 藉 蔭 權 晉 君 彥 , 家 富 英 年 留 千 石 ; 當 康 民 臻 國 雄 , 華 明 偉 業 彰 五 常 。 另 有 讀 者 C 君 發 傳 真 到 《 蘋 果 日 報 》 , 擬 出 新 款 下 聯 , 句 為 : 惟 蔭 權 能 耀 宗 , 英 年 家 富 留 千 石 ; 既 振 英 復 建 華 , 逸 傑 德 尊 理 八 方 。 幾 位 讀 者 都 是 此 道 高 手 , 我 這 半 吊 子 票 友 可 謂 糟 粕 在 前 , 而 香 江 會 家 子 珠 玉 在 後 。 別 再 提 甚 麼 「 世 紀 絕 對 」 , 這 就 叫 做 : 有 對 未 為 絕 ! 筆 者 實 在 不 解 , 香 港 怎 會 有 「 文 化 沙 漠 」 之 稱 。 原 來 有 這 麼 多 隱 士 蟄 居 「 沙 漠 」 , 大 隱 隱 於 市 , 無 怪 乎 劉 禹 錫 有 「 吹 盡 狂 沙 始 到 金 」 之 句 了 。 可 知 大 陸 如 今 是 何 等 光 景 ? 先 有 某 知 名 女 作 家 撰 文 稱 自 己 的 祖 父 為 「 令 祖 父 」 ; 後 有 清 華 大 學 校 長 把 贈 給 宋 楚 瑜 的 篆 體 黃 遵 憲 名 句 《 贈 梁 任 父 同 年 》 給 讀 錯 了 ; 更 有 新 鮮 事 , 日 前 大 陸 央 視 《 藝 術 人 生 》 的 名 嘴 主 持 朱 軍 與 毛 新 宇 對 談 , 把 剛 過 世 的 毛 岸 青 稱 為 「 家 父 」 , 把 現 場 觀 眾 笑 翻 一 大 片 。 央 視 還 要 出 來 護 短 , 說 稱 「 令 尊 」 太 過 疏 遠 , 稱 「 家 父 」 可 以 拉 近 主 持 人 與 嘉 賓 的 距 離 云 云 。 原 來 如 此 , 人 皆 可 以 認 X 作 父 !

芥 納 須 彌

佛 經 上 提 及 「 芥 子 納 須 彌 」 的 說 法 。 甚 麼 是 芥 子 ? 它 是 藥 用 種 子 。 甚 麼 是 須 彌 ? 須 彌 是 佛 學 世 界 最 大 的 山 , 包 含 一 切 空 和 法 性 。 如 今 以 須 彌 形 容 其 大 , 以 芥 子 形 容 其 小 , 兩 者 相 比 , 孰 大 孰 小 ? 答 案 是 大 小 一 樣 。 禪 宗 一 則 公 案 , 謂 唐 朝 刺 史 李 渤 , 曾 以 此 問 題 請 智 常 禪 師 , 即 小 小 芥 子 , 如 何 容 納 一 座 須 彌 山 ? 禪 師 反 問 李 渤 , 傳 聞 他 「 讀 書 破 萬 卷 」 , 但 其 頭 顱 只 有 椰 子 般 大 , 又 如 何 裝 得 下 萬 卷 書 ? 李 渤 當 下 大 悟 , 原 來 事 無 大 小 , 大 小 之 分 是 生 於 人 心 。 自 性 是 大 而 無 外 , 小 而 無 內 , 以 般 若 智 慧 觀 照 , 則 是 等 無 差 別 。 可 惜 世 人 眼 中 只 見 大 , 卻 鄙 視 小 的 。 《 阿 含 經 》 提 到 佛 陀 訓 示 , 小 小 一 粒 米 , 面 也 包 含 播 種 、 灌 溉 、 施 肥 、 收 割 、 製 造 和 販 賣 , 功 德 無 量 , 足 可 媲 美 須 彌 山 。 總 之 大 小 或 多 寡 , 是 形 相 之 分 , 在 佛 學 上 , 慈 善 捐 款 , 捐 得 多 的 , 卻 沒 有 拿 出 真 心 , 便 是 有 相 布 施 。 但 功 德 並 不 是 以 形 式 衡 量 , 而 是 以 心 願 決 定 , 叫 無 相 布 施 。 而 芥 納 須 彌 , 即 大 小 不 二 , 捐 一 塊 錢 和 捐 千 億 元 , 在 心 願 上 的 效 果 可 以 一 樣 。 這 種 道 理 , 在 《 聖 經 . 馬 可 福 音 》 , 耶 穌 也 曾 說 過 : 「 駱 駝 穿 過 針 眼 , 比 財 主 進 神 的 國 度 還 容 易 。 」 這 話 用 佛 法 一 看 便 明 白 , 否 則 不 易 理 解 , 有 解 釋 說 : 這 「 針 眼 」 是 通 往 耶 路 撒 冷 一 道 窄 門 , 但 找 遍 巴 勒 斯 坦 , 何 來 這 道 「 針 眼 門 」 ? 更 有 人 穿 鑿 附 會 , 說 希 臘 文 的 駱 駝 ( kamelos ) 與 繩 索 ( kamilos ) 相 近 , 說 的 是 「 繩 索 穿 過 針 眼 」 。 富 人 進 天 國 確 是 難 的 , 因 為 愈 有 錢 愈 捨 不 得 財 富 , 即 使 捐 款 也 是 九 牛 一 毛 , 其 布 施 心 願 往 往 及 不 上 窮 人 。

閒 話 二 則

( 一 ) 捉 刀 人 《 世 說 新 語 》 「 容 止 」 一 條 說 曹 操 要 接 見 匈 奴 使 者 , 自 念 貌 醜 , 看 來 不 像 「 固 一 世 之 雄 也 」 的 風 流 人 物 , 因 請 身 材 高 大 、 形 相 威 猛 的 崔 季 珪 代 自 己 現 身 。 他 自 己 則 操 刀 躲 在 身 後 。 事 畢 , 命 人 向 使 者 打 聽 對 自 己 的 印 象 如 何 。 使 者 答 曰 : 「 魏 王 雅 望 非 常 , 然 床 頭 捉 刀 人 , 此 乃 英 雄 也 」 。 不 過 此 說 並 無 史 實 根 據 。 曹 操 捉 刀 容 或 附 會 , 但 流 傳 下 來 卻 豐 富 了 我 們 的 語 言 。 今 天 的 捉 刀 人 「 代 筆 」 給 老 板 寫 演 講 稿 或 回 憶 錄 討 生 活 。 他 們 都 是 幕 後 影 子 。 最 近 重 讀 梁 羽 生 編 寫 的 《 名 聯 觀 止 》 , 看 到 輓 聯 中 不 少 極 品 , 都 出 自 這 種 無 名 氏 手 筆 。 茲 取 小 鳳 仙 輓 蔡 鍔 為 例 : 萬 里 南 天 鵬 翼 , 直 上 扶 搖 , 那 堪 憂 患 餘 生 , 萍 水 姻 緣 成 一 夢 幾 年 北 地 胭 脂 , 自 悲 淪 落 , 贏 得 英 雄 知 己 , 桃 花 顏 色 亦 千 秋 1915 年 袁 世 凱 在 北 京 圖 謀 稱 帝 。 蔡 鍔 為 了 掩 人 耳 目 , 日 夕 跟 小 鳳 仙 廝 混 扮 演 頹 唐 , 終 能 潛 出 北 京 輾 轉 抵 昆 明 組 織 護 國 軍 討 袁 。 據 梁 羽 生 所 引 資 料 說 , 這 聯 子 並 非 小 鳳 仙 親 手 送 上 , 而 是 在 《 長 沙 日 報 》 刊 登 的 。 如 果 小 鳳 仙 僅 是 個 「 粗 通 文 墨 」 的 青 樓 女 子 , 不 大 可 能 寫 得 出 這 麼 一 副 情 文 並 茂 的 聯 子 。 既 表 達 了 英 雄 西 去 的 悲 痛 , 也 道 出 了 自 己 淪 落 風 塵 的 哀 傷 。 小 鳳 仙 幸 得 捉 刀 人 知 音 如 此 , 才 顯 出 自 己 千 秋 顏 色 。 ( 二 ) business lunch一 般 英 漢 辭 典 把 business lunch 譯 為 「 商 務 午 餐 」 。 在 喝 過 洋 水 的 人 聽 來 , 尤 其 是 在 美 國 大 商 業 機 構 服 務 過 的 , 可 能 是 一 種 誤 導 。 因 為 美 國 商 業 機 構 招 待 有 生 意 往 來 的 客 人 吃 午 飯 , 在 稅 率 上 是 有 「 回 報 」 的 。 難 怪 他 們 在 五 星 飯 店 一 屁 股 坐 下 就 double vodka martini, shaken not stirred 的 嚷 個 不 停 。 但 business 這 個 詞 兒 , 沒 有 讓 做 買 賣 的 人 據 為 己 有 。 如 果 把 business 解 釋 為 something to keep you busy , 那 麼 business lunch 就 是 讓 你 吃 飽 幹 活 去 的 午 餐 。 程 步 奎 授 最 近 在 他 的 服 務 單 位 餐 廳 招 待 一 班 做 評 審 工 作 的 客 人 吃 business lunch , 「 因 為 是 工 作 簡 餐 , 只 有 AB 兩 種 選 擇 。 A 是 牛 肉 , B 是 魚 塊 , 都 很 寡 味 」 。 原 文 見 他 寫 的 《 外 國 廚 子 》 。 「 工 作 簡 餐 」 , 不 是 「 商 務 午 餐 」 , 別 想 歪 了 。 有 魚 有 肉 招 待 , 主 人 沒 有 慢 待 。 慢 待 客 人 的 是 廚 藝 不 精 的 烹 調 師 傅 。 程 授 說 菜 式 「 寡 味 」 , 怎 見 得 ? 那 天 我 剛 好 在 座 , 可 以 跟 大 家 「 分 享 」 。 魚 呢 , 「 像 海 軍 陸 戰 隊 , 已 登 陸 了 好 幾 天 」 , 活 像 冰 河 時 期 的 遺 物 。 肉 呢 , 「 像 潛 水 艇 士 兵 , 曾 長 時 期 伏 在 水 」 。 都 吃 得 淡 出 鳥 來 。 慣 做 「 工 作 簡 餐 」 的 cook 既 然 不 會 搖 身 一 變 成 為 身 穿 制 服 頭 戴 高 帽 的 bistro 的 chef , 怎 辦 ? 罷 吃 ? 叫 大 牌 檔 外 賣 ? 哎 呀 , 主 人 家 怎 下 得 了 台 ! 不 敏 三 思 後 , 認 為 不 妨 在 菜 牌 多 加 一 兩 款 菜 式 , 譬 如 說 清 粥 稀 飯 醬 瓜 肉 鬆 或 豆 漿 油 條 燒 餅 。 不 過 嚴 格 說 來 要 做 好 這 幾 款 粗 食 也 不 容 易 。 最 簡 便 的 辦 法 莫 如 在 桌 上 放 些 「 出 前 一 丁 」 或 「 孖 辮 」 拉 。 看 官 , 這 是 說 玩 的 , 千 萬 別 當 真 。 你 吃 的 既 然 是 simple work lunch , 將 就 些 吧 。 但 我 愛 「 孖 辮 」 拉 。

2007年4月27日星期五

方 寸 藝 術

小 小 專 欄 是 方 寸 之 地 , 只 能 說 三 道 四 , 談 不 出 大 道 理 。 但 「 一 花 一 世 界 」 、 「 一 葉 一 如 來 」 , 方 寸 之 間 , 也 可 以 藏 有 大 千 世 界 。 佛 學 上 的 「 一 念 三 千 」 , 心 念 一 轉 , 就 能 容 納 三 千 個 大 千 世 界 , 可 以 遨 遊 海 天 , 縱 橫 宇 宙 , 方 寸 之 間 , 竟 是 如 此 寬 大 廣 闊 。 「 方 寸 之 間 , 氣 象 萬 千 」 , 最 能 發 揮 這 八 字 的 真 髓 , 決 不 是 專 欄 文 字 , 而 是 印 章 。 夜 闌 人 靜 , 一 杯 茶 、 一 盞 燈 、 一 把 刻 刀 , 一 塊 石 , 埋 頭 苦 幹 , 心 無 旁 騖 , 這 是 從 事 篆 刻 的 樂 趣 。 一 枚 小 小 印 章 , 刻 上 文 字 或 圖 案 , 看 似 「 雕 蟲 小 技 」 , 實 則 有 血 有 肉 有 魂 魄 , 滲 透 刻 者 生 命 的 全 部 , 方 寸 之 間 , 容 得 下 天 下 萬 物 和 七 情 六 慾 。 篆 刻 的 文 字 形 狀 , 疏 可 走 馬 , 密 不 容 針 。 印 面 上 方 寸 之 間 , 動 感 撲 面 而 來 , 每 個 文 字 都 體 現 建 築 美 感 , 有 運 動 美 、 舞 蹈 美 、 音 樂 美 。 而 比 篆 刻 更 進 一 步 的 , 則 是 微 雕 。 曾 在 昆 明 的 博 物 館 , 看 過 一 塊 約 十 平 方 厘 米 的 石 上 , 刻 一 部 六 千 餘 字 的 《 孫 子 兵 法 》 , 要 用 放 大 鏡 觀 之 , 才 看 到 其 遒 勁 飄 逸 的 文 字 , 真 是 精 品 。 微 雕 愈 是 刻 得 纖 細 精 微 , 功 夫 愈 深 , 既 費 心 力 , 又 費 眼 力 , 可 是 到 了 最 高 境 界 , 便 有 如 莊 子 的 「 庖 丁 解 牛 」 , 以 「 神 遇 而 不 以 目 視 , 官 知 止 而 神 欲 行 」 , 已 不 再 依 賴 眼 力 , 而 是 「 意 刻 」 , 意 到 刀 到 , 憑 借 內 心 感 覺 而 運 刀 如 飛 , 一 氣 呵 成 。 近 年 杭 州 建 成 微 雕 藝 術 館 , 是 內 地 第 一 個 建 有 古 代 微 雕 藝 術 陳 列 室 的 藝 術 館 , 數 十 件 以 毫 米 為 雕 刻 單 位 的 作 品 堪 稱 絕 品 。 而 這 種 方 寸 之 間 的 藝 術 , 不 只 中 國 才 有 , 曾 在 印 度 齊 浦 爾 見 到 一 個 印 度 微 雕 藝 術 家 在 我 眼 前 表 演 出 神 入 化 的 技 法 , 嘆 為 觀 止 。

2007年4月16日星期一

往   事

社 會 名 流 , 喜 歡 年 年 組 織 港 大 當 年 同 學 的 舊 , 互 說 當 年 校 園 的 臭 事 , 你 作 弄 我 , 我 暗 戀 他 , 非 常 的 哀 樂 中 年 。 然 而 少 年 兒 童 令 人 羨 慕 的 一 樣 , 是 他 們 從 來 沒 有 「 往 事 」 。 往 事 不 論 如 煙 , 還 是 只 能 回 味 , 人 有 了 往 事 , 就 註 定 不 會 快 樂 。 往 事 如 果 悲 涼 的 , 就 成 為 今 天 的 傷 痕 ; 往 事 如 果 歡 樂 , 更 映 照 今 天 的 落 寞 。 往 事 是 回 憶 , 也 是 包 袱 。 但 八 歲 的 小 孩 , 總 喜 歡 問 父 母 : 小 時 候 我 是 不 是 很 愛 看 圖 書 ? 這 齣 電 影 , 小 時 候 我 看 過 的 , 對 嗎 ? 所 謂 小 時 候 , 指 的 是 他 三 歲 那 一 年 。 對 於 兒 童 , 從 三 歲 成 長 到 八 歲 , 感 覺 地 久 天 長 , 但 對 父 母 才 一 晃 眼 , 只 是 昨 天 的 事 。 純 真 是 因 為 沒 有 往 事 , 世 故 , 是 因 為 有 太 多 的 往 事 。 時 時 回 憶 往 事 , 在 成 熟 中 猶 帶 浪 漫 , 像 年 年 都 出 席 校 友 會 茶 的 一 干 舊 同 學 。 往 事 全 都 記 得 , 卻 早 已 不 再 回 想 了 , 才 是 世 故 中 的 大 智 慧 , 像 年 年 都 叫 了 他 , 他 總 是 爽 約 不 來 的 那 一 位 。 不 來 的 那 位 舊 校 友 , 或 許 有 自 閉 症 , 或 許 , 如 大 多 數 校 友 心 底 猜 測 , 畢 業 之 後 , 他 的 事 業 不 太 順 暢 , 有 點 自 卑 感 , 不 願 意 出 席 這 等 場 合 , 明 為 舊 , 暗 地 各 自 在 攀 比 。 但 實 際 上 , 還 有 一 個 可 能 , 他 的 缺 席 與 自 閉 和 倒 霉 無 關 , 當 年 的 一 切 , 他 都 記 得 , 只 是 他 不 想 打 開 這 隻 塵 封 的 匣 子 。 不 因 為 失 憶 而 寡 情 , 而 是 擺 脫 了 往 事 , 也 超 越 了 感 情 。 舊 友 相 逢 , 見 面 幸 勿 太 多 , 訴 說 往 事 , 不 要 太 濫 , 老 來 臨 死 前 的 半 年 左 右 , 只 一 次 就 夠 了 , 像 梵 谷 在 病 榻 上 , 跟 他 弟 弟 提 奧 相 聚 , 兄 弟 倆 共 話 童 年 的 追 憶 。 在 這 最 後 一 聚 之 後 , 梵 谷 就 自 殺 了 。 追 憶 往 事 , 是 人 生 的 情 感 活 動 中 較 為 昂 貴 的 一 種 , 有 如 逢 十 的 銀 婚 或 大 壽 , 把 各 地 子 孫 都 叫 回 來 一 次 , 僅 此 一 次 而 已 , 下 一 次 要 再 等 十 年 , 而 十 年 後 , 也 許 在 座 的 許 多 位 都 不 在 了 , 此 方 是 塵 世 間 的 悲 涼 。 因 此 , 把 往 事 , 牢 牢 存 放 在 金 庫 , 你 的 往 事 , 是 支 持 你 一 生 發 鈔 的 儲 備 黃 金 。 太 平 盛 世 時 不 要 亂 碰 , 不 必 三 天 五 日 就 把 黃 金 搬 出 來 , 在 日 頭 底 下 曬 , 擱 在 地 庫 中 吧 , 在 多 幽 暗 的 地 方 , 黃 金 是 會 發 光 的 。 校 友 聚 會 , 可 貴 不 在 喧 談 交 流 回 憶 的 一 大 班 , 而 在 沒 有 露 面 的 那 一 兩 位 。 他 沒 有 來 , 忙 只 是 一 個 藉 口 , 也 不 是 高 傲 或 自 卑 , 到 會 者 所 說 的 一 切 , 他 都 記 得 , 正 因 為 他 的 往 事 比 較 昂 貴 , 他 不 想 濫 印 鈔 票 , 他 的 黃 金 都 儲 好 , 他 更 珍 惜 他 的 回 憶 。

2007年4月15日星期日

黃毓民

[葡萄樹傳媒 網上電台][網址連結]主題:一個麻甩的男人
嘉賓:黃毓民播放日期:2007年4月12日為何要信基督教?
怎麼看自己「封咪」的日子?甚麼是公義?[收聽]

妙 人 兒 , 倪 家 少 女

《 探 針 》 版 雜 文 作 家 孔 捷 生 引 用 內 地 網 頁 , 提 出 了 「 世 紀 絕 對 」 的 上 聯 : 「 金 日 成 正 日 , 日 成 金 正 日 」 。 ( 按 北 方 話 的 「 日 」 , 作 「 屌 」 字 解 。 ) 這 確 實 是 絕 難 對 出 下 聯 的 世 紀 絕 對 。 孔 君 以 「 麥 當 勞 燒 鴨 , 燒 出 當 勞 鴨 」 為 對 , 雖 欠 工 整 , 卻 勝 在 諧 趣 。 一 絕 。 以 人 的 姓 名 為 對 , 舊 日 曾 有 人 出 過 至 今 無 人 對 出 的 上 聯 , 為 : 「 妙 人 兒 , 倪 家 少 女 。 」 「 人 兒 」 為 「 倪 」 , 「 少 女 」 為 「 妙 」 , 這 種 拆 字 格 , 又 流 暢 易 明 , 下 聯 實 比 「 煙 鎖 池 塘 柳 」 更 難 擬 。 二 十 多 年 前 , 香 港 有 寫 作 人 談 錫 永 , 此 人 懂 紫 微 斗 數 , 又 喜 歡 買 賣 黃 金 , 更 辦 過 一 份 經 濟 周 刊 以 炒 金 話 題 為 主 。 他 在 報 章 以 「 王 亭 之 」 筆 名 寫 雜 文 , 甚 有 可 讀 性 。 有 人 以 他 的 名 字 出 一 上 聯 , 徵 下 聯 , 亦 無 人 能 對 。 上 聯 為 : 「 談 錫 永 , 大 言 炎 炎 , 談 易 談 金 , 無 非 蜻 蜓 點 水 。 」 「 大 言 炎 炎 」 是 誇 誇 其 談 之 意 。 「 言 炎 」 為 「 談 」 。 他 喜 歡 談 易 談 金 , 而 「 金 易 」 又 恰 為 「 錫 」 。 「 點 水 」 則 是 「 永 」 。 談 錫 永 三 字 , 盡 在 其 中 。 當 時 許 多 文 人 學 士 都 躍 躍 試 對 , 可 惜 無 人 對 得 工 整 而 恰 切 。 趣 聯 中 倒 有 一 帶 黃 味 的 姓 氏 聯 絕 對 。 傳 有 一 姓 呂 的 新 娘 出 嫁 , 親 友 中 有 常 一 起 謔 玩 之 徐 性 男 士 。 徐 氏 遂 出 一 上 聯 戲 之 , 聯 曰 : 「 呂 氏 姑 娘 , 下 口 大 於 上 口 。 」 「 呂 」 字 固 由 兩 個 「 口 」 構 成 , 但 「 下 口 」 大 於 「 上 口 」 則 涉 淫 邪 之 思 , 實 在 謔 而 虐 了 。 呂 小 姐 亦 滿 腹 急 才 。 她 稍 想 即 答 : 「 徐 家 公 子 , 斜 ( 邪 ) 人 多 過 正 人 。 」 「 徐 」 字 是 雙 人 旁 , 是 兩 個 斜 人 ; 右 邊 是 一 個 正 「 人 」 。 對 得 妙 絕 , 亦 反 罵 得 妙 。

泡香菇的水一定要倒掉

衛生署食品衛生處長陳陸宏說,依他瞭解, 市售香菇幾乎都是從大陸走私來的, 但因非從合法管道進口,在開放三通前,政府單位很難從源頭控管。 目前只能建議,盡量吃台灣香菇,且香菇食用前宜先沖洗泡水, 泡過香菇的水切記要倒掉。 陳陸宏說,他還不清楚日本對大陸香菇的檢驗方法及結果為何, 不過依過去他們對香菇農藥殘留量的研究, 香菇本身就含有大量的硫, 很容易干擾一些農藥如 Carbamate 的檢驗結果, 使得二硫化碳的檢出量偏高,影響判讀結果。陳陸宏指出,就他所知,市售香菇幾乎全來自大陸。但他仍建議,民眾應盡可能挑選台灣土產香菇。 烹調時如要用到香菇,則應先沖水清洗浸泡。至於民眾習於把浸泡後的香菇水倒入鍋中同煮, 陳陸宏建議,最好戒掉此一習慣, 把香菇水倒掉,因為農藥多半是水溶性的。